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大国实业章节

第一四三五章 把握机会干票大的

推荐阅读: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我有一剑 7号基地 唐人的餐桌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因为提姆压根什么都没干成,所以杨守拙也没有证据。

而且提姆还是外宾。没有十足的理由,不能随便动他。

最后杨守拙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跟苏珊一起离开了。

下次提姆再来,说不定又换了身份和相貌。

谁知道呢。

送走苏珊一行人,李文军请杨守拙他们去“文军饭店”吃饭。

杨守拙却坚持要买单,说李文军他们这一次立功了。

李文军说:“你这么殷勤,不会只是因为这一次我没让提姆得逞吧。”

杨守拙瞥了他一眼,说:“我是想提醒你。安卡拉要扩建了。你之前圈的地正好在城市扩建范围内,安卡拉那边很快就会给你电话。”

李文军想了想:“嗯。是要去看看了。”

土耳其那个位置,对每个国家都很重要。

杨守拙其实是想提醒李文军,利用好每次机会,可是又不能说的那么直白。

唐兆年和季青韬暗暗翻白眼:几年前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圈了一轮地之后,李文军就彻底成了甩手掌柜。

所有有关土耳其的事务,不管大小都是唐兆年和季青韬在管了。

虽然航运公司和邮轮本来就是他们的业务,可是这也太气人了。

一放就是一年多不闻不问,当初买来到底干什么?

他们都觉得李文军这混蛋八成是资产太多,把这块地给忘了。

非洲那边的业务,也甩给黎广志和孔予祯去管了。

人家黎广志本来是个快快乐乐的收废品佬,现在也成了拉磨的驴,一去非洲就是几个月。

上周他们遇见来家用品厂订货的黎广志,差点没认出来。

黎广志又黑又瘦,留着小胡子,穿一身白色亚麻长袍,还戴了一顶大草帽,不伦不类。

知道的,还知道他是为了防晒,不知道的,还以为“文军医院”精神科的病人跑出来了。

杨守拙问李文军:“如果安卡拉市政府要收回你的地,你打算怎么办。”

李文军肯定不会笨到要金钱补偿。

几年前,他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的重要性,何况是现在。

李文军笑了笑:“去看看情况再说。”

杨守拙眯眼望着他:“你这混蛋真是,总让我有一种恨不得直接掐死你的冲动。说你谨慎都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城府太深也行。你就是明明心里已经有计划了,反正就是不告诉我。”

李文军要是说出来,他就能告诉李文军出于国家的利益,这个计划合适不合适。

这混蛋肯定是猜到了他的企图,所以打太极混过去。

李文军说:“事以密成,语以泄败。具体情况都还不明朗,那么着急制订计划干什么。”

杨守拙抿嘴不出声了。

李文军对唐兆年和季青韬说:“走,两位动起来,我们去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逛逛。”

唐兆年的脸拉得比平时还要长:“动起来,动起来。我们什么时候歇过,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了。”

季青韬阴阳怪气:“额呵呵,你个扑街倒是几年没去过了。我们可是这几年都在往那边跑呢。”

李文军:“说起来,我答应过你们的海边别墅,现在是时候做起来了。”

唐兆年冷笑:“你在伊斯坦布尔搞房地产不叫雷托和乌索,你信不信他们两会咬你。”

李文军:“那就都叫上。”

季青韬皱眉:“扑街,你到底想干什么?搞那么大阵仗。我怎么有在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文军说:“瞧你说的,怎么会不祥呢,明明就是祥瑞。海边别墅诶。”

唐兆年和季青韬交换了个眼神。

李文军又说:“再说了,为了搞好跟土耳其军方的关系,我总是要去走动一下的。”

唐兆年含糊地说:“那就去吧。”

季青韬:“反正我说不去,最后也会被你拉去。”

-----

雷托和乌索比唐兆年和季青韬积极多了,接到李文军的电话就订最早的机票到了伊斯坦布尔。

李文军他们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给雷托打电话叫他下来吃晚饭,他竟然还在床上。

昨晚上他肯定又是“一夜笙歌”。

李文军对着电话叹气:“唉,我说你能不能悠着点,你就不怕死在床上么。”

雷托冷笑:“神经病。这叫及时行乐。年轻的时候不用起来,难道等老了用不了了再来?再说我有大把钱,找的都是最干净的女人。”

李文军:“行行行,你是大爷。下来吃饭。”

其实李文军能理解他。

与富二代不同,幼时穷困成年后暴富的人有两种倾向。

一种就是保持穷困时的简朴,甚至比普通人都要节俭。他们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曾经的困苦,不要掉以轻心,决不能再回到那种生活。最多就是把下粥的普通咸鱼换成龙趸。

还有一种就是像雷托这样,纵情声色,挥金如土,龙虾挑最大只,鱼子酱当饭吃。他们想要弥补自己,其实也是为了排解内心对贫困的恐惧,生怕有一天忽然又变穷困潦倒,才后悔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

雷托皱眉:“光吃饭没意思,特别是对着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哪里吃得下。”

李文军:“你要怎么样?”

雷托:“找个有跳脱衣舞的地方,边看边吃。”

李文军:“大白天的,没有那种。”

雷托:“那等天黑,我再睡会儿。”

李文军:“赶紧来,有重要事情。”

最后他们去了上次唐兆年带他去的那家有肚皮舞表演的饭店。

雷托和乌索其实从心里是相互看不惯的。

雷托觉得乌索是个做什么都讲规矩的老古板,无趣,啰嗦,注定会被淘汰。

乌索觉得雷托是个花花公子,乱搞女人,没有节制,高调张扬,死的时候会很惨。

不过因为李文军,他们还是能坐在一起的。

李文军包了个VIP位置,离中间舞台最近,跟其他座位却间隔得很远,确定他们的谈话不会被邻桌听见。

其实他们压根就不用担心什么邻桌偷听的问题。

因为李文军他们的保镖和雷托、乌索带来的人把周围一圈五桌都坐满了。

像是壕沟一样把李文军他们和其他人隔离开来。

雷托乜斜着李文军:“你把人叫那么齐是要开Party么?是不是要把握机会干一票大的。”

相关阅读:网游:我有无限火力天赋雨落影视诸天大唐我的下人是李世民海贼中的帝具使半岛小行星暗黑诸天明末:来自未来的金手指青云志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玄幻:我是天命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