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在科幻世界加点成了仙人章节

第二章:撑爆神域

推荐阅读: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唐人的餐桌 深空彼岸 我有一剑 不科学御兽

锣鼓喧天。

四个大汉抬着花轿从山脚一路朝着顶峰神祇居所前往。

李长青的意念扫过四方所有人。

他发现,这些大汉的身体并不强壮,甚至于连气血搬运之法都不会。

看似气力十足,根髓却近乎干涸。

“道兄,九州如今已经烂成这样了吗?”

越看越觉得触目惊心。

在如今龙脉俱全的九州,任何一个成年人只要正常饮食,都不需要修行,肉体的强度也应当强于现在蓝星的中位武者。

可现实却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

尤其是这些大汉还穿着粗布短衫,这座花轿也完全是由纯手工打造。

按道理,此刻蓝星存在天仙,甚至于太乙和大罗。

整体社会的科技水平至少应该吊打现实宇宙的一切文明才对。

可看上去,怎么和原始社会一样。

“道友应该还没去过汉帝的都城吧。”张道陵的叹息幽幽响起。

“皇帝,神祇,百姓。”

“如果说皇帝过的是人过的生活,那百姓过的连虫子都不如。”

“那些皇亲国戚能够乘坐飞舟遨游四方天地,而百姓连吃一顿肉都难。没有修行法,普通人连最弱小的山海遗种都打不过,怎么活?”

现在的蓝星可不存在任何普通生物。

就连最低级的虫蚁,都具备山海时期的神话生物特性。

可以说,现在的蓝星就是山海世界残破一角,创世神祇的神力还未曾彻底远去。

“那些洞天内的仙人,心中只有大道,没谁有空低头看看芸芸众生。”

这就是现在的九州。

仙人高高在上追求大道,皇帝完全忘记了人王为何物,安心坐着天子之位,享受四方神祇的供奉。

至于百姓?

连柴薪都算不上,反正割了一茬还有一茬。

“在九州,每年的祭祀已经成了常态,甚至于在一些人口比较繁密的城镇。

“一年三祭,一年四祭,都是有可能的。”

张道陵将如今整个九州的情况一一道来。

“祭祀的频率和要求,完全取决于当地神祇的心情好坏。

“她们心情好,可能两三年都在感应天地不会要求一次祭祀,但要是她们心情不好,别说祭祀了。甚至于一些神祇会毫无征兆地掀起天灾,十年内将一处城镇全部吞吃干净的情况都不算稀罕。”

“再加上如今汉帝昏聩无能,自诩为天子,秉信天人感应之道。

“对于神祇完全不加任何限制,任由他们鱼肉百信,反正让皇帝割也是割,神祇割也是割。”

“如今的九州,除了少数还藏有仙道传承的洞天外。普通百姓的生活甚至于连几万年前都比不上。”

百姓。

已经彻底成为了给神祇提供创世神力的祭品。

冬——

就在这时,轿子被放在地上。

前方的山路断了,云雾环绕下是一处悬崖峭壁。

为首的村子杵着龙头拐杖上前,对着面前的山峰三拜九叩。

“神祇大人。”

“青山村前来进贡——”

老者的嗓音悠长,在山峰间回荡。

哗啦——

恰时,仿佛拉开一条并不存在的帘布。

原本无路的悬崖豁然开朗。

白玉为地,翡翠为树,一草一木皆为仙品。

浓郁的天地之炁被某种力量束缚其间,寻常人哪怕吸上一口都能使其脱胎换骨。

李长青目光冰冷。

他的眼神穿过花轿,扫视着面前被打开的洞天。

无论是白玉还是翡翠,亦或是生长在其间的花草树木,甚至于充当白云缀满天穹的神力结晶。

这些东西。

全部都是稀薄的创世神力所化!

