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三国之银狐章节

第三十五章 面目全非的历史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魔天 龙王殿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人在过于兴奋、悲伤、激动、愤怒的情况下,往往会诱发很多身体疾病。

历史上袁绍就是激愤而死。

如今在经历官渡之战后,袁绍同样是激愤难安,沉晨的帮忙也就是帮他勉强吊了半口气而已。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要不是心里这口气一直咽不下去,也许他早就已经归西了。

但时至今日,这口气终于撒了出来。

匡城一战,袁军以水攻和夜袭,连番迅勐攻势,终于击溃了曹军。

杀死俘虏一万多人,其余失踪、走散者不计其数,只有剩下不到三万残部退往平丘。

喜悦瞬间涌上了袁绍的心头,嘴角溢出血来。

“明公。”

周围将领谋士们大惊,连忙上去搀扶,把袁绍送进了马车里。

远处曹操凝望着乱作一团的袁军,眼神中没有一丝喜悦,郭嘉说得没错,袁绍确实活不了多久。

但此战之后,他亦何尝不是损失惨重?

所以终究是谁都没赢罢了。

“走!”

曹操勒转马头。

身后两万大军,缓缓向着南方而去。

建安十年五月二十七日,袁绍大破曹操,本要趁胜追击,但因忽然发病而短暂休整了一日。

到翌日袁绍才缓缓苏醒,命令大军南下,包围平丘,誓要将曹操消灭。

而就在北方风起云涌的时候,南方同样暗流涌动。

荆州襄阳,自从六月以来,连绵的秋雨不绝,长江中下游地区就出现了洪水,汉江和长江水位暴涨,颇有点淹没整个世界的意思。

不过对于荆州人来说,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因为长江每年的五月到十月,就是汹涌澎湃的汛期。

历史上建安二十四年的那场襄樊之战,以及后世98年的那场大洪灾,就是汛期造成。

只是平时的汛期没那么夸张,襄樊之战以及98年洪灾,属于百年一遇。

所以荆州百姓也早早地做好了防备雨季的工作。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年的这次汛期虽然不如襄樊之战以及98年洪灾,但也算是十年一遇,汉江和长江比往年水位都要高不少。

甚至地势较高的襄阳城都积了一层浅浅的积水,将城内一些地势比较低的地方淹没。

百姓们不得不在官府的组织下,修建水渠,将因水位暴涨而浸入襄阳城区的护城河河水开始往东面的汉江里引,相当于从护城河边再挖一条泄水渠出来才勉强泄洪。

至于把护城河堵上一劳永逸,那着实为难刘表了。宽近百米的襄阳护城河,要想将整个河渠堵住的话,工程量实在太大,实在折腾不起百姓。

襄阳的天气阴沉沉的,明明还是白日却像是傍晚太阳已经落山。瓢泼大雨打在楚王府邸的瓦片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剧烈的狂风作响,庭院内的大树被风吹雨打,树叶落了一地。院内积攒了厚厚一层水,汇聚成了河流。

成奇站在外厅门口,背着手脸色焦急地走来走去。

过了片刻,风雨中有个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人进入到了外庭,穿过影壁和庭院,到了外厅下。

“先生。”

成奇连忙迎了上去,帮那人脱解蓑衣。

斗笠摘下来,露出贾诩那张苍老的脸,看向成奇道:“大王忽然召唤,是有何事?”

“北边和东边来了消息。”

成奇指了指里面:“大王的脸色看不出好坏,也许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不是什么坏消息。”

“多谢从事,我知道了。”

贾诩点点头,将蓑衣和斗笠挂在外厅廊下,身上的长袍下摆还滴着水珠,跟着成奇往里面去。

外厅有回廊连接着中厅,从廊下听着风雨声一路到中厅外。

贾诩在门口换上了木屐,进入厅内看到座位上正穿着一声天子袍服的刘表,眉头微微上挑,然后恢复平常,走进去拱手说道:“大王。”

“文和来了。”

刘表比贾诩大了五岁,见到贾诩过来,笑眯眯地招招手道:“坐吧。”

“多谢大王。”

贾诩就坐在了刘表的右手下方。

刘表笑问道:“文和最近这几日在家中做些什么,却是有些日子没出门了。”

贾诩苦笑道:“我久居西凉,没想到荆州如此潮湿,一到这样的下雨天气,双腿就隐隐有些作痛,这几日也是苦不堪言啊。”

“还有此事?”

