首页科幻次元法典章节

第三千五百二十三章 诱饵(天气又热的本喵动弹不得)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龙王殿

“骗人的吧………?”

看着再次站起身来的女子,不少人目瞪口呆,就在刚才,他们明明看到女子已经转变成了狂尸,但是现在她居然………又变回了人类?

“嗯,果然有用。”

反倒是方正显得很淡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武器。歼魔圣剑艾斯特的能力是可以破除一切诅咒,假如自己的猜测正确,这能够把人变成狂尸的是诅咒的话,那么应该可以清除———嗯,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

虽然之前方正也拿狂尸试验过,不过可惜没什么效果,毕竟已经是死人的话也不可能给你复活不是?

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有效果的。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幕也让本来还在方正手中挣扎的无名也呆愣在了原地,她诧异的望着重新恢复成人类的女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毕竟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一旦被狂尸化几乎是无药可救的,但是方正居然能够直接将其治愈………他是怎么做到的?

“斑鸠,卡蒂玛。”

方正显然不会在乎自己手里抓着的女孩在想什么,他随手将其放下,接着开口下达了命令。

“带她去医务车厢检查,没事的话让她好好休息一晚上。”

“好的,会长。”

听到方正的说话,斑鸠沙月和卡蒂玛上前还呆愣的坐在那里的女子扶了起来,轻声安慰了她几句,接着便将其带到了车厢上。而其他人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女子的背影,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存在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被方正放在地上的无名却是猛然一拳向着方正挥出,直接打向了他的脖颈。不过面对无名的攻击,方正只是微微偏了下脑袋就轻松躲过,但是无名并没有因此放弃,相反一击不中之后她立刻转身,接着再次反身一脚踢出———然后被方正轻轻松松的抓在手里。

“比起我来,你还太嫩了,小鬼,回去多练练吧。”

对于无名的突袭,方正毫不在意,他只是呵呵一笑,接着右手猛然发力。下一刻失去了平衡的无名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不过她也是立刻爬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接着疑惑的望向方正。

“你真的是人类?”

“多新鲜,我哪儿看起来不像人类?因为帅的非人类吗?”

方正摊开双手,笑嘻嘻的望着无名,后者则挠了挠头。

“呜……………还可以?”

“总之,想要打到我,你还得练个几百年呢。”

方正摆了摆手,接着转身离开,而无名也是盯视着他远去的背影,一言不发。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技工慌慌张张的跑到了无名的身边。

“喂,无名,你刚才在干什么啊?”

难怪年轻技工会如此不安,毕竟方正可是这辆骏城的所有者,也就等于这座城的城主。而无名居然敢对他出手,着实让年轻技工也是大吃一惊。而无名这时才收回目光,望向年轻的技工。

“刚才我和他的战斗,怎么样?”

“这个……………你毕竟年纪还小………那位大人他………”

“不是这个问题。”

无名摇了摇头,接着默不作声的转过头去,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脖颈。

事实上,少女并非完全的人类,而是一种名为尸人的存在,虽然她和普通的人类差不多,但是却拥有与狂尸相同的力量与速度,特别在解下丝带之后,少女的力量更是会提升到巅峰。不要说一般人,哪怕是身手高超的武士,都不是少女的对手。

然而在方正面前,少女感觉自己似乎又重新变成了一个脆弱无力的小女孩,她拼尽全力的攻击对于对方来说压根没有任何作用。事实上她可以感觉到那个男人只是随手就轻轻松松的挡住了自己的进攻………他真的是人类吗?

少女非常怀疑。

在这之后,众人的气氛都有些怪异,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就好像大家保持着某种默契,哪怕四方川菖蒲宣布要调换车厢,大多数人也基本都是老老实实的听着,没人说话———事实上,就连四方川菖蒲这会儿脑子都是蒙的。

xiaoshuting.org

她当时清楚的看见,那名女子的身上的确浮现出了狂尸特有的血线,这就说明那名女子的确被感染了,而且狂尸化了。

可是,在方正给了她一枪之后,那个女子身上的血线消失了,而且………她似乎也恢复了正常?

也就是说,她的狂尸化被治愈了?