神域内的环境,同曾经的山海世界几乎完全一致。

而这些创世神力全都来源于一处。

这是女娲在创造人族的时,留在每一个人类躯壳中的创世神力。

嗡——

袖口之内,人王令微微颤动。

哪怕只是一块曾经被某位人王握持过的死物。

此刻也无比愤怒。

这处神谕内的一切,全都来自于这数千年、数万年来,所有被献祭的百姓。

在李长青眼中。

脚下的不是白玉,是人族的累累白骨。

这里并非仙境,而是尸山血海。

“道友,真的不需要我动手吗?”张道陵的情绪不再平静。

虽然在山上,他已经知道了九州百姓有多么凄惨。

可亲眼目的这比阴曹地府还要触目惊心的画面时,张道陵一时竟有些克制不住心头的杀意。

“不用。”

李长青心神沉入灵台,将杀机全部锁死。

“我会亲手宰了那个畜生。”

张道陵没有继续回应,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等李长青混入神域同对方开战之后。

他会直接出手斩断神域同那该死神祇的联系。

这样畜生,张道陵不愿意对方再多蹦跶哪怕一分一秒,李长青做不到的事就让他来办。

“起轿!”

老村长拉长音调,在大汉们抬起轿子时,他突然快步来到花轿旁。

“小囡囡,你还有什么想给爹娘说的话?”

老者面色发苦,这已经是他们村子今年第四次祭祀了。

别人不知道,他又何尝不知道所谓的同神祇登天,是化为血食。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面对无所不能的神祇,他们莫非还能反抗不成?

花轿里静悄悄的,四个大汉却已经抬起轿子,站立不动用手将花轿送入神域。

轻轻一推。

花轿竟然自行悬浮,随即朝着山巅飞去。

在踏足神域的刹那。

李长青便感受无处无在的神力扫过他全身。

越古老的神祇越怕死。

为了避免有敌人朝她们的神域里塞东西,每个神祇的神域都不会肆意放开。

但在张道陵都看不破的七十二变下,李长青毫无阻碍地进入了神域。

在对方眼中,他就是那个根骨上佳,天生具备仙灵之气的祭品。

“唉——”

老者长叹一声,他们都没有跟进神域。

随着眼前的景物渐渐模湖,又重新化为了悬崖之上。

山巅。

一对没有丝毫感情的眸子缓缓睁开。

澹漠的目光锁定在那朝着山巅飞来的花轿之上。

“不错。”

无边神力凝聚成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

人体乃女娲塑造的天地道胎,自从山海时代结束后,人体便是距离天道最近的形态。

所有神祇最后都会选择以人形修炼。

“没想到一个小村子居然能孕育出这样的道胎。”

这次的祭品是她亲自下达的旨意,十六年前,她就已经预定了这个小女孩。

等到今天,终于盼来了果实成熟。

哐当一声。

花轿落在山巅,想到马上就能获得的创世神力。

山神脸上止不住地涌出笑意,有了这股神力,不仅长河龙脉可以安抚,还能再次拓宽自己的神域。

想到这儿,她心情大好。

破天荒地没有直接张口将其吞噬,反而兴致勃勃地走上前,打算进行一次完美的仪式。

“本神道侣何在?”

掀开花轿的帘子,山神眼中完全没有任何东西。

美不美?好不好看?

她完全不在乎,她眼中只有那团浓郁的创世神力!

“汝可愿随本身一同登天。”

山神嘴上说着,弹指将整座花轿化为飞灰。

感受着近在迟尺的神力,她迫不及待地舔了舔嘴唇。

“来,随本座一同登天。”

她伸手抓住祭品的肩膀,庞大的神力就要将其形体同化。

却发现。

自己的神力毫无征兆地滑向了一旁。

山神一愣。

他五指下意识微微用力。

这少女的肩膀本该娇嫩如花,为什么捏上去,却坚若金刚?

怎么感觉,

比我的神体还要强大?

多年闭关已经成惯性思维的意识终于发觉了不对。

可对于自身神域的信任,却让山神的想法蓦然跑偏,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霎时。

一道剑光迎面而来。

没有任何动作,不存在丝毫的反应时间。

在李长青出剑之前,剑光已然挥出,来到了山神面前。

太乙剑诀,颠因倒果!

出剑为因,斩击为果,在太乙特征之下,李长青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了时光阻碍。

将二者因果互换。

剑刃尚未出鞘,而斩击已然临身。

杀意再无法掩饰,恐怖的气息化为一轮太极阴阳鱼悬浮于李长青脚下。

山神面色大变。

他蓦然发现,刚才的祭品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恐怖的地仙。

“你是谁?”

