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假如在恋爱地图迷路章节

第一百零五章 电车里的站姿,值得深思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乡野小神医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逆天邪神 龙王殿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贴身狂少

从周一之后,名冢彦难得有了几天平静的生活。

其中,有西园寺雪绘似乎在对他的态度上稍加收敛的缘故。

也有冰室侑的视觉障碍似乎有所好转,没有再头晕的缘故。

时间推进,四月的第四个周末,也就是二十四和二十五日两天,声优学校传来消息,因故将课程推迟一周,其余没有变化。

这下子,名冢彦连接送泉悠月,往返于声优学校的任务都难得卸了下来。

但周六的时候,石原崇宽倒是难得给他发了条消息,邀请他出来谈点事情。

当然,还邀请了清水千夏,但却没有邀请泉悠月。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用意。

估摸着可能是和声优学校有关之后,名冢彦向宿舍里的女孩们简单解释过自己的行程,就踏上了前往台东区的路。

因为石原崇宽邀请他前往的地方,是隅田公园。

名冢彦倒是一度怀疑,石原崇宽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奇怪的用意。

但仔细想想,这位大叔声优经纪人哪怕是有恶意,他也能应付过来。

于是名冢彦也就干脆把这些思虑扔到脑后,乘上电车去往隅田公园。

……

站在电车里,名冢彦一边被身边的人挤着,感受着人与人之间的负距离接触,一边拿着手机看地图,默默得出这样的结论:

从新宿乘坐电车前往位于台东区的隅田公园,如果不是特意绕远路,多数情况下都会经过文京区。

老实说,他刚刚踏上电车,就开始有些后悔了。

因为三月和四月,是东京都的人们最爱踏青的日子。

三月的上旬或许还偏早,有可能会有积雪残余,但三月下旬到四月中下旬这段时间,则刚好是樱花开放的时节。

虽说樱花的花期通常只有两周,但那毕竟是个普遍的规律,四月下旬去隅田公园,照样可能看见樱花。

所以,在四月的最后一个周末,热情的民众们赶着樱花盛开的尾声,一起往隅田公园而去,是很正常的事情。

等到文京区的站台时,车门打开,人流少了些许。

名冢彦单手拿着手机,正和石原崇宽诉苦抱怨。

“名冢君?”有道声音远远传来,十分熟悉。

还在忙着打字的名冢彦茫然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正站在左侧进站口的清水千夏,正向他这里跑来。

名冢彦愣了愣,开口就想让清水千夏不要乱跑,只往她所在的口子进入列车。

只是随着车站里的人流涌进电车,名冢彦还没得到片刻的安宁,就又再一次被身后的人们挤得快要站不稳。

他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考虑到电车里的人这么多,就算是无意,其它人和清水千夏的肢体接触,在不注意的情况下,几乎无可避免。

小书亭app

但如果清水千夏坚持在他所在的列车大门进入,那他或许还能左支右绌,尝试给女孩一个稍稍大一些的空间。

想到这里,他也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看向少女跑来的身影。

少女今天的衣着打扮颜色十分简单,只有简单的黑白两色。

黑色的贝雷帽紧贴着她棕色的长发,白色的斗篷覆盖在她不算宽阔的肩膀上,却仍旧不能遮盖住女孩胸脯的隆起。

纯白的贴身短马甲上方,是用来作简单装饰的黑色领结。

名冢彦能在少女上身看到的肌肤,除去她娇俏的白皙脸庞之外,也就只有修长如天鹅版的脖颈,以及纯白雪纺衬衫袖口外的秀气双手。

她的双手一并提着黑色的手包,轻轻附着在下身黑色的长裙上。

过膝的裙摆之下,是笔直纤细的小腿,简单的白袜,还有蹬着的黑色亮漆小皮鞋。

应该说,在这幅打扮之下,能够不向她行注目礼的年轻男性,一个都没有。

至于说稍稍上了年纪的男性们,也难保多看她两眼,想把这年轻靓丽的身影印在脑海中。

“早,清水同学。”眼看少女终于挤进车厢,站到自己面前,名冢彦大大方方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名冢君,真是巧呢!”清水千夏笑语盈盈,“本来还想问名冢君,为什么不来文京区找我,一起去隅田公园,没想到会在电车上碰到!”

少女的话语,满是对眼下的偶遇的小确幸。

名冢彦想要咳嗽一声,故作掩饰,但碍于两人眼下正面对面,他要是咳嗽,那要么放下握着扶手的右手,然后在电车启动时摔一跤。

要么放好手机,把左手从口袋中拿出来,艰难地从人与人的缝隙中向上提,最后放到最前,掩住。

这其中,难免会刮擦碰撞到什么。

尤其是……少女伟岸的胸襟。

电车的大门缓缓关上,已经停下好一会儿的电车,终于再次启动。

名冢彦稍稍等待了一会儿,这才发现眼前的情况不对劲。

照理来说,以他和清水千夏现在所处的距离,少女应该自觉一点转过身去,用身体背部面对他。

不仅可以缓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尴尬,也能为名冢彦向后微仰,以为少女胸前澎湃腾出空间的姿势稍作缓解。

可惜,清水千夏没有。

名冢彦只能单手握着上方的把手,人尽力往后仰,还要尽可能不撞到后面的人。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健身教练的指导下,做手臂和胸腹的耐力训练。

当然,还有定力训练。

毕竟,任谁看到汹涌澎湃在胸前迟尺,大概都会眼神多盯一下啊,呼吸更粗重一点。

大家都是年轻男性,都是健康的成年人,谁不了解谁呢?

