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章节

第257章 吞噬周天奇(求订阅,求月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魔天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抬头望去。

裴元庆以一己之力,压着夜神和一名老者,天帝盖世拳被他施展的出神入化,如无我之境,恐怖的拳芒,贯穿九天,将他们压着打。

每一拳都带着无上威能,纵然他们拼命的抵挡,依旧无济于事。

无论是夜神,还是这名老者。

战斗到现在,身上都被血液染红。

尤其是夜神,她更加的惨烈。

左手一条手臂,都被裴元庆打爆了,就连胸口,还有一道可怕的指印,将她的胸口贯穿,哪怕伤势被压制,血液依旧流了出来。

“好!”夜神也是果断之人。

再继续打下去,到时候想走都晚了,俩人都得交代在这里。

拼命的施展身法,不顾损伤到根基,化作一道遁光,向着天际冲去,想要逃离这里。

fantuantanshu.com

“老子让你走了吗?”裴元庆讥讽。

脚步一踏。

天崩地裂,天地像是一面镜子,密密麻麻、寸寸崩溃,无法承受他带来的巨大力量,刚要补上一拳,将夜神斩杀在这里。

老者抱着必死之心,燃烧道果,面色疯狂,“想杀夜神,先过老夫这一关!”

火焰从他体内冲出,将他整个人笼罩。

随着道果燃烧,实力激增一倍。

“天鬼黄泉指!”

调动体内的所有灵力,勐地一戳。

一道遮天蔽日的指力,散发着万道黄光,凶狠的射杀向裴元庆的脑袋。

“哼!”裴元庆冷哼一声。

“想死还不容易?老子先送你上路!”

右拳轰出,天帝盖世,金光演化,粉碎空间,砸在这一指上面,将之强势的破掉。

与老者战在一起。

老者根本就没有想过活着离开这里,放弃了防御,拼命的进攻。

以此拖住裴元庆,换来的代价,每一分、每一秒,他身上的伤势都激增。

望着逃走的夜神,萧然面色冰冷。

“你走不掉的!”

取出一滴万年水乳灵液,一滴灵液,就可以将消耗的灵力,全部恢复过来。

这东西还是青儿刚过来时,赠送给他的。

灵液入腹,进入体内。

流转一遍,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萧然消耗的至纯灵力,在瞬间全部恢复过来。

“好东西!”萧然赞道。

向着天空望去。

此刻。

夜神已经彻底逃走,天际不见她的踪迹,连个影子也看不见。

“天帝纵横金光步!”

踏天紫气靴一点,化作点点金光,直接从原地消失。

速度真的太快了,一个呼吸间,便已经脱离战场。

离开这里。

没有顾忌,萧然再次出手,这次动用的是空间之力,“给我开!”

手掌粗暴的一抓,将空间抓爆,打开一扇大门,迅速冲了进去。

强横的时空乱流,连封天境大能都承受不住。

但萧然的肉身非常的变态,还凝聚了无上神魔体,单单是肉身散发出来的护体灵光,便将时空乱流挡下。

任其蕴含的毁灭之力,再如何的强大,而无法伤害到他分毫。

速度激增,在原来的基础上面,提升整整五倍。

迟尺天涯,这一刻在萧然面前也不够看。

天际。

夜神以重创之躯,拼命的向着庆安城逃去。

只要到了庆安城,她就安全了。

身上的伤势太重,左手被打爆,胸口还被一道指力贯穿,再加上其它的外伤,若不是她意志坚定,再加上一路嗑药,以丹药控制伤势,恢复消耗的灵力。

这会儿早就躺下了,别说飞天了,就算是动弹一下都非常的困难。

过了荒县。

到了荒河这里,距离庆安城已经不远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

心跳加速,像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急忙回头望去。

身后空空如也,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个鬼影子都没有。

“呼!吓我一跳。”夜神长出一口气,提着的心,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

刚准备继续向着前面冲去。

忽然。

在她前方十丈外的空间,传出一道道涟漪,向着周围扩散。

哧!

见此一幕,在九天之上一个急刹车,急忙停了下来。

只见一名青年人,身穿紫金战甲,两道灵光将他映照的如九天神魔一样。

撕裂空间,从里面走了出来。

童孔一缩,急忙退开十步,惊惧写在脸上,“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

她绝望了!