“你怎么可能潜入我的神域!”

山神心头大骇。

“镇……”她张口就要吐出神言,以神域之力镇压强敌。

可未等他调动神域中的造物权柄,李长青抬手一握。

“取消。”

时光长河之上,过去的李长青抬剑便斩。

暂时隔开了过去的山神,和现在的山神,因果一刹那间无法连接。

山神童孔紧缩。

哪怕他心中知道自己此刻要做什么,可断裂的因果在时光修整之力下,让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任何动作。

思维的连续性被割裂。

就是这么刹那间的迟疑,李长青的必杀一剑到了他的脸上。

斩!

这一剑并非只限于此方时空。

传说之力震荡间,四方同时出现数个李长青,因果之道的联系让他们的力量同时臻至巅峰。

一斩千斩!

山神的躯壳连千分之一秒都没有坚持住。

这是李长青以传说之力,催动太乙之躯完成的绝杀一剑。

轰——

神力四散,天地间一道贯通四方的剑痕从九天之上,蔓延至整个神域的地面。

这一剑。

不仅斩在山神之上,同时也斩在她的神域之上。

外界。

张道陵伸手按剑。

没有任何人觉察到,头顶苍天之上,道之所在,化为了张道陵的模样。

“差不多了。”

眼看李长青成功进入了神域,成功骗过了山神的感应,甚至于成功一剑将其身躯诛灭。

他非但没有停手,反倒是神念锁定了山巅神域。

就打算出手。

“道友,神祇可不是诛灭形体就能将其杀死的。”

神域永存的意义。

并非单单指代神域本身,同样也指代神域的主人。

神域不灭,神祇不灭。

在李长青一剑诛灭山神躯壳的刹那,她的神力被李长青一剑斩断,扩散到了整个神域的范畴。

随即。

远超李长青的力量轰然降临神域。

“你是哪方洞天的小子!”

“竟敢如此无礼,今日若你师长不登门赔罪,本座定要将你打入时光长河之内!”

山神愤怒的面孔出现在山巅。

整个神域的力量都被她调动起来。

同层次的地仙,一方在另一方的世界领域里战斗,其间的差距是压倒性的。

孤立者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当初李长青和太微神谕隔空对法,双方也是各自调动了自己掌控星域的全部力量。

以银河系对抗室女座。

只不过因为那几千万光年的距离,才让太微神谕最后被突破完毕的李长青碾压。

但要是当时李长青胆敢孤身前往室女座,在对方主场战斗还没有银河系的助力,那胜负的天平可能就要颠倒过来了。

山神心中只有愤怒,而无恐惧。

虽然自己刚才被对面这个地仙一剑诛灭神躯,但现在对方处于自己的神域,孤立无援,就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胆敢闯入本座的神域,今日你必死无疑!”

山神之所以对进入神域的任何存在,审核之严格,并非是为了防止其他神祇或是敌人进入。

她害怕的是,自己的神域内被对方借助其他人种下某种手段,在对拼之时突然发难,让他无法完美调动神域的力量。

但如果是其他敌人的本尊进入自身神域。

那就是自投罗网!

见李长青没有丝毫回答的意思,山神也不迟疑。

入我神域者。

死!

轰——

神力涌动间,一座规则具象的大山轰然出现在李长青头顶。

神域内,山峦的镇压便是天地间永恒的规则。

范围无穷大。

对着李长青当头砸下。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技巧,作为地仙层次的神祇,山神与天地的契约便是镇压龙脉。

她神域内的道。

自然也是天道之镇。

连龙脉都能镇压的力量,区区一个孤立的地仙?

不知死活!

感受着山神借助神域之力塑造的神山。

李长青双手结出印诀。

轰——

完全不进行任何避让,直接用脑袋硬接山神之力。

足以镇压一切的力量却在后者的头顶受到了阻碍。

大品天仙诀。

搬山!

传说中,孙悟空可背须弥,泰山,峨眉,便是靠了这道法门。

李长青固然比不上孙悟空。

但区区地仙神祇之山,焉能比之三山?

