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重回2002跨时空交易章节

第352章 墓地哭声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7号基地 唐人的餐桌 我有一剑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352

强撑着回到宿舍的陈文洁,甚至都记不起自己是如何从食堂走回到宿舍。

现在的陈文洁没有任何心情想去上课,甚至躺在床上之后,眼泪不间断的从脸上划过都没了知觉。

此刻,室友们已经去上课,只有陈文洁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沉的睡去。

“为什么要骗我?”陈文洁一次又一次拿起手机,只不过没有勇气去拨号而已。

陈文洁也并不希望在电话中听到男朋友的解释。

这种隔着电话的解释,没有温度,没有表情,甚至都感觉不到感情的存在。

更有可能,这一番解释恐怕会成为两个人最后一次交流。

陈文洁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去面对这一切的到来。

既然那女人留了地址,陈文洁想要去看一看,苏安在居家隔离的那些天里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同时,也想看一看,他们二人共同生活的地方是否有家的感觉。

对于家的概念,陈文洁在脑中畅想了无数次。

由于自己的房子是苏安出钱购买,而且一出手就是价格不菲的大别墅。

虽然在很长的时间里,苏安每次回到家的时候都住在父母那边,从来没有住在陈文洁的别墅里过夜。

但是,陈文洁却在自己的脑海中畅想过无数次,二人以后生活在这间房里的每一个可能的细节。

虽然苏安的那套别墅面积更大装修更奢华,可是在陈文洁的心里,那套别墅更应该是苏安父母所居住。

再加上前段时间苏安的亲戚长期居住,所以也就造就了他们这对小情侣住在那边并不方便。

既然那边人多眼杂,根本没有所谓的二人空间,陈文洁便把所有的重心放在了自己的别墅里。

每一次给别墅添置一些东西的时候,陈文洁事无巨细的都有询问苏安的意见。

甚至给家里买牙膏牙刷,这种再普遍不过的购物,陈文洁都有询问苏安的生活习惯。

毕竟买回家的这些物品,是两个人共同生活的必需品,陈文洁希望自己能够考虑到另一半的感受。

或许这就是在感情之中的一种付出,既然在金钱上做不到像苏安那样豪掷千金,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

那就只能在感情的世界里,更多的付出一些,让苏安感受到来自女朋友的细心与贴心。

可是谁能想到,自己精心布置的那个家,两个人还没有认认真真的住过一天。

而在另一边,苏安却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同一个屋檐下住了整整大半年的时间。

至少在这个角度去看待问题的时候,陈文洁属于完败的那一方。

因为在陈文洁一手打造出来的温馨家庭,苏安连一天都没有停留。

如果这都不算完败,恐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失败这个词。

陈文洁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原本想好了一切,在未来的每一天,陈文洁的人生中都有苏安的影子。

而现在,仿佛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而在另一边,祈欣同样没有去上课,只不过祈欣并没有在学校的宿舍里。

而是回到了跟苏安共同的家…

回到家之后,祈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在这个时间点回家。

是要以女主人的心态早早的开始等候?

还是想要称苏安不在家的时候,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

以后这段日子里,就干脆住在学校的宿舍。

这一次祈欣没有想要彻底的搬家,只不过却想一个人冷静一段时间。

祈欣很清楚,自己已经欠这个男人太多太多。

即便不知道未来的走向,祈欣也不可能一走了之。

现在搬出去,只不过是不想在情绪最波动的日子里,跟苏安陷入到无休止的争吵。

希望这段日子过去之后,两个人再坐下来好好聊聊。

“喵喵…”就在此时,两只小猫咪凑了过来。

看着这两只苏安收留的小家伙。

祈欣莫名的感到有些苦楚。

虽然知晓了未来的很多还未发生的事情,可是在此时此刻祈欣内心的真正感受,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人收留回家的流浪猫。

