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章节

第五百六十八章 晋阳暗潮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修罗武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魔天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纵横剑派的当代传人,之所以出山,就是因为武当山上的万剑归宗。

剑君出世,大世将起。

从领悟万剑归宗之时,

大半年的时间让杨清源能够收敛剑意,不再像开始的时候一般,对于剑来说,就像是自走春药,是把剑就想和杨清源贴贴。

剑意一动,便是剑道牛头人。

原本杨清源是收敛着剑君剑意的,但是随着他和玄翦动手,一身剑意便渐渐压制不住了。

盖聂的青霜,卫庄的鲨齿,都在剑鞘之中不断颤动。

起初之时,盖聂和卫庄还尽力压制,但是随着玄翦和杨清源的战斗进行,这剑意越来越强。

盖聂苦笑,随即松开了压制青霜的右手。

青霜剑,粲然出鞘,落在了身前,向着杨清源的微微弯曲。

二叔见大叔先他一步松开了剑柄,这才跟着一道松开了手,让鲨齿也落在了地面之上。

二狗子这该死的胜负欲,一定要胜师哥一筹。

场中战况愈加激烈,杨清源与玄翦都是洞玄境中的顶尖高手,原本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即便是斗剑之时,也能控制自己的剑气,不让其外泄。

但是随着两人的全力出手,剑气剑意依旧开始像四周扩散。

最靠近两人的一棵银杏树,已然两人交手溢出的一丝剑气环绕,瞬息之间被切割成了数段。

少年的盖聂卫庄对视一眼,这两人的剑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眼界。

玄翦内外兼修,黑白双剑,生死轮回。

杨清源剑君在世,剑气纵横,锋芒无匹。

就算是他们的师尊鬼谷子,在他们二人面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就是如此。

但是很快,卫庄就发现不对了!

“师哥,为什么玄翦看上去丝毫没有受到此人的剑意影响?!”

盖聂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细看着玄翦的手中的剑,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

“师父说过,玄翦当年经历过一场生死攸关的大捷,自那之后,玄翦便称不上是剑客……而是为剑驱使的奴隶了!”

“剑奴?!”卫庄的眼中,透着难以置信。

似玄翦这般的一代剑之豪者,怎么可能是剑奴?!

在少年纵横二人组感到诧异的时候,杨清源也早就查到了不对。

万剑朝宗,对于天下剑客来说,都是克星。

杨清源虽然没有故意驱动剑意,但是也足以干扰玄翦的出剑了,倒是到现在为止,玄翦手中的剑依旧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小书亭

剑道修为更胜玄翦的人杨清源不是没有见过。

青莲剑仙李太白,观澜山主墨观澜,哪个不是法天象地境的剑客,一样会受到万剑朝宗的影响。

随着两人战斗的继续,杨清源才渐渐发觉不对,杨清源对于剑者和剑意何其敏锐。

但是随着战斗的白热化杨清源只能感受到剑的锋芒,却不能感受到执剑的人。

现在玄翦在驾驭黑白双剑,而是黑白双剑在驾驭玄翦,这对于一个剑客来说,简直是耻辱。

玄翦也感受到了杨清源的目光。

“你这目光我很不喜欢!”

杨清源没有问答,只是摇了摇头,惜哉,一代剑豪沦为恩怨角逐的奴隶。

杨清源身影一幻,似乎到处都是他的虚影。

剑法从来不是杨清源最擅长的武学,轻功身法才是。

原本游刃有余的玄翦,开始感受到了压力。

他的剑气,已经跟不上杨清源的身法了!

“铮!”

黑剑斩落,径直穿过了眼前的杨清源,又是残影。

白剑反手,苏秦背剑,抵住了杨清源从身后刺出的一剑,与此同时,黑剑回旋而出,剑气横扫场内。

杀气之盛,十荡十决。

杨清源身影闪动之间,避开这一剑,但是玄翦的攻势转身已至。

一瞬之间黑白双剑,分别斩出一十八剑,三十六道剑气重叠归一,直取杨清源。

“来得好!”

杨清源心中暗暗赞叹道,此人虽然已经被剑所奴役,但一身剑道修为,着实不凡。

三十六道剑融汇归一,金石可洞,钢铁可断。

但如此杀气浩荡的剑意,却依旧难以撼动山岳。

杨清源的剑势突然一改,厚重如山岳。

五行道剑,五岳支天剑!

