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游我真不是乱选的章节

第四百零七章 牙膏很肥 【求月票】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龙王殿 逆天邪神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魔天

Rookie全身心投入到操作中,耳边只听的清自己的心跳和嗒嗒作响的键盘敲击的声音,他的思维非常的清晰。

沙皇在短短零点几秒的反应时间内,成功闪现过墙,再次来到了F6处,然后反手一个禁军之墙,将刚刚将他踢回塔下的盲僧,一巴掌拍在了墙上。

巴德的大招放在了空气中,Zoom的奥恩也一头撞空,JDG后续的控制链全部因为Rookie的操作而落空。

“Rookie闪出来了!他闪出来了!好快的反应,他能绝地反击吗?”米勒的目光非常激动,激动中蕴含着期待。

Kanavi的盲僧被沙皇推到了角落里卡住,根本就没法动弹,当Rookie回头用沙兵输出盲僧的时候,Kanavi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摸眼来到防御塔下。

此时防御塔正在攻击最先抗塔的奥恩,Zoom的身板的确很肉,可是连续抗两下防御塔的伤害也有点吃不消。

再加上塔下的目标已经溜走,Zoom一时间进退两难,然而Rookie并没有选择后撤,而是继续输出。

沙皇隔墙输出盲僧和奥恩,一旁的佐伊和巴德都没有太多的办法阻止,巴德大招空掉之后,后续没有太多的作用。

佐伊也没有办法用气泡逼退沙皇的输出,Zoom见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奥恩直接闪现过墙,来到了禁军之墙的后面,然后一口火喷在沙皇的脸上。

Zoom果断的操作也点醒了Kanavi,盲僧被防御塔锁定后,也选择闪现越过墙壁和禁军之墙,跟Zoom的奥恩并肩作战。

“好家伙,Rookie和Kanavi这是把F6的墙壁当成游乐场了啊,进进出出的,看着就很喜感。”

“诡术妖皇和诡术妖僧的比拼,看谁的位移更多,很明显盲僧更胜一筹。”

“恭喜诡术妖姬在诡术妖姬模仿大赛中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绩,第一第二分别是Rookie和Kanavi。”

“看了这两个人的操作,我已经被秀晕了,这来来回回的,是我已经脸滚键盘了。”

“这已经不是有手就行了。我脑子也晕了,他告诉我一件事,我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这么秀了。”

直播间内的观众也被Rookie的操作惊呆了,弹幕再度聚焦在Rookie和JDG众人的操作上面。

随着比赛越来越精彩,之前直播间内嘈杂的声音也慢慢静了下来,跟比赛无关的东西逐渐被淹没,毕竟更多的观众还是来直播间看比赛,而不是看弹幕的。

在盲僧和奥恩的输出下,Rookie的沙皇只能选择拉扯,由于沙兵都在防御塔下,沙皇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指挥沙兵作战。

在Q技能进入冷却期,就是沙皇任人宰割的时候,好在Rookie撑得时间足够久,让小乐言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正在下路刷野的小乐言这次没有办法逃避了,人马选择开启疾跑支援危在旦夕的沙皇,小乐言的人马来的很及时。

在沙皇只剩下三分之一血的时候,人马一个大招冲到了盲僧和奥恩的脸上,成功打出了恐惧的效果,帮助Rookie争取了一点时间。

沙皇随即调集沙兵护驾,随着沙皇一声令下,远处的两个沙皇连同脚下新召唤的沙兵,一起向着盲僧和奥恩呼啸而去。

三个沙兵从不同的方向发起进攻,长矛戳在盲僧和奥恩的身上,非常的痛,此时两人身上都没有太多的魔抗装,面对半件套和法穿鞋的沙皇,也没办法有效的防御。

在小乐言的配合下,盲僧和奥恩都被打成了残血,就在Rookie准备完成收割的时候,牙膏的佐伊进场了,一个隔墙的催眠气泡命中了人马。

然后捡起沙皇掉落的闪现,一个远距离的飞星呼啸而来,就在众人以为牙膏的飞星准备打在人马身上的时候,牙膏居然选择声东击西。

佐伊用两段闪现拉进居然,用一个合适的角度,将飞星甩在了沙皇的脸上,爆炸的伤害直接将沙皇秒杀。

“牙膏的佐伊准备打出输出,催眠气泡命中了人马,一个飞星......牙膏!牙膏!佐伊击杀了Rookie!”