刘表想了想道:“莫不是风邪入体,患了痹病?城中有几个名医,擅长针灸,到时我让他们给文和看看。”

“多谢大王。”

贾诩再次拜谢,然后说道:“不知大王今日唤卑过来,是有何事?”

刘表沉吟道:“一件好事,一件坏事。袁绍前几日打败了曹操,但他自己也病倒了,现在袁曹依旧僵持在平丘,听说这几年袁绍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这次呕血昏厥,怕是活不了多久。”

贾诩忙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袁绍击败曹操,曹操实力再次受损,则北方即便是袁绍病死,至少袁曹之间,十年之内分不出胜负,大王可安枕无忧矣。”

刘表问道:“先生觉得,最后是谁能得到北方呢?”

贾诩想了想道:“大抵还是曹操,袁绍虽然实力强大,可他的儿子却远不如他,且我听闻袁绍喜三子而不喜长子,若诸子相争,恐怕会有内斗。不过即便如此,曹操想击败袁绍的几个儿子,得到北方,也需要很久。等大王得到了整个南方的时候,也许袁曹还在相争呢。”

“这样吗?”

刘表眼中略微有些失神,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贾诩不解道:“曹操遭受重创,袁绍又死了,这对大王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大王又为何叹息呢?”

“我比袁绍还长八岁。”

刘表摇摇头道:“他时日无多,我又何尝不是?因而难免有些伤感。”

“额......”

贾诩苦笑道:“寿数乃是上天所定,《易经》虽云:人强胜天。乃是寿命有尽之时,我与大王同感啊。不过如今之天下,大王已得四分其一,若得益州江东,则南北二分天下也,北吞江山,亦是指日可待,还需要勉力振作才是。”

“嗯。”

刘表点点头,沉声说道:“文和说的是,不过黄祖今日送了文书过来,连日暴雨,彭蠡泽风浪巨大,导致运送粮草的船只倾覆,柴桑等地的粮草不足,他想撤兵回江夏,文和怎么看?”

贾诩问道:“如今南昌等地已经被我们占据,不能从南昌运粮去吗?”

刘表就解释道:“想从荆南运粮到南昌,就必须先走水运,由襄阳送至长沙,再走陆路到醴陵,然后往南昌去。只是连日大雨,不管水路还是陆路,道路都很艰难。”

“原来如此。”

贾诩点点头,他倒是知道从襄阳可以直接走水路去长沙,自汉水进入长江,再逆流而上到洞庭湖流域,然后顺着湘江南下就行。

只是从长沙再去南昌的话,就必须要走陆路了。

现在不止长江中下游地区暴雨,荆南的洞庭湖湘江流域同样处于特大暴雨阶段,往东去南昌的陆路也被洪水淹没,确实很难往豫章运送粮草。

刘表脸色很凝重地说道:“这场大雨确实让人意想不到,黄祖说退兵回江夏,但如今大江与彭蠡泽上风浪依旧巨大,万一退兵的时候船只沉了怎么办?若是走陆路,那么多船只岂不是就弃了可惜?”

“确实令人窘迫啊,我对船只了解甚少,难以出计。”

贾诩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办法,因为这跟计谋没关系,完全是天灾。

人力又怎么能跟上天比呢?

任你智计百出,老天爷对着你的头顶下几个月雨,什么阴谋阳谋,全给你变成汪洋。

刘表想了想道:“沉晨在江夏,我派人去找他问问吧。”

“嗯,沉晨聪慧,或许有办法。”

贾诩点点头。

球踢给正主,他想解决就解决,不想解决就说解决不了,全看人家心情就行了,自己又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当下刘表就令人去江夏。