剑势成五岳,山海不可移。

玄翦的剑势杀气再强再横,在这连天五岳之前,也是不值一提。

如此一剑,不仅没能撼动杨清源的剑势,黑白双剑被这一剑震得脱手而出!

“好剑法!”

玄翦身法闪动之间便接住了被杨清源震飞的双剑。

同时凌空而起,剑意杀气在玄翦的身上几乎化为实质。

这个对手实在太符合玄翦的心意了,这里的玄翦不是人,而是黑白双剑。

自从和鬼谷子交手之后,虽然也遇到了不少的高手,强过杨清源者也不是没有。

但是像杨清源这样,能和他酣畅淋漓一战的对手,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手中黑白双剑剑鸣声声,杀意越发强盛。

玄为黑,翦为白,玄翦剑以剑遇人,遇上了杨清源这个在世剑君,如遇死敌。

黑剑无常,白剑无殇,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剑势杀气合于一体,融会贯通。

双剑华斩!

玄翦双剑交迭,剑气杀意瞬间爆发出十倍的威力。

杨清源面对如此杀气霸烈的剑招不闪不避!

掌中湛卢剑一声轻鸣,剑气越发的锋锐,锋芒毕露。

不同于落霞流渚剑的自然,五岳支天剑的厚重。

这一剑有的只是锋芒,无尽的锋芒。

剑气之强,穿云裂空,似乎要分割天地一般。

卫庄盖聂二人,只觉得眼前尽是剑光,忍不住微微闭眼。

再到两人睁眼之时,双方胜负已分。

院落之中已经失去了玄翦的身影,地上只有尽是白色剑刃的碎片和一根手指。

翦剑已碎,玄翦遁逃。

当然杨清源的嘴角也有血丝溢出,玄翦这一招“双剑华斩”威力惊人,即便是杨清源也被其杀气所伤。

杨清源的太极之道,只学了皮毛,可以化解巨力,却难以将玄翦的杀气和剑意尽数卸去。

杨清源之所以没有追出去,就是因为内息被杀气所扰,在一瞬之间紊乱。

同时杨清源对于玄翦也是心有忌惮。

固然追杀出去,杨清源有七成的把握诛杀玄翦,但这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事情,甚至可能会被玄翦的临死反扑所伤。

若是杨清源此刻无职在身,或者单纯是大理寺卿,自然会继续追杀。

可他现在是大周的武侯,天策军十八万人马的主帅。

支援晋阳,击破贼军才是首要任务,无论玄翦是多重要的人物,和晋阳一比,都会显得微不足道。

别说是玄翦,就算是公子羽在此,杨清源也不会去追杀。

这不是一个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一个取舍的问题。

-------------------------------------------------

晋阳城。

这已经是晋阳城被围攻的第七日了。

攻守双方,各出奇谋。

但晋阳城已经耸立在这里。

七日的攻防,让靺鞨族损失不小,但是阵亡的士卒,已达六万之重。

但是努尔哈齿丝毫没有感到心疼。

因为这些死的,都是依附于八旗的小部落的人马,又或是后金之中不停努尔哈齿的兵马,其中还包括了投靠努尔哈齿的周军人马。

努尔哈齿自己麾下的精锐,死伤不足八千,随着反对者的损伤,努尔哈齿对于后金大军的掌控反而越来越强。

乱世之中,有人愿挽狂澜于既倒,自然也有人甘心卖主求荣,为异族走狗。

这第七日的攻城,就被一支周奸兵马所接管。

相比于靺鞨军士,他们对于器械的掌控度更高,对于周军的战法更加熟悉,也更善于攻城。

为首之人,乃是冀州邺城参将,吴千秋。

“吴千秋,你身受皇恩,为何助纣为虐,甘为异族走狗?!”

赵天麟看着吴千秋,须发皆张,怒不可遏。

吴千秋曾经在他帐下效命,现在却投靠了努尔哈齿这等异族。

“老将军,此言差矣!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大周不用我,但是庆亲王选贤举能,我如何不可投靠,我在周廷干了这么多年,不过是一个参将。但是现在庆亲王已经任命我为庆义军大都督,统帅周军两万,靺鞨军三万。”

对于吴千秋这人的来说,努尔哈齿的南下反而是一次机会。

“我不过是在北境小败两场,就被调到了冀州,当了一个参将。”

“小败两场?!亏你说得出口,你的小败两场葬送了多少士卒的性命,朝廷恩德,念你作战勇猛,只是削职闲置,你还想怎么样?!让更多将士死在你手里吗?!”