不过,与其他被收留的流浪猫不同的是,苏安在收留自己的时候目标特别明确罢了。

“如果你们的爸爸不要我了,你们两个要乖乖的,要听听妈妈的话。”祈欣内心之中已经决定要在学校宿舍长居一段日子,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感觉是那样的不舍。

即便不知晓未来的种种,刚刚被人求婚的祈欣,无论如何都不想就这样离去。

同时,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祈欣好不容易在心里建立起的家,也不想就此彻底的放弃。

家的温暖让祈欣留恋不舍,祈欣不希望自己再变回从前那个一直游走在各个地下室出租屋的流浪猫。

倒不是贪念苏安的钱财,是因为祈欣发现自己的心里,满满都是苏安的影子。

“我爱你们的爸爸,可是你们的爸爸…”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内心感到无比委屈的时候,祈欣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哭诉的地方,只能特别委屈的看着两只小猫咪诉说内心的伤感。

然而当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尤其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祈欣突然想去见一见自己的妈妈。

没有丝毫的犹豫,祈欣快速冲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背上自己的小包冲出小区,打车向着很远的墓地走去。

因为大堵车的原因,当祈欣来到妈妈墓碑前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的时间。

此时,祈欣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提着一袋水果。

这是妈妈的最爱,妈妈生前的时候特别喜欢吃这几种水果。

来到墓碑前,祈欣并没有马上把水果摆放到位,只是先帮母亲的墓地旁边扫去了落叶与尘土。

“妈,我来看你了…”一句话尚未说完,祈欣的眼泪瞬间如决堤的江水一样汹涌。

祈欣不想在妈妈面前痛哭,不希望母亲在另外一个世界感受到女儿的痛苦。

可是,思念母亲的情绪,再加上在感情中受到的委屈,让祈欣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整整有半个多小时,祈欣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当眼泪终于哭干之后,这才看着墓碑上妈妈的照片再次开口说道:“妈,我该怎么办?你教教我好吗?”

别人家的女儿,在祈欣现在的年龄阶段,还是爸妈眼中的小丫头。

甚至还能享受到父母,像对待儿时孩子一样的特殊照。

哪怕都二十岁,女儿都可以跟父母撒娇。

可是,可现在的祈欣,别说没有撒娇的对象,连个可以说说话的人都没有。

母亲去世的太早,导致祈欣没有从母亲那边学到任何处理感情,处理婚姻的相关知识。

与此同时,因为以前生活带来的种种自卑,祈欣也从来没有在感情方面有过任何的思考。

如果不是苏安目的明确的出现在祈欣的世界,祈欣恐怕会跟未来的走向一样,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自己的感情生活。

“妈,本来我应该带他一起,可是现在我们遇到的问题。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选择。”话说到此,祈欣伸开手掌,想让母亲看到自己手指上那枚戒指。

“他昨天跟我求婚了,我本来应该特别高兴的…”昨天的求婚毫无征兆,是那样的突然而又诡异。

发生在不该发生的年龄,发生在不该发生的时间点。

当祈欣知晓未来的一切时,当然也就理解了为何苏安想要在那样的时间点求婚。

苏安的求婚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希望祈欣能够理解自己,而且是一个以妻子身份的立场来理解自己。

昨天的求婚代表着苏安在内心做出了选择,至少不管发生任何事,苏安要选择的人是自己而非他人。

可是即便如此,这种选择让祈欣也有些不知所措。

明明是一件应该感觉到高兴的事,可内心深处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祈欣甚至隐隐约约的觉得,苏安之所以做出如此坚定的选择,并不是因为十九岁的自己。

而是因为苏安深爱的另外一个自己,那个已经为他生下孩子的祈欣。

因为爱未来的自己,才会在此时此刻毫不犹豫的选择求婚。

如果苏安不知晓未来,如果说跟其他男人一样…

苏安会如此坚定的选择自己吗?

