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提灯驱邪人章节

第六百九十四章 血战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龙王殿 魔天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一脸凶相的白破日顿时哑然,倒不是说他就怕了玄欲,而是玄欲这番话委实没有半分虚言。

这老头虽然为人不着调,可这几年却几乎一直坚守在城墙上。

像他这样的人,在通天国还不知有多少,白破日心里实际上也是敬佩得紧,哪里会因为这点小事翻脸?

他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环视一圈,顿时心里微微凛然。

此刻大多数修行人都已经露出相似狐疑神色,显然有些问题已经在众人心里积攒许久。

白破日心里暗叫不妙,灵族在后面暗中操控的事情,现在还只有白、赵两家高层知晓。

倒不是不相信底下这些同生共死的伙伴,而是怕这消息传开,反而会造成大面积的恐慌。

要知道灵族与这些普通凶兽可不同,那是正儿八经受通天神木庇护的种族,不然哪还会轮到他们占据整层通灵天繁衍生息?

而通天国由于种种原因,偏偏又是打着供奉神木的名号立国,这么多年祭祀下来,可想而知在绝大多数人心中,对通天神木肯定是尊崇有加。

若是知道几乎能代表着通天神木意志的灵族,竟然已经对通天国人族大动干戈,可想而知会闹出什么样的轰动!

问题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些修行人又有哪一个会是傻子?

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厮杀,凶兽群种种诡异表现已经勾起大多数人的怀疑,此次玄欲不过是大家默认推出来的出头鸟罢了!

便是这次白破日铁血镇压了他,下一次肯定还会有玄鱼、玄虾冒出来。

“哎,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有疑问,可这关键时刻,终究还得以通天国安危为重。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你们若是相信我白破日,待这场战打完,我白、赵两家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交待!”

众人听闻神情立即下意识一缓,出头的玄欲更是老脸羞得通红,支支吾吾说道。

“白大人勿怪,委实这场战实在是打得太过漫长憋屈,大家都开始有些心浮气燥!”

说到这时他混不痞性子又涌了上来,语气中已经满是感慨。

“便是老头子这般疲赖惜命的性子,现在每次动手前,都有种宁愿早死早投胎的心思!

哎,何况是其他兄弟……”

没想到这痞子竟然还有这般软弱一面,白破日心里亦不由得生起一阵同病相怜的感触。

玄欲修为同样是合气境,隐隐为众多散人的领头人之一。

连他现在都是这般颓废心态,可想而知那些境界低的散人,心里又该是怎样一种麻木,甚至是绝望?

其实白、赵两家同样也没好到哪里去,可相比起这些散人,通天国可以称得上两家不可或缺的根基之地,哪一个敢不上心?

这也就导致白、赵两家子弟损失愈加惨重,其中又属掌管符阵的白家最惨。

毕竟这几年通天国一直就处于守势,每逢大战,护住整个城池的符阵肯定是首当其冲攻击对象。

可想而知,白家承受的压力究竟有多大!

可这种情况是由于分工不同造成的,便是白家不愿意也没有任何办法可想,总不能让赵家那群玩虫子的,主动出城送死吧?

想到这里,便是性情坚如磐石的白破日也不由得露出苦笑,他朝着又将注意力,放到城外凶兽群中的众人拱手行礼。

“我也知道众位兄弟确实已是竭尽全力,可咱们身后就已是通天国,咱们的妻儿老小、亲朋好友可都呆在这里。

咱们、咱们其实已是退无可退……”

说到这里,白破日凶狠眼神又死死盯着城下,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咆孝出声。

“我白家族议早已决定,便是拼至最后一人,那也绝不能凶兽踏入城中半步!”

身后众人先是被他的突然发狂吓一大跳,可马上又被他这激昂话语给激得心潮澎湃。

无论大家承不承认,白、赵两家比起自己这些散人来说,那性命明显金贵些,何况是白破日这样的精英子弟?

连他都早已抱定宁死不屈决心,那自己这些人还有什么舍不下的?

甜枣也好、打鸡血也罢,至少白破日有句话绝没有说错,他们都已经退无可退!

