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章节

400-文武与议嫁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贴身狂少 修罗武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魔天 我的父亲叫灭霸

赵国公府的游园内,有一处观景台,台下是一汪清澈的湖水,湖水中有一座怪异的假山,水流从山中跃出,水声潺潺美不胜收。

甄武坐在观景台上,时不时往下方湖水中丢去一些鱼饵,引的不少七彩斑斓的锦鲤争相鱼跃湖面。

“怪不得以前小七总喜欢待在这里。”甄武把最后一点鱼饵扔进湖中,拍了拍手道:“确实能让人心神宁静。”

马毅一边端着水盆走过来,让甄武净手,一边笑道:“七爷最是宝贝这里了,说起来这些鱼还都是七爷投放的呢,现下一条条肥的都快成精了。”

“这倒是,肥的说成猪都有人信了。”甄武笑了笑,不过随后叹了口气道:“它们倒是好运。”

甄武洗完手后,擦了一下后接着道:“行了,也是该做正事了,你去告诉程良备马,稍后让他陪我去趟皇宫。”

马毅应声。

甄武则大步向着他的书房走去。

既然决定要对匠籍下手,那么他刚好顺势可以把对手工业的看法,一块找朱棣讨论讨论去。

而手工业这一块,甄武早就准备好了奏折,他来到书房后,拿上奏折,又去换了一身一副,这才向着外面走去。

门外程良已经候着了,等到甄武出来后,一众人骑上马向着皇宫而去。

然而就在甄武走了没多久时,徐景昌的母亲前来拜访。

朱玉英接到禀报后,简单思索了一下问道:“大爷呢?现下还没回来?”

雪儿回禀道:“听马管家说,前会儿大爷回来了一刻,不过现下已经又出门了。”

又出门了?

这可真不巧。

若是要聊小六的事情,她这个嫂子可不敢随意做主。

朱玉英一边起身,一边对着雪儿道:“先待客人饮杯茶,我和老夫人换身衣服,然后再邀客人后宅一坐。”

雪儿应是,款款下去待客去了。

……

另一边,甄武已经进了皇宫,不多时便被太监引着来到了朱棣的书房处,当甄武走进书房后,发现朱高炽和朱瞻基也在。

朱棣正和朱瞻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反而朱高炽正襟危坐的在一旁,替朱棣处理着一些朝政。

这爷三…

甄武好笑的摇了摇头。

朱棣听到声音后,抬头瞥了一眼甄武,嫌烦的说道:“你这会儿过来做什么?闲的没事干了?”

嘶。

甄武吸了口气。

好家伙,瞧这样子,他这个女婿也被嫌弃了。

“有事情想和陛下商议。”说着,甄武掏出奏折,走过去亲自递给了朱棣。

朱棣狐疑的接过来,刚刚打开,一旁的朱瞻基就凑了过来,朱棣笑着把奏折铺开,把朱瞻基拉到怀中道:“既是想看,那就和爷爷一块看。”

随后,两人一起看起了甄武这道关于工业的奏折。

奏折中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工业可以强国,其中整理了甄武调查的详细资料,以及甄武来自后世的一些眼光和看法。

朱棣一边看,一边皱眉思索。

片刻后。

朱棣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朱瞻基道:“小子,看懂了没有。”

朱瞻基苦着一张小脸道:“好像看懂了,但是又好像没看懂,里面说的好多东西我都不知道。”

朱棣哈哈的笑了两声:“我的好孙儿,还真是实诚,不过没关系,现在不懂,以后就懂了。”

朱瞻基抬头看着朱棣,上进的问道:“皇爷爷不能讲给我吗,我想现在就懂。”

朱棣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大抵是心中对朱瞻基这种态度非常满意,不过笑过之后,他却摇头道:“搞懂这个奏折容易,但是想要搞懂奏折背后的方方面面可不简单,这需要你拥有足够多的知识,懂得足够多的道理才行,现在你还小,一时半刻可学不全。”

“哦。”朱瞻基有些不高兴的应了一声。

朱棣宠溺的揉了揉朱瞻基的小脑袋,随后眼光一转,指着甄武对朱瞻基道:“等你再大两年,我让你去你姑父身边待几年,到时候咱把他的本事全部学到手,好不好。”

朱瞻基眼睛一亮:“好。”

“行了。”朱棣拍了一下朱瞻基的屁股道:“一边好好玩去,我和你姑父…”说到这里,朱棣转眼看向胖胖的朱高炽,语气一下子变的冷澹道:“还有你爹,聊会正事。”

