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警察陆令章节

383章 妄想(4k)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修罗武神 大叔,不可以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龙王殿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陆令和赵逸帆对视了一眼,一起上了楼。

也许因为是太晚了,二人声音很小,并没有触发声控灯,就这样一起上了楼。

接着,二人轻轻敲了敲魏华前妻的门,很快,又回到了这个房间里。

整套房子,一个灯都没有开,好在二人已经在楼道里适应了黑暗,勉强能看到屋内的一些轮廓。

客厅里一个人没有,就只有妇女一个人在门口。

妇女站在门口,非常暗,从陆令这个角度来看,只有一个轮廓。

“进屋说吗?”陆令打破了这有些瘆人的安静。

妇女没说话,转身进屋,坐在了沙发上,也没有开灯。

陆令二人跟上。

今天的月光并不明亮,屋内实在是太暗,要不是陆令二人今天来过这里,都可能找不到路。

“能开灯吗?”陆令知道开关的位置。

“开吧。”妇女声音不大。

陆令伸手,找了一阵子,没找到开关,拿出手机的灯照了一下,才找到了开关的具体位置,然后打开了灯。

房间内和之前来的那一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环境压抑了很多。

之前接触这妇女,陆令的印象是不错的。这女人和丈夫离婚这么多年也没有再找,非常关爱自己的女儿,而且对前夫也是有一定的感情,可以说是有情有义了。

此时此刻,妇女的状态,和几小时前完全不一样,像是丢了魂一般。

“遗书我看看。”陆令道。

妇女一伸手,把女儿写的东西递给了陆令。

从字体上来看,这女孩的字还算娟秀。

陆令说过,字,是能见人的。一幅字中,能展现出书写者的部分情绪,能看出多少,看观者水平。陆令并没有这方面的特长,但是依然能感觉到这字写得很痛苦。这张纸上,泪水不知道撒了多少滴。

遗书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说她过得实在是太过于痛苦,准备离开这个世界。

除此之外,下面写了好几个对不起。

陆令注意到,女孩写了两次父母,但每次,都是“爸爸”在“妈妈”前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我们俗称爸爸妈妈,这倒是正常,可是女孩一直跟着母亲,也这么写,就有些蹊跷了。

“你女儿呢?”陆令问道。

“在我屋里,她刚刚跟我说,她不想见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妇女道。

“那咱们说话,她能听到吧?”陆令道。

“能,她应该没睡。”

“这也正常,我上次来的时候,和她对视了一眼,当时她看到我,可能有些怕,这我能理解,”陆令道,“我可以撤,换人来。如果认为我俩都不行,我可以叫派出所的人过来。”

屋里没有任何声音。

陆令明白了什么意思,跟赵逸帆说道:“赵队,你自己在这聊,我出去。”

说着,陆令拿出手机,并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赵逸帆点了点头。

陆令出了屋,关上门,然后戴上了耳机,坐在了楼道里。

赵逸帆在屋里,和妇女说道:“还是让她出来和我聊聊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愿意帮忙。”

妇女见屋里的女儿没有反对,就去了自己的卧室,推门进去,显然是做女儿的工作。

她也信任警察,她觉得今天这俩警察都不错,能让女儿和警察沟通一下,总归是好事。

妇女进屋之后,赵逸帆给陆令发了微信语音,陆令接通了电话,就在楼道里静静地听了起来。

不多时,女孩从屋里出来了。

赵逸帆看了看,大概能判断出,女孩已经哭了很久。

他也不急,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和杯子,给女孩倒了杯水,轻轻地放在女孩旁边,然后轻声道:“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

“我没事了。”女孩缓了缓,说道。

声音显然有些沙哑。

“我知道你没事,你这好好的,”赵逸帆微微一笑,“小姑娘,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你不是警察吗?”小女孩顺着赵逸帆的话,终究还是说了一句话。

“我不仅是警察,”赵逸帆摇了摇头,“我是辽省的警察,不是你们蒙省的警察。我是辽省的专业警察、特殊警察,我们来大拉旗,原本是执行非常机密的桉件的。”