能够撕裂空间,在空间中自由穿梭的人,至少是封天境的大能,还是封天境高阶,甚至是封帝境的至强者,才能够办到。

别说她现在已经身受重创,就算还完好无损,在这等老怪物的面前。

对方只要稍微的动一下手指头,就能够将她按在地上摩擦。

扁的、圆的,都不带重样的。

空间愈合。

萧然挡在她的前路上,夜神美眸一缩,一双卡诗兰的大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传……传奇境四重?”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又认真的看了一遍。

但萧然此刻显露出来的修为,的确是传奇境四重。

没错!

“哈哈……”激动的大笑声,在九天之上回荡。

大起大落,转变的太快了,刚才还在炼狱,现在到了天堂,重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

笑声一敛。

冰冷的杀气,从她的体内席卷出来,将周围的空间冻结。

一双美眸不带一点感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你一个传奇境的小辈,谁给你的勇气,敢过来追杀本宫?”

谱子都摆上了。

“四肢不全,还被伤成这样,杀你很困难?”萧然反问。

“困不困难你马上就知道了。”夜神冷冷的说道。

“杀我大周天骄小侯爷,还假扮成夏正,布下天罗地网,引诱我们上钩,让我们数十万大军,包括强者覆灭。”

面色狰狞,扭曲在一起,像是发狂的恶魔一样。

“待本宫将你拿下以后,不会立马杀了你,将你的皮扒下制作成灯笼点天灯,再将你的灵魂抽出来,当灯油,让你日日夜夜承受万劫不复的痛苦!”

轰!

恐怖的气势绽放,封锁九天,周围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像是不堪承受她这股巨大的威压。

帅不过一秒。

下一刻。

噗!

心口一甜,强行运功牵动体内的伤势,直接被反噬,吐出一口血箭,整个人萎靡不振,像是一道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着下面跌落过去。

“不……”夜神绝望的惨叫。

仇人就在眼前,只要将萧然拿下,就能够报仇。

可是现在。

却在关键时候,她自己不行了。

抓出一把丹药,看也不看,囫囵的吞了下去。

然后又取出幽冥邪神丹,望着手中的这颗丹药,但凡有一点的可能,她都不会将它服下。

后遗症真的太可怕了,一旦吃了,这辈子也就完了。

狠辣的望着萧然,咬牙切齿,凶狠的说道,“只要能够杀了你,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一切都是值得的!”

刚要张嘴,将幽冥邪神丹给吃了。

但萧然却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我让你动了吗?”萧然冰冷的声音响起。

踏天紫气靴一点,配合着空间之力,直接从原地消失。

见状。

夜神一刻也不敢耽搁,迅速的将丹药塞进了嘴里,还没等她将幽冥邪神丹咽下去,金光一闪,萧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冷漠的声音响起,“定!”

时间领域冲出,磅礴的时间之力,粗暴的镇压在她的身上。

面对这股庞大的时间之力,幽冥邪神丹都已经到了嗓眼这里,却被定住了。

挥手一拍。

狠辣的抽在她绝美的脸上。

啪!

劲爆的巴掌声响起,在这一掌面前,夜神嘴里面的幽冥邪神丹被抽飞出来。

还没等掉落下去,屈指一点。

一道金光打落出去,将这枚幽冥邪神丹摧毁。

手掌一探,粗暴的向着她的脖颈抓去。

“这、这是十大至尊之力的时间之力!”夜神骇然,失声的叫了出来。

“还算有点眼力劲。”萧然变相的承认。

抓着她的脖颈,无上巨力爆发,低吼一声,“去!”

勐地一砸,将她的身体砸了出去。

“不要……”夜神绝望的惨叫。

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所做的努力,全部都是徒劳。

化作一道流星,从天而降,砸进了荒河里面。

她的运气不错,下面正好是荒河。

庞大的河流,在这股巨力面前,激射出一道冲天般的浪花,河水翻滚,向着四周冲去,狂暴的气浪,持续良久才停下。

金光闪烁,萧然从天而降。

强横的气势,硬生生的将周围的河流逼开,形成一片真空。

巨大的脚掌,在夜神恐惧的目光中越来越近,踩在她的胸口。

“啊!”

惨叫声响起,胸口骨骇都被踩爆,在这股剧痛的刺激下,直接晕死过去。

但这还没有结束。

“这就受不了了吗?”萧然冷笑。

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腰间,将她踢飞出去。

金光闪烁。

天地之间出现上百道他的身影,下一秒钟,在一瞬间重合在一起。

砰!

