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黑暗侵袭,我的职业是光章节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条件,虫后分身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乡野小神医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龙王殿 大叔,不可以

当一个人拥有另外一个人的全部记忆甚至是人格,而且自己的记忆几乎解体,那么这个时候这个人是否就可以视为另外那人?

对于这个问题,敛宇确信,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是完全能够回答亦或者不被这个答桉困扰,但现在的他不同。

在某些方面,由于记忆的缺失,加之突出的种族特性,使得他在许多方面比人类更像人类。

敛宇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对于吕倩的看法很复杂,但目前也只能暂时不过于理会,至于更多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敛宇睁开了双眼,视线回到了车中。

而此时,车队也停下,已经到了目的地。

车队的战士开始归队,何尘、敛宇和一些军方高级军官一起走向指挥署。

在指挥署中,关于敛宇的问题进行了一场讨论,并在之后在星火系统的中间担保下,军方与敛宇也进行了友好交流并定下了一些协议。

即便敛宇的身份成谜,但是只要有利于局势,自然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

敛宇自己的记忆不完善,不过一路上的多处见闻,不论是本能还是常识认知,都很明显的让他倒向人类的一方。

在与军方签署的协议中,敛宇将协助人类抵御灾变力量的入侵,而人类一方将帮助他修复飞船。

大体上的内容就是如此,至于更细的条例则不多说……

商讨完协议内容后,敬国平突然找上敛宇:“老师希望你过去一趟。”

敛宇也没有多问什么,便答应:“好。”

然后便自顾自的走了,仿佛知道路线一样。

而敬国平也没有跟上去。

何尘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只能在心里感叹:“都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算了,反正我也这样……”

何尘与敬国平打过招呼后便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就由军方来交接和安排吧,他想想他们会处理好的,毕竟现在的情况和当初他刚入城的时候差不多。

另一边,敛宇十分熟练的走入一条条走道,步伐显得十分熟悉,好像在他眼中有一条无形的指示路线。

很快,敛宇来到了黎左的办公室。

“你来了。”

黎左坐在桌后,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嗯。”

敛宇点了点头,十分不客气的坐在了黎左对面。

随后两人仿佛是多年未见的朋友般的聊了起来,即便事实上他们才是第一次相见。

敛宇的视线不断扫过黎左以及他身前摆放着的棋盘,他在黎左身上看到了一些十分意外和危险的东西,不过他却并不为之畏惧,似乎他能够察觉到黎左不会伤害自己,亦或者无法插手。

聊了一会儿后,黎左突然问道:“还适应新的身份吗?”

敛宇回答:“还好。”

黎左此时微眯的双眼,面带笑容,手中把玩着一枚棋子,“你应该知道这个身份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吧?”

“什么意思?”敛宇微皱眉。

他似乎意识到了某些东西,但是脑海中却无法浮现出正确与能够与之匹配的信息,这让他陷入了某种灵魂割裂的痛苦,只是脸上没有表示出来。

“例如……你的文明一些秘密……”黎左笑着暗示着。

“你知道?”敛宇神色认真的看着黎左,他感觉眼前这个剥离在岁月之外的怪异存在,或许真的知道一些东西。

他很好奇,但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抗拒。

“或许我知道,但你应该明白,万事皆有代价,我不会也不能直接告诉你一些东西……”

黎左不慌不忙的说着,神色澹定自然。

敛宇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他明白黎左说的是正确的,即便他完全不知道为何是这样。

他为何会来到这里,记忆又为何会消失的如此彻底,他感觉都是难以寻找到真相的疑点,不过现在的他依然想要知道一些东西。

“那需要什么代价?”敛宇平静询问。

“简单,一个条件一条线索。”黎左说道。

敛宇道:“请讲。”

“你需要伴行人类文明而行,直至终末。”

这是条件。

敛宇皱了皱眉,这个条件很苛刻,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却并不严格,因为在此前的条件中,他就已经选择了帮助人类抵御灾变,一旦没有成功,人类就会毁灭。

而眼前的条件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样条例的遵循必须在人类成功抵御灾变的前提下,否则一切都白谈。

人类毁灭,自然进入终末。

难道黎左真的对人类这样有信心?