这个答桉很耐人寻味,几乎很多人都能在第一时间给出准确的答桉。

如果不是因为未来的那个自己,苏安大概率不会求婚。

这样就意味着,苏安的爱并不是因为现在的自己。

这就导致了一个很怪异的现象出现。

祈欣感觉两个人之间的爱少的可怜,至少跟二十年后的自己相比。

两个人没有了一起租住在地下室生活的经历,没有了一起相互鼓励相互依靠相互扶持的生活。

更没有两个人着急等着下班,然后为彼此在路边购买一些对方喜欢吃的食物,而满心欢喜去迎接对方的那种期待感。

这公平吗?

可如果说这不公平…

可问题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人,是一个人啊!

如果只是听对方讲故事,把不曾发生的事情讲述给另一个人听,这种爱真的能够做到传达吗?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尤其是两个人没有共同经历过的事,真的能够做到用心体会每一个细节吗?

“妈…我好害怕。

我心里面有很多话,不能说也不敢说。

我吃他的,喝他的,住他的,欠他的…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变得不敢去表达,更不要说对着他发脾气!

妈,你知道吗!就因为我不敢对着苏安发脾气,我去找了苏安喜欢的另外一个女人。

我明知道那个女人有非常悲惨的结局,我甚至明知道那个女人很可能会就此离去,甚至走上属于她的归宿。

我是不是好歹毒?我是不是学坏了?

妈,我好想听你骂我。”当着自己母亲墓碑,祈欣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全都吐露了出来。

这一刻,没有任何的道德约束,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然而,当深刻剖析了自己内心真实想法之后。

祈欣却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可耻。

苏安之所以在现在的时空想要跟前女友再续前缘,无非是弥补他在另外一个时空的人生遗憾。

自己明知道去找陈文洁会意味着什么,可还是急不可待的跑到了那女生的面前。

这是自己真实的内心吗?自己真的是如此歹毒的一个人吗?

自己真的渴望陈文洁马上国内消失,立马出国留学然后发生车祸吗?

“不是的…”祈欣很想说不是,可问题是今天早上的一切都已经发生。

作为一个人,怎么能够否认自己亲自所做的那些事呢?

然而,这的的确确不是祈欣最真实的想法。

祈欣没有想让任何人去死,虽然有一些自私的想法,希望陈文洁能够离去,但绝对不希望这个女人重蹈另外一个时空的悲剧。

祈欣希望陈文洁离去,是因为陈文洁即便离去之后还有父母跟家庭。

而自己离去之后,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并不是因为钱,祈欣没想过从苏安手上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任何金钱。

甚至没想过得到,只想要偿还自己所欠的那一笔债务。

此时,祈欣害怕失去的,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

自从母亲离去之后,祈欣跟那所谓的流浪猫没有任何区别。

对人谨小慎微,从来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

无论对方表现出善意还是恶意,祈欣永远都躲得远远的。

因为只有躲得足够远,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受伤。

一个弱小无助的流浪猫,如果受伤的话,迎接这只流浪猫的只能是死亡。

祈欣之所以自我保护,是因为背后没有家人的支撑,也没有亲戚无条件的呵护。

然而,好不容易在一个人的身边感受到了归属,却突然又感觉要回归以前的生活。

人们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物质上尚且如此,更复杂的心里同样如此。

以前的祈欣,还是流浪猫的时候,哪怕永远只敢躲在角落,她至少挣扎着四处求活。

现在,即便成长了许多,可是再也不想过以前的生活。

哪怕不再为物质而发愁,哪怕苏安的金钱支持也能够大学毕业,并且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去偿还所欠下的债务。

可是心灵上的被抛弃被驱赶,才是让祈欣真正受不了的下场。

祈欣特别希望苏安能够霸气一些,无论自己多么想要逃走,苏安都能牢牢的抓住自己命运的后勃颈,无论如何都不要放手。

相关阅读:大宋:开局签到厨仙系统灵气复苏:返还百倍经验氪命武神僵尸:我又被九叔挖出来僵尸,我又被九叔背回去逍遥自在的畅游影视世界诸天从华山开始签到影视都市剧从三十而已开始我在海贼世界模拟未来重生高山之巅,我的放牧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