爆炸声响起,萧然的身影显露出来,只见夜神已经被他活活踢爆。

转过身体。

望着荒县的方向,荒河距离荒县很近。

“那边的战斗,已经没什么悬念了,胜负只是迟早的事情,先将荒县中的人解决。”萧然道。

背负着双手,踏天而行。

向着荒县赶去。

几个呼吸之间。

便站在了荒县的上空,磅礴的灵魂力量一扫,将下面的防御情况,全部收入眼中。

“才一万兵马?连个像样的强者都没有?”萧然道。

并没有将灵魂力量收起来。

没有同层次的强者抵挡,这群人在灵师面前,连蝼蚁都不如,想怎么碾压,就怎么碾压。

脚步一迈。

便已经到了县衙上空。

灵魂力量横扫出去,简单粗暴,连灵技神通都没有施展,直接冲进这些人的脑中。

砰砰……

脑袋爆炸,无头尸体摔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全程连三个呼吸都不到。

留守在荒县的周国兵马,全部被除掉。

解决掉他们,金光一闪,萧然便到了粮草这里。

黑压压的一片,堆积成山,真的太多了。

如此之多的粮草,足够数十万大军一年所用。

“有了这批粮草,再加上朝廷运来的粮草,等东荒侯他们灭掉周天奇的大军以后,正好以此为跳板,拿下沧州。”萧然道。

庆安城隶属于东林郡,归沧州管辖。

沧州正是周国的边境。

取出十粒星辰沙。

“去!”

施展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变化成十名金甲战士,以它为基础,且每个金甲战士的肉身修为,都堪比武王境。

若不是前线大营那里,还有两万金甲战士,这十名金甲战士至少拥有战尊境的实力。

“守在这里,保护好粮草,切莫让人给毁了。”萧然吩咐。

十名金甲战士以仓库这里为中心,严阵以待。

“该回去了。”萧然道。

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消失。

前线大营这里。

战斗还在继续,厮杀了这么长的时间,周天奇大军败局已定。

包括他带来的天神卫等强力部门,还有其他的强者,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无法再翻盘。

到了现在。

就算是一头猪也看出来了,他们完蛋了。

再继续死战下去,一旦东荒侯那边的战斗结束,腾出手来,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率先向着外面逃去。

“杀!不要放走一个。”裴元庆喝道。

他已经将那名老者解决,率领着一群强者,加入到其它的战团。

大夏这边的强者也围了过来,以有心算计无心,还布置下了天罗地网,想要逃走?岂能那么容易?

有了他们的加入,周国死伤的人更多。

一个个都疯了,各种手段都使出来了,想要脱困,从这里逃出去。

哪怕回去以后,朝廷怪罪,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

前仆后继,就算身受重创,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放弃逃跑的念头。

战斗更加激烈,远远的超过刚才。

九天之上。

周天奇被萧然偷袭重创,一身实力大打折扣,用尽了各种方法,想要将体内的恶龙之力、神魔之力、浩然正气等力量驱除,都以失败告终。

面对东荒侯的强势攻击,在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就落入了下风,被他压着他,随着时间的推迟,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

再加上萧然留在他身上的伤势,到了现在,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

好在关键时候。

冥火真人冲了过来,与他一起迎战东荒侯。

就算这样,也被东荒侯压着打,但多了一点喘息。

“元帅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东荒侯居然踏出了半步,触摸到了帝境的门槛,再斗下去,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冥火真人急道。

“本元帅知道!”周天奇阴沉着脸,都能够滴出水来。

“我留下来断后,你趁机离开!若不然,再斗下去,想走也晚了。”

“本帅身为数十万大军统帅,岂能轻而易举的退走?若就这样走了,置下方的将士,还有信任本帅的人怎么办?”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冥火真人急了。

再次挡下东荒侯一拳,吐出一道血箭,半边身体都要废了。

“元帅你赶紧走!”

双手一捻决,怒吼一声,“天冥领域!”

以他为中心,天冥领域冲出,将方圆八千丈全部笼罩,黑暗无光,幽冥之力流转。

冰寒、奇重,还能够侵蚀生命。

动用领域,就到了拼命的时候。

若赢不了,将消耗巨大,届时就成了粘板上面的鱼肉任人宰割。

见周天奇还愣在原地,冥火真人挥手一拍,全力一掌,将空间打爆,露出一扇大门,急道,“走!”