说着,赵逸帆把警官证递给了女孩。

女孩正是好奇的年龄,看到近在迟尺的警官证,也不好不接,接过去之后,发现赵逸帆确实是辽省的。

这样的设定,让她觉得很新奇。

“我是外地的警察,我们路过这,听说了你的事,想过来帮你。你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说,说完之后,我们办完事,就回辽省,没有人会知道你的秘密,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让你妈妈现在进屋等着,你偷偷告诉我,我会帮你。”赵逸帆身体微微向后。警官证递了出去,他暂时不想收回,就想放在女孩那里。

他身体一向后,女孩想递给他都不方便,只能自己拿着。

这种事,外地的警察,这样的身份反而更有优势。

很多现代人,都有自己的无数的小秘密,在家里以及身边的朋友这里,讳莫如深,可是网上可以随意聊。大家都知道,网络上的朋友和现实没有交集,秘密知道了也无妨。

所以,赵逸帆这外省警察的人设,还确实能打开女孩的心扉。

女孩的母亲看到这一幕,主动要求回屋待着,女孩也没拒绝。

终于,客厅就剩下女孩和赵逸帆两个人的时候,女孩张口了:“叔叔,我给我们家丢人了。”

“你们家?”赵逸帆问道。

“...”女孩声音小了很多,点了点头。

赵逸帆准备说话,但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能问。

问这样的女孩,其实是和审讯没有太大的区别的。他赵逸帆也许不如陆令有天赋,但绝对也是高手。

沉默,长久的沉默。

沉默了足足七八分钟,女孩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我不干净了。”

赵逸帆再次等待了十秒,确定女孩不准备继续说了,他有些诧异的说道:“你在外面生了几个孩子?”

“那怎么可能!”女孩立刻反驳道。

这也是常见的沟通技巧了,提前预设一个更夸张的东西,这样对方就会觉得自己的事情没那么夸张。

比如说你的朋友有些失落,说9月15日股市低迷,叹气不已,你直接说一句:“我们老板借钱炒股,今天亏了六十多万!”他可能就会说:“那我还好...我只是...”

“没生孩子,总归不是什么大问题。”赵逸帆轻呼一口气,“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要是再有个孩子,就确实不负责,因为养不好。”

“叔叔,你的意思是,我这不是大问题?”女孩泛着泪光,看着赵逸帆。

“小姑娘,你这确实不好,但还没有那么夸张。人生嘛,要犯很多错,你现在告诉我,你有没有信心,保证以后不再犯大错?”赵逸帆问道。

“有!”女孩连忙保证。

赵逸帆摇了摇头:“不,你没有的。”

女孩一下子有些迷茫,问道:“为什么?”

“人生之所以精彩,就在于未知。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更不可能预料十年后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当然,你有这份心是好的。”

赵逸帆顿了顿:“不过,你想,以后要考高中,要考大学,选专业,可能还要考研,各种考试,找工作、结婚、生孩子等等,这里面,你能保证都走对吗?不可能的。不过,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叔叔你也有犯过的大错吗?”女孩问道。

“没有。”赵逸帆摇了摇头。

“啊?”女孩有些失落,她觉得自己比起别人,差的太远了。

这要是陆令在,为了哄这小孩,随口就能编出几个适当的故事来,但赵逸帆不会。

赵逸帆轻轻摇了摇头:“我是警察,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如果你以后有机会,也可以选择当警察。”

“我可以吗?”女孩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如果你喜欢就可以试试。”赵逸帆道,“我跟你说个事情。”

女孩有些期待地看着赵逸帆。

“我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但是,我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太多犯过大错的人。他们有的杀人,有的抢劫,有的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你所谓的错误,和他们比起来,算什么呢?你今天能想不开,说明你是个好孩子,犯了错咱们改正就行了。他们有的人,错误太大了,以至于没有任何改正的机会了,你总不能和他们相比,不是吗?相信我,你这什么都不算,明天起床,好好读书,人生值得追求的东西有很多,你要努力,让你妈妈过上好日子啊!”赵逸帆笑着说道。

