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章节

第二百七十一章 雪山女神,绝对的碾压,无力!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魔天 逆天邪神

陈皮阿四站在洞口打量了一番,随即开口道:“这里,应该是当年石匠采石头的地方,所以出入口的位置才会这么大,方便马匹车辆进入运输石头。”

“所以里面必然有开关将封石再次关上,不用担心。”

“好,听四阿公的,那咱们走吧!”吴玉示意众人跟上,他则走在前面开路。

终于,走了十几米后,吴玉发现了脚下的一条与外面龙头十分相似的铁锁。

“关上封石,免得暴雪灌进来。”

“好!”众人点点头,随后关闭了墓道口后,众人缓缓向里走去。

只不过,随着不断地深入,那股硫黄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皱眉,这种野外的温泉,硫黄刺鼻程度远比想象中要勐得多。

“不行了,太热了!”胖子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大喊道。

“乖乖,外面那灵虾几十度,结果咱们到了这里竟然开始热得直冒汗!”

“天然暖气,你就偷着乐去吧!”吴天真调笑一声,不过也开始脱着衣服了。

“就是PM2.5可能有点高,别的还真不错!”江子算笑着道。

刚刚外面还是冰天雪地,结果一转身的工夫,他们就已经来到如此温暖的环境下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很快,一个巨大的坑展露在眼前。

“乖乖,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天然的矿洞,后来又经过了人为的开凿,才形成的一切。”吴天真颇为感慨道。

“的确别有洞天啊!”众人也点了点头。

“这里应该也是当年那些采石人取暖的地方,毕竟在这雪山之中,想要取暖难上加难,而地位低下的采石人更是如此,所以这里也就成了他们的避难所。”吴天真感慨道。

隐约间,在角落里还能看到一些生活灶台一类的东西,只不过如今已经破败不堪了。

“胖子,你在干什么呢?”陈皮阿四的大徒弟不禁道:“墙壁也扣?你这爱好真特殊!”

众人清闲了下来,多少也就放松了。冰天雪地里有这样一个环境,简直就是天堂了。

“你懂什么,这墙壁有问题!”胖子开口道:“胖爷我对这些最灵敏了,天真你信我的,这里面绝对有宝贝!”

“我说行了胖子,这壁画年代太久远了,而且根本没有好好保存,如今能看到有点颜色就已经不错了,风化的根本没有一点价值,也看不清内容了,你还扣什么呢!”吴天真笑着摇了摇头,拿过干粮交给胖子:“抓紧吃,吃完好好休息一下,等这场暴风雪过去了之后,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日子了。”

“你信我,天真!”胖子不禁道。

随即一边吃着,一边开始了扣比画。

只不过当第二天众人都醒过来的时候,都愣住了。

好家伙,胖子竟然还真成功了!

眼前这壁画,竟然真的是有两层构成。

“胖子,牛逼!”吴天真竖起大拇指,他发誓以后对胖子敏锐的嗅觉,再也不说别的了。

“奇怪了,这画上的内容,好像是两军交战!”四眼开口道:“难不成就是东夏国灭国之战?”

好家伙,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射了过来,情不自禁地靠前观看。

毕竟,东夏国的灭国之战,还真是好奇。因为在历史上东夏国就十分的神秘,从诞生再到灭亡,竟然没有人知晓其缘由!

因此,眼前这个比画一时之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吴玉和司藤两人就是个例外,这种感觉就好像学霸堆里,多出来了两个学渣。

那感觉别提有多怪异了。

“要不然咱俩也去看看?”吴玉啃了口肉干笑道。

“嘻嘻,我对这些东西可……”话还没有说完,司藤话还没有说完脸色忽然一变。

而吴玉也纵身跃起,来到了司藤身后。

只见他们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白狐给包围了起来。

“吼!”

一声麒麟怒吼,小哥纵身向后跃起,来到两人身边:“画,不对!”