“我的天!这是什么操作,牙膏的佐伊用飞星越过了近在咫尺的人马,将枪管直接怼到了Rookie的脸上。”

“这一枪98K,直接要了Rookie的老命,我真的没想到牙膏的佐伊居然还能来这么一手,真的是太意外了。”

即便是全神贯注解说的管泽元也没有想到,之前一直悄不作声的牙膏,居然会上演这么逆天的操作。

千里之外,直接秒杀了正在秀操作的沙皇,残血没技能的Rookie面对这样的攻击,还真的没有一点办法操作。

“Rookie倒了(哭腔)!”记得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有点不能接受Rookie的倒下,看了刚刚的操作,他还以为Rookie会站出来接管比赛呢,没想到突然就被牙膏给终结了。

“膏子哥的佐伊有点无情啊,一出手就不给Rookie任何操作的机会,不愧是拿手绝活。牙膏的佐伊的确是另一个级别的英雄。”

米勒也不得不表示感慨,他刚刚也产生了跟记得一样的看法,觉得Rookie肯定能操作一下,带领IG走出泥潭,没想到一转眼沙皇就已经倒地了。

看到自己屏幕变成黑白色后,Rookie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之情,他刚刚的确已经尽力了,用沙皇的漂移和闪现,已经躲了很多技能,但还是没能挽回局势。

Rookie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目光放在了队友的身上,他现在只能给队友加油助威了,让Rookie比较欣慰的是,在沙皇阵亡后,小乐言却完成了救赎。

在被佐伊的催眠气泡命中后,人马先是一刀砍死残血的奥恩,当催眠效果结束后,人马利用疾跑续上的移速,飞快的追上盲僧,然后一脚踹死了Kanavi。

成功手刃仇人之后,小乐言心里顿时就舒服了,即便他被后续赶来的巴德黏住,用Q技能定在墙上,然后被牙膏的佐伊杀死,小乐言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对于小乐言来说,没有比报仇更高兴的事情了,比赛已经开打第二局了,小乐言还是第一次拿到Kanavi的人头。

《仙木奇缘》

想到这个家伙第一局对自己做的事情,再看看倒在自己脚下的尸体,小乐言的内心就涌现出一个字,爽!爽爆了!

“最终打了个二换二,好在小乐言最后完成了收割,拿到了两个人头,对于IG来说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毕竟这波IG是二打四,还是在Rookie率先被针对的情况下打出来的,能够打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看完这波精彩的团战后,米勒简单分析了一下局势,觉得IG在经济上并没有亏太多,甚至赚了。

因为在两个人头互换的情况下,IG上下两路都在很舒服的发育,从这一点上讲,IG的确很赚,JDG付出了太多的精力,却没有收到丰厚的回报。

“可惜两个人头是小乐言的,要是Rookie拿到这两个人头,IG或许真的能吹响反击的号角。”

记得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刚刚Rookie阵亡的时候,他的确有点难过,还真的以为IG这局要输了,但是看到团战的结果,听完米勒的分析后,他觉得这波也不是不能接受。

就是人头被小乐言拿到,让他很不满意,毕竟小乐言拿到人头的凯瑞能力远不如Rookie,而且沙皇此时也急需发育。

“JDG的人头分配就很好,两个人头都给到了牙膏的佐伊,他这局可真的是太肥了,还能在中路继续吃塔皮。”

“难道说这局到了我膏子哥的回合?牙膏的佐伊准备带领队友赢下比赛了吗?”

记得闻言瞅了管泽元一眼,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保持沉默,IG目前场上面临的局势还是很揪心的。

“牙膏的佐伊这波的确很秀啊,经济领先全场,如果再吃两层塔皮,回去怕不是都要两件套了。”

“以牙膏佐伊的水平,未尝不能主宰比赛,毕竟他.....阿水选择在塔下动手了,宝蓝开得好果断。”

