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章节

第两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法界之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魔天

修行的本质到最后竟然是将自家的身躯一点点虚无化,进入法界之中,化作法界之中的一部分。

等到在法界修炼有成,再逐渐化作实体,从法界之中出来。

虚实之间,就是无极大道。

“现在你应该知道,自己那小世界的意义了吧?”心猿问了句。

“意义?”崔渔心中不解,他依旧没有看到意义。

“你看那法界之中,混沌内时空变幻,混沌浪潮卷起,大恐怖无处不在。人在法界之内,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被混沌之中的天灾、诡异覆灭。人在其中,犹如独木舟于大海,随时都有可能会覆灭。而你的小世界,就相当于一个庇佑所,相当于一个安全屋。任凭法界的风浪再大,都无法影响到你分毫。你日后进入法界,就会没有任何危险的去参悟法界之中的法则,修炼出自家在法界中永恒不灭的万劫金身。”心猿看着崔渔,有些酸熘熘的:“人家九死一生,才能在法界中立下根基,你看看你,直接在法界就是度假去了。”

“更有甚者,等你的建木再壮大一些,你就可以直接利用小世界干涉法界的秩序,直接将那些人给镇压。”心猿笑眯眯的道:“你看到那风雨雷电四大神灵身上的万丈金光了吗?”

崔渔点点头。

“那就是香火之力。众生的香火之力,可以叫那些大能在法界之中豁免劫数。只要香火之气不耗尽,那些大能就没有陨落的危险。而且那些老家伙一旦进入大世界,就需要香火之气遮掩身上的气息……总之,一旦到了第六境之上,修士的日子都不好过。你看到姬泰那老家伙没有?根本就不敢出自家的三尺法域。一旦出了三尺法域,就要依靠香火之气遮掩,否则必定会引来劫数。”

“太古之时,鬼神为何会奴役众生?就是想要依靠香火之气,对抗天地间的劫数,对抗大世界的法则秩序。”心猿的的瑟瑟的道:“你有了小世界,以后就能修成世界之剑,斩开这些老家伙的香火之气,到时候管叫这些老家伙一个个抱头鼠窜。”

崔渔一边回身望去,看着那风雨雷电中的四道模湖人影,要不是因为他有小世界,怕还真的是看不出其中的真相。

宫南北剑出如龙,任凭风雨雷电侵袭,竟然奈何不得他分毫。

而一旁的姬泰也是出手,一步一步法域随之挪动,向着宫南北逼迫了过来。

姬无双与玉先生看着崔渔的背影,一个个面色狠戾,再次骑跨龙马追了过来。

崔渔见此,心中冷冷一笑,化作空气在山间游走,一边感应着袖里乾坤的神妙。

在其袖子里,袖里乾坤内神光流转,崔渔察觉到自家得来的那一滴空间之血,竟然对袖里乾坤说不出的契合。

二者之间似乎诞生了某种奇妙的反应,产生了某种玄妙的加持,叫崔渔操控袖里乾坤更加得心应手。

眼见着二人越追越近,崔渔正要显露身形,利用袖里乾坤震慑一番二人,可此时忽然晴空一道霹雳炸响,就像是雷管一样,在天地间不断弥漫开来。

然后眼前的世界虚空破碎,就像是漏掉的布袋,无数米粒从破口洒落出来。

道不尽的大山,无数的山河,伴随着滔天煞气,向着大世界侵袭而来。

昆仑世界碎裂了!

昆仑世界碎裂,无数大山砸落,草木虫鱼、江山众生,俱都是纷纷从高空凭空出现,然后向着大地坠落。

姬无双停手,看着坠落的大山,整个人有些吓傻了。

“殿下快跑!千万不要被那空间乱流卷中。”玉先生一把拽住姬无双的马,然后策马扬鞭极速奔驰,不断躲避着天空中坠落的山川、石头。

镇妖王停手,不再继续出手,而是面色悚然的看向天空中碎裂的昆仑:“不好!昆仑碎裂,掉下来了。”

此时姬泰顾不得藏匿身上的气息,下一刻法天象地,一声怒吼竟然腾空而起,挡住了一座坠落的大山,将那坠落的大山托住,然后小心翼翼的向着大地落下。

可是巍峨万里昆仑,姬泰抱住的大山,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而且此时又有一座大山后来居上,砸在了姬泰扛住的那座大山上,将姬泰砸的口中喷血。

“天子有令,敕令八方鬼神,化解昆仑大劫。务必不得叫昆仑洞天破灭了我人族国度。”姬泰显化三头六臂,从怀中掏出一只明晃晃的卷轴,那卷轴化作了流光,被其抛入法界内。

“得令!”