最后这句话,显然对女孩触动很大,女孩一下子有了目标和动力。

“好了,问一下,你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谁拿这个事,批评你了吗?”赵逸帆终于问到了正题。

“我爸...我...”女孩的情绪再次跌落。

“没事,有话咱们都说清楚,一切都得过去,不是吗?”赵逸帆说道。

“我爸,他...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今天,他在学校门口,见到了我,跟我说了一大堆话,我吓坏了,我难受死了,我...”女孩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此时,屋里的赵逸帆,和门口的陆令,同时皱眉。

几小时前他俩过来,看到了装睡的女孩,当时,女孩装睡,还有些狡黠,这情绪跟她说的,可不一样。

“后来呢?”赵逸帆问道。

“他陪我...”女孩说的应该是她的小男朋友。

“他多大?”赵逸帆问道。

“是我同学...”

“和你一样大?”

“嗯...”

赵逸帆松了一口气,这确实是少男少女偷吃禁果的故事,男孩也不到14岁。

无论怎么说,这倒是可控的后果。

“所以,他安慰了你很久,你一开始没事了,后来又想不开了?”赵逸帆听明白了。

“是...”

这个年龄的恋爱,情绪是非常非常容易变化的,可能一开始男孩哄得挺好,聊得也就没事了,但是,也许一个字眼有问题,女孩立刻就能想不开了。

...

赵逸帆和女孩加了微信,说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跟她说,算是把女孩哄了过来。他以前接触过好几位被弓虽的女孩,现在遇到的这个,还真的不算什么,以后女孩有啥不懂的问他,他随时可以帮一把。

把女孩母亲叫了出来,女孩母亲显然也听到了一些东西,她是过来人,都懂,本来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但是想到女儿之前都留了遗书要自杀,心疼女儿,自然是不敢说一句难听的。

总之,这个事就交给这边处理了。

赵逸帆出了门,看到陆令,二人一对视,都知道问题的关键在哪了。

魏华说谎了。

魏华不仅说谎了,关键问题是,魏华是怎么知道女儿和男友发生这种事了?

魏华到底是怎么回事?

抱着这样的疑问,二人下了楼。

“警官,你们不要急着下来啊,这还没到1点,子时还没过,还没过啊!”魏华有些急,“你们再上去看看。”

“没事,我们陪你,在这守着。”赵逸帆道。

“哦哦好,一起守着,对,守着就没事了,就没事了。”

月光下,陆令看着魏华,确定魏华此刻没有说谎。

不仅此刻没有说谎,之前魏华一直也没有说谎。

魏华这是怎么了?妄想症这么厉害了吗?

可是,妄想症,如何能知道女儿新换的学校?如何能知道女儿的秘密?

还有,魏华今天去了医院,开了药物,如果都吃了,那应该对精神有好的影响,怎么会今天如此严重?

魏华开的药,又去了哪里?

这里面疑点重重,可是目前却解不开。

大拉旗的监控摄像头并不多,达不到能复刻魏华今天一天行动轨迹的程度。

目前来看,如果魏华的女儿没有说谎,那魏华身上的问题就太大了。

虽然说陆令没有亲自看魏华的女儿,但是他从声音判断,加上赵逸帆的眼光也不差,应该不至于被这个女孩骗的团团转。

所以,归根结底,问题还在魏华身上。

陆令和魏华说道:“1点之后,你打算去哪里?”

“我上去看看她,她没事,我就走。”魏华道。

“你不是说不打扰她?”

“哦对,那我直接走。对,过了子时,一点之后,丑时就安全了。”魏华喃喃道。

“好,我们陪你到1点,1点之后,你陪我们去一个地方,有事情需要你帮忙。”陆令道。

“好,好,好。”

相关阅读:古武医婿我在怪谈世界做调查员金光武侠之魔刀传奇重生之绝世仙尊带着科技去修行全球饥荒:从继承万亩农场开始神潭天才攻略论[全息]金装秘书影视编辑器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