朱瞻基点头,不过心中却不由得心疼起他爹了,真真是被他爷爷嫌弃。

朱棣这时把奏折扔给了朱高炽,等到朱高炽看完后,冷澹的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朱高炽合上奏折后,有些钦佩的看了一眼甄武,然后才恭敬道:“父皇,儿臣以为这是个好事,朝廷若是大力支持的话,不仅可以让天下匠籍可凭本事吃饭,天下间各行各业也定会有长足发展,如此延伸下去,对天下百姓亦是一件利事,而且,对父皇使郑和下西洋一事亦有促进作用。”

朱棣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觉得是好事,那就交给你太子府了,回头你们整出一份细则来,看看该从哪方面给予支持。”

朱高炽起身应是。

而甄武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道:“陛下,臣其实有一点想法,手工商品说到底都是工匠们制作而出,我们何不妨从工匠入手,针对匠籍制度进行一些改变。”

“你想怎么改?”朱棣抬眼看向甄武。

甄武咽了口唾沫,试探道:“要不先从地位上,工部可不可以给这些工匠留出一些官职来,对优秀的工匠进行考核而任用。”

此音一落,如重锤敲钟。

朱棣和朱高炽都齐刷刷的直视起甄武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撬文臣的利益?

朱棣冷测测的笑了一声问道:“你觉得这事若是提出来,朝堂会不会吵翻天?”

甄武想了想,吐出一个会字,不过下一刻,甄武便进言道:“但是陛下,咱们不能因为有人会反对,就望而却步,就比如军匠,他们一生专研火器,对我们何等重要,陛下是战场中出来的人,您是晓得火器的厉害之处啊,若是咱们给他们一个晋升可能,他们必然铆足劲的改善火器,若是长此以往,我们必可以单单凭借火器之利便天下无敌。”

朱棣陷入了沉思。

朱高炽深深皱着眉头,理论告诉他,甄武说的话不错,可是他自小到大接受的儒家教育,却又告诉他,这些火器啊,军匠啊,说到底都是旁门左道,治不了国。

而治不了国的东西,何必为官?

又凭什么为官!

甄武仿佛猜到了朱高炽的想法,转身面对朱高炽,神色郑重的说道:“太子殿下,我知晓太子府多渊博之士,他们这些读书人,可能会对旁人都有所轻视,甚至轻视我们这些武人,但太子殿下可莫要被一些人影响,忘了太祖所立的文武并行之道,毕竟前宋结局还历历在目呢。”

朱高炽脸色有些尴尬。

甄武彷若未觉,接着道:“大明军卒,满天下的卫所,是护卫我大明的肉身长城,而军匠研发火器,将会是军人手中最锋锐的长矛,这般功劳,怎么不值得朝廷的肯定和赞赏?文人提笔治天下,武人上马安天下,各有并重,总不能大明繁华似锦下,全是文人治理的功劳吧,我甄武说句大不敬的话,天下若是动荡,哪还有国度给文人治理!不能让朝堂上全是他们把着位置吧”

“放肆!”朱棣怒拍桌子。

甄武顿时俯身告罪:“臣知罪,求陛下恕罪。”

“恕罪?”

朱棣差点没被气笑出来,甄武这脸变的也太快了:“你他娘的还知道让老子恕罪,惯得你不成样子,你一个都督府的人,乱插手工部的事情做什么,再说官职安排也是吏部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你吧。”

甄武刚想张嘴反驳。

朱棣估计是晓得甄武善辩,当即又道:“你快闭上你的嘴吧,平定北方之前,朝廷乱不得,这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有些事情我心中另有打算。”

说到这里,朱棣又转头厉声对朱高炽道:“老大,这事你就当没听到,明白吗?”

朱高炽俯身道:“儿臣明白。”

甄武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是知晓朱棣的性子的,一般朱棣这么说,那就代表朱棣主意已定,他多说也没有了意义。

其实说起来,甄武也理解朱棣的想法,朱棣心中有雄心壮志,想要开疆拓土,超越汉唐,所以在他这些功绩尚未实现之前,朱棣不太愿意和文臣闹的太僵,要不然朱棣也不会搞出《永乐大典》这桩文史盛事。

不过下一刻,甄武心中又浮现出一个想法,既然匠籍暂时无法改制,那么他针对军方动一动手,总不过分吧。

想到这里,甄武开口道:“既然这般,那此事臣便先不提了,但是臣想创办讲武堂,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讲武堂?”

