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从红楼开始的名著之旅章节

第一百五十一章 软硬兼施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乡野小神医 魔天 大叔,不可以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龙王殿 修罗武神

就在童贯胡思乱想间,他已被穆栩带到了船上雅室,但见室内灯火通明,早有几名轻纱薄衣的女子身在其间,不时摆上美酒佳肴,还有乐师在调试琴弦。

船上的老鸨,是个年约四十许的熟妇,此刻见到穆栩这个大金主来了,急忙迎上前来,嘴里娇笑道,“哎幼,大官人您可回来了,姑娘们早就等的望眼欲穿哩!”

说着,她又望向童贯,开口询问道,“这位官人一向少见,想来不是咱们东京人士吧?”

童贯脸上一黑,若不是顾忌身份,他恨不得破口大骂,他娘的,想他一个太监,来青楼算怎么回事?

虽说太监狎妓自古有之,大宋朝更是比比皆是。但天可怜见,童贯却只对权势富贵感兴趣,根本不在意女色,也懒得玩那一套假把式。

旁边穆栩嘴角微扬,嘴里促狭道,“哎,杨妈妈,这你这就错了,这位童先生,不但是京城人,而且是位大有来历的大人物呢!你若今日伺候好了他,我包你在京里横行无阻。”

杨妈妈眼前一亮,连忙凑到童贯身前,就要去搀扶于他,不想童贯一把甩开这妇人的手,冲穆栩道,

“穆寨主,今日你约老夫来,难道就是为了耍消于我不成,若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改日再谈。”

穆栩见童贯真恼了,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当即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扔到那杨妈妈怀里,吩咐道,

“麻烦杨妈妈将房中的人全部撤走,我们有要事相商,不可让外人打扰。你只需招待好外间的几个兄弟就好,他们的一切花费,全算在我的帐上。”

那杨妈妈得了金子,自然无有不从,朝穆栩抛了个媚眼后,当即就招呼房中所有人随她去了。

待房里就剩穆栩和童贯二人后,穆栩摆手示意道,“童枢密请坐,这下咱们可以说正事了。”

童贯震了震衣袖,像发泄不满似的,径自走到主位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穆栩也不在意,先是倒了两杯热茶,随后又将一杯推到童贯面前,这才坐到次席,开门见山的说道,“童枢密今日能屈尊前来,想必是愿意与我合作喽?”

童贯盯着穆栩,恨声道,“合作?穆寨主就是这般表达合作诚意的,为什么先斩后奏杀了蔡行,你不知道他的身份吗?”

穆栩将茶杯放到桌上,寸步不让道,“我当然知道他的身份,不就是蔡京老儿的长孙,以及蔡攸的独子吗,可那又怎样?谁让他娶了不该娶的人?”

“你可曾想过,此事若是让蔡京父子知道,整个大宋都不会有你立足之地!”

听到童贯这话,穆栩却平澹道,“无所谓,反正我是奉童枢密之意行事,他们要报仇也是先找童枢密的晦气,我怕什么?天塌下来,自有个高的顶着。”

童贯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气得用手指着穆栩,“你莫不是以为,凭你小子的信口雌黄,就能诬陷老夫不成?”

穆栩回道,“当然不是,但只要蔡氏父子对童枢密有三分怀疑,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毕竟我又不在朝堂行走,他们想报复于我,无非就是撺掇赵官家发兵来攻。

童枢密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奈何我了吧?把老子逼急了,辽国、西夏我随意投上一家,高官厚禄还不是任我取用。”

话说到这里,穆栩停了片刻,上下打量着童贯,不怀好意道,“到了那时,他们对我无可奈何,那只能找个替罪羊了,你说这个替罪羊是童枢密本人呢,亦或是童贳大人?”

接着不待童贯回答,穆栩又拍了下额头,自顾自道,“瞧我这记性,去投什么西夏啊?我应该去投奔辽国才对,毕竟童枢密打算说服赵官家,图谋幽云这么大的事,辽国君臣必定会很感兴趣。”

被这么一番抢白,童贯终于意识到,眼前之人的难缠之处了。他心里明白的很,一旦真如穆栩所说,让其归顺了辽国,更有甚者,再引辽人南下的话,他童贯就死无葬身之地矣。

到了那个时候,赵官家必定会将他抛出来,以平息辽人的怒火,以及天下的非议。

想清楚里面的利害关系,童贯深吸一口气,换上一个笑脸道,“穆老弟这是什么话?说起来老夫还曾帮过你呢,你可不能不领情!”

“哦,愿闻其详。”

童贯当即就说起,昔日穆栩找童贳买兵器时,他曾为穆栩遮掩行踪,不让他被高求发现的事情。

穆栩只稍一思量便明白,童贯当日或许察觉了他的身份,但为了赚他的银子,所以才选择对自己的身份视而不见。

至于说什么,替他向高求隐瞒,那完全就是无稽之谈,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不过童贯能如此说,显然是变相服软了,他也就借坡下驴道,“那可真是要谢谢童大人了。”

说着,他还假模假式的起身,朝童贯躬身行了一礼。

童贯如今有求于人,哪里还敢托大,赶紧扶住穆栩,连道此乃小事一桩云云。

当下二人相视一笑,各自重新落座,童贯一改先前的态度,语气热切道,“吾弟在信上所言,穆寨主要用河东、淮西两地与老夫交易,可是真的?”

穆栩点头道,“自是真的,要不然我又何必来京城,岂不是浪费时间?”

童贯也不问穆栩准备怎么办到所说之事,反而关心道,“那不知穆寨主想让老夫帮你做些什么?”

穆栩说出早就想好的条件,“我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来安抚手下兄弟,和说服王庆。在此期间,我希望朝廷不要发兵河东。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答应招安之事,但只听调不听宣,彷照府州折家旧例即可。”

童贯闻言皱起眉头,反驳道,“第一个条件也就罢了,但第二个条件着实有些为难老夫。自大宋开国以来,有且只有折家一家,可以有如此高的自主权,旁人哪个不是老实来朝中任职。”

穆栩不以为然道,“童枢密是否忘了,我不要大宋一寸土地,反而会带着异国领土加入大宋,这可是开疆扩土之功。这般大的的功劳,效彷折家有何不可?”

童贯不敢置信道,“你真要去攻打西夏?”

穆栩答非所问道,“不管我攻打哪里,总之不会是大宋疆域,因此我希望,赵官家可以提前给我一份诏书,承诺我一旦做成此事,就立刻封我为节度。”

童贯听穆栩说得如此斩钉截铁,不由得也信了几分,认为穆栩真要去和西夏争锋。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往幽云那里去想。

不是童贯想不到,而是自赵光义北伐失败后,整个大宋朝就患上了恐辽症。因而在童贯心里,理所当然的就认为,穆栩不会有胆量,凭借那几万人马,就敢去辽人嘴里虎口夺食。

xiaoshuting.info

就像他一直以来,虽有劝赵官家北伐之意,但也不敢冒昧提出,只能等待适当的时机。

相关阅读: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HP]日出东方爱殇(gl)晨昏游戏穿越三国之我为王我在诸天传剑道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提现大佬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镇魂之断桥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