忽听八方传来一阵阵迎合,法界之中一道道朦胧轮廓出手,隔着世界屏障,干涉大世界运转,利用大世界的法则,来延缓一座座大山坠落的速度。

河流变成了瓢泼大雨,却见有神灵出手,所有水流尽数被其吞噬,免得天河降临冲毁人间。

还有神灵在法界伸出冥冥之手,只是那手掌穿过两界屏障,却变换了模样,化作了一种种莫名之力,不断干涉着大世界的能量,延缓大山降临的速度。

崔渔看着天地间那不断运转的能量,法界内一道道神光,放眼望去不知多少万道,不断干涉着昆仑世界的法则。

还有人趁机出手,竟然将昆仑内的造化练入法界之内,天地间残存的流光没入了法界中。

有昆仑内的本土众生从世界坠落。

幸运者落在河水中不死,挂在树枝上摔断腿。

不幸者直接摔成了肉泥。

此时此刻,天地间的法则乱成一团,神通在此时施展起来,竟然是前所未有的艰难。

崔渔一双眼睛扫过场中,本想化作一道空气躲起来,可此时天地间一片紊乱,不断有大山坠落,还有恐怖的能量浪潮卷起,逼得他神通施展不得,只能显露身形。

伴随着一座座大山落在地上,一道道恐怖的能量爆发,大地就像是遭受了行星撞击一样,一道道恐怖的地震波动开始扩散。

更远处

南华真人看着天空中坠落的昆仑废墟,不由的轻轻一叹:“缓!”

似乎是言出法随,那从高空中坠落的山川江河,速度竟然一下子慢了下来。

就像是慢动作一样,亦或者犹如一只羽毛,轻飘飘的在空中坠落。

他既然斩裂昆仑,又怎么会没有准备?

“缓!”

南华老仙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说着缓字。

每一个字落下,天地间的山川降临速度都迟缓了三分。

更远处的裙玉山也遭受波及

慕诗尼站在山巅,看着天空中坠落的一座座大山,童孔中露出一抹恐惧。

“南华老仙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慕诗尼问了句。

魔后闻言沉默,看着天地间犹如羽毛般轻飘飘坠落的大山,童孔内露出一抹恐惧:“只怕是已经到了近乎于天的地步。”

群山坠落,再加上法界之中一尊尊神灵的出手,并没有预想中的大劫。

只是那昆仑山中坠落的名山大川,却将下方砸了个稀巴烂。

无数大山横七竖八随意的立在大地上。

有山峰倾斜,有山峰倒塌,还有山峰横着、侧立,诸般种种难以一言而尽。

整个万里大地都乱了,包括两界山内,此时都化作了乱七八糟的废墟。

崔渔茫然的穿梭于山川之中,眼神中露出一抹茫然,无数大山忽然落下,整片大地都好像变成了迷宫。

“我的儿,你往哪里走?”就在此时,忽然只听一道调笑声音,就见心魔真君笑眯眯的斜倚在一株大树上,看着在山间穿梭的崔渔,忽然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爹,您怎么在这里?”崔渔一阵苦笑,面色阴沉不定,终究是没选择遁走。

“爹在这里当然是为了等你啊。”心魔真君笑眯眯的道:“要不是为了等你,爹早就走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那山河元胎真的不在我身上。”崔渔苦笑一声。

“你猜我信不信?”心魔真君道:“要是不亲自检查一番,我岂能相信了你的鬼话?”

“你小子的狡诈刁钻,我可是见识到了。”心魔真君笑眯眯的道:“我的儿,快叫爹爹来检查一番。”

崔渔苦笑,硬着头皮上前,来到了心魔真君身前,撑开双手:“你检查吧。那山河元胎当真被姬无双给夺走了。我本以为那一具化身可以将你们给引开,可谁知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崔渔双手举起,忽然间袖里乾坤发动,黑洞洞的袖口骤然转来一股吸扯之力,心魔真君毫无防备,整个人直接缩小,就被袖里乾坤给吸了进去。

“哈哈哈!心魔真君,现在终于落在我的手中了吧?”崔渔看着袖子里的心魔真君,得意的一笑,眼神中露出一抹喜色。

“你这宝物虽然好,但困不住我。那姬无双困不住宫南北,你更困不住我。”心魔真君落在崔渔的袖子里,望着一望无际的虚空,并不慌张,反而称赞了句:“好宝物!好宝物!”

下一刻竟然对着脖子一掰,整个人直接抹脖子了,身躯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崔渔看到心魔真君的动作,不由的愣住:“这是啥意思?”

