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诡异修仙,长生从木偶匠开始章节

第一百七十七章 黄沙鬼市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大叔,不可以 魔天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宁离在大木桶中泡了大约小半个时辰,木桶中芝麻湖般的汁液慢慢变成牛奶似的汁液,然后又重新变成芝麻湖一般,只是上面笼着着一层浓稠的黑气。

汁液尚冒着热气,却给人以阴冷冰寒的感觉。

宁离从木桶中跳出来,又换了一桶热水,在热水里泡了一柱香的时间,只觉浑身上下格外轻松,像是卸下了一层重甲一般。全身肌肤也由一开始的暗哑粗糙,恢复了几分光泽。

等到连续三次药浴后,皮肤便会恢复刚开脉时那般晶莹如玉的摸样,到时便可迅速完成凝煞。

还有现在的术法申通也有些跟不上自身的修为了。

尸鬼无相神通、墨魂刀、惊夜锣秘术和暗月空冥杀全都是第二层的修为,只适合七品境,现在用起来,对上六品境和五品境高手,攻击时杀伤力不足,防守时又有些捉襟见肘。

只是这几门神通都是杀伐惊人,想要晋升必定要大肆杀戮一番才行。

种种迹象表明,妖魔已经慢慢逼近黄沙城,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把这些杀伐类术法神通一次性全部晋升上去。到时候,他的战力必定会暴涨一大截。

......

夜色如水,烟雾迷蒙。

黄沙城东北角,距离县城十多公里处,一座荒山后面,有一片低矮的小树林。

这里是一片乱葬岗,方眼望去,一片树林中,零零散散的坐落着几百座土坟。

坟头之间到处都是白骨残骸,碧悠悠的鬼火点缀其间,不时的有野狗叼着骨头出没。树林中,偶儿传来几声夜枭的叫声,凄厉尖锐,让人毛骨悚然。

平时罕有人迹的乱葬岗,此刻却是不时的有人影闪现。

这乱葬岗就是黄沙城的地下鬼市所在,因为黄沙城只是个县城,人口稀少,鬼市只有在月中的时候才开一次市。

平时有什么不便出手或者难以买到之物,便都在这里交易。

只是这处鬼市的安全性不高,没有江宁成地下鬼市有专门的大势力管理,黄沙城的鬼市更像是周围的修士自发组织的。

宁离浑身裹在黑色斗篷中,斗篷上的衣帽压得很低,遮住面容。

云澹星稀,月光如水般洒下,宁离站在通往乱葬岗的小路上,遥遥望过去,前方的乱葬岗,更显寂静、荒凉。

宁离深吸一口气,迈步往荒山中走去。

刚走两百步左右。

荒山两边的土堆后面,跳出两个人影。

左边一个白衣高帽,一脸笑容,身材高而瘦,面容颇白。口吐长舌,头顶帽子上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字。

右边一人黑衣黑帽,面容阴沉,一脸凶相,身宽而胖,肤色漆黑,他的帽子上写着的四个字为“天下太平”。

这两人却是作戏文里黑白无常的打扮。

“桀桀桀....”

右边黑衣黑帽的黑无常怪笑一声,也不说话,向宁离伸出手,索要着什么。

宁离伸手摸出一截白森森的肋骨递过去,这是白天紫气楼的王富私下送给他的,是黄沙城鬼市的入场令牌。

黑衣胖子接过肋骨令牌摸索了两下,点点头转身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宁离跟在后面,走了莫约二里地的样子,前面白雾弥漫,白雾中是一片断崖,似乎没有路了。

前面黑白无常不做理会,径直跳入白雾笼罩的断崖中。

宁离略一犹豫,也跟着跳了下去。

一阵眩晕之后,宁离定了定神,却发现已经置身乱葬岗中。

在乱葬岗的坟头之间,摆着一个一个的摊点,摊主大都黑纱罩面,斗篷裹身。

各个摊点之间,人影绰绰,竟然是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

因为妖魔临城,天地巨变的缘故。修士们对修行物资需求突然变大,而银子越来越不被认可,很多东西在正规坊市上又受到管制,要么难以出手,要么很难买到,导致这地下鬼市倒是越来越繁荣。

