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章节

第四百四十三章 幸福的乐章

推荐阅读: 魔天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龙王殿 修罗武神

宁青筠只听到一阵奇怪的翁鸣声响起,然后便看到一架小小的遥控直升飞机从二楼里飞了下来,缓缓地落在她面前。

遥控直升飞机上面还绑着一个带灯饰的小盒子。

闪烁的细小灯饰组合成一句话:“筠儿亲启。”

见秦克投来鼓励自己打开的目光,宁青筠好奇地解下小盒子,轻轻打开,然后漂亮的眸子便不自觉地睁大了。

里面居然是一枚小猫造型的铂金钻石戒指!

小猫慵懒地趴着,却又高傲地抬起头,一双猫眼是用两颗翠绿色宝石组成的,显得有些清冷。

脖子系着的蝴蝶结则是钻石所凋刻而成,长长的猫尾巴绕成个指环,最神奇的是,它的模样与《小猫柠檬和小狗克克的奇妙数学之旅》里,秦小壳画的小猫柠檬有七八分相似。

这枚戒指带着些许纯真可爱的蕴味,看着并不像那些已婚人士常戴的那种像征结婚了的钻戒,更适合宁青筠这样年纪、还在念大学的青春少女。

宁青筠一看就喜欢上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精巧造型的漂亮戒指,而且要知道,戒指在所有女孩子心里有着特殊的意义。

几乎每个女孩子在少女时期都会憧憬过爱情,憧憬过未来给自己戴上戒指的那个人是谁,在哪里,现在又做着什么。

宁青筠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最想相伴一生的男生,开始了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的恋爱,然后在不经意的闲暇时光,她也会幻想着两人的未来。

而当中自然会有自己被他戴上戒指、披上白色婚纱的那天……

所以看到这个戒指时,宁青筠眸子里不自觉便盈起了水色,心里更填满了羞涩与甜蜜。

“来,戴着试试合不合适。”秦克拿起戒指,朝宁青筠伸出了手作邀请状。

宁青筠红着脸悄悄看了眼自己一双白皙纤细的小手,然后乖乖地将自己的左手放到了秦克的手心里。

秦克眼中的笑意更盛,宁青筠看了眼自己的小手再伸出左手,表明她明白不同的手指戴戒指的不同意义。

左手一边与婚姻承诺有关,右边则是恋爱有关。

宁青筠伸来的是左手,自然表明了在少女心里,这辈子都会和他在一起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种认定了就一辈子走下去的感觉是那样的好,让秦克愈发感觉自己爱煞了这单纯而认真的女孩。

秦克握住了少女白皙柔软的小手,轻轻把戒指套入她那纤长小巧、有如白玉般的中指里。

中指表示这戒指的主人已订婚,直白点说,就是这颗小白菜已被人预订了,闲人勿近。

少女的手指原本有如白玉般就漂亮,在这枚价值不菲、造型恰到好处的戒指映衬下,更显得秀气而优雅。

“虽然基本上没有谁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兼未来老婆了,但为了避免有些不长眼的家伙惹你不高兴,还是需要这样的戒指来表明一下名花有主。”

女孩子在第一次戴上戒指时的神色特别动人,秦克凝视着自己家小白菜这时绚丽了时光的美丽,荡漾了年华的羞涩,只觉得拥有这样的女孩,真是自己一生中最值得夸耀的事。

“筠儿,你已属于我,也只属于我。”

宁青筠不知道自己这时是什么表情,她只觉得心里软绵绵的,目光迷离地看着纤指上的戒指,戒指的大小刚刚好,显然秦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替她量过手指的大小了。

她更明白秦克将戒指戴在她中指上的含义,这坏蛋还是那么霸道……明明都没求过婚,就把自己当成他的私有物了……还哄得自己晕乎乎地把女孩子所有最美好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地交给了他。

“霸道。”明明想都起小嘴表示对秦克霸道的不满以及女孩子的矜持,但目光里的甜蜜怎么也藏不住。

“喜不喜欢?”秦克微笑着抚摸着少女戴着戒指的纤长手指。

“嗯,喜欢。”宁青筠终究还是乖乖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喜欢就不许脱下来了,任何时候都不能脱下来,除非我给你的无名指戴上新的戒指。”

当无名指戴上戒指,那就是要结婚了。

宁青筠第一次感觉原本以为很遥远的梦幻未来,似乎一下子就来到了迟尺之间,摆到了眼前。

少女的嘴角羞涩地翘了起来,目光柔媚地亲了下旁边的男生,钻入他的怀中:“我爸妈还没同意我嫁你呢……”

“反正爷爷奶奶已同意了。你也同意了,至于岳父岳母,我慢慢搞定就是了。”

“我……我什么时候同意嫁你了?”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

秦克挑了挑眉,直接把她扑倒在沙发里,看着少女清纯依旧,却比往日多了几分妩媚的俏脸,故作凶巴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回答一次,你同不同意?”