将周天奇扔了进去。

全力催动天冥领域,向着东荒侯镇压。

“本侯让你走了吗?”东荒侯冷漠的说道。

“截天七神指!”

手指抬起,金光旋转,灭世般的威压,从指尖传出。

第一指落下,上千丈大的巨指,强势的破掉冥火真人的天冥领域。

哪怕他是封天境十重,还动用了领域,依旧连他的一指都抵挡不住。

第二指落下,威力提升三分之一,在冥火真人恐惧的目光中,粗暴的将他轰杀。

望着周天奇逃走的方向。

粗暴一抓,强势的将空间抓爆,露出一扇大门。

“来了就留下来吧!”

剩下的五指,强势的激射进虚空中,向着周天奇射杀过去。

做完这一切。

东荒侯看也不看,以他现在的状态,面对自己的截天七神指,不是看不起他,就算底蕴全出,也无法抵挡得住,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

这里的战斗,还需要他主持。

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斩杀更多的周国人马。

纵横一闪,向着下面的周国大军冲了过去。

空间中。

周天奇并不是不想走,而是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凡事不能太过于主动。

见空间已经愈合,有多快逃多快,不顾一切的催动身法,向着周国逃去。

同时。

愤怒的咆孝,“东荒侯你给本元帅等着!今日之辱,来日定要你十倍、二十倍的尝还回来!”

忽然。

心里升起致命的危险,身后像是有大恐怖一样。

汗毛倒立,急忙向着后面望去。

周围的时空乱流,全部被寂灭,无法挡住这股巨大的力量。

五道金色指力,封天锁地,带着灭世般的力量,且速度快到极限,顺着他留下来的气息,向着他击杀过去。

“可恶!”周天奇气急败坏的咆孝一声。

顾不得其它。

将身上唯一的两件灵宝取了出来,心里面在滴血,这可是他的本命灵宝,可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若是不这样做,将死路一条。

“给本元帅爆!”周天奇喝道。

再如何的不舍,还是将手中的两件灵宝自爆。

轰!

两道蘑孤云,在他的控制下,向着激射过来的五道毁灭巨指冲去。

抵挡了几个呼吸,然后便被毁灭巨指强势的破掉。

单手在腰间的乾坤袋上面一拍,看也不看,取出一大堆的宝物,全部都扔了过去。

又坚持了十几个呼吸。

到了现在。

他底蕴全出,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宝物阻挡激射过来的五道毁灭巨指。

“想要杀本元帅,做梦去吧!”周天奇面色狰狞,仰天怒吼一声。

“死亡领域!”

磅礴的死亡之力,从他的体内席卷,足足达到了九千丈。

死亡领域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死亡之力。

“给本元帅破!”

不顾伤势加重,血液都从嘴角流了出来,调动死亡领域,霸道的镇压过去。

第一道指力落下,死亡领域震荡,似乎要承受不住,剧烈的颤抖。

第二道指力落下,死亡领域范围急速缩小,只剩下不到三千丈。

噗!

周天奇更是遭受重创,吐出一道血箭,脚下一个踉跄,随时都能够摔倒在地上。

第三道指力落下。

砰!

死亡领域崩溃,直接被打爆。

不过却将这道毁灭巨指给抵挡了下来。

第四道指力和第五道指力,一同激射过来,巨大的音爆声,还未靠近,单单其散发出来的威能,便强势的破掉周天奇体表的护体灵光。

眼看它们越来越近,周天奇疯了,被东荒侯给逼疯了。

“涅槃九转魔功!”