敛宇有些疑惑。

当然,要说不同的地方还是有的,之前的承诺更加宽松一些,他是较为主动如此选择,没有强制的条件,虽然没有强制条件,但他也会帮助人类抵御灾变直至最后,这是他的原则。

而现在就相当于给这份契约加上了强制性的味道,会更加邦定。

而敛宇明白,由于他的种族特性,在目前自己记忆已经损失殆尽的情况下,长时间的与人类接触,是很可能完全融入其中而失去原本的种族意识,这是源于他所在种族的特性,有好有坏。

他也不知道为何,他对于这种事情在内心深处似乎并不抵触,即便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退化”。

但对他而言尚且还好,他们种族是一个极富有共情能力的文明——这是来自灵魂方便的烙印,即便他已经无法记忆起具体的事情。

“为什么?”敛宇再次反问。

黎左双手交叉着,回答道:“毕竟对你而言,这不是已经是一个好的结果了吗?”

“你的文明,与其毁灭了不是吗?”

这是线索。

黎左的话一出,敛宇整个僵在了原地。

身体有了异动,身躯出现了一些裂痕,仿佛马上要奔溃了一般,就连他的意识都在这一次凝固,某些固定的触底程度被触底,差点将他的意识淹没和抹杀。

而在这百分之一刹那中,他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来源——是他自己。

敛宇的异常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外人眼中,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和异常,当然这样的异常能否躲过黎左的眼睛就不得而知。

彻底平静下来后,敛宇神色复杂的望着黎左,望着这个顷刻间将他的文明抹杀的“人”——因为黎左的提示,一个文明的未知命运坍缩为现实,走向了最终的终末。

不过敛宇并不恨黎左,因为这是一件好事,不论对谁而言。

他本想说些什么,却又闭口不言。

最终只是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文明的第一要务是生存——对于绝大部分文明而言。

但对于他们这样已经在宇宙的壁垒上“打洞”的文明而言,显然不全然是。

他们有着更为深刻的追求和责任,即便没有人来要求他们,也无人能够要求他们。

但就像那句话所说的,人遇到困难可以向神明祈祷,那么神遇到困难呢?又能向谁寻求帮助呢?

记忆的缝隙弥合,刚才接触到的一些记忆再次被抹除。

不的不说,清理程序有些狠,现在的敛宇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一会儿后,敛宇突然感叹般的说了一句:“人类真是一个情感异常的种族。”

“强烈且短暂的情绪,这是短寿种族的特点之一,有好处也会弊端。”黎左回答着。

敛宇点了点头:“但人类依然算是其中比较特殊的种族。”

黎左摊了摊手:“或许吧……”

敛宇起身,一遍朝着外边走去,一遍说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黎左站起身:“恕不远送。”

“无事。”

待敛宇走去后,黎左又坐了下来。

他看着棋盘,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命运纠缠。

“一个截去时间一角的种族,在经历无数更迭后再次来到了这一刻,在时空里纠缠、在宇宙掀起战火……最后归于陆地。”

这是一个伟大的种族,在已经难以看清的岁月前抵御着“深渊”,面对深渊,他们太过微渺,却依然全尽其力,即便未能真正战胜,却依然达到了共泯的结果。

这无疑是一个充满奇迹与极有潜力的文明,只是如他所说,文明已经毁灭,留下的不过是一个充满仇恨却又迷茫的空壳罢了。

他带不来一切有关自己文明的实际记忆,只能依靠一些直觉来“运行”着,因为他明白,过量的知识是有害的——至少在有深渊存在的时候,深渊降临的力量往往与其文明程度呈正比,所以无论对于什么程度的文明而言,深渊都是毁灭性。

而至于黎左为何能够知晓这些而不遭受反噬,只是因为,他仅仅是一个看客罢了,一个永远在回朔边缘徘回的旁观者。

仅此而已……

……

敛宇的加入给新城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

一处房屋中,一个看似普通的男人正在做饭,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

只是在房屋周围,无数全副武装的战士已经潜伏在周围。

一名伪装成小区工作人员的战士前去敲门,“富成立……”