吴千秋冷哼一声,“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吧!”

又是一日大战,双方各有死伤。

战场之上形势未有大变,但是晋阳城内却出事了。

“玄武使尊,大事不好了!”

晋阳城内的锦衣卫千户急匆匆地冲进于延益的帅府,恰逢于延益等人正在议事。

他一入房屋,玄武就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于延益也注意到,这名千户的飞鱼服袍底及双手之上都沾有血迹。

“出什么事了!”看着一脸焦急的锦衣卫千户,再结合其身上的血迹,玄武意识到这绝不是什么小事情。

“使尊,晋阳城内一处锦衣卫据点的弟兄们全被杀了!”

事态紧急,加上于延益、赵天麟都是朝廷重臣,剩下的也都是晋阳城中的重要将领,千户也没有避讳,直接说出了情况。

玄武闻言立时面色大变,这个节骨眼上,锦衣卫的暗中据点却出事了。

“于大人,我率人去看看。”

于延益也意识到事情不对,点头道,“你即刻带人查明此事。”

玄武立时带着人一路狂奔,来到了据点处。此地已经被数十名锦衣卫包围。

“怎么回事?!”

玄武眉头一皱,立时问道。

一旁的千户立时回禀道,“回使尊,属下今日一直没有收到此据点的消息,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于是便带人来此地查看,结果一到此地,就发现了这里的锦衣卫暗探都被人杀了。”

玄武闻言点头,随后便步入了房中。

这间宅子里,一共有七名锦衣卫。六人死在了五个不同的房间内,剩下一个则死在了正堂。

晋阳锦衣卫千户开口,“使尊,房屋之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应该是个武功高强的人所为,弟兄们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玄武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勘查现场。

其中一间屋子里有两人,一个倒在了房门口,另一个则是倒在距离房门五步的地方,手里还按照腰刀的刀柄。

一人腹部中剑,一人咽喉中剑。

两人瞳孔皆是放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害怕或者震惊的事情。

很快,玄武就勘察完了所有的现场。

“大人,有什么发现吗?!”

玄武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沉默许久才声音沙哑地问道。

“为什么要对自己的袍泽动手!?”

锦衣卫千户的表情一僵,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使尊,这玩笑可开不得啊!属下怎么会对自己的手下下手呢?!他们可都是我的亲朋挚友,手足兄弟啊!”

“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确实有可能是武功高手所谓,但是这些弟兄们都是常年的暗探,警觉性都不低,其中有五人是腹部中刀,说明凶手距离他们非常近,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将手按在刀上。”

“这样的高手或许有,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出手之人,乃是他们的熟人!所以他们根本靠近之时没有任何防备。”

“使尊,我……”

玄武一抬手,“你不必急着辩解,听我把话说完。”

“其中有两人是死在一个房间之中的,两人的衣物俱是不整,应当是在房中休息的,但是他们房间的门栓却没有丝毫的损坏!其中一人更是倒在门口处,这说明,凶手不是破门而入,而是叫开房门的。”

“……”

“死在房门口的那人是腹部中刀,而死在房中之人,手按刀鞘,却是咽喉中刀。可以断定两人开始之时,对于叫门者是没有防备的,但是在凶手杀了第一人之后,第二人想要反抗,却被凶手一刀封喉。”

千户的背脊已有冷汗渗出,但是依旧不承认是自己所为。

“这一切,不过是使尊臆测,完全没有实据啊!”

玄武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看着千户。

“你以为我锦衣卫是大理寺吗?!我们查案什么时候非要证据才能定罪了?!”

ps:祝各位单身或是不单身的朋友七夕好梦。

单身的来日有女友,不单身的明朝结姻缘。

相关阅读:焚尸五年,一出关就成了天师结爱:南岳北关李治你别怂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师父绝杀金三角从吃下大佛果实开始重开我的系统爆炸了风起龙城我在平妖司苟成绝世高人了我在刑部焚烧妖魔三百年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