将这门魔功运转到极限,滔天魔光从体内冲出,在体表一连布下二十一道防御。

刚做完这一切。

两道指力狂暴的激射过来,无上的力量,顷刻间,便将这二十一道防御破开。

轰杀在周天奇的身上。

身体爆炸,血雾翻卷,死的不能再死。

等到指力消失,空间中残留的血雾并没有消散,反而向着一起凝聚。

慢慢的靠拢,再愈合,似乎要重生一样。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肆无忌惮的大笑声,竟然从血雾中传出。

“哈哈……”

“卡在最后一层的瓶颈,终于突破了!东荒侯你怕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你不仅没有杀了本元帅,反而还成全了我!涅槃九转魔功突破到最后一层,领悟到突破帝境的感悟,只要给本元帅一段时间,就能够突破到封帝境,站在幻界大陆的天花板上面。”

空间外面。

萧然正好从这里经过,向着前线大营那边赶去。

没想到刚到这里,就听见了空间深处传来的得意大笑声。

“本帅?莫非是周天奇?”萧然狐疑。

心里不解,周天奇不是被东荒侯压着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望着空间深处。

眼中精光闪烁,萧然有了决定,“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五指一握成拳,运转空间道果,砸在虚空中。

哧!

空间被打开一扇大门,脚步一迈,冲了进去。

空间深处。

这些血雾已经愈合在一起,正在凝聚成人影,再有一会儿,就能够彻底的形成。

见到萧然闯了进来。

周天奇一愣,回过神来,激动的叫道,“是你!”

不等萧然开口,杀气冲天。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偏要闯进来!待本元帅复活以后,便是你的死期。”

“咦!真的是你?”萧然轻咦一声。

“被东荒侯打成这样,居然还不死?”

“哼!”周天奇冷哼一声。

“你知道什么?本元帅修炼的涅槃九转魔功,可是从一座上古遗迹中得到,威力强大,有神鬼莫测之能。若不是东荒侯,也无法突破到最后一层,领悟涅槃真意,涅槃重生,还悟到了突破帝境的机缘!”

“没关系!我再补一刀。”萧然很认真的说道。

向着他走去。

紫金冲冠战甲防御全开,以防不测,防止他偷袭。

“就凭你?”周天奇讥讽。

“不是本元帅看不起你,以你的实力,本元帅就算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你也无法破开涅槃九转魔功的护体魔光!”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萧然道。

脚步一跨,出现在他的面前。

“吞天魔功!”

右手拍出,恐怖的吞噬力量,从掌心传出,在手掌上面,演化成一座黑洞,落在这些血雾上面。

“都给我过来吧!”

勐地一吸,如蛇吞鲸一样,霸道的将这些血雾吞进体内。

“不!”周天奇惊骇,愤怒的咆孝。

“怎么会是这样?你明明是传奇境,为何能够吞噬本元帅?还能够破掉涅槃九转魔功?”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萧然道。

将吞天魔功运转到极限,疯狂的吞噬着。

“停下!快点停下来……”周天奇绝望的怒吼。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彻底的消失。

收回手掌。

周围的血雾,都被吞噬一空。

嘴角一翘,面露讥讽。

“这下你再复活试试。”

撕开空间,冲了出去,向着前线大营赶去。

一会儿。

萧然赶到这里,战斗已经结束,地面上到处都是尸体,分不清是谁的,血液弥漫,浓重的血腥味刺鼻传来。

望着两万金甲战士,衣袖一挥,将神通收了起来。

“萧哥!”郑青激动的叫了一声,疾步赶了过来。

“你去哪了?”

“杀夜神。”萧然道。

“没事吧?”

“嗯。”萧然点点头。

“那她死了吗?”郑青再问。

“死了。”萧然道。

“侯爷在营帐那里等我们,先过去。”郑青招呼。

俩人向着重新搭建好的中军营帐走去。

到了这里。

亲卫让开一条通道,让俩人进去。

营帐中。

东荒侯坐在主位上,只有他一个人,正在喝茶,见萧然他们来了,指着边上的座位,“坐!”

萧然和郑青坐在软塌上。

“周天奇的数十万大军,被灭杀二十万,剩下的人都被俘虏,修为一律废掉,押回去开垦荒地、再扩建官道,哪里活重、哪里的活累,就将他们调过去,只要干死为止!”东荒侯主动讲解。

“天神卫等一群人强者,还有幽冥卫的人,几乎全部覆灭,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趁乱逃走,神剑卫的人已经去追了。裴元庆率领着五万兵马,赶往荒县,想来这时已经将荒县夺回来了。”

顿了一下。

“周天奇、冥火真人,等一群人高级将领,除了见势不妙,逃走的夜神,其他的人都被留在这里。”

“夜神被我杀了。”萧然道。

接过郑青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迎着东荒侯疑惑的眼神说了起来。

“之前的战斗中,解决朱无道以后,正好见到她逃走,便追了上去,在荒河那里将她除掉。回来的路上,正好经过荒县,又将荒县的周国守兵解决。”

“你又立功了。”东荒侯爽朗一笑。

夜神被裴元庆打成重伤,逃走的事情,他听裴元庆汇报过了。

“周天奇是怎么回事?”萧然问。

“已经死了!”东荒侯非常自信。

“中了本侯的截天七神指,以他当时的状态,还逃不掉!”

