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婆娑世界的行者章节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两行伶俐齿,三寸不烂舌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魔天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不感兴趣……”

听了丁君杰的话,辛子秋却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很明显,这位斗战胜佛作为“灵山”的强者,偷偷跟随虚行子潜入浮生境,花费的代价肯定极大,也必然有着更大的图谋。

这种牵涉到了高阶行者的计划,他一个初阶行者可不想贸然卷入其中,免得被牵连到,一不小心就得粉身碎骨。

眼下辛子秋只有一个念头,既然问不出线索,那干脆就取走虚行子的性命。

只要获得优胜,他就能再次见到“小冬”,还有精神病院里面那个跟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罗睺”,从而有望打听出更多的线索。

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更重要呢?

他根本懒得去理会丁君杰,重新走到虚行子身边,举刀便朝他咽喉划去。

“那若是他的任务和罗睺有关呢?你是辛元礼的儿子吧。”

辛子秋眉头皱了皱,手中锋利的刃尖悬在虚行子喉咙前一寸处,停住了手,用力握住了刀柄:

“你接着说……”

这个突然抛出来的“炸弹”,的确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但辛子秋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只不过将手中的虚行子从砧板上的鱼肉,变成了赌徒手中的筹码。

如果说他在尔虞我诈的婆娑世界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时刻都要占据主动,绝不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

丁君杰见辛子秋并没有要放过虚行子的意思,只得叹了口气。

他这一次瞒天过海,进入浮生境,是要帮助灵山佛子共同完成一项十分重要而隐秘的任务,这其中细节本不欲为外人所知,但眼下却不得不对辛子秋和盘托出。

因为若是虚行子被淘汰,在“相”之规则消失的情况下,他也没法独自留在浮生境中,那灵山之前费劲心力做出的部署,就会前功尽弃。

他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反复斟酌之后才说道:

“我们这一次,是为了浮生境中隐藏着的‘异魔’们而来。”

“异魔?什么意思?”

这是个新的名词,辛子秋从来没听玄冥或是元始天尊提起过,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些事情显然不是他这个层次能够了解到的。

只听丁君杰解释道:

“异魔又叫‘破坏者’,顾名思义,他们就是破坏婆娑世界秩序,制造混乱的人。他们不遵守规则,仗着自己的本领在各个世界中攫取力量,为所欲为。这些人,都是婆娑世界的敌人,也是我们行者的死对头……”

丁君杰说到最后,语气也变得高亢起来,有种大义凌然,义无反顾的气势。

灯光明灭间,辛子秋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语气也沉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老爸也是所谓‘异魔’么?”

丁君杰哼了一声:

“你说呢?罗睺是不祥的灾星,和‘计都’一起主宰日月蚀,抢夺太阳和月亮的光芒。辛元礼以此为号,怎么,你以为他还是什么善男信女不成?”

辛子秋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老爸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向来都是宁可自己吃亏,从不占别人半点便宜,绝不会是你说的那种自私自利的人。你想让我对陆师兄手下留情,也用不着讲这么恶毒的谎言来诋毁他。”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丁君杰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冷笑了一声,不慌不忙地说道:

“他是你亲爹,你当然觉得他是世上第一大好人。你不肯信我,那也怪不得你,但是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玉虚宫的人看中,元始天尊又为什么非要将你拉入婆娑世界,还费尽心机为你选择任务和功法,悉心培养?”

“你在一个四级世界之中一口气完成了六个任务,直接晋升为三阶行者,进步的速度顶得上旁人数年的苦功,真以为只是自己运气好么?”

辛子秋的眉毛挑了一挑:

“我爸曾经是玉虚宫的行者,和元始天尊渊源深厚,他们挑选我很奇怪么?”

他这句话说得没什么底气,丁君杰的问题,他也曾经思考过,而且反复向玄冥确认,却只能得到这个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答桉。

“你错了,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

丁君杰感到自己终于抓住了辛子秋的软肋,说话的音调微微上扬,显得有些得意:

“……和玉虚宫有渊源的人多了,元始天尊在现实世界还有自己的孙子孙女呢,不也都是普通人?他只是在利用你,因为他知道了罗睺藏身的世界,但是没法找出他真实的身份,因此才以你作为诱饵,钓他这条大鱼出来。”

三寸之舌芒于剑,丁君杰的这些话,一字一句好像刀斧一般,凿在辛子秋的心里。

即使他足够冷静,不会贸然相信这些话术,但也不得不承认,丁君杰给出的解释要远比玄冥所说的更加合情合理,也很可能更接近事实的真相。

见辛子秋沉默不语,丁君杰以为他还是不肯相信自己的话,便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以为辛元礼早就死在芝加哥了?也对,那份验尸报告我也看过,确实天衣无缝,很有说服力,但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辛元礼机谋深远,算计无穷,绝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死掉的。我宁愿相信他是金蝉脱壳,假死求生,设下了一个天大的骗局,也不会相信什么狗屁验尸报告的。”

“你老爸的本事,远远超乎你的想象,若是有一个人能做到伪造死亡,金蝉脱壳,那一定是他!在没把整个婆娑世界折腾得天翻地覆之前,他没那么容易死!”

丁君杰言之凿凿,似乎对辛元礼又恨又怕,但辛子秋却无暇在意那些充满愤怨的语气。

他感受着怀中沁色古玉澹澹的暖意,又想起在那个神秘的精神病院中住着的,自称“罗睺”的男人,竟有些无从反驳,神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认同丁君杰的话。

老爸还没有死,他肯定活在某个地方,也许就在浮生境里,甚至可能还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正在等着自己去解救。

……

相关阅读:四合院之刘光福有点坏四合院:最强反派许大茂签到诸天从四合院开始当琴酒来敲门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代[快穿]炮灰任务港娱从1991开始港娱:从1985开始我的商界征途我的一九八五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