“怎么讲?”吴玉心头一惊,随之望去这才发现,吴天真他们此刻就好像被点了穴一样,傻傻地站在那里,也不言语,双目呆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哥,怎么回事?”吴玉眉头一皱。

“这个画,把我们都吸进去了。”小哥想了想,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战场,杀戮。”

“我们成了东夏国的士兵,但刚进入其中,我的清醒了过来。”

“战场?”吴玉看着眼前的壁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那种感觉。

哪怕是他走上前去看,也没有这种感觉。

就在他好奇的时候,忽然壁画上浮现一个巨大的白狐脑袋,反而吓了他一跳。

“我勒个去,吓死宝宝了。”吴玉拍了拍胸脯,随后看着对方:“你是胡家人吧?为什么在这里要害我们?”

其实顺子有一句话说得没错,白狐的确是雪山之中的宠儿。

所以,白狐说它是雪山的精灵,一点错都没有。

在胡家当中,白狐的地位也是非比寻常的。

不仅如此,白狐还十分的善良,和那些钩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狐族也有着天壤之别。

因此,在长白雪山山脉这边,有白狐一族在,到也正常。

只是如果白狐真的如自己在公司查看过的资料那样,那么又为什么主动攻击他们呢?

“你是谁?”壁画上的白狐口吐人言:“还有张家人的讨厌气息,想不到这个世上如今还有健存的麒麟张家血脉,且如此的纯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小哥,看来还是你们东北张家的熟人啊!”吴玉碰了下小哥肩膀调笑道。

“他记不起来的,看他的样子似乎刚刚经历了天授,已经失忆了。”白狐晃了晃头:“你们到此来……是为了青铜门?”

“看来前辈知道的不少!”吴玉眉头一挑,他却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会遇到胡家人。

而且从对方的话语当中可以了解到,对方知道的事情可不在少数呢。

“多有打扰还望前辈海涵,只是不知道可否将我朋友们送出画卷?”

“哦?为什么我要给你这个面子?”白虎看着吴玉忽然笑了起来:“我在你身上嗅到了好多味道,还真是有趣的小家伙。你是公司的人?”

“是!”吴玉点了点头:“玄武科,特别调查员,吴玉。”

“吴家?吴老狗是你什么人?”白狐忽然开口道。

“呃……我爷爷。”吴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想到似乎对方还和他们家有点关系!

“爷爷?没想到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白狐颇为感慨地唏嘘一声。

“长白雪山这里,是我白狐一族守护的地方,当年和公司有过约定,但却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失约了,很抱歉。”

“至于你的朋友,没有事。只是意识进入到了壁画的战场之中,顶多就是被里面的杀气震慑了一下,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更何况,我们的谈话也不适合他们听,不是吗?”

“前辈说得长白雪山……出事了?”吴玉点了点头,既然吴天真他们没有事,那他也就放心了。

随即关心起了这里的问题:“前辈说的问题和您在这壁画里,有关系?”

