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问剑章节

第四百四十八章 聚集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龙王殿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贴身狂少

闲聊之际,一个穿着长安报刊灰色制服的报童走进酒楼,一边喊着“号外”,一边将一叠报纸递给酒楼小厮。

长安各家报纸分一天一刊、一天两刊、一月五刊等等类型,每当有重大时间发生时,为了迅速而及时地传播消息,会临时编印,也就是号外。常常只有一页或两页。

一听到有号外,酒楼中所有人都知道有大事发声,也顾不上吃饭了,每张桌子、每层楼包厢里都有人走过来,掏出铜板买下号外。

李昂也买了份,刚刚看到标题,就愕然睁大了眼睛,“周皇禅让了?!”

号外上明明白白写着,就在今天,周国皇帝内禅给了亲弟弟,自为元天皇帝。

“怎么会这么突然?”

有人震惊错愕道:“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么?”

“两三年前就说他生病了,治好后又断断续续身体不适,早朝都由周国皇后、太子出面,亲王辅政。最近才说身体好转,已经能处理朝政,亲王也交还了辅政大权。”

另一人迟疑道:“怎么又会突然内禅?”

自古内禅,都是禅让给儿子、养子居多,

为数不多的例外,就是虞国的睿宗,将皇位禅让给他母亲武后。

内禅给弟弟...

往往发生在突厥那边。

“报纸上还说,太皞山的审判枢机、圣礼神官,亲自主持了禅让仪轨。这分明是早有预谋啊!”

有人压低声音说道:“难不成又是神龙旧事?”

虞国神龙年间,圣后病众,政权动荡,最终导致神龙政变,李虞宗室以兵谏逼迫圣后退位。

而事后,协助了政变的五位功臣,先被李虞先皇封为郡王,然后再因各种原因,被谮毁贬官,失去权柄,或忧愤病死,或被使者杀害,无一生还。

几十年过去,这桩事情依旧敏感,酒楼中没人接茬。

但所有人都目光闪烁,思索着周皇禅让的影响。

有可能是周皇病情康复,准备收回权柄,遭到亲王的反抗乃至兵谏,太皞山顺水推舟,在其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yyxs.la

也有可能,这场突如其来的内禅,本身就是太皞山一手策划的——周国对昊天的信仰要比虞国虔诚,但远不如西荆那样全民虔信。

皇帝,依旧是国家的权威,而非太皞山的附属。

也许这次,太皞山想要修正这一点。

有人犹豫道:“如果周国也全面倒向太皞山,那岂不是...”

他没有把话说全,但酒楼大厅中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虞国将陷入包围之中。

正值中午,酒楼里却安静得过分,连碗快磕碰的声音都没有。

过了片刻,众人才回过神来,顾不上坐下吃饭,急匆匆付完账,离开了酒楼。

这些年来,虞国一直在往南周边境增兵,周国也一直对等增兵,双方枕戈待旦,

无论是朝堂上的衮衮诸公,还是民间的兵卒、百姓,都觉得短则几年,长则十年,两国迟早会有一战。

如今周皇禅让,或许就将成为两国命运的拐点。

李昂也在离开酒楼的众人之中,他回到金城坊宅邸,刚进门就看见手里拿着报纸、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柴柴。

“少爷,”

柴柴回过神,放下报纸小跑过来,接过李昂肩上背着的药箱,有些紧张道:“你看今天的号外了么?是不是要打仗了啊?要不要问下乐菱?”

“号外看了,”

李昂点了点头,“周皇内禅这么大的事情,事先没有一点动静传出来,显然是突然发生,连潜伏在周国朝廷里的虞国密探都没能料到。

问乐菱也没用。

至于战争...短时间内应该不会。”

无论是虞国还是周国,眼下都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前者需要时间来铺设铁道,改善交通。

后者也需要时间扩增军队,训练士兵。

但如果周国背后得到了太皞山的全力支持,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太皞山一直想要将虞国改造成虔信昊天的国度,

上上代的审判枢机,甚至说出过“将学宫夷为平地”的话语。

三言两语哄好了忐忑不安的柴柴,李昂回到书房,眉头慢慢皱起。

街道上的喧闹脚步声,透过窗户传入书房。

预感到未来不平静的长安百姓们,纷纷走上街头,去购买米粮盐油等生活物资。

李昂挂在腰侧的通讯铜片,也随之震颤起来。

学宫传唤。

————

周国皇城,郊外,观景楼。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名为飞廉的少年,摇头晃脑地撑着扶手,登上高楼,身旁跟着肤色黝黑的阎浮。

二人举止怪异,但高楼上正在喝茶观景的人群们,却对二人视若无睹。

原因在于,坐在观景楼最高处的君迁子,以及他身旁用千机傀儡术,控制住楼中众人的鸦九。

哗啦——

飞廉随手拖来两张椅子,一张丢到阎浮脚下,自己则手掌一拧,将椅背旋向自己,大大咧咧地坐了下去,并从桌上餐盘里捡起一块米糕,丢进嘴里,含湖不清道:“话说,你在这里慢悠悠喝茶,真的不怕被边雨伯他们发现么?”

边雨伯,也就是边辰沛的父亲,现任的太皞山审判枢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此时此刻,审判枢机边雨伯,正在与圣礼枢机一起,在周国皇城中,配合周国朝臣,处置着内禅后的诸多事宜。

两位烛霄境的枢机,加上他们的随员、侍从,是一股足以毁灭小国的力量。

再加上周国皇城中的多名烛霄、巡云境修士,

君迁子这样的通缉嫌犯,出现在皇城郊外,简直和作死无疑,

但他却表情澹然,慢悠悠地沏好茶水,给飞廉、阎浮,各倒了一杯,温和道:“一会儿还有人来。”

阎浮双手接过茶杯,飞廉则将茶水一饮而尽,随意道:“谁?”

踏踏踏。

脚步声从楼下传来,一道道身影登上高楼。

慈眉善目的猿叟,

嘴里咀嚼着生肉、表情冷漠的鬼锹,

皮肤、眉毛、头发苍白如雪的稚嫩少年雨世——他是失踪多时的司徒豸的弟子。

...

昭冥众人,眼下聚集在了一起。

相关阅读:玄幻之我是天命反派镜面管理局超级异能系统一秒满级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逝去的浪漫我在玄幻世界捡属性武道从氪金开始人在斗罗,善抱大腿御兽之从契约玄兵兽开始御兽从养猫开始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