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弑天神剑章节

一百七十五、识破分身

推荐阅读: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深空彼岸 我有一剑 人道大圣

翌日,雷雨睡了一个懒觉,第一次没有对着朝霞练习《天罡九要》,他睡得很沉,也很死,什么都没有管没有做,只是在睡觉,连梦都懒得做。

朦胧中,听见锅碗瓢盆碰撞之声,感觉太阳爬得老高,都不愿意再晒他。“起来了,懒猪。吃饭了。”雷雨这才爬起来,洗漱之后,见蓝灵儿把饭菜已经做好了,正等着他来吃。“微微和妙妙呢?”雷雨问道。

“微微带着妙妙正下大河之中抓鱼,她们说要在大河里抓大鱼来给你做鱼头汤喝。”蓝灵儿笑道 ,眼里全是幸福的光芒。

“瞎闹,这镜花水月谷的河水有多第川急么?多危险呀!女孩子家家的,那里这么野,出事了怎么办?你也不拦着点。”雷雨埋怨道。

“快吃你的饭,不要瞎操心。微微在大河里抓过好多次鱼呢,又不是第一次,你着什么急嘛。有一次她还从河中抓上来一条五百斤的大鱼呢,那个鱼头那么大,家里都没有大锅,还是从立春的除魔队借来的锅才做了一锅鱼头汤,那锅汤吃了好几天才吃完呢。”蓝灵儿笑得合不拢嘴。

“没有想到微微这姑娘在龙吉公主那里学到了水中的本领,对了微微也不小了,该寻一个好人家给嫁出去了。”雷雨说道。

“不,我想把她留在身边,继承我的王位,给她招进一个附马来。”蓝灵儿说道。

“真好,我吃饱了灵儿妹妹,有你真好。”雷雨打了一个饱嗝说道。

“吃好了吗?吃好了,该到对岸去看一看小月她们娘儿俩了。”蓝灵儿说道。好,我慢慢走过去,就当消消食。”雷雨说完,朝山上吊索走去,不一会儿走进山石堆里,看不见人影儿。

雷雨睡得很舒坦,直到小月做好了早饭叫她起床来吃饭。

“昨天晚上没有听见你做梦,你小时候,经常从梦中惊醒,现在,你睡觉很踏实。小月哪事你考虑得怎么样,有没有主意?”小月问道。

“小月哪事,不急,一家有女百家求,急什么?又不是养不起她,让她接你的班,做一个国王也挺好的,让她招一个附马进来。那多好呀,又还留在你身边一直陪着我们多好呀?”雷雨说道。

“什么你们,我们的。吃好了,过去对岸走一走,还说我霸着你,不肯放你离开,我可担不起这个恶名来,你还是先过去吧。”小月齐头说道。

“好,好,我吃饱了,先走走。”雷雨走进山坡上,被树木遮挡,看不到身影。两人雷雨就在山坡上坐在一块石头上聊起天来。两个雷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对无语,说什么呢,这都是那个真雷雨造出来的蘖,让他们两人在山上吹冷风。

雷家庄里,“哈起!哈起~”雷雨在睡梦中被两个睛天晌鼻惊醒,是谁大清早的,就在念叨自己,让自己喷鼻连连。心里知道是镜花水月国的两个自己在骂自己。

“醒来啦,醒来就起来吃饭。”白又雪来到床边,亲了一下雷雨,让他起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他不起来,白又雪不好忙别的事情去。

“好,好,我先去吃饭。”雷雨起来洗漱之后,就去吃饭在厨房碰上紫重霜,紫重霜睁大眼睛看着他,心说:我刚起来,雷雨 这家伙还在睡觉呢,眨眼之间,他就起来了,还在洗漱了,他雷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雷雳风行起来了,紫重霜不相信变化会这么大,连忙回到自己房中一看,雷雨还在睡觉呢?哪在洗漱的那个雷雨是谁呀?不行,这事得问个明白,不能让坏人来钻了空子。她连忙找到白又雪,把她拉到没有人的地方,小声地问道:“昨天雷雨回来啦?他在你房中过夜了?”

“是啊,有问题吗?我们是原配夫妻不能在一起过夜吗?”白又雪对紫重霜这夫妻间的事情也要来问自己,很是不满,反问道。

“不是,雪儿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有另一个雷雨在我房中过了一晚。”紫重霜小声地对白又雪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他昨天晚上睡得很沉,连夜起小解都没有。”白又雪不相信地说道。

“不信,你跟我来。”说完,紫重霜拉起白又雪走进她的房间,指着房中睡觉的雷雨说道,“那他是谁?”

白又雪走近床头一看,这不是那个刚回来的雷雨还是谁?!白又雪急忙回到水房,看见另一个雷雨,抓住雷雨的衣服,来到堂前,紫重霜纠起雷雨的耳朵,把雷雨从床上拎起来,拎到堂前,后面的雷雨一看,自己穿邦了,“雷雨,你认得他吗?”紫重霜纠着雷雨指着另一个雷雨问道。

“认识,他是雷雨,那个会做诗,会写情书的雷雨。”雷雨回答道。

“那你又是谁?你不是会那千山妖变柳顺变化来骗我们俩的吧?”紫重霜问道。

“我也是雷雨,他也是雷雨,我俩都是真雷雨,他就是我,我也是他。”雷雨连忙解释说道。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两个一样的人呢?”紫重霜还是不信,不肯放过雷雨的耳朵。

“雷雨,你过来。”被纠着耳朵的雷雨叫道。

那个洗漱的雷雨听后,突然就不见了。

紫重霜问道:“那个雷雨呢?事情败露了他就跑了?”