“现在的心魔真君不过是一具化身罢了,死了也就死了,他并不心疼。”心猿道。

崔渔看着心魔真君的化身,袖子里一点三味真火落下,却听一阵惨叫传来,那本来死掉的心魔真君竟然又活了过来:“狗贼,你他娘才是真的狗。老子都死了,你还不放过!”

心魔真君在三味真火中破口大骂。

“他娘的,这些老不死的,一个个忒狡诈,差点被你给跑了。”崔渔也是心有余季,忍不住骂了一声:“简直就不是人。”

下一刻心魔真君化作一缕黑烟,避开了三味真火的纠缠,在出现时已经灰头土脸的出现在崔渔百步外。

“好小子,你那火焰是什么东西?竟然连老祖我的神通都能焚烧。”心魔真君心有余季的看着崔渔。

崔渔可不说话,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跑得掉吗?”心魔真君摇了摇头,勐然大手伸出,遮天蔽日化作小山大小,向着崔渔拿了过来。

“真难缠,就连袖里乾坤都奈何不得他。”崔渔看向心魔真君拿下来的大手,袖子不由的又是一抖,向着心魔真君的本体收了去。

心魔真君有了防备,哪里还敢再被崔渔的袖子对准,移形换影在空气中拉出一道道虚幻残影,不断向着崔渔的身后逼近。

“崔渔,心魔真君这具化身只是神通出众,根本就不通武道。你不要和他比试神通,直接和他肉搏。你武道二重天数万斤的力量,只要一拳落在他身上,就能叫他这具肉身真正的报废掉。”心猿在崔渔的心底传来话语。

崔渔闻言眉头一皱,看着上方落下的大手,哪里还有机会靠近心魔真君的身躯?

下一刻定海神珠出现在了袖子里,崔渔体内十滴神血燃烧,五十里外一条百里长的大河,刹那间被崔渔的定海神珠借来了力量。

然后崔渔袖子里一弹,只见一道流光从崔渔的袖子里飞出,径直向心魔真君的本体砸了过去。

定海神珠速度奇快无比,心魔真君骇然失色:“什么鬼东西?”

定海神珠借来了百里大河的力量,这一下怕不是有百万斤的力量,当真是水滴石穿,破开一切阻挡之物。

心魔真君双手伸出,此时想要回援,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定海神珠将自家的脑袋砸的西瓜一般爆开。

定海神珠回返,经过小世界内先天之气的滋润,定海神珠似乎发生了一种莫名变化,整颗定海神珠多了一缕难以言述的灵性。

定海神珠自动回返,落在了崔渔的袖子里。

崔渔看着心魔真君的尸体,伴随着心魔真君死亡,那遮天蔽日的大手也被破了开。

“快走,他将自己练成了心魔,介乎于不死不灭的状态,世间一切肉身都只是他的皮囊而已,只怕这厮的另外一具化身也已经赶来了。你这次能杀他,纯粹是定海神珠出其不意。等他有了防备,再想算计可是难了。”

没有人比心猿更了解心魔真君。

之前心魔真君念动间击败姬无双,败退玉先生,全凭的是神通之力,根本就没有叫人靠近自己的肉身,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发现他肉身弱的缺点。

而且定海神珠乃是天地异宝,又经历小世界孕育,崔渔催动定海神珠之时,出其不意。袖里乾坤完全遮掩了定海神珠的力量波动。

直到定海神珠的力量全都迸射出去,从崔渔的袖子里飞出来,心魔真君才察觉到定海神珠的力量波动。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

来不及了!

完全是一点反应时间也没有!

修士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破绽,就都会死亡。

心魔真君的破绽就是肉身弱!

他操控千百具肉身,当然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锻造肉身,叫肉身去修行武道。

他的操控肉身与唐周不一样。

唐周是每个分身都能修炼,而他的化身是自己本尊有什么手段,化身就会掌握什么神通。

等于是练气士的路子。

单纯练气士的路子。

练气士的终极目标就是成就神通,然后夺舍鬼神,取诡异而代之。

练气士有前途,但破绽也太大。

武道修行一开始虽然没有神通,但武道跨入第四境界之后,就会觉醒神通之力。

等到了第四境界之后,双方斗法之时,武道要吃很大的亏。

就像是心魔真君,走的是练气士路子,自家的神通就是心魔,将自家也同样化作了心魔。

练气士一旦神通被克制、术法被克制,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唯有等死的份。

肉身太弱,想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武道却不然,就算是神通被克制,但数万斤的力量加持下,就算武道神通被克制,却也依旧可以折腾折腾。

崔渔定海神珠出其不意砸死了对方的肉身,然后连忙向着远处跑去。

没叫崔渔跑多久,忽然群山间荡漾起层层怪异的声响:“你这不肖子孙,想要往哪里走?”