以前都是没人管,只有零零散散的人来交易,现在越来越热闹,已经有城内的大势力开始慢慢经营这处鬼市。

像带宁离进来的黑白无常以及那处断崖的迷幻阵法,在以前都是没有的。

“吸血蝙蝠三只,血液是炼制血元散的必备材料,交换厚土蛤蟆一只,或者元晶石五百块,不接受白银交易。”

“未知妖魔残躯体,五脏俱全,生吃可增强肉体气血之力,交换鬼面骨肉丸两枚,不接受白银交易。”

宁离边走边看,几乎所有的摊位都明确表明不接受白银交易。

各个摊点之间人很多,但是除了低低的讨价还价之声,整个乱葬岗静悄悄的,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

嗯?

宁离在一个摊位前停住。

“血焰花五朵,可用来激发身体气血潜能,交换煞元丹三枚或者类似之物,不接受白银交易。”

摊主全身裹在黑色斗篷里,面前摆放着五朵殷红如血,犹如烈焰绽放般的花朵。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得来全部费工夫。

宁离冲击凝煞境的材料现在还缺血焰花和食金兽骨,不过煞元丹他却是没有。

感受到这摊主身上的气息,想了想,宁离摸出一团黑乎乎,带着腥臭味,猪大肠似的东西往摊主面前一放,“此物交换阁下的血焰花,可否?”

摊主看到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抓起来放到脸前仔细嗅了嗅,不顾刺鼻的腥臭味,又用舌头舔了舔,然后满意的把东西收进怀里。

摊主收好东西后,把五朵血焰花往宁离身前一推,沙哑着嗓子道:“你的了。”

宁离把血焰花收好,继续往前走,又逛了一阵子,把整个乱葬岗逛遍了,却没有发现食金兽骨。

抬头看了看天色,宁离寻了个坟头,把摊子铺开,然后取出一小部分从云横山山洞中得来的血道修士之物,摆好后,表明交换之物。

“这个用云魂草交换可以吗?”

很快一名黑衣男子上前指着一对拳头大的眼珠子问道,宁离头也不抬,直接不耐烦的挥挥手。

男子摇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只是转过一个坟头后又深深的看了宁离这边一眼。

宁离也不着急,夜还很长,这次不行还有下此,此处不行还有别处,总会交易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期间又有几人过来询问,宁离交换了一些以后可能用的着的东西,只是始终没有食金兽骨的影子。

宁离靠在身后半截墓碑上像是在闭目养神,实则是用太初魂解中记载的秘术默默感应着四周。

从他摆下摊子开始,一直有两三道若有若无的神识不时的扫过他的周身。

“这是被人盯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已是东方欲白,就要到鬼市比闭市的时候了。此时,有人交易到自己满意的东西,也有人空手而归,乱葬岗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了。

宁离摇摇头,把东西收起慢慢往乱葬岗外面走去。

虽然没有交易到食金兽骨,但是得到五朵血焰花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一直到快出乱葬岗,那几道盯着他的神识还是没有散去,并且有越来越放肆之意。

宁离神情平静,不动声色的往外走,出了乱葬岗,往山下小道走去。

后面几人开始还遮遮掩掩,只是用神识试探,到后来直接都懒得掩饰了,总共三个人,远远的吊在宁离身后。

转过一座山头后,宁离索性不再赶路,站在原地看着来路。

乱葬岗下,深夜荒山中,周围树木枝叶散乱,犹如群魔乱舞,影影绰绰中更显荒凉肃杀。

没过多久,三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男子从山头那边走过来。

三人看到宁离站在那里,似乎略微有些意外,然后迅速靠拢过来,各自站住一个方位,隐隐形成合围之势,将宁离包围在中央。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虽然三人都是黑纱遮面,但仅仅凭借气息,宁离就迅速判断出来,这三人中有两人都是之前过来询问过价格之人。

“三位有何指教?”