当米勒也准备说牙膏两句好话的时候,比赛的画面瞬间切换到了下路,正在塔下发育的LokeN准备用大招清兵,但是上前点塔的阿水果断开启大招规避伤害。

在阿水放出漫天飞羽的一瞬间,早就被阿水吩咐好的宝蓝,直接选择开团,洛开启大招惊鸿过隙,在提升移速的瞬间,直接闪现到了女枪的脸上。

洛在成功魅惑女枪的瞬间,直接在原地开启W盛大登场,再次打出了控制效果,将女枪抬到了天上。

阿水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输出机会,霞落地之后,直接开启QW不断输出女枪,在女枪即将落地的一瞬间,阿水果断选择倒钩。

十几根羽毛从女枪的身后划过,血淋淋的伤口出现在女枪的身上,被完美控制的女枪瞬间直接变成残血,阿水连续平A完成了收割。

洛用轻舞成双回到霞的身上,IG这波越塔干净利落,在六级之后的凤凰传奇面前,没有一个AD可以单独站在塔下吃兵。

“IG的下路有找到了一个好机会,成功在塔下单杀了LokeN的女枪,难道说这局又是我水子哥吹响反击的号角?”

看到阿水又在下路完成线杀后,记得顿时喜上眉梢,想到上局IG成功翻盘的经历,记得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好兆头。

“有可能,但跟上局比赛不同的是,IG想要翻盘,必须得击败摆在他们面前的佐伊才行。”

“中期团战该如何处理佐伊,就是IG最头疼的问题,虽然阿水也在下路打出了优势,但是霞远远不如佐伊肥。”

“而且在中期团战的统治力上,佐伊也要比霞强上很多,阿水的优势还没到主宰比赛的地步。”

管泽元并不觉得IG在下路有优势后,还能成功翻盘,此一时彼一时,上局牙膏玩得是圣枪游侠游戏,在中期团战根本没有声音,但是这局佐伊就不一样了,牙膏的发挥空间很大。

而且从这两波团战也不难看出,JDG的选手并没有收到上局比赛失利的英雄,选手的操作能力依旧在水准线之上,JDG上中野状态已经慢慢就位了。

作为一个慢热的战队,JDG从来都是越大越强的,随着JDG上中野起势,肯定能给IG带去更大的麻烦,毕竟目前是上中野的办法,下路想要凯瑞比赛难度大了很多。

“我觉得JDG要是再次被水子哥翻盘,或许JDG的教练组就需要考虑一件事情了,他们选择放阿水无脑发育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很明显,JDG的节奏点全在上中野身上,下路就是纯纯的工具人角色,就连lvmao的战术地位都要比LokeN更高,这对LokeN来说是不公平的。”

“让阿水无解发育,他在团战中的输出绝对是爆炸性的,也许上局维鲁斯的光芒都被青钢影和发条的操作给遮掩了,但是维鲁斯才是IG的输出核心。”

米勒低头看了一眼数据,然后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阿水在上一局的伤害占比是37%,接近四成,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如果这局依旧是阿水凯瑞比赛,或许JDG就要调整一下战略重心了,事实已经证明,给阿水一个输出空间,他是真的能够打出爆炸输出。”

米勒的一番分析,让记得喜上眉梢,让管泽元面色凝重,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如何处理阿水,都是JDG需要面对的问题。

当阿水和宝蓝完成击杀后,并没有选择回城,而是自己选择推到JDG下路的二塔,这并不是阿水胆子大,而是中路的牙膏根本没有管下路。

佐伊和巴德正在中路吃塔皮,在JDG看来,即便是换塔,那也是JDG赚的,毕竟此时中路一塔还有塔皮的额外经济,而下路的二塔只有塔钱。

当沙皇再次来到线上后,中路防御塔已经被吃掉了三层塔皮,牙膏这波是真的吃得饱饱,回城直接出了一件女妖。

十三分钟,佐伊已经两件套在手,只是对于牙膏第二件选择出女妖这件装备,三位解说都有点微词。

“优势局出女妖,膏子哥这也太稳健了吧。”

“我觉得第二件出法穿棒比较好,或者直接帽子也行,虽然帽子很拖节奏,但是一旦佐伊有帽子,伤害就是质变。”

相关阅读:海贼之黑暗主宰大千之门大千世界修真路武动之主宰大千梦回大千世界大明:我从现代运物资开局逃荒: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搬砖(清穿)清风过晓穿成首辅下堂妻后她只做恶妇职业挑战:让你挑战,没让你玩命!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