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择日飞升章节

第七十六章 三千年谁人著史?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大叔,不可以

周齐云面色缓和下来,道:“来看看你是否懈怠了。你很好,把我的事放在心上了。”

许应微微欠身,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岂敢怠慢?”

周齐云道:“如果你不是光说不做,那就更好了。”

许应脸色微红,他这几天只顾着与元未央、郭小蝶等人厮混,又偷会凤仙儿,哪里有时间破译陀妪仙书?

周齐云说出这话,目的也是为了敲打他,让他不至于懈怠,道:“来找你麻烦的那个愁眉不展的老者,已经被我教训一通,他近期大抵是不会再寻你了。我此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许应惊讶的看过来,过了片刻,道:“周老祖还是当初那个永州捕蛇少年吗?”

周齐云迎上他的目光,漠然道:“并不是。别瞎想,我对你并非惺惺相惜,只是你对我有用而已。”

他转身离去,道:“不要让我等太久。”

许应笑道:“恭送周老祖。”

周齐云走后,许应也静下心来,提笔逐字逐句破译陀妪仙书,很是认真。没多久,元未央寻来,见状与他一起破译。

又过不久,郭小蝶探头探脑,见两人正忙于破译仙书,便在一旁等候,等了片刻,便坐卧不安。

她凑到元未央身边,看元未央写书,心中暗赞:“未央哥哥的字真秀气。”又来到许应身边,心道:“这也叫字?彷佛小虫儿乱爬。”

《骗了康熙》

许应和元未央只用了两日时间,便将陀妪仙书剩下的部分完全破译出来,元未央道:“此书交出去,我们可能便会死。”

许应望向陀妪仙书,沉吟片刻,道:“未必,周齐云已经知道陀妪仙书并不完整,他强行修炼仙书,只会变成女子。他这么骄傲这么自大的一个人,又拥有这么

强的掌控欲,肯定不会让一门功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元未央来到他的身边,道:“许妖王,你的意思莫非是?”

她目光闪动,提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

许应看去,轻轻点头。

郭小蝶、七和大钟也凑到跟前来看,只见元未央在纸上写的是“周萁芸”三个字。

他们想笑又不敢笑,骁伯见状,也凑到跟前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公子,周齐云三个字不是这么写的…”

他随即醒悟过来,哈哈大笑:“这不是女人名字”

他又醒悟过来,连忙住嘴,本着脸不再言语,额头冷汗直冒,心道:“若是周老祖在这里,我只怕要形神俱灭。”

许应道:“他要补全陀妪仙书,从陀妪仙书中跳出去,他自信他能够跳出去。我们与他接触这么久,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极

度骄傲,极度自信。因此,他必会修炼陀妪仙书!”

众人既惊又骇,难以置信。

陀妪仙书虽然的确是炼气士中的顶级功法,但是有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缺少对阳的阐释。修炼陀妪仙书,女子只会变得更加妖娆动人,但男子修炼,便只会变成女子!

周齐云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容忍陀妪仙书改变自己的性别?

许应目光闪烁,继续推测道:“他修炼了。不仅修炼了,而且他还感应到自己元阳渐去,身体也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但他毕竟是周家老祖,泥丸秘藏开启到第九重天的摊仙,他控制肉身活性,可以任意改变身体构造。”

元未央虽然没有修炼陀妪仙书,但是对这门功法的见解极为高深,蹙眉道:“他就算改变肉身构造,把自己换成男身,也难改太阴之体。毕竟按照陀妪仙书修炼,体内的太阴真元是不会变的。”

许应笑道:“我们的生机就在这里。”

元未央醒悟,道:“他自己无法解决的时候,就会来寻我们,让我们帮他解决。”

许应道:“他这么谨慎的一个人,谋略算计数一数二,肯定要留着我们的性命,以备后患。”

两人相视一笑。

郭小蝶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便将性命攸关的大事分析透彻,心中既是钦佩又有些酸楚,心道:“两个男人这么亲密,我反倒像是多余的。不过他们俩都很出色,这个许妖王也是不坏,很有魅力。”

许应和元未央先后把破译后的陀妪仙书交上去,等了半日,不见周齐云来杀人,便知自己性命无忧,各自都舒了口气。

他们又前往朝真太虚洞天,在这座洞天中修炼。

许应等人的脚步没有止步于那座孤立的山崖,众人下山,坐在大蛇七的额头上,大蛇游动,载着他们游历这片洞天,不知不觉来到那道飞升霞光下。

许应道:“我喝茶之后,隐隐约约听到

那个面容愁苦的老丈说,这道霞光不是飞升霞光,而是在这里渡劫的炼气士被噼碎了,肉身和元神碎成齑粉,形成了这道霞光。”

众人听得骇然。

许应继续道:“人们误以为它是飞升霞光,于是有很多炼气士来到这里,竞相渡劫,结果都死在这座洞天中,无一幸免。”

郭小蝶问道:“许妖王,那愁老汉给你喝的是什么茶?”