宁离站在那里一脸平静,这三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都是七品境修为,他之前摆摊时,为了防止被高手盯上,摆出来的东西都是下三品修士用的东西。

“指教没有,就是看上了你的东西,放聪明点,把东西都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嘿嘿嘿。”

中间一个身材魁梧的胖子嘿嘿笑道。

“哦,对...对了,还有你那个储...储..”

“储物法器。”

说话的是个结巴,旁边的一个瘦子补充道。

“想要我的东西,没问题,不过得问问一个人同意不?”

“问谁?”

“阎王爷!”

噗!

宁离话音未落,身形往前一扑,刀随身进,黑色刀光一闪。

胖子人头落地,没有丝毫反应。

人头滚到结巴身边,脸上还带着笑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击斩杀。

瘦子和结巴大惊失色,两人和胖子一样,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连刀光都没看清,只觉得一股弥天杀意一闪而逝,胖子便被斩杀当场。

三人中,数胖子得修为最高,乃是七品境巅峰,瘦子和结巴一个七品中期,一个刚入七品境。

宁离洗去煞气后,只是从气息上并不能判断出是否开脉。

瘦子和结巴浑身颤抖,呆立原地,脑袋中一片空白。这三个人常年出没在鬼市附近,杀人夺宝得事情没少干,就是六品凝煞境修士都灭杀了好几个。

可是,面对眼前之人,连对方怎么出手得都没看清,自己这边战力最强之人就被一刀斩首,难不成此人是五品境修为?

“快跑!”

结巴也不结巴了,大喊一声,转身就跑。

“现在想跑?晚了。”

宁离冷笑一声,身形斜移,一刀把结巴砍翻在地。

瘦子腿刚抬起来,就见结巴脑袋被削去一半,顿时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宁离提着刀,星光下,犹如索命无常,一步步走向瘦子。

瘦子犹如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不敢动,提起的脚在半空中,迈出去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宁离每一步都像踩在瘦子得心脏上,瘦子浑身颤抖。

“噗通!”

在宁离距离瘦子还有五步远得时候,瘦子一下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好汉饶命啊!我上有八十......”

噗!

不等瘦子说完,宁离手起刀落,砍掉瘦子脑袋。

以宁离的战力,这三人就如土鸡瓦狗一般。宁离在三人身上摸索了一下,发现三人全是穷鬼,除了几瓶普通的修炼丹药,身上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把丹药收起,顺手打出三团鬼火把三人烧成灰灰。

处理完三人之后,宁离便迅速离开,消失在黑暗之中。

因为这处乱葬岗在黄沙城外,现在城门还没有开,宁离也没有动用惊夜锣进城,而是慢慢围着黄沙城转了一圈,不断的观察周围的地势环境,把这些都一一记在心里。

城门打开后,宁离进了城。

在街上吃了碗馄饨,便往租小院走去。

远远的还没到小院,便见门口站着一女子,走进了一看,却是白晴玉。

宁离迎上去,拱手道:“霍夫人?这么早来此有何贵干?”

对于白晴玉知道自己的住处他却是不奇怪,因为战时的特殊性,租这院子时,还要去左武卫报备,当时接待他的就是白晴玉。

白晴玉眉眼带笑:“没什么贵干就不能过来看看吗?”

宁离笑道:“不敢,霍夫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

白晴玉跟着宁离进去,双方落座后,白晴玉拿出一个木盒递给宁离,“知道你在寻找食金兽骨,刚好你霍大哥收藏有一份,便赶紧让我给你送过来了。”

“他本来要亲自过来的,只是临时有紧急公务走不开身。只是那血焰花却是不太好找,等一有消息便通知你。”

宁离知道两人存了交好的心思,也不客气,喜道:“我正好需要此物,如此就不客气了。”

想了想,宁离从取出一个玉盒。

不等宁离说话,白晴玉赶紧阻止宁离道:“吕老弟救命大恩,我夫妻无以为报,要是如此客气,那这食金兽骨我可就拿走了。”

宁离笑道:“如此,那就谢过霍夫人了。”

相关阅读:杀手皇后之后宫三千我独宠重生娱乐之1990西游,从一头牛开始绝世蛟龙九州风云录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大明漂流人来自深渊的暴食兔神武变开局打造蓬莱仙岛,我震惊世界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