朱棣眉头一皱,道:“你创办那玩意做什么?”

“文人们有太学,我们武人难道不能有一座总武堂?”甄武撇嘴说道。

朱棣眉毛一挑,仿佛怒火在跳动。

甄武连忙老实下来,解释道:“陛下咱大明虽有武举,可几百年才举办一次,而且各卫所官职也都是世袭,基本上大多都靠家学,可其中水准,难以估量,所以臣才想着创办讲武堂,等到时机成熟后,甚至可以把讲武堂的结业文书,当做世袭考核的一项,这样能够有效地保证将来的武职,不是酒囊饭袋。”

“这倒是不错,我先皇在时便颇为看重卫所当中的教习一事,这样吧,回头叫上张玉朱能几个,咱们细细商议一下,然后再琢磨琢磨在什么地方先试着办一办。”朱棣思索了一下后说道。

甄武应是。

讲武堂初期估计都是一些勋爵子弟,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甄武也可能做出损害勋爵们的利益,要不然甄武在军方都讨不到好。

但是一旦讲武堂创办的好,当日后的重要性越来越高后,自然会有大批量的勋爵家的次子或者庶子进学,然后自然而然也会有勋爵家的一些穷亲戚或者老部下的儿子们进学,当优秀的年轻将领多了后,世袭的地位必然会受到冲击。

那时,军方将不得不进行一次向上的革新。

之后,甄武不愿意再打扰朱棣爷三的欢聚一堂,告退便回到了家中,他直接钻进了书房中,开始研究如何创办讲武堂以及讲武堂的课程之类的。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就在他忙着的时候,朱玉英突然找了过来。

朱玉英把茶水放在甄武的桌上后,来到甄武的身后,轻轻的给甄武按着肩膀道:“定国夫人今儿来家里了。”

“定国夫人?”

甄武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徐景昌什么时候娶了媳妇?”

朱玉英噗嗤一笑道:“不是他媳妇,是我舅母。”

甄武回头白了一眼朱玉英:“你差点吓死我。”说完,甄武又回过头忙着自己的事,嘴上随意的问道:“她来做什么?”

“还能是什么事?”朱玉英说道。

甄武手上的动作突然的顿住了。

朱玉英叹了口气道:“她怕咱家不同意,所以上门探口风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所以便没有应什么。”

这句话落下后,房间里沉默了半天。

良久。

甄武才不自在道:“这事咱不是说过了吗,小六愿意就行,不用担心和定国公结亲对我的影响,父皇是容得下我的,等到将来…说不定到不了将来,我就把身上的担子全部卸下来呢。”

“那我回头就把口风传过去了。”朱玉英说道。

甄武又是过了半晌才憋出了一个嗯字。

朱玉英晓得甄武舍不得小六,走到甄武前边,坐在了甄武的大腿上,把脑袋枕在了甄武的肩上。

她轻轻劝说道:“其实你也知道,这几年小六都不似以前那般缠你了,更多的时候是憋在她自己的院子里,她总归是大了啊,即便不考虑她自己,她为了你的名声,也开始避着你了,我相信这样相处着你也心疼,咱也总不能让她和咱们徐家的那个小姨一样,年纪轻轻的就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常伴青灯吧。”

“咱那个小姨如何了?”甄武问道。

“还能如何?”朱玉英叹了口气道:“求亲的踏破门槛了,但是死活不愿意出嫁。”

甄武也叹了口气,说起来徐妙锦自小经历了,大姐夫造反,二姐夫被废,大哥和三哥反目,三哥还因变乱离世,估摸着心中有着不少阴影,对权势和嫁人之类的都非常抵触,要不然也不会这般喜佛。

还好小六自小大大咧咧的,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这倒是得天之幸。

既然这样…

甄武呼出一口气道:“那便嫁了吧,这事你和母亲商议着来就行,不必问我,我…估计这段时间会很忙,尽量少打扰我吧。”

朱玉英嗯了一声,把手掌塞进了甄武的手里,又反手紧紧的攥住了甄武的手。

……

相关阅读:影视编辑器核动力剑仙被诅咒就变强大人,得加钱重生从闲鱼赢起这是病,得治[快穿]从火影开始降临成为神豪以后剧透多元宇宙:开局直播漫威世界演绎者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