“你!”山神童孔紧缩。

下一秒,李长青脚下一轮太极阴阳鱼浮现,顷刻间覆盖了整个山巅。

太极阴阳,造化之具象。

李长青化身天道,脚下太极阴阳勐然转动。

造化之生机归于己身,造化之毁灭归于山神。

“阴阳轮转。”

“变!”

仙境的斗法便是各自代表的天道之争。

山神要镇压李长青,李长青便以造化转阴阳,变化各自方位。

顷刻间。

原本镇压在李长青头顶的神山,被他以搬山之法转移方位,随即阴阳轮替牵引至山神头顶。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再镇!”

然而山神却面色不变,她完全没有管李长青作何应对。

同层次仙境的斗法的确是各自所代表的天道争夺,可问题是。

我现在在神域内,为什么要和你以道相争?

山神的选择很简单。

以势压人!

神域给予了她远超李长青的力量,山神根本不会以任何形式和李长青斗法。

我任你颠倒阴阳,我任你颠因倒果。

我便一力破万法!

“镇!”

轰——

一座更大,更沉重的神山不仅破除了李长青的搬山之法。

还同时镇压了后者的阴阳轮转之策。

神山之镇,不仅在于物质的镇压,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镇压。

甚至于连敌人的道。

都可以镇压。

如此简单且粗暴的镇压之道,配合上山神在自身神域内碾压一切的力量。

是那么的不讲道理。

“等你师长什么时候登门赔罪,你在什么时候从时光长河内出来吧!”

山神双手抬起。

凝聚了整个神域之力的山峦悬于天穹上方。

只等镇压的刹那,无论李长青使用怎样的手段,只要他的力量无法抵抗山峦镇压之力。

便必死无疑。

只得如山神所言,躯壳和魂魄统统被镇压磨灭。

剩下一点儿真灵等待归来的契机。

山峦当头落下,其中蕴含的力量强大到李长青此刻已经无法以任何方式对抗。

神域外。

张道陵手中拔出半截断剑,无尽剑气不需要出鞘,便可将山神诛灭亿万次。

“道友,你现在明白地仙之间,在不在世界领域内差别有多大了吧。”

他的嗓音在李长青耳边回荡。

“能够抵抗一二,你已经很不错了。”张道陵由衷地夸赞了一句。

当时在山神融入神域,以神山镇压李长青时他就想出手,没想到李长青居然生生顶住了山峦,还以阴阳之道施展轮转。

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李长青只要无法连通他的世界领域,便不可能对抗山神。

锵——

清越的剑鸣响彻九霄。

无边剑意纵横间,代表山神神力的气息。

却从一股变成了两股。

张道陵握剑的手顿在半空,扩大的童孔倒映出难以置信的微光。

山神:!

不仅是他。

与此同时,山神也瞬间觉察了不对。

原本尽数归于她的神力,却突然分流了一半,融入了她身下那个人类体内。

神域内,出现了两个造物主。

轰——

足以碾碎一尊地仙身躯的山峦,停在了李长青头顶。

神山之下,一只修长的手掌轻轻托住神山底部,仿佛他掌中并非是某个神祇的全部神域之力。

而是一团泡沫。

“人类,你做了什么!”这一刻,山神慌了。

自己的神域为什么被这个人类给掌握了?

李长青身上的气息同她完全一样,没有丝毫差别,别说是神域了。

就连山神自己都无法分辨哪个是自己,哪个又是李长青。

“你的神域很不错。”李长青一手擎天,同样拥有神域的加持,山神碾压的优势彻底荡然无存。

“但现在,是我的了。”

七十二变。

山神变!

此刻的他无论在任何方面,都和山神别无二致,神域的加持同样被李长青掌握。

李长青本体乃天道之造化,是天地最核心的本源。

但即便山神与天地的契约多么简单,也不足以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将其解析。

真正原因在于。

山神的契约是镇压九州龙脉,好巧不巧。

李长青的天地中就有一条长河龙脉,而九鼎此刻就正巧镇压在那条龙脉之上。

同样的镇压,不过触类旁通而已。

“不可能!”

山神面色大变,她蓦然调动神域之力。

“我才是世界的主人!”

庞大的力量再度汇聚成神山,被慌张的山神勐然砸向李长青。

见此,后者嘴角勾起。

同样举起手,同样调动神域之力,同样凝聚出神山。

在山神惊骇的注视下,砸了过去。

轰!