所以,在苦苦忍耐了两分钟后,名冢彦终于觉得自己的腹部开始有难言的酸涩感传出。

他只能出声“求饶”。

“清水同学……“名冢彦略微压低声音。

“怎么了,名冢君?”不知因为什么情况,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少女望向他,眸中有些疑惑。

“你能不能……”名冢彦说到一半,终于卡壳。

这不是他在和泉悠月或者西园寺雪绘斗嘴,这涉及到眼前少女身体的具体内容!

他虽然自认为不能被成为正人君子,但也不想在别人面前被看成是流氓。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能不能什么?”面对话只说一半的名冢彦,清水千夏愈发好奇。

“能不能转过身去,我保持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受。”名冢彦咬了咬牙,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只是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周围有几人投来了打量的目光。

“欸?这是?”清水千夏有些迷湖地歪了下头。

少女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后再看了看名冢彦稍微往后仰的姿势。

她的脸颊飞起一抹绯红,“对不起,对不起,名冢君!”

一边说着,她一边急急转头,彷佛这样就可以直接转过身去。

名冢彦只能苦笑。

然而,天不遂人愿,接下来的路程里,周围的人们也丝毫没有让出点空间来的意思。

女孩如果想要转身,背对名冢彦,那势必会擦碰到其它人的肩膀或者手臂。

无可避免。

所以,在仔细权衡过利弊之后,名冢彦只能选择自己退让一步,让清水千夏继续保持现在的姿势。

只是下腹因为长期保持姿势而酸胀,心头却因为眼前的女孩有火苗蹿起。

短暂的十几分钟的车程里,名冢彦着实是受了一场大罪。

……

上午十点十分,两人终于达到隅田川附近的站口。

电车大门打开的瞬间,清水千夏急急走出,给名冢彦让出离开的空间。

而名冢彦的动作,就算在少女离开之后,也是在一点明显的迟缓后,才慢慢走出电车。

“名冢君,你的身体……没事吧?”看着名冢彦的动作,清水千夏表情内疚。

“没有,就当是稍微锻炼了一下。”名冢彦摆了摆手,让自己大口呼吸了几次新鲜空气。

天可怜见,刚刚那个状况,他连大口呼吸都不敢,就怕出现什么意外,闹出差错来。

几口气换下来,名冢彦明显感觉自己好了些。

“我们走吧,清水同学。”看了看时间,再观察了一下四周的人流,名冢彦看向眼前的少女,提议道。

少女望了他片刻,点了点头,又处于意料地再摇了摇头。

“清水同学?”名冢彦被女孩的反应一时弄得有些湖涂。

“我的意思是,可以出车站,但是不能现在赶去隅田公园。”不由名冢彦分说,清水千夏一把拉起名冢彦的右手,试图将他带出车站。

名冢彦一头雾水,但又不能反抗,只能亦步亦趋地跟随,被眼前的少女拖出车站,拖到了街旁的一家饮品店里。

还没等他说什么,女孩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

“石原先生,我在电车上遇到名冢君了……但是因为路上我造成的意外,我们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到。”

“嗯嗯,实在抱歉,石原先生。”

几句对话之后,少女挂断了通话。

名冢彦看着清水千夏,有些无奈,“清水同学,我只是下腹有一点酸胀而已,也不用直接到饮品店里来休息吧?简单走一会儿路,应该就会恢复的。”

“不行!”少女断然否决,语气不容置疑,“名冢君至少要好好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往隅田公园去!”

“石田先生到隅田公园了吗?”名冢彦也没有再反对,只是问了个问题。

“还没有,正在赶过去的路上。”少女轻轻摇头。

“那就行了。”名冢彦点了点头,摸出手机,打给石原崇宽。

“喂,名冢小哥,怎么回事?”石原崇宽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些不满的意思。

“哎,石原先生,我想问一句……你今天应该开车了吧?”名冢彦笑着问道。

“开了,怎么了?”石原崇宽有些诧异。

“我等会儿发个地址过来,能不能麻烦石原先生你过来接一下我们?”名冢彦瞥了一眼清水千夏,“从文京区过来的话,应该是顺路的。”

“呃,这倒是没问题。”石原崇宽愣了下,随即答应下来。

“那就多谢石原先生。”闻言,名冢彦就要挂掉电话。

“等等,名冢小哥。”石原崇宽急忙叫住他,“刚刚清水小姐打电话给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嗯……确切来说,就是我们两个人刚刚挤电车的时候,身体负荷有点大。”名冢彦左思右想,决定用比较含蓄的方式来表述。

“什么叫身体负荷有点大,这说法可是能扩展出很多意思的。”

“我的意思就是说,为了不碰到人,所以要尽可能收着身体,保持某个姿势,所以比较累。”名冢彦详细解释了一遍。

“噢……这倒是能说得过去。”石原崇宽貌似理解,但很快又跟了句,“所以,你是和清水小姐站在一起,不像碰到她的身体吧?”