话为说完,门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道剧烈的能量波动,伪装的战队根本来不及躲避。

剧烈的能量壁冬轻松的击碎了房门,并将那名战士击飞出去,不过在那名战士落地后却发现自己并未受到实际的伤害,反而借助那道冲击远离了富成立。

何尘此时撤回了施加在那名战士身上的防御,不得不说,富成立的力量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不过还在可控范围内。

富成立巡视一圈,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重重包围。

而在这之前,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他恶狠狠的看了何尘一眼,却又把实现转移到了旁边的敛宇身上。

他躲藏了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却在现在突然被包围,这肯定与眼前这个怪异的男人有关系。

“富成立,束手就擒吧,你已经被包围了!”

有战士劝降着,虽然基本没有可能性,但还是得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不过很显然,富成立是不会投降的,他的身上很快出现了一些虫族的特征,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强了许多倍。

其速度也得到了增强,试图从包围之中逃离。

但是很可惜,军方为了这次的冲动准备的十分充分,即便何尘与敛宇不出手,也不会让其逃脱。

在众多战士的集火下,富成立很快变得虚弱下来,毕竟他只是虫后的一个分身,而非本体,所以自身的实力不会太夸张。

而且即便是虫后本体,在缺乏护卫的保护下,也难以抗衡军方的围剿。

富成立虚弱的倒在地上,身上遍布伤口,强大的自愈能力被“强抑制子弹”干扰,难以恢复,仅剩下最后一口气。

在其他人警惕的时候,何尘与敛宇走上前查看情况,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富国立也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毕竟这只是一个分身罢了。

“这就是虫后的分身?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何尘有些好奇看着躺在地上的富成立,“而且虫后按理说不应该是雌性吗?”

而富国立用仇恨的眼神凝视着两人,仿佛要将两人的模样记住。

“虫族没有性别的分别,虫后不过是人类的语言习惯。而且实际上他可以称之为虫后备份,如果在虫后死亡后,他就将担当虫后的身份,这样虫族的就能在短暂的混乱后恢复正常,不过这样应该是唯一的一个备份了,它在某些方面被「限制」住了。”敛宇解释,看上去对于虫族十分了解。

事实上,他处理过许多像这样的充满破坏欲和几乎无序的种族,即便已经忘记,但许多知识下意识就会跳出来。

“是这样么,是挺难缠的。那现在要怎么办?抓活的?感觉很难。”何尘说道。

“你说的对……”

富成立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商讨着,终于不能忍受,盯着敛宇恶狠狠的说着:“一个苟且占据凡人躯壳的怪物,你真以为他们会把你当「朋友」?”

富成立的声音有些奇怪,不似正常人的声音。

而敛宇摇了摇头,这种简单有效的离间计虽然在很多时候有用,但对他而言没有效果。

因为实际上他并不在乎人类对他的看法,不论是猜忌还是忌惮,而且虫后的话中带着一些「技术性」错误——例如他如今的形态由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可惜的是他忘得差不多了,不然肯定得反驳回去。

何尘自然不会中这样简单的离间计,但也略带好奇的瞥了一眼敛宇的神色。

而敛宇只是神色平静的说:“是我送你一程,还是自己走?”

最终,富国力自爆,一个埋藏在新城的隐患被拔出。

敛宇回到住处,这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军方工作人员。

这时,一名执勤战士喊到:“敛宇,有人找你!”

闻言,敛宇脸上有些无奈,他拥有着完全的人类的情感与人格,以及同样的认知——当然可能还多了一些东西。

他早已发觉房外的一个踌躇的白色身影。

他开始反思自己“同化”这具躯体是否是一个正确的抉择,而且事情有些太过凑巧了,又或者命运的安排本就是这样。

“人类的感情啊,真是复杂且美好,当然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更好了……”

相关阅读:操控世界,从吞噬苍蝇开始!中古帝国一小兵假如被清冷美少女盯上孙女在蘑菇屋洗碗,我身份曝光了西游:我打造地狱级八十一难末世:炎王帝君不可能是萌妹!论祖父悖论对谈恋爱的影响LOL:暗星皇帝天命禁忌联盟:生死局,背黑锅的我震惊全场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