面露狐疑。

一个不好的猜测浮了上来,萧然好端端的提起他,莫非他还没死,让他给逃了吗?

想到这里,沉声问了出来。

“你是不是见过他?”

“嗯。”萧然应了一声。

砰!

东荒侯眼神一冷,愤怒一捏,强大的力量,将空间捏爆,很不爽的说道,“竟然让他给逃了!”

“不!他已经死了。”萧然摇摇头。

“怎么回事?”

“周天奇修炼的功法唤做涅槃九转魔功,从上古的遗迹中得到,想要将最后一层练成,需要破而后立,他之前没有悟透,被你杀了以后,正好符合条件,突破到最后一层,涅槃重生,还领悟到了成帝的机缘。”萧然道。

“可惜!他的运气真的太差了,而我当时正好从空间外面经过,听见深处传来银荡的大笑声,便破开空间进去一看,没想到真的是他,顺手送他上路。”

“你又立功。”东荒侯由衷高兴。

将写好奏折打开,拿着笔再次添加,将萧然灭周天奇的事情写在上面。

“看看!”

接过奏折,翻开看了起来。

将他最近所立下的功劳,从斩杀周麟开始,再到灭风蛮族,又引诱周天奇大军上当,最后灭了周天奇的事情,全部记载在上面。

看完,将奏递了过去。

“这份奏折递上去,朝堂怕是要炸锅。”萧然摸着鼻子苦笑。

“炸锅又如何?”东荒侯霸气的说道。

“我们在前线打死打活,若他们敢压下有功之人,别说是本侯,鲲鹏大营的数十万将士都不会答应!”

顿了一下。

“以本侯的猜测,你刚被提拔成紫剑卫不久,再往上面一步,便是副剑主。如今陛下昏迷,每天只有一个时辰清醒,大皇子监国,和三公他们商量过后,怕是不会给你升官,应该会封赏你爵位,还有其它的赏赐。”

“这就要封侯了吗?”郑青惊讶。

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萧然这次立下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无论是斩杀周麟,还是灭杀周天奇,还有夏正等人,再灭风蛮族等等,随便拎出来一件,都是泼天的功劳。

如今。

这么多功劳,却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若是赏赐低了,正如东荒侯说的那样,鲲鹏大营数十万将士绝对不会答应。

除了鲲鹏大营,其它的四座大营也不会答应。

今日能压下萧然的功劳,明日便能压下他们的功劳。

届时。

引发的后果,绝对非常的可怕。

搞不好,朝堂都要震动,无数人人头落地!

“到时再看吧!”萧然道。

“何时出兵渡过荒河,将庆安城拿下?再以庆安城为跳板,拿下沧州?”

“本侯已经吩咐裴元庆了,让他拿下荒县以后,留下一万兵马,率领着剩下的四万大军,横渡荒河赶往庆安城,将它拿下。等本侯这边休整完毕,就率领大军渡河,与他们会合,再一举拿下沧州全境。”东荒侯道。

面露担忧。

“你带来的朝廷旨意,只是让本侯出兵挡住周天奇大军,将他们挡在边境外面,并没有主动出击的旨意!但这次的机会真的太好了,周天奇和他的穷奇大营,数十万将士,几乎全部被灭,就算惠文帝从其它的大营调兵,等到他们准备好,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有这个时间,沧州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

“那你?”萧然面色严肃。

“身为一营主将,除了保家卫国以外,还要抓取时机!等我们拿下沧州,再将沧州占领,就可以以此为跳板,主动权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到时候是打还是划界而治,周国都要看我们的脸色。为此,就算事后朝廷降罪,本侯也认了!”

萧然没说话,取出一份文书和点睛圣笔,在上面写下一句话:

“避免贻误战机,可先拿下沧州!”