“追来了,好快的速度。”崔渔眉头皱起,好生难缠的人物。

忽然天空一暗,这回对方学精明了,根本就不给崔渔看到真身的机会,只见那大手犹如一座小山一样,向着崔渔抓了过来。

“真水无相!”崔渔念动间发动神通,从对方指缝间穿梭而去,然后指物化形,地上留下一具假身替换。

那心魔真君捞走了崔渔的假身,然后手掌消失在天外。

崔渔得了机会,二话不说迅速逃走。

他能感应到,十里外的世界,有一大河从昆仑世界坠落。

叫他跳入大河中,他就能逃走。

心魔真君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察觉到自己上当受骗,不由的略带恼怒:“好小子,你这手段可真是多。竟然被你给骗过了。”

崔渔身前一道人影闪烁,挡住了崔渔去路。

心魔真君的这具化身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翩翩郎君,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中露出一抹笑容:“我的儿,见到爹爹还不磕头?”

崔渔懒得和对方废话,直接施展袖里乾坤,就见袖里乾坤笼罩十丈虚空,不等对方反应,就被收入了袖子里。

“崔渔小心,那是天魔真君施展的障眼法!”心猿在崔渔的心中提醒。

就在此时,忽然崔渔背后出现一只大手,不等崔渔反应,已经将崔渔一把攥住。

“我的儿,往哪里去?”心魔真君笑盈盈的问了句。

此时崔渔化作拇指大小,被心魔真君攥住。

“好恐怖的神通,好难缠的人!”崔渔心有余季,多亏心魔真君没有直接下杀手,否则他又岂能挡得住?

下一刻崔渔真水无相发动,从心魔真君的指缝间熘走。

“好神妙的神通,我现在相信姬无双是冤枉的了。凭姬无双的本事,如何降服的你?”心魔真君看着空荡荡的手掌。

就在此时,崔渔出现在心魔真君五丈外,袖子里一道彩光闪烁,定海神珠直接飞了出去,向着心魔真君的真身打去。

“小子,你又中计了。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化身!”就见少年郎化作了一块石头,然后石头被定海神珠击碎,心魔真君的身躯出现在右侧三百米,竟然大手伸出向着定海神珠捞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神通?”崔渔有些忍不住想要问候对方老娘。

定海神珠再厉害,砸不中对方有什么用?

“心魔无心无相,可寄托万物,穿梭万物。我这一招可以移形换位,可以遁入万物之中。”心魔真君笑眯眯的道。

崔渔不说话,转身就跑。

心魔真君看着崔渔逃跑的路线,不由的摇了摇头,想要杀崔渔对他来说不难。搬来一座大山,直接砸死就是了。

更甚者直接一巴掌拍死。

但他要的不是砸死崔渔,而是叫崔渔交出山河元胎。

姬无双在崔渔身上找不到山河元胎,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找得到。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神力,能施展几次神通。”心魔真君怪异一笑,然后又一次追了上去。

崔渔大手一指,这一次施展的是指物化形。

面对着崔渔的指物化形,心魔真君一跺脚,地上一块碎石飞起,轻飘飘的挡住了崔渔的神通,那石头化作了一只蛤蟆。

“你小子看骨龄不足二十岁,究竟练就了多少神通?你是如何炼成的?”心魔真君看着地上的蛤蟆,忍不住眼皮跳了跳。

下一刻脚掌一跺,无数碎石悬浮而起,犹如出膛的子弹一样,裹挟着呼啸向崔渔打来:“飞沙走石。”

感受着空气中疾驰而来的石头,砸在身上少不得筋断骨折,崔渔童孔一缩,身躯一转化作了天蓬。

天蓬钢筋铁骨,面对飞来的石头,打得火星直冒。

只是施展天蓬变惹来的动静太大,万不得已崔渔可不想惹人注目,君不见大周朝廷的人还在寻找自己。

但他又不精通遁法,此时被心魔真君缠住,跑又跑不掉,拿又拿不下对方,可谓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没得办法,崔渔只能施展天蓬变,下一刻发动水遁而去。

作者其他书: 我有一卷神仙图 千秋不死人 召唤圣人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 太上执符 一品道门 申公豹传承
相关阅读:超神御兽师反派日记:剑仙女主爱上我做不了帝婿就只能成贤圣长生从七伤拳开始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冥佛传蝼蛄职称二谁见岳父会送通缉犯当见面礼?妖诡之瞳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