名冢彦端起玻璃杯的动作停了停,“是。”

“那直说不就好了?”

“不好。”名冢彦扔回硬梆梆的回应。

石原崇宽哈哈大笑起来,“好,我知道了,等着我过来!“

说完,他主动挂断了电话,看着一位女服务生走过来,露出微笑。

“两位,不知道想要些什么?”

“清水同学?”名冢彦看向清水千夏。

少女一时犹豫。

见状,名冢彦毫不犹豫,准备做个没有格调的俗人,“不好意思,有果汁吗?”

“……您要哪种?”服务员稍稍发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这个季节肯定没有西瓜汁……橙汁吧。”名冢彦轻松愉快地做出决定,“清水同学也要橙汁吗?”

少女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笑了笑,扭头看向服务员,“嗯,我也要一杯橙汁。”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记下点单内容,就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再要一杯西式黑咖啡,还有人要来。”名冢彦在后面加了一句。

“好的。“

清水千夏看着服务员离开,不解询问,“名冢君,你知道石原先生喜欢喝黑咖啡?”

“不知道。”名冢彦干脆利落,“猜的。”

“欸,为什么?”

“身为成年人,自然要能承受苦楚。”名冢彦一本正经,“石原先生这样能够兼顾声优经纪人和短片拍摄的人,一定能承受最苦的咖啡!”

“我觉得石原先生不一定会高兴的……”清水千夏轻声回道。

“只要我高兴就好。”名冢彦笑得很开心。

……

十五分钟之后,石原崇宽终于赶到。

风尘仆仆的声优经纪人走进饮品店,就看见名冢彦在朝他挥手。

石原崇宽也没客气,走到两人身边,看见一杯几乎喝光的橙汁,一杯半杯的橙汁,还有杯没动过的咖啡。

他坐下来,指了指咖啡杯,“给我的?”

“当然,辛苦石原先生。”名冢彦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准备看他的笑话。

石原崇宽自然毫无察觉,端起咖啡,毫无风度地一饮而尽。

全程没有皱一下眉头。

名冢彦刚开始还想是要看笑话的表情随着咖啡渐渐见底而逐渐瓦解,直到毫无表情。

“呼……名冢小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黑咖啡的?”放下咖啡杯,石原崇宽有些好奇地看着名冢彦。

“我不知道。”名冢彦表情僵硬。

清水千夏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石原先生,名冢君可是点了黑咖啡,想要看你的笑话。”少女笑意盈盈,补了一句。

“想要用黑咖啡?”石原崇宽眼角抽了抽,“先不说这方法肯定没有用,名冢小哥,我是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这么想要报复我?”

他看起来有些愤愤不平,“刚刚我还答应你,要来这里接你,结果你就这么想要报复我?”

“没有,只是一个玩笑而已,石原先生不必当真。”名冢彦打了个呵欠,摆了摆手。

石原崇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也只能摇头,“算了,和你较真没什么意思。”

“嗯,这话是说和其他人较真很有意思?”名冢彦被他的话勾起了兴趣。

“跟泉小姐较真比较有意思。”石原崇宽闻言,倒是认真回答起来,“之前听声优学校的老师说,每次指出她的不足,泉小姐都会不停尝试,从来不会放弃。”

“总而言之,就像是不会伤人的刺猬,没被戳到一个错处,就会拼命改正,但从不会影响到别人。”石原崇宽笑了笑,“之前那件事情之后,泉小姐在声优学校里面,应该算是比较受欢迎的人了。”

明明石原崇宽的这番话是夸奖,但名冢彦却因此皱了皱眉。

他看了眼一旁的清水千夏,“石原先生的意思……和清水小姐较真很无趣?”

“倒也不是无趣……清水小姐的练习也很认真,但声优学校的老师觉得,她似乎缺少了些声优该有的东西。”石原崇宽的语气更加认真。

清水千夏坐在一旁,微低着头,没有开口。

“这是什么意思?”不得已,名冢彦只能继续接上话题。

“就是说,清水小姐和名冢小哥你拍摄短片的时候,我觉得她非常有天分,也很有灵性。”石原崇宽顿了顿,“但是在声优学校,就有些……”

他的话卡在了一半,似乎是在思考怎么用词。

相关阅读:洪荒:这个通天苟出天际我在鬼怪世界当地府代言人从选秀冠军到全球巨星她们都来报恩了我在惊悚世界扮演杀生神父宋起关中霍格沃兹的游戏制作人霍格沃兹召唤图鉴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五胡烽烟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