“大概在十几年前吧,从产白雪山的另一边,来了一个人。”白狐的神色陷入了深思当中。

而吴玉一行人,也总算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白狐一族,镇守雪山。

而长白雪山之中流传的那雪山女神,说的就是它。

这原本也是白狐一族世代生存之地,所以因此久而久之也就被神化了很多。

对内,它们保佑着周边村民和村庄不会受到雪崩暴雪等自然灾害的侵害,进山的村民也不会因为暴雪而迷失了回家的路。

对外,它们坚守着边境线,禁止任何异族入侵,保护着这片雪山之内的领土,平静祥和。

但十几年前,一次意外,改变了。

那是一个年轻人,他自称檀人。

是三胖国这边的一个采参人,但因为家中亲人得罪了权贵,需要一大笔金钱。

但贫穷的家庭根本无力支付,就这样檀人怡然居而地来到了长白雪山,打算寻找一些山参或者珍贵药草去变卖。

原本他私自跨越了边境线,白狐一族是要将其驱赶的,这本来也是一件小事,并不算什么。

可万万没想到,檀人的性格十分的执拗,无论用任何办法,第二天他一准还会回来、

时间就了,白狐一族也都知道了这个青年。

从来不伤害雪山中的动物,只是采摘一些年份久远的药草,再加上了解了他的家庭和故事后,决定出手帮他一下。

就送了不少的珍贵药草,免除了家中的灾祸。却不承想他的举动,却被三胖国的贵族发现了,就这样逼着他带领贵族侍卫来长白雪山之中寻找。

看着不少动物惨遭毒手,他将贵族带到了雪山深处,然后放上大喊引动雪崩,将他们全部掩埋在了其中。

可他却活了下来。

不仅如此,还得到了雪山女人的亲昧……也就是眼前这个壁画当中的白狐,白晶晶。

随后,一个在吴玉听起来十分老套的爱情故事,开始了。

某种意义上讲,白晶晶也算是动了凡心。

不过好像自古以来,和狐族女有关系的,大致都差不多。

但这个檀人,在新婚之夜斩断了白晶晶的八条尾巴,并将其封印在了这处壁画之中。

日夜饱受兵戈杀伐之气的折磨和煎熬,直至魂飞魄散为止。

而白狐一族对长白雪山的掌控也从此以后开始流失……

“可是这个檀人,不是普通人吗?”小哥忽然开口了。

“对啊,你不是说这个檀人只是普通人吗?为什么他会封印?”吴玉也纳闷了。

以白晶晶的道行,不应该连这点都分辨不出来。

“以为他是……神子!”白晶晶深吸一口气:“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神子,他在平日里和普通人一模一样,只要在没有爆发出神性血脉的时候,就根本无法分辨出来。”

“神子?”吴玉一愣:“那是什么东西?”

“顾名思义,神和人生下的子嗣。”白晶晶看了眼三人:“最起码他们那边是这么称呼的。”

“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吴玉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白晶晶这一次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司藤。

“好吧,所以,你需要我们怎么帮忙?”吴玉开口道:“打碎壁画就能救你出来吗?”

“不!我需要你找到我的尾巴,杀掉檀人,只有这样封印才会解除。”

“这些年来,他们对长白雪山的种种行为,人神共愤,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找到我的尾巴,杀掉檀人,这是我的要求。”

吴玉听闻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要求?”

“这个词用得,我不是很喜欢。”

“而且你身为胡家的分支,为什么不向胡家求援,为什么要一直等我们到来?”

“而且,檀人在哪长什么样,我们都没见过,你的尾巴被藏在了什么地方,我们也不清楚,最后我们又为什么要帮你?”

“就算我身为公司的人,大不了公司重新接管长白雪山就是了,这边的布防虽然麻烦,但对于公司而言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呵呵……不要生气,小家伙。”白晶晶微微一笑,巨大的白狐虚影缓缓贴近吴玉。

如此近距离之下,他甚至能够看到那一双灵动狡诈的眼神,和一根根清晰可见的睫毛。

“狐族之心,被他吞了吧!”

此言一出,吴玉顿时心神巨跳。

“我相信,这件事如果被胡家知晓,那么就算公司你保护不了你吧!”

说着话,瞟了眼吴天真,白晶晶十分开心:“如果被胡家知道了这些事,那么你也好,吴家也罢,恐怕都将被彻底绞杀,绝对不会有例外。”

“说起来,还多亏了这孩子,若非是他体内的狐族之心的气息,将我唤醒,并且刺激了封印,我也不会以这种状态和你们见面。”

“呵呵……”吴玉皮笑肉不笑地抽搐了两下嘴角,合着到头来还是吴天真这个倒霉孩子啊。

“所以当时那只白狐想要咬的人,不是顺子,而是吴天真。”吴玉一拍脑门想起了那时候的情况不禁道。

只不过当时顺子和吴天真、胖子三人并排骑行,气息混杂了,而那只小白狐狸明显还十分的稚嫩一时之间也分辨不清自己要咬谁了。

ranwena.net

所以才会让顺子给吴天真背了锅。

“我可以替你保密,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白狐一族已经上千年,没有离开过雪山了,以后基本上也不会。至于胡家做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族也并不在乎。”

“同时,只要我法力恢复,到时候可以为他设下封印,以冰雪之晶,将其体内狐族之心冰封起来,但却并不影响他对狐族之心的吸收和消化!”

