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大学寻梦章节

二 大学城工地的农民工

推荐阅读: 大叔,不可以 我的父亲叫灭霸 龙王殿 赘婿当道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贴身狂少 乡野小神医 修罗武神 逆天邪神

早上,因为昨晚睡得晚,头昏沉沉的,不愿起床。

昨晚的梦境,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现。那些让人脸红的情节,一幕幕的仍然挥之不去。其实,我和桂芬相处十多年了,只是心里彼此关心,彼此牵挂,连一次热吻都没有,更没有梦境中的肌肤之亲啦。虽然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两个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啊。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很猥琐,很小人。但是,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呢?

唉,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广播讲座惹的祸。在那样的夜晚,一个孤寂的灵魂,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在讲座医生那种不断撩拨的语境中,哪能不会产生生理反应?可是,这个城市有成千上万的打工仔,难道他们的夜生活就是这样打发吗?难道这样的广播讲座节目就没人管吗?

我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新的生活刚刚开始,即使不考大学,也应该做一名好工人,怎么能够沉迷于这样的广播中不能自拔呢?

我不敢想了,长此以往后果不可想象。

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一骨碌爬起来,匆匆地洗把脸,顺便把那个污染的裤头洗了洗来到工地上班。

上班以后,六叔安排我做材料保管员,没让我下工地。到底是亲戚,六叔可能一看我就不是干力气活的料,是在照顾我吧。

我的工作不太累,每天就是和那些锹锹镐镐、水泥、石块打交道。可是那些水泥袋子每个都有百八十斤,搬来搬去的,弄得一身不说,没有力气还真不行。工地的工友也知道我和六叔的关系,他们对我也很照顾,力气活也都帮我干。

偶尔,我也帮助巧珍擦擦车。

其实,我的这个工作是从那个名叫巧珍的女孩子手中接过来的。她是本地人,长得胖嘟嘟的,个儿不太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吧。丹凤眼,双眼皮。虽然不算是特别漂亮,但是,皮肤很白,头发飘逸,有一点南方女孩的范儿。不像我们农村的女孩子那样,又红又黑。

听说她是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让她干这行,我觉得有点屈才了。

她把保管员的工作交给我之后,她就剩下会计兼小车司机两项工作,一个月也跑不了几次银行,每天轻松得很;偶尔,还能够开车随同六叔去大饭店陪客户喝酒。

巧珍的人缘很好,工友们有点什么事,不管是谁,她的乐于帮忙。所以大家对她既羡慕,又关心,从来没人敢欺负她。

我们的工地是在大学城。附近有财经学院、美术学院、音乐学院、体育学院、建筑学院、商学院,大概能有十多所,有的已经建成使用,有的还是半截子工程。听说这些年,很多城市都把市区内的大专院校搬出了城区,原有的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那些地段当然十分抢手,房地产开发商趋之若鹜。以致地价节节攀升。

我倒觉得,虽然大学生们上街购物不太方便,但是,在这样一个学习氛围浓厚的区域内学习,还是利大于弊。而且大学城的交通四通八达,不仅公共大巴,地铁、轻轨都已联通,去哪里都很方便。

可惜,这些都和我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了,难道大学的校门还能向我开放吗?

我们施工的工程是师范学院的一个阶梯教室。这是一个欧式的圆顶棕色建筑,主体工程已经完工,很漂亮,很壮观。在大学城应该是一个标志性建筑,远远地看到掩映在绿丛中的尖顶,仿佛来到英格兰的布里斯托尔一样。可惜,它的内部还是空荡荡的,我们正在进行内部装修。虽然是雨季施工,除了运输有点困难,并无大碍。

我每天早上按照领料单,把施工材料发放出去,就没事了。闲得难受,就在大学城附近到处闲逛。从家里带来的00元钱,已经所剩无几,市区我是不敢去的。

桂芬所在的医科大学还没有搬过来,我也没有勇气去找她。我想等这个月开了工资,一定买一部便宜一点的手机,给她打电话。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我已经悄悄地来到这个城市。

每天晚上,我躺在被窝里再也不敢收听那个《星空夜话》节目,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念桂芬,但是我偶尔还会在梦中和她约会。我期盼着她们学校能够快点搬过来,给她一个惊喜,唉。。。。。。

这个暑假,她也没有回家,听说是在一个企业打工挣下学期的学费,所以她不可能知道我今年再次落榜,已经悄悄地来到这个城市。

银杏树上的叶子已经变黄了,有些性急的叶片已经开始飘落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S市两个多月了。我们的工程已经基本结束,就等着甲方验收了。但是这个月,因为六叔没有领到一分钱工程款。所以我的工资也没有发,即使是便宜的手机,我也没钱买。

一天,六叔告诉我,“甲方的基建科长需要使用阶梯教室,据说是他的老婆正在进行一种保健品的营销,要在阶梯教室进行培训。”六叔把阶梯教室的钥匙交给我,嘱咐说,“大门给他们打开以后,你不要走,看着点,不要让他们把室内环境破坏了。过几天就要验收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我来到阶梯教室,看到门前已经有好几十人,我开开门,也在后边找个座位坐下来。人们乱哄哄的等待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来。

一会,一位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走上讲台,会场渐渐地静了下来。

我想,这个女人大概就是那位基建科长的老婆吧。她拿起话筒,敲了敲,大声说,“下面我们请医科大学的王老师给我们讲课。”底下顿时响起噼里啪啦的掌声。

我定睛一看,只见一位学生摸样的女生走上台去,看她的姿态,怎么那么熟悉,难道是她?接着她开始讲课,哎呀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难道真的是她,我梦中多次梦见的老同学—王桂芬吗?(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财经新手有系统魂主全职高手之影子代打回到2003上大学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