宁青筠黑亮如星的眸子里全是秦克的身影,但很快又蔓延出了一抹撒娇般的笑意:“就是……不同意。”

秦克接连亲了她十下,威胁道:“不同意我就把你的脸亲肿。”说着又用自己有点胡茬的下巴蹭她。

宁青筠被逗得咯咯直笑,不得不红着小脸妥协道:“我……我认输了。”

“那你以后嫁不嫁我?”

宁青筠一副被恶霸欺凌的可怜弱小又无助神色,弱弱道:“嫁。”

“早点乖乖同意不就完事了。”秦克难得看到宁青筠这样俏皮搞怪的样子,被萌出一脸血,又狠狠地亲了她一下,才起身道:“乖,我去做饭,你先看会电视,好不好?”

宁青筠一秒也不想与秦克分开:“我也要帮你。”

“今天是你生日,哪有小寿星干活的道理?”秦克瞧出少女眸子里的卷恋,便搬了张椅子到厨房门口,又将宁青筠抱过去坐下:“那你在这里陪着我吧。”

宁青筠轻轻浅浅地笑着,拿出手机来给正在系围裙的秦克拍照。

“秦小克,你说如果有人知道你这样的天才不把时间都用来攻克些世界难题,却浪费在做饭这样的家务上,会不会觉得暴殄天物?”

《仙木奇缘》

秦克一边从冰箱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食材,一边笑道:“在该享受生活时享受生活,在该学习该研究时全身心投入去钻研,这才是生活本身该有的节奏,人任何人的青春都只有一次,不珍惜着好好过,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宁青筠收起手机,撑着小下巴出神地凝视着他,眸子里全是自豪。人人都只看到秦克表现出来的散漫一面,又怎会知道他对待生活的态度,比绝大多数人要认真和负责?

秦克回头,笑嘻嘻道:“看你家帅气的老公看呆了?”

宁青筠抿嘴笑道:“不是看呆了,是看呆子。”

秦克正在洗菜,不舍得沾湿自己的女孩,只好投来一个威胁的目光。

宁青筠难得看到秦克吃瘪,虽然明知他是让着自己哄着自己,可就是觉得快乐,尤其是看到秦克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地切菜做饭,宁青筠心里更涌起一种幸福而温馨的感觉。

因为从小父母不在身边,宁青筠在十六岁前对夫妻之间怎么相处其实并没太多的现实感。

像电视演的那样,一大早丈夫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妻子忙碌着做早餐,孩子睡眼惺忪地去刷牙?

当时她想想觉得挺没意思的,彷佛每个人只是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这也是她一心只想着学习、对交男朋友毫无兴趣的原因。

但在高二寒假时,她与秦克一起住在绿翠盈居。两人一起学习一起做饭一起做家务,没有特定的角色,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的自然轻松,让她不知不觉间便沉缅其中,第一次体会到幸福的滋味。

转眼间两年多过去了,她几乎与秦克形影不离,但很少再有那份一起生活的烟火气息,以及这样让人心里暖暖的家居日常。

而这一切,又在这个新家里重新出现。

轻柔的灯光中,抽油烟机嗡嗡作响,铁铲与铁锅碰撞奏出幸福的乐章。

“秦小克。”

“嗯?”

“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宁青筠只觉得喊着这个名字,就会有种萦绕在心头的甜蜜。

“那你再叫。”

“秦小克。”

“在。”

“秦小克。”

“在,还有,我爱你。”

……

两人吃完饭,秦克带着已缓过来能慢慢走路的宁青筠在家里散步,然后替她拎着行李袋到二层的主卧里,准备把衣物往衣柜里挂,至于白天换下来的衣服,早已放到洗衣机里洗了。

“我……我自己来就行了。”宁青筠小脸绯红,轻轻推着秦克,让他避开。

哪怕两人现在很亲近很亲近了,但现在房间亮着灯,这个脸皮嫩的女孩依然不好意思让秦克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

这时手机忽然响起,秦克见是宁青筠的手机有来电,便过去取过来给她。

宁青筠一看这个号码,眸子里便绽放出光彩:“是我爸爸妈妈。”

她有些激动地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了纪秀玉的声音:“筠儿,爸爸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妈妈……”宁青筠眼圈儿有些红了。

电话那头的纪秀玉语气难掩的疼爱:“听说你回学校了,爸爸妈妈就托人寄了礼物到你学校,应该今天下午就到了,你收到了吗?”

