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长生志异章节

第六百一十一章 陶潜唤来天炉魔,故技重施立道誓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龙王殿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乡野小神医

陶潜那最后一句话落下时,人已遁离战场,踪迹全无。

纵是已沦为阶下囚的赤绳郎君,也在此刻不由大骂道:

“无耻秘魔子,你逃去天涯海角也无用,本座已将汝之面目气机尽数传回吾主神国,日后待你出了搜神界,必遭赤绳缚之,生死不由。”

宣泄完,这郎君又去瞧鱼篮观音,不顾自己被女菩萨身上溢出的杀意刺的遍体生疼,颇为正色道:

“菩萨先莫动手,我与那天符大圣不同,背后根脚却要更硬一些,纵是【七屠菩萨】想来也要忌惮吾主三分。”

“况且我如今尚有余力,菩萨若真个要杀我,只怕没有个一两日的厮杀做不到,届时那魔崽子早就遁去不知何方。”

“不若这般,菩萨饶我一命,我随菩萨左右去追