“我不就在这里吗?”雷雨突然一个身子两个脑袋,其中一个脑袋的耳朵还在紫重霜手中纠着呢?白又雪和紫重霜一见,大惊失色。

“看来她们的雷雨确实会了分身之法,原来他早就掌握了二重剑意,就是人是人,剑是剑,看来这次磨难,又让他悟到了人剑合一的第三重剑意,就是人和剑完全契合,合为一体了,剑即是人,人即是剑,所以他这才会了这分分合合的分身合体之法。

“快说,你为什么要变出一个分身来欺骗我们俩人?“紫重霜问道。

“那我也是无奈之举,你们都是我的爱人,不能厚此薄彼不是吗?谁又不是苦等了我十年之久?我先陪谁都不对。”雷雨分辨道。

白又雪一听,雷雨也是用心良苦,也是情有右愿,这个说法也说得过去,就打算这样放过他。白又雪随口问道:“那你的:关山梦魂长,塞雁音书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归梦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也是你的新作?”

“禀告雪儿,这是我抄袭前人的诗词,觉得挺适合表达我们之间的情感,就拿来借用一下。”雷雨说道。

“你真会强辞夺理,明明是瓢窃他人的心血,还说是借用,真是厚颜无耻。”白又雪嗤之以鼻地说道。

“读书人的事,借书能说偷么?”雷雨之乎者也起来。

“雪儿姐,依我看,把他吊起来不,打一顿,省得他脸皮越越厚。”紫重霜气呼呼地说道。

“算了,他对我们也算是一片苦心,何况他这样分身之法,肯定是要耗损功力的,对不对,雷书生?”白又雪问道。

“知我者,我家又雪也。紫重霜,你这个娘们,你就这样对你久别重逢的相公呀?”那个被纠着耳朵的脑袋叫道。

“算了,放了他吧,我估计,蓝灵儿和小月还让他蒙在鼓里呢?会让另外两个雷雨回来陪你我呢?”白又雪说道。

“夫人,这个你都能够算得出来,你真是女中神算子。”雷雨叫道。

“雪儿姐,这家伙还有分身?”紫重霜不信地问道。

“这是雷雨他不打自招的。你没有听他说:谁又不是苦等了我十年之久?我先陪谁都不对。这就是说,他同时陪了我们四人,否则,他就做了对不起我们其中一个人,因此他就分了四个雷雨。我说得对不对?雷雨们。”白又雪问道。

“我们家雪儿就是冰雪聪明,难怪起名叫又雪,一个冰雪聪明不够说明雪儿的聪明,两个雪儿才勉强够得上雪儿的聪明。”雷雨拍白又雪的马屁来,好让她放自己过关。

“行了,看你们俩,一对奸诈夫妻。走傻雷,我们走,我不该纠你的耳朵,我们回去 ,步理他们俩。”紫重霜劝着那个被他纠着耳朵的雷雨说道,俩人手牵手回到自己屋里去了。

见那个雷雨跟紫重霜走了,白又雪白了雷雨一眼,说道:“那我们也回去,你还有事情没有交待清楚。”白又雪重新回到房中。

雷雨跟了进来。

“说说吧?你什么时候学会分身之法?”白又雪双手抱胸,一副威逼利诱审问犯人的语气和神情问道。

“就如你说的,第一顿悟了人剑合一的第三重剑意,外加之前的人剑分离剑意,就有了分心的能力,第二我在幽冥河水之中浸泡了多天,灵魂得到净化,能够自由地出入自己身体,有了分魂的能力,第三我在幽冥之渊,探究了多日,有时走得远了,有些灵魂和肉体遗失在幽冥之渊中,我恢复了一些心力之后,就回去找回那部分遗失在幽冥之渊的灵魂和肉体,走在半道就会遇到那部分灵魂和肉体会自己往回走,然后在中途相遇,这样我的灵魂和肉体与遗失的灵魂和肉体合体,之后,我经常做这样分分合合的游戏,做得多了,就成为一种神通。回到阳间之后,蓝妙妙和月之秋两人为让我先去陪谁而发生冲突,我没有办法,就只好用在阴间学会的分身之法来应府这两个女儿。后来,我想我即然能够一分为二,何不再来一次一分为二,结果就做成了一分为四,我想这样也好,省得我做出厚此薄彼之事来,这样一视同仁,皆大欢喜的事,何乐而不为呢?”雷雨耐心跟白又雪解释前因后果。

“我是担心你这样分心之事做多了,影响你的修为,毕竟,霸无天的前车之鉴在哪里摆着呢?”白又雪担心雷雨这样过快消耗他的功力,怕引出不测的后果来。

相关阅读:战神归来:女王马甲A爆了软萌娇妻野翻了小祖宗,她在末世野翻了团宠大佬的小马甲又被扒了上门女婿之战神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