虽说沉晨辞官了,但毕竟有推举他为茂才的恩情在,因此他总归不会拒绝。

此时不仅襄阳正在下暴雨,江夏同样笼罩在烟雨之中。

甚至风雨远比襄阳还要大数倍。

因为当时云梦泽还没有消失,数千平方公里的面积宛如一片汪洋大海,从东南沿海吹来的风卷起滔天巨浪,像是能把人送到天上去。

即便是在后世,长江风浪大的时候连2200吨位的“东方之星”巨型游轮都能倾翻,更别说古代这种普通木船。

所以原本用于运粮的船只在遭遇风浪被打翻沉江之后,柴桑那边的数万黄祖军就有些尴尬了。

存粮不多,风雨太大,又不能打渔,连城都出不去,粮食过不来,就只能饿死。

唯一的办法就是走陆路回去。

虽然长江两岸水位上涨了不少,但东北面的大别山山区地势还是比较高,像蕲春县、西陵县等地就没有受自然灾害,只要渡过长江往北走,还是能安全回到江夏。

六月初四,江夏西陵郡,江夏郡丞府邸之中,日出初刻,沉晨刚刚从床上醒来,便闻听得屋外房檐下滴答水声绵绵密密。

披了锦袍出门看时,外面天低云暗到处都是一片黝黑,猎猎北风裹着蒙蒙夏雨,打得房顶地面刷刷响动,院中树叶婆娑,天地间像是弥漫在了雨雾里。

“这大雨也不知道要下多久。”

沉晨看到屋外庭中院落里已经涓涓溪流,雨水冲刷了泥土,染上了浑黄的颜色,顺着引水渠流出院外,汇入城中的大型排水渠,最后被送去了举水。

与后世动则几十上百平方公里的县城城市面积不同,古代的县城面积一般在1-2平方公里左右,能容纳的人口一般也在几千到几万之间,大部分百姓都居住在乡里,城市里的人口并不多。

城池小也有城池小的好处,那就是排水系统比较完善,雨水顺着屋檐落入院子里,再经过院子里的排水渠流入城里的排水渠,最后送到城外的河流或者护城河中,非常人性化。

只是在这倾盆大雨里,原本设计的普通排水渠已经不敢重负,几乎都快溢出来,整个院落像是浸泡在了水中,积水接近三寸,可以淹没人的脚掌,可见暴雨有多大。

好在汉朝有钱人家的庭院建筑风格比较独特,屋子离地面约一尺,由砖石与硬木砌成,房屋不会被水淹没。

沉晨赤着脚踩在光滑的木地板上,盯着这大雨发呆,过了一会儿,干脆就双腿交叉,如老僧坐定一样坐在廊下,倚靠着木质房门。

眼睛闭着,耳朵聆听着那纯净的雨声,他感觉自己整个心灵像是被净化了一样,脑子都清晰了许多。

“阿晨,在想什么?”

另外一处院落,刘琦外面套着蓑衣,手里还撑着一把竹簦,踩着木屐穿过庭院来到了沉晨的院落外,看到他在发呆。

江夏郡的治所便在西陵县,不过黄祖这个江夏太守平日里基本都待在沙羡,现在领军在外打仗,人又跑到了柴桑,所以现在西陵基本是由刘琦控制。

平日里督运粮草的工作也是他在处理,今日他刚起床正准备去县衙,没想到路过侧院廊下看到沉晨在坐着。

沉晨说道:“我在想,黄将军此时窘迫,只能撤兵,楚王大概也只能这样选择,柴桑以西是九岭、连云、幕阜等连绵山岭,想从柴桑西北走回沙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选择渡江从江北到西陵来。”

“是啊。”

刘琦点点头:“我们运粮也都是从沔水南下一路送到柴桑去,但大江下处风浪太大,现在彭蠡泽和云梦泽一样,宛若大海,暴风骤雨,船只随时可能会倾覆,这也太危险了。”

沉晨想了想说道:“这还只是其一,我今天就一直在想,如果我是孙权,发现黄将军要退兵,他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刘琦笑道:“这么大的雨天,即便是撤兵都极为危险,他总该不会趁雨日进攻吧。”

“这可不好说。”

沉晨沉吟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是孙权,哪怕冒着暴雨,也要尝试一下。”

“那阿晨你的意思是?”

刘琦问道:“父亲也不知道会让黄将军如何处之,黄将军还在柴桑未动身,难道我们要去接应吗?”

沉晨就说道:“先准备一大批蓑衣和斗笠,小心一些总归没错。”

“嗯。”

刘琦就说道:“好,那我即刻去准备。”

说着就往县衙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晨眯起了眼睛。

其实从官渡之战后开始,历史就已经全然变得面目全非。

未来向什么方向发展,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孙权绝不会就这么轻易会失败。

也许。

这一战就可能是他翻盘的胜负手,自己也必须小心提防才行!

相关阅读:我在四合院有个家影帝:我在电影抽技能修仙秘闻录太阴全记海贼:开局成为娜美澜朋友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漫威:从忍界开始交易读档1995我在人间筑仙庭轮回:无限高校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