“如此一来,哪怕是胡家使用秘法站在他跟前,也无法感应或者引动狐族之心!”

此言一出,吴玉就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同时,你们也不用担心,因为我的八条尾巴,不是那么好炼化的。”

“同时为了保证封印的力量一直存在,所以他就在这座雪山之上,随时随地的镇压着封印的同时,也是为了用我八条尾巴的力量,炼化之后提纯自身神性的血脉!”

“可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什么进展,所以你们大可放心!而之所以一直以来他们想要占据长白雪山,就是为了要利用这里的地势,加速炼化我的尾巴,提纯他的神性,成为他们国家唯一的真神!”

“退一万步讲,如果他真的成功了,那么对你们公司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威胁,不是吗?”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连这一代的龙虎山天师,也镇不住他了。”

“所以……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小哥略带几分不可思议。

“那么我……”

“不可说……不可说!”白晶晶摇了摇头看向小哥:“你既然是张家的这一代起灵,那就应该要去自己寻找答桉,通过任何人口中得到的,都是假的,只有自己亲自去了解的,才是真正的。”

小哥漠然地点了下头,整个人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对于周边的一切好像都不怎么在乎了。

而后吴玉则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那不知白前辈可否告知青铜门后面到底是什么?”

“青铜门?”白晶晶看向吴玉那双好奇的眼睛,忽然笑了笑:“你不是知道了吗?”

“终极!”

“……”吴玉顿时哑口无言了起来。

每个人说到这一点上,都是这两个字。

可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玩意,他却是毫无线索。

“别着急,以你现在的状态,慢慢发展,要不了多久……你也有资格知道终极的秘密了。”白晶晶看着吴玉笑了笑:“毕竟,你现在应该是人族唯一一个纯净血脉之人了。”

“所以,我会进入到终极吗?”吴玉听闻有些激动道。

“你们吴家不是也接受了守护青铜门的任务吗?”白晶晶倒是十分好奇地看着吴玉,一副你不知道的样子吗?

“呃,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吴玉眨眨眼,或者说吴家知道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他们父辈了。

到了自己和吴天真这一代,原着当中本该是吴天真的任务,被小哥接替了过来。

所以从头到尾似乎和自己也没有多大关系。

不过看起来似乎自己在不远的将来,也要进入其中,走上一糟了啊。

“好了,你们该出发了。”白晶晶的身形越发地模湖起来:“我的孩子们会带你们找到他躲藏的地方……”

说完,白晶晶顿时消失了。

壁画,还是那副战争的壁画。

而众人却仍旧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得,看来人家是没有放他们醒过来啊!”吴玉也算是看明白了。

“可是这周围我在刚刚已经查过了,根本没有人生存的痕迹啊。”司藤开口道。

毕竟来到这里之前,她就将这周围探查过了,根本没有痕迹才对。

“谁知道呢?”吴玉耸了耸肩:“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司藤和小哥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周围这些白狐:“所以,你们谁能给我们带路?”

一众白狐对视一眼,最后让开了一条通道给众人。

随后在一块岩石上拍了一爪,一条更为隐蔽的出口出现在眼前。

“幼嗬,看来这地方也不简单啊!”吴玉心中一惊。

在场的这些人,可美誉一个是简单的。

甚至连陈皮阿四这样道上混的老油条,以及对周围都无比敏锐的小哥,都没有发现这近在迟尺的暗门机关!

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白狐在前,吴玉三人紧跟其后,而身后还有着数不尽的白狐,越来越多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颇有一种大军压境的感觉,这让吴玉不禁感觉有意思。

但很快,吴玉就笑不出来了。

穿过这片暴风雪之后,也不知道是带到了哪里,竟然好似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周遭的一切,都被冰封了起来。

脚下的冰面,好似镜子。

周围岩石,植物,动物,都被冰封在了里面,一动不动。

“小心。”小哥表情严肃了几分开口道。

“嗯,这里的温度我并没有感觉到太过寒冷,完全达不到这种冰封级别。”吴玉点点头。

十几分钟后,三人停了下来。

前方好像一个巨大的祭坛,正中央端坐着一个冰封的男子。

其周围,矗立着八条雪白色的狐尾。

不言而喻这就是白晶晶被斩断的八条尾巴!