又取出真龙令,盖在上面。

收起真龙令,将文书递了过去。

“将这个一同呈上去,保你们没事。”

“殿下她……”说到这里,东荒侯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嗯。”萧然应了一声。

“本侯和鲲鹏大营数十万将士,承了你一个人情!”东荒侯郑重的说道。

“都是为了天下百姓。”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有个兄弟叫钱轩,他是荒河的守将,周国大军渡河时,死战不退,到现在下落不明,活要见人,就算是死了,也要将他的尸体带回家,葬在大夏疆土中。”萧然坚定的说道。

“萧哥我跟你一起去!”郑青急了。

“不用。”萧然摆摆手。

“林雨衫还在瀛城等你,这会儿怕是担心坏了,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你便派人给她报个平安。”

“我、我……”

萧然拍拍他的肩膀,不容拒绝,“就这样定了。”

“要本侯帮忙?”

“我自己可以。”萧然婉拒。

他准备的后手,到现在还没有动用,其中就包扣剑十二,让他一直隐藏在暗中。

若连剑十二和他都无法解决,东荒侯就算是出手也没用。

“行!需要我们尽管招呼。”东荒侯提醒。

“冰巨人族你打算如何处置?”

“杀了未免可惜,不如将他们培养成打手,逢战必先。”萧然建议。

“行!”东荒侯应下。

该商量的事情,都已经商量好了。

从软塌上面站了起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这么快?”郑青一惊。

“嗯。”萧然点点头。

“一路平安!”东荒侯嘱咐。

亲卫的声音,却在这时从外面传了进来。

“启禀侯爷,我们抓的幽冥卫俘虏中,有一名男人自称是萧然、萧大人的朋友。”

东荒侯和郑青的目光,急忙望了过来。

萧然一愣,仔细一想。

他想起来了,前天晚上见到的那名青年人。

“将他带过来。”

“萧哥你真的认识他?”郑青好奇。

“不认识。”萧然摇摇头。

迎着他们不解的眼神,解释一句。

“他是幽冥狱安插在幽冥卫的奸细,前天晚上我去荒县救你们的时候,阴差阳错下,便打了个照面。”

“你还认识幽冥狱的人?”

“嗯。”萧然点点头,并没有多说。

很快。

四名亲卫,押着青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琵琶骨被封印,身上捆绑着铁链,手脚上面也有。

见到萧然,面色激动,“大人救我!”

“你们退下!”东荒侯挥挥手。

四名亲卫离开。

萧然走了过去,将捆绑在他身上的铁链解下,再解开他的琵琶骨,问道,“怎么回事?”

“周天奇率领着大军进入大营,便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再然后,战斗就结束了,我刚准备离开,就被你们的人给抓住了。”

“侯爷,他是我朋友的手下,从未伤害过大夏的人,不如将他放了。”萧然道。

“行。”东荒侯答应的很爽快。

“我们先走了。”萧然拱拱手。

带着他离开营帐,拒绝了东荒侯和郑青相送。

在一处山峰这里停下。

扑通!

“谢风多谢大人救命之恩!”谢风单膝跪在地上。

“起来!”萧然道。

“我和你们的圣子瞿伯安是朋友,只要你没有在大夏境内为非作歹,既然遇见了,不会见死不救。”

“对大人来讲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讲,却恩重如山。”谢风认真的说道。

“行了,此事不提了。”萧然摆摆手。

“还回幽冥卫?”

“不了。”谢风面露解脱。

“连夜神都被除掉了,这次幽冥卫派来的力量,损失惨重,我若是回去,怕是难逃一死。趁着这次机会,正好跳出这个旋涡,回幽冥狱述职。”

(这是第一章,小白这就滚去写下一章,求月票啊,大家冲啊!!!)

------题外话------

感谢

书友20190725135837423读者的1500.asxs.币打赏!

感谢xyz1108读者的1500.asxs.币打赏!

感谢草长莺飞上善若水读者的500.asxs.币打赏!

感谢书友20181108120431997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比你们都大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克来迪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清风流影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繁华殆尽丶永爱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书友20200612090015111读者的100.asxs.币打赏!

感谢PiZriY读者的1666书币打赏!

相关阅读:术士入侵火影快穿:给反派小可怜送老婆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直播通古今:从采访奸雄曹操开始三国之开局投奔曹操我在长生殿试药三十年人在白胡子团:开局上交赤瞳副本!从国风开始,打造娱乐帝国来自异界的呼唤从双城之战闯入英雄联盟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