学校有收发室,直接分发到宿舍楼,再收宿管阿姨代为派发,避免学生在上课时接到快递电话影响到学习的专注,或者快递被冒领丢失。

从这方面来说,清木大学的学生工作做得还是很人性化的。

问题是宁青筠从昨晚起就没回过学校,自己没收到这份礼物。

宁青筠有些感动,又有些惭愧,她慌张地看向秦克。

妈妈可是耳提面命过女孩子要爱惜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就将自己交出去。

自己却……

虽说自己是心甘情愿的,可这总归是违背了妈妈的“命令”,而且这么羞人的事,怎么也不可能和妈妈说的。

旁边的秦克做了个口型:“没回学校这个可以如实说。”

宁青筠温顺地点点头,有秦克作为军师她的心理压力没那么大了,她实在不习惯在妈妈面前说谎。

“我……我今天和秦克在外面,还没回学校呢。”

纪秀玉那边微微滞了滞:“挺好的,年轻人嘛,多出去走走也是好的,今天还是情人节,街上很热闹吧?有没有买什么东西?”

宁青筠迟疑着答道:“路上看到人挺多的,不过我和秦克没怎么……”

秦克在旁边插口道:“阿姨,外面人太多,青筠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所以我们吃完饭就回来了。”

“哦,外面确实有点乱,你们早点回学校也好。现在在回学校的路上了吗?怎么你们那边这样安静?”

秦克心里明白,丈母娘这是担心今天这样的特殊日子里,自己女儿的“安危”,生怕两人不回校到酒店住了。

从一开始的礼物就是在试探,,到现在语气看似平静,但那句“怎么你们那边这样安静”便漏了底,也算是隐隐对秦克的警告——我猜到你们在某个室内独处,你可别对我女儿乱来。”

这份护女心切的意思,宁青筠没听出来,秦克这样的人精怎么会不明白?

秦克越来越确定自己这个丈母娘其实是个女儿控,护女狂魔。

如果不是纪秀玉因为要投身到国家极重要的科研项目中、长期无法回家、无法自由通讯联系女儿,秦克觉得想攻略宁青筠的难度起码翻上十倍以上。

起码在高中时想套路宁青筠出来和他一起奥数特训就难逾登天。

不过现在丈母娘说这些话已经迟了,再说就算收到丈母娘的再三警告,秦克该干的还是会干。

“我们在自习室,学校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单独的自习室。虽然今天是情人节,也是筠儿的生日,但我们向来以伯父伯母为榜样,为祖国的崛起而努力学习,掌握科学文化知识,以便于将来更好地建设我们的祖国。”

“……你们有这样的心思,我和你伯父都很欣慰。筠儿,你在看什么书?”

秦克一个翻身,从书柜里拿出一本流体力学的教材打开。

宁青筠咬着唇瓣儿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这坏蛋,害我又骗妈妈了。

“我在学物理……”

那边的纪秀玉问了好会儿,又隐晦地叮嘱宁青筠要记得妈妈的吩咐,照顾和“保护”好自己,还要注意劳逸结合,早点回宿舍休息,别学得太晚以免宿舍关了门进不去要到外面住酒店浪费钱云云。

反正言下之意只有一个,早点回宿舍,不许去酒店。

宁青筠看了眼秦克的口型,红着小脸捏了他一下,才按着他的话复述道:“妈妈放心,今晚我绝不会出去住酒店的啦。”

纪秀玉这才把话筒让给了丈夫。

五分钟的通话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宁青筠有些惆怅又有些放松地放下手机,问秦克:“妈妈应该不知道吧?”

秦克笑着竖起大拇指:“表现完美,你半点破绽都没。”他在心里补充了句,除了我故意露出的那些。

“坏蛋,又让我说假话骗妈妈。”

“我叫上十声‘好老婆’补偿补偿好不好?”

“……起码一百声。”

秦克看着小白菜重新露出了带着撒娇的可爱笑容,也跟着笑了:“成交。”

嘴里说着,他心里却在盘算着丈母娘明天杀过来的概率有多高。

……

在遥远有不知名研究所里,纪秀玉与丈夫回到办公室,纪秀玉轻叹口气,幽幽道:

“老公,咱们女儿,护不住了。”

相关阅读:我是烛中仙四合院:从相亲被截胡开始惊悚博物馆四合院里的大玩家四合院的何大爷当我模拟到世界末日红楼草根攻略我为红楼来大唐从挽救长孙皇后开始仙武高手在都市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