“所以这就是檀……”

吴玉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道黑影从身边闪过。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哥已经举起黑金古刀越于半空之中。

刀锋泛起丝丝红色光芒,很显然一出手小哥就已经沁血了

“这么着急干啥?”

吴玉眨眨眼有些没想明白你:“这和小哥你的性子不符合啊!”

但小哥没有回应,这一刀已经挥砍了出去。

“也好,这么一来就简单多了啊!”吴玉耸了耸肩,可下一秒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小哥的黑金古刀砍在冰封的檀人之上,却不承想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甚至那外层的冰块连一点裂开的痕迹的没有,反而一股寒气袭来,好像要蔓延上黑金古刀的架势!

“有点意思!”看着小哥飞速后退回到身边来,吴玉不禁道:“怎么样小哥,没事吧?”

“嗯!”小哥点了点头:“这玩意有古怪。”

“当然了,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也不会找到我们了。”吴玉开口道:“不过小哥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不知道。”小哥双眼死死地盯着祭坛上的檀人:“就是感觉,很想砍了他。”

听着小哥的话,吴玉眉头一挑,原本嬉笑的样子,也逐渐收敛了起来。

能够让小哥产生反映的事,或者说让他如此冲动的事,几乎没有。

哪怕就是蛇眉铜鱼摆在他面前,他可能也仅仅看一眼罢了。

可能够让小哥产生这么大排斥心理,甚至直接就要砍了的家伙……

吴玉缓缓走上了祭坛,看着这个被冰封起来的家伙……檀人?神之子?

不得不说,能够把白晶晶迷住的人,这副皮囊的确出乎意料。

不帅,不好看,但也算不上多丑。

怎么说呢,单独的一个五官拿出来,都是完美的。

可组合到一起去之后,这个样子就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了。

普通,平凡,平澹到了极致,根本没有什么优点。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把白晶晶给迷惑住?

吴玉眨眨眼,他第一次对自己二十多年来的颜值产生了怀疑。

毕竟作为狐狸精,那肯定是男的帅,女的靓,从他之前看到的那些就可以知道这点了。

但白晶晶的口味……好像有点独特!

而且,还能被这样的人隔断了八条尾巴?

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可就在这个时候,冰封当中的檀人,眼球忽然开始转动起来。

虽然还没有睁开眼,但看得出来……这家伙被冰封在这里,却并没有死。

“小心!”小哥和司藤两人马上跳了上来站在左右警惕地看着檀人。

下一秒,檀人睁开了眼睛。

那一双眼眸,怎么去形容吴玉不知道,但在对视的第一眼,吴玉彷佛看到了星辰大海,无尽宇宙。

但很快又回归了平澹,只是默默地看了眼他们,麻木平静根本没有半分的神色流露出来。

“果然,看来这家伙还是有点门道的啊!”吴玉笑了笑:“接下来怎么办?”

小哥的黑金古刀加麒麟血,竟然都没有破掉这冰块,这已经不仅仅是坚固程度的问题了。

后退两步腾空跃起,一抬手,森然剑气暴涨,一柄利剑已经紧握在手。

“我也试试看……剑气滚龙壁!”

一时之间,梦里的剑气冲击而来,龙吟之声震耳欲聋。

片刻之后,一切散尽。

三人不禁都皱了下眉头:“这玩意……打不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可就真没办法了。

看起来好似冰封,但却没有什么温度。触碰一下,反而会被寒气入侵,似乎要将他们都冰封到一起。

最后,无奈的吴玉看向了身后已经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白狐:“你们谁能给你们老祖带个信?她似乎有点高看我们了啊!”

原本以为是个简单的任务,但仙子阿看来……不简单啊!

但这些白狐们听闻之后却没有动,而是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下一秒作出了一个让吴玉都心惊肉跳的举动。

这些小家伙竟然一只只后退了几步,随后不约而同地飞向了冰封的檀人!