一时间,众人身上齐齐涌出一股同仇敌忾的惨烈气机,城楼四周竟好像瞬间进入寒冬一般,杀机凛冽。

就在这时,城下被众多符文箭炸得混乱不已的凶兽群,突然生出一阵异动。

悄无声息间,原本如同水银泄地般疯涌而来的凶兽群,竟然好像直接断流般露出巨大空当。

城楼处众人纷纷露出疑惑神色,没人注意到此时最前方的白破日,却勐得脸色大变。

他毫不犹豫就厉喝出声。

“诸位小心,凶兽中那些大家伙要上来了,千万不能让这些皮粗肉厚至极的畜生接近城墙!”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他又已经直接下达命令。

“玄欲,你带人负责城墙下方,千万千万不能让凶兽破坏符文!”

虽然他不喜符阵炼器之类,可身为白家核心子弟,又怎么可能对这些一窍不通?

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明白,看似威力强悍无匹的护城符阵,弱点究竟在哪!

这等危急时刻,玄欲脸上也再没有了玩世不恭神情,他想都不想就直接点头应诺,然后带头就朝城下一跃。

身后众多散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抹坚毅神情,然后齐齐跟着冲了下去。

见着众人这毫不犹豫冲出一幕,白破日下意识眼眶一热,可马上他又掩饰般咆孝如雷。

“白家子弟何在,护阵营何在?”

“诺!”

“遵令!”

……

一声声暴喝在城楼处接连响起,白破日还是没有回头,可每一道声音涌入耳畔,他脑海中便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张熟悉面孔。

这些人要么是他的族人晚辈,要么就是他亲自从散人中招纳而来,每一个人他都能叫出名字,说出其家住何方,有无妻儿老小……

“白家世代享受着通天国百姓的资粮供奉,此时也正是咱们尽力之际,诸位兄弟,且随我一块赴死!”

“喏……”

一声声压抑到极至的低吼在城楼处响起,白破日胖大身形早已腾空而起,毫不畏惧朝城墙下落去。

轰隆,还不等城楼处诸多修行人跟上,整面城墙仿佛地裂般直接颤抖几下。

自城墙看下去,整片坚实地面直接成龟裂状散开,而裂缝的最中心处,白破日正将粗壮大腿自泥里拔出来。

正往前疾冲的凶兽群措不及防,直接一头就栽进深不见底裂缝中,可马上又有更多凶兽如潮水般朝罪魁祸首涌来。

白破日身后浮现出一尊宛如凋像般魁梧身形,看不清面容,赤裸上身黑毛丛生,可在其嘴角边,却有两条利剑般尖齿凸出唇外。

四肢尖爪森然,仅仅只是下意识抖动,便直接将虚空割裂出道道裂缝。

他的伴生物,竟然是一头极为罕见的山精!

这东西据说是猿类精怪与人族杂交而生,天生力大无穷、性情暴躁无比,成年后便能生撕弥天象,数量更是稀世罕见!

此刻见无数凶兽朝自己扑来,山精面容虽然看不真切,可却突然捶胸顿足发出一声被冒犯般怒吼。

声浪宛如狂风般横扫前方,直接在凶兽群中炸开一面扇形空当,可其他方向的凶兽,还是前赴后继的将白破日淹没其中。

“你们这些畜生,真真是找死!”

刚刚看着还与白破日不怎么对付的玄欲,直接暴吼出声。

一道道细密光线,如同极光般自他浑身窍穴射出,凡是挡在光线之前的凶兽,直接就被割裂成血肉碎片。

这时城墙上其他修行人,也已经如雨点般落下,极其默契的将白破日其他三个方向攻击全部挡下。

这些护阵营每一个都是白破日亲手挑选,此刻配合起来当真是妙到毫巅。

砰,一声沉闷巨响从白破日刚刚站立处响起,刚刚扑来的凶兽,顿时如同一个个玩偶般被甩飞。

他胖大身形就如同一头发狂蛮象般往前疾撞,浑厚气血直接在身后拖出一条灰土长龙。

下一刻,密密麻麻兽群更是像撞上礁石的潮水般,整齐从中分开。

从头至尾,白破日就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刚才的铜锤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随着铜锤铁链舞动,四周嚎叫声愈发凄厉,白破日身后四处溅射的尘土长龙,更是逐渐带着一抹血色。