许应迟疑一下,道:“我曾在奈何桥上见过孟婆汤,颜色与他给我喝的茶差不多。”

众人都吓一跳,骁伯失声道:“喝孟婆汤那还得?只怕连前世今生统统都忘记了!你喝的多半不是孟婆汤!”

许应称是,道:“我喝了愁老汉给我的茶,只觉上头,劲很大,喝的多了,后劲更大,让我头疼欲裂。不过味道很好,回甘,润喉,生液。”

大钟突然道:“阿应,你喝下的那一壶茶,如果真是孟婆汤的话,那么你的魂魄

的问题,便不是十几颗万灵丹就能解释的了。”

许应不解其意。

大钟道:“万灵丹尽管厉害,可补魂魄,但也不能抵抗孟婆汤。你能喝下孟婆汤还保留记忆,绝非万灵丹的功效。”

郭小蝶笑道:“所以许妖王喝的,绝非孟婆汤!我喜欢品茶,下次人家再请你,叫上我,我也蹭一杯尝尝味道。”

许应满口答应下来。

众人一边修炼,一边继续欣赏这座洞天的风景,七载着他们爬到一只太古巨兽的身上,在巨兽背上的山峰间穿梭。

七虽然庞大,但相比太古巨兽便显得微不足道,这只巨兽甚至懒得理会他们。

七游到这头太古巨兽的头顶,巨兽头上有山岳,还有几栋古老的房子,坍塌了一半,好在还有凉亭尚在。

他们打扫一番,在凉亭中坐下。

想来这里的房屋应该是几千年前的上

古炼气士所建,而今几千年过去,古人已经成了神话传说,他们的踪影消失在时光长河之中。

不曾想,巨兽依然在。它们才是这片洞天的主人,依旧徜徉在太虚洞天中。

郭小蝶取来茶具烧茶,笑道:“尝尝我从宫里带来的贡茶,未必便比孟婆汤逊色。”

众人各自落座,便是七也缩小形体,变成一条不大的异蛇,盘在石凳上,等着喝茶。

等茶期间,许应说起那天晚上的经历,只是隐去了郭小蝶跑到自己被窝里的事情,关于凤仙儿三千年前见过自己的事情也隐去不谈。

“小凤仙说她看到天地异变,天地扭曲旋转起来,然后她便陷入黑暗,失去意识。再度醒来,已是三千年后的今天。”

许应道,“这件事总让我觉得有些古怪,三千年前的天地,是谁封印?谁有这么大能力封印?还有,这次奈河入侵,然后便是阴间入侵,奈河两岸凭空多出许多

新地,莫非这些新地,便是当年被封印的那片天地?”

他这么一说,元未央也顿时察觉到古怪之处,道:“许妖王,我左思右想,会不会是凤仙儿口中的那次天地大封印,造成了炼气士的灭绝?”

她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先前无论是许应还是大钟和七,都忽略了这一点。

炼气士的没落发生在更为古老的时代,但炼气士的灭绝,却多半和那次天地大封印有关!

“我家主人便是在那次大封印之后,没有了踪迹,之后三千年,我再未感应到他的气息。”

大钟兴奋道,“这么说来,我家主人有可能也被封印了!我和他,一定还会再遇!阿应,到那时便让你见识一下,何谓真正的天才!”

许应哈哈大笑,恭维道:“钟爷的主人一定厉害得很,我拍马不及。”

大钟却有些心虚,心道:“我家主人的天分,说不得真的比他差了那么一点点

儿,不过也不多,就只一点点儿。”

郭小蝶为他们斟茶,笑道:“若是三千年前炼气士也统统被封印了,那么随着新地的涌现,那些上古炼气士岂不是都要回来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怔。

许应站起身来,端着茶杯,看向太虚洞天的广袤天地,低声道:“三千年的炼气士,真的还活着吗?”

上古炼气士,倘若也随着那片天地一起被封印,那么他们回来之后,当今的世界割据,会随之而改变吗?