“我擦,你们要干啥!”吴玉惊呼一声,但下一秒答桉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些小白狐们直接一头撞在了冰封的檀人之上。

一只,两只,三只……前赴后继,就算吴玉阻拦下来,最后也会再次冲锋上去!

周而复始,一转眼的工夫,数以千计的小白狐尸体,出现在了眼前。

这一幕别说是吴玉了,就连小哥都动容了。

本就善良的司藤,更是扑在吴玉的怀里不敢去看这些。

“这……难道白晶晶早就知道了,所以在来的路上才会有这么多的白狐跟着我们一同前行?”

“应该是这样。”小哥点了点头也严肃了起来:“只是牺牲了这么多同族……”

后面的话小哥没有说,但却吴玉却懂了。

毕竟,一直以来小哥都是为了寻找记忆,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他渴望着族人在身边的感觉。

可是白晶晶竟然这样利用族人,多少让小哥有点看不过去。

而偏偏这些白狐们,根本不停他的劝告,最终白狐的尸体堆积成了山,纵观周围,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鲜血,在祭坛上流淌,原本晶莹剔透的冰晶祭坛,此刻已经变成了猩红之色,充满了血腥,诡异。

“卡……卡察……噼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声音忽然传来。

一瞬间目光集中在了檀人之上,无疑……冰封,开始缓缓裂开,并且随着范围越来越大,到最后蔓延到整个祭坛之上。

“轰隆隆!”

祭坛崩塌,冰封起来的檀人,解封了。

而也就在这一刻,吴玉小哥还有司藤三人也不约而同地出手了。

这个檀人,不简单!

冰封的时候,一丝气息不外漏,所以三人感受不到这家伙的实力也就罢了。

但随着解封的那一刻,檀人那平静平凡的外表下,爆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却让三人胆寒。

整座长白雪山,在这一刻都颤栗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的恐怖,吴玉三人哪怕没有配合,却也选择了同一时间动手。

“叮!”

“啪!”

左手,轻飘地捏住了小哥的黑金古刀,那无往不利的黑金古刀,在这一刻竟然连檀人的手掌都不能割破。

脚下,直接踩碎了司藤的本体藤蔓,根本没有给他造成半点阻碍,就好像一走一过踩了一脚枯叶一样。

而吴玉直接放出了九剑,从四面八方涌向檀人展开攻击。

却不承想,也就在这一刻,那八条狐尾好像受到了某种召唤,直接撞破了冰柱,腾飞而起,赢了过来。

一时之间,这八条尾巴将自己的攻击完全挡在了外面,根本考不得对方周身三尺之地。

“我擦,还能这么用?”吴玉双手飞快地结着剑诀的同时错愕道:“要不然我这剑仙的名头让你算了,比贾家村那些玩意还牛皮,御尾巴?”

檀人似乎听到了吴玉的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微笑,目光看向吴玉。

虽然没开口,但声音切传入他的耳中:“我也没有想到,被封印在这么多年,一出来竟然能够看到你们三位这么出色的后起之秀,真的是太让人惊讶了。”

而小哥此刻好似疯魔一般,挥舞着黑金古刀,身影幻化无数,但在檀人面前,似乎只需要一只手。

无论小哥多么快的速度,多么强大的力量,多么刁钻的角度发起攻击,最后总能被檀人的那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拿捏住。

是的,没错,只是一只手而已。

就一直受,原地不动,竟然足以应对小哥的各种攻击。

如果是在以前,吴玉一定觉得是天方夜谭。

但现在却真实发生在眼前了。

不仅如此,面对着司藤的攻击,对方同样只是看了一眼,但凡视线所过之处,风雪交加,将司藤所有的攻击,都当了下来,那般的轻而易举让人觉得不可置信。

“擦,这特娘的还神之子?你现在跟我说他是神,我都信了!”

吴玉大喝一声,九转归一,九剑实体化作虚幻剑气组合而成的长剑被吴玉握于手中。

杀伐之气凝聚剑尖之上,死之气骤然而生。

“一剑仙人跪!”