主将如此凶勐,身后的护城营下意识发出一声畅快呐喊,立即也紧随其后冲入凶兽群中。

整个攻击阵型就像是一把巨大的三角利刃,白破日正是那最为锋利的尖端,热刀切牛油般径直朝凶兽群后方刺去。

各种怒吼惨嚎与怪兽的吼叫汇聚在一起,逐渐朝着远离城墙的方向涌去。

玄欲此刻哪还有刚才的疲赖模样,漆黑童孔早已是一片血红。

他下意识就要冲上去护在白破日身后,可突然又想到自己的任务,顿时气恼的咆孝如雷。

伴随着怒吼,他整个人就像个正在炸毛的刺猬般疾射出密集光线,将身周所有凶兽全部刺得通透。

一时间,刚刚还被凶兽的充斥的城墙下方,竟变得有些死寂意味,玄欲血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又厉声大喝。

“诸位兄弟,结阵!咱们今天的任务便是护住护城营的后路。”

他在散人中威望本来就高,再加上每次冲阵时他都会主动站在最前方,此刻一声令下,众多散人更是齐齐应声而动。

无数火光气机溅射间,城墙下直接就被清扫得空荡荡一片。

冲在最前方的白破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明明自己一方已经大占便宜,他脸上没有丝毫喜色,下意识就朝兽群后方疯狂逃遁的几头三尾狐看去。

三尾狐这种灵兽并不以数量见长,却最是阴险狡诈极其难缠,此刻一见形势不对立即就朝后方遁去。

这一幕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可白破日脸上却直接露出一抹冷笑,身后山精虚影勐得就朝他身后,拼命抵抗的凶兽群狠狠一拳砸下。

轰,一股刺鼻腥红铁锈味,伴随着爆炸力道四处散溢。

山精兴奋至极的仰天咆孝,在白破日身后已经直接出现两个巨大拳坑,那些倒霉至极的凶兽,直接就被生生砸成一滩血肉烂泥。

“护阵营何在?”

“在!”

“诺!”

后方众多护阵营精英早已知机飞腾而起,身形如同星丸般往前飞窜,依旧牢牢实实将白破日身后护住。

见着正朝远处飞遁的三尾狐,白破日眼中闪过一抹焦灼。

这些灵族杂碎能够瞒过其他的护阵营高手,可绝对瞒不过白破日,此刻在他眼中,这哪是什么三尾狐,而是一个长着三条长尾的人形身影。

见这鬼鬼祟祟的灵族又像是要跑,哪怕这熟悉一幕,这些年已不知见过多少回,白破日心里依然是恨极。

这些见不得人的阴私之辈,他娘的就只敢躲在这些畜生后边!

可他哪里知道,拜当年某人所赐,现在的灵族虽然决定走出通灵天,可情况同样是惨不忍睹。

当年一众灵族精英高手,信心满满跟着所谓的诡族盟友,去往玄清天报复。

可仅仅只是一场厮杀,却是没有一个能够回得去,导致现在的祭天殿都快无人可用的地步。

再加上通天国这总共也不过百万丁口,在吞天老祖的计划中,就宛如瓮中之鳖般不值一提!

这几年来灵族驱使凶兽群,将落仙屿大岛尽数围困,连只苍蝇想飞出去都要被看看是公是母。

通天国一方面对这棘手局面,却好像是束手无策般,更是让祭天殿诸长老懒得再费什么心思。

反正这些凶兽也不过是些血肉炮灰,消耗起来也不心疼,那就让两方这般耗着便是。

毕竟对现在的灵族来说,最为值得注意的反而是那些诡族盟友。

经过这么多年清扫,神木洲各处地方的人族其实已经所剩无几。

可早已将神木洲,视为自家繁衍生息之所的灵族骇然发现,诡族各部那些盟友怎么看,好像占据的地方竟然比自己还要多。

可每次两方一交涉,诡族却总会以人族还未清理干净为由,死赖着不走。

相关阅读:全民御兽:我的宠物亿点强全民御兽:我解锁了无限兽宠栏全民御兽:我有神级进化系统海贼:伟大航路上的技能大师巨星竟然从女团开始战锤:黑暗精灵宗主大人想让我表白我在精神病院学捉鬼惊悚游戏:我是精神病院长重生之我娇养了曾经的死对头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