完全相同的神力在山巅碰撞,没有丝毫差别,自然也分不出胜负。

无论山神施展怎样的法门,李长青都可以通过神域之力如法炮制,只要维持七十二变,他就有着同山神一样的权柄。

神域外。

张道陵的表情凝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到底是何种变化之术?”

看了眼地上昏迷的少女,张道陵确信,李长青此刻变化山神,同他之前变化少女是完全一样。

这样的法门简直闻所未闻。

神域内的战斗还在继续,刚打算松开剑柄的张道陵顿了顿,五指再度握紧。

不对。

他的目光扫过神域,瞬间了然。

“原来如此。”

“这样下去只能势均力敌,道友不可能击败对方。”

在李长青变化为山神后,就没有使用任何自己的手段。

显然,这是一种限制。

想要获胜,李长青必须要在借助神域之力的同时施展自己的道。

但只要李长青使用自己的道,就无法借助神域之力,而不借助神域之力,他又无法对抗山神。

这是一个死胡同。

以山神之权柄借助神域之力,双方的力量只能永远保持平衡,无论如何,李长青最多保持不败。

不仅是他,山神也发现了。

自从使用自身的神域之力后,对方那诡异的太极阴阳鱼就没有浮现过一次。

“人类,你使用我的神域之力,就无法使用自己的力量对吧。”

山神停下了攻势,她已经看破了一切。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那个祭品?”

“那这样,我们各退一步。”

“我可以让你带着那个小女孩走,但从今天起,你不得再踏足我的神域半步。”

杀掉一个地仙,对山神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地仙已经合道。

体内的创世神力都无法利用,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既然谁也奈何不了谁,自己就吃亏点,一个祭品罢了,大不了让青山村今年再多献祭个几次。

在山神看来,自己已经很大度了。

听得山神心声,张道陵的杀意控制不住了。

“接下来交给我吧。”

“道友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孤身面对神域内的神祇,还能保持不败。”

“但破除神域,不是你现在能做到的。”

神域内那完全由一个个百姓尸骨垒起来的奇景,让张道陵已经忍不住要把眼前的山神大卸八块。

李长青做不到的事,就交给他好了。

“差不多也知道你神域的极限了。”李长青扭了扭脖子。

随即,取消了七十二变。

神域之力尽归己身,但山神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人类,你说什么?”

极限?

李长青没有再回应山神,地仙之力自丹田而起。

另一座完整的天地将山神的神域恰好笼罩、重叠。

内景降临现实。

世界领域,展开!

“你要做什么!”

山神完全不明白对方的用意,在神域内展开世界领域?

这有什么用。

只要自己念头一动就能将其驱逐。

“人类,你……”

还没等她说完,李长青的身躯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尊与其展开的世界领域,相同大小的伟岸的身躯。

撕裂的痛从全身各处袭来,其源头并非是身躯。

而是她的身躯。

“驱逐!”神域被撕裂的痛让山神目眦欲裂。

这是什么?

可还没等她调动神力,一股远超她整个神域的力量降临现实。

区区神域根本无法与其对抗。

在山神惊恐的注视下,一轮宛若太阳的眼睛自九天之上,投下冰冷的目光。

“做什么?”

“你不是神域永存,神域不毁,你不灭吗?”

“那好。”

“我今天就撑爆你的神域。”

大品天仙诀。

法天象地!

在踏足地仙之境后,李长青才算真正入了门。

堪比整个世界领域大小的法天象地之躯,轻而易举撕碎了山神的神域。

轰——

在后者绝望的目光中。

将镇压九州龙脉的神山彻底撑爆。

世界之外。

张道陵面色复杂,他微微扬起脖子。

看着那上穷碧落下黄泉,仿佛撑开整个天地的伟岸身影。

蓦然响起老师口中的一道卫道法门。

“这是……”

“传说中的法天象地?”

相关阅读:神诡:从加点开始到地表最强大山谋生1984七零空间:我在致富路上狂奔我在诸天影视捡碎片唐朝从当村长开始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文字冒险)十二骑士之吻日记引领我用文字说话地狱幽冥系统首富从货柜寻宝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