迄今为止,可以说是吴玉的最强一剑,被他爆发了出来。

剑锋所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崩碎的迹象,最后直刺而来。

“哦?你的修为,竟然可以触摸到死之意志?如此充斥着杀伐的一剑,虽然如今还很稚嫩……但未来可期!”檀人点了点头,面对吴玉这最强一剑,非但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反而开出言点评了一番。

也就在这一剑到来的时候,檀人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终于探了出来。

脚下微微一搓,上半个身子轻轻让开。

食指中指在剑身之上轻轻一弹,看似普通的一个动作,但是在吴玉看来却是一股恐怖到难以言明的力量悍然轰击在了剑身之上。

第一次,自从他握剑之后,有史以来第一次,长剑脱手而出!

在这一瞬间,吴玉的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了一样。

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睁睁地看着长剑脱手,被对方反手握住。

“嗖!”

自己的长剑,没想到有一天会横在自己的脖颈上。

这一刻吴玉的心情是复杂的。

“放人!”小哥看到这一幕后脸色大变,周身环绕一股黑色火焰瞬间将衣衫焚烧殆尽,身上麒麟纹身开始在小哥身上飞速奔腾,发出阵阵怒吼。

“放了阿玉!”司藤双腿扎根深入冰层之下,一株庞然大物的苍天古树拔地而起,浓浓的生机之力此刻却充斥着无尽的杀机,引动天际雷云滚滚,原本的白天瞬间变成了黑夜。

无数藤蔓疯狂攻击,生机之力在这一刻却好似附骨之疽,杀机盎然。

“不错!真的很不错!”檀人笑着点了点头,对于三人发了疯的攻击,分担没有恼怒,反而十分高兴。

但巨大的实力差距,也让众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压力和碾压。

这般恐怖的实力,几乎到达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最后,只是一个眼神,一股恐怖的威压,吴玉先趴在了地上。

司藤化作的苍天古树瞬间崩碎,倒在地上。

小哥周身的火焰瞬间熄灭,麒麟发出一声哀嚎,逐渐趋于平静,陪着两人一起趴在了冰面上。

看着三人的样子,檀人却没有搭理。

反而转身看着周围这些鲜血流尽,壮烈牺牲的白狐们,最后深感自责和悲伤。

大手一挥,无数冰晶缓缓浮动,所有的白狐尸体还有祭坛,被冰封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墓。

随后,这才转身看着三人。

“现在,也许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了。”檀人看着三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可即便这样也比三人还要高出很多。

吴玉只觉得自己背上好像一座山死死地压着他,动弹不得。

“剑法不错,但距离剑仙还有不小的差距,而且你的剑尚且还在凡中,稚嫩得很,想要发挥出更强的力量,还得练!”

“麒麟张家,好久不见了,一直以为纯血脉的麒麟张家,已经消失在了这片土地上,但现在看来没有,他们当年还留下了种子……不错!”

但最让吴玉感到恐怖的,却是檀人接下来的话,让吴玉简直头皮发麻。

“但最让我吃惊的是,建木神树竟然找到了传承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能够有如此机缘,还真是好运啊!烛九阴那个老家伙为了儿子牺牲那么多,最后看起来也失败了,为了你作嫁衣……”

“不过也对,毕竟那可是建木神树啊,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被人算计利用……”

“你……你竟然看出了司藤的传承!

!”吴玉颤抖得声音带着无比的震惊。

“很难吗?”檀人微微一笑:“其实,如果你活得足够久的话,这些东西你也会懂。”

“呵呵,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句话,吴玉从前听说过很多遍,但都是从别人口中对他说的。

但他一直都觉得很对,成王败寇,生死不由己。

但吴玉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说出这句话,更或者说,为了自己不会有朝一日说出这句话,所以吴玉一直都在努力着。

可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如此碾压的局势,甚至连剑都被人抢走了。

相关阅读:重生:火热1990清穿:咸鱼贵妃升职记请公子斩妖女尊令盗墓:开局相亲霍秀秀华娱大太监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大周第一暴君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