说实话,这一幕让四方川菖蒲无比震惊,那就像是看到了有人手搓核弹———哦,他们还不知道啥是核弹,或者说就等于是看到有人起死回社一样,以至于现在四方川菖蒲的大脑里已经彻底完全变得一片空白,她此刻除了机械式的执行方正之前下达的命令之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

毕竟,有人能够治愈感染的狂尸化………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传出去………原谅四方川菖蒲的想象力太过匮乏,她都不敢想象这代表着什么。

“菖蒲大人!”

直到侍从的声音响起,四方川菖蒲这才回过神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医疗车厢的大门前———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上车了。

“菖蒲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您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

好奇的望着自己的主人,侍从疑惑的开口询问道,而四方川菖蒲则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询问道。

“来栖,你说………那位女子是被感染了吗?”

“我……………我看到的是这样。”

“但是,她现在恢复了是吧?”

“这………我不确定。”

站在四方川菖蒲身后的侍从也是难得的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毕竟一般来说,被感染的人都会转化为狂尸,几乎没有例外。至于狂尸化能够被治愈?这种事情恐怕在梦里都没有人想过。

这就像大家都知道鱼是在海里游的,鸟是在天上飞的。然后有一天你看到鱼长了翅膀在天上飞———第一反应肯定不是去怀疑那鱼为什么会飞,而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看着眼前的舱门,四方川菖蒲想要伸出手去推开,但是却又不敢,她虽然不是很理解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依旧能够明白,只要自己打开了这扇门,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方正显然是不会在乎这种小事了。

“检查结果怎么?”

“一切正常。”

斑鸠沙月松了口气,对着方正点了点头。

“她的身上没有狂尸化的感染迹象,显然已经被治愈了,不过会长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斑鸠沙月其实也有疑问,毕竟这一路以来,她们都没有看见方正研究什么药物之类的东西啊?

“只是一个小小的试验。”

方正再次伸出手,召唤出了艾斯特。

“这把剑拥有可以破除一切诅咒的力量,所以我当时在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就在想,假如狂尸化真是神剑释放出的某种诅咒,那么只要破除这种诅咒应该就能够将其治愈………”

“所以,这真的是神剑所为?”

听到这里,卡蒂玛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她是听不懂什么传染病学什么细菌感染,但是说道诅咒和魔法之类的东西,卡蒂玛还是理解的。毕竟她本身作为神剑使也能够释放诅咒———只不过她的诅咒更多是降低对方的力量和速度层面,并没有直接把对方变成狂尸的能力。

“没错,就目前来看可以确定了,这应该是神剑释放的诅咒导致的结果,只是不知道那个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嗯,反正估计应该是什么反人类反社会的家伙,干掉就对了。”

方正向来不会去在乎敌方的心路旅程的,你以前遭遇过什么是你的事情,但是你干的事情影响到我了那就是我的事情,至于你本身遭了什么罪,他才懒得管,总之只要挡道的一律砍死就好。

再说了,这家伙不管遇到啥委屈,都杀了这么多万人了,也早就扯平了不是?

不仅如此,这也让方正找到了一个好机会。

“这玩意儿既然是可以治愈的,那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

“没错。”

方正点了点头,望向两人。

“你们想,那个家伙释放出这种诅咒,不管动机是什么,目的肯定是要把所有人都变成狂尸吧,但是如果有人能够治愈狂尸化这个消息传到他耳朵里……………你觉得他会怎么办?”

听到这里,两人先是齐齐一愣,随后立刻明白了方正的意思。

“对方肯定会前来查看情况,如果确认属实的话,那么他说不定会来消灭我们这些阻碍他计划的人,这不是挺好嘛。”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咧开嘴巴露出了笑容。

“只要我们继续向前进发,到处传播关于我们能够治愈被感染的狂尸化的消息,那么不就能够让那家伙主动找上门来吗?这还不用我们去找了呢!”

能够守株待兔的话,不比满森林的到处找兔子方便?

毕竟神剑使者又不是替身使者,还能互相吸引的。

对于方正来说,在确定自己的确能够“治愈”这种狂尸化之后,剩下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作者其他书: 幽暗主宰 召唤圣剑 终焉的骑士 失落的王权 内线收买人
相关阅读:诡楼逸事无限之万界穿行妄想打金团玩命之徒武者诸天逍遥村长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姝神最强废少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