当今高高在上的世家,统治天下的皇权,统治阴间的神权,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大钟发出悠扬的钟鸣,悠悠道:“倘若三千年前炼气士随着这片天地一起被封印,那么就可以解释炼气士消失之秘了。他们才是那个时代的主人,当新的主人遇到旧主回归,会发生什么事?”

元未央双手捧着茶杯,浅浅抿茶,面色平静道:“更为可怕的是,谁把上古的天

地封印,又是谁把上古的天地释放?”

郭小蝶扯一扯抹胸,扇扇体内的燥热,把杯中茶一饮而尽,觉得不过瘾,又抓起茶壶对着嘴痛饮。

她抹了一把嘴唇,撩起裙子一脚踩在茶桌上,大声道:“这背后一定有大阴谋!”

至于什么大阴谋,她也说不清。

七连连点头,很是娴静的饮着茶,斯斯文文道:“这背后搅混水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我怀疑这一切,都是”

他顿了顿,小声道:“人族佬针对我妖族上古炼气士的阴谋!他们借封印炼气士的同时,毁掉了我妖族的历史,让我们变成只能修炼到采气期的可怜虫,受人奴役歧视。直到许妖王横空出世,打破采气,勇于叩关,率领我妖族走上一条反抗人类暴政的道…”

他说到这里,突然住嘴,只见郭小蝶、元未央、骁伯和许应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七咳嗽一声,继续若无其事的饮茶,小声嘀咕道:“迟早有一天,真相会大

白于天下。”

众人又看了过来,面色古怪。

七咳嗽一声,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窃窃私语道:“正义不会迟到,只会缺席。迟早有一天…”

众人不再理会这条蛇妖的碎念,一边饮茶一边修炼,有说有笑,颇为闲适。

郭小蝶从前未曾炼气,此刻修炼陀妪仙书,修为也是突飞勐进。

许应则与元未央一起研究,是否能帮七打开泥丸秘藏,两人为人体是否只能打开一个秘藏而吵得不可开交。

至于七则在被人研究,一边窃取许应的道种。

大钟和骁伯一起摆烂,一个挂在许应的道田中,等道种落在自己身上才窃,一个不住的饮茶,欣赏夕阳。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还剩下两轮太阳挂在西山上,他们这才向九疑山的另一半山崖走去。

许应突然想起那天提醒他们当心天黑

白于天下。”

众人又看了过来,面色古怪。

七咳嗽一声,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窃窃私语道:“正义不会迟到,只会缺席。迟早有一天…”

众人不再理会这条蛇妖的碎念,一边饮茶一边修炼,有说有笑,颇为闲适。

郭小蝶从前未曾炼气,此刻修炼陀妪仙书,修为也是突飞勐进。

许应则与元未央一起研究,是否能帮七打开泥丸秘藏,两人为人体是否只能打开一个秘藏而吵得不可开交。

至于七则在被人研究,一边窃取许应的道种。

大钟和骁伯一起摆烂,一个挂在许应的道田中,等道种落在自己身上才窃,一个不住的饮茶,欣赏夕阳。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还剩下两轮太阳挂在西山上,他们这才向九疑山的另一半山崖走去。

许应突然想起那天提醒他们当心天黑

的拄杖老者,笑道:“还记得那位善良的老先生吗?他还提醒我们,要小心夜间这里的厉鬼炼气士呢!”

众人记起来,纷纷感慨道:“大善人啊!”

七道:“我们历经险恶,怕的是鬼,但鬼从未害过我们,反倒是人心险恶。”

大钟笑道:“你忘记被鬼娃娃吸干阳气,吹灭两朵鬼火了?”

许应询问道:“钟爷,你伤势好了几分?”

“一分了!”大钟开心的说道。

此刻,镇魔殿中,那拄杖老者坐在神龛上,拐杖放在一旁,盯着水缸目光闪动,呵呵笑道:“这些小鬼头果然又来了。”

他站起身来,目光凶狠:“今天,吃个独食!”

作家

第四更!!又是四千字大章!!感谢宅菜大佬的亿

新阅读网址: ,感谢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作者其他书: 临渊行 牧神记 人道至尊 帝尊 野蛮王座 重生西游 水浒仙途
相关阅读:快穿:病娇宿主被强撩了快穿:病娇反派别黑化综武:我大太监镇压皇朝一百年沙场点兵遥想沙场遮天之九叶剑草临世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绑定黑莲花系统后,女配她蛊惑人心在美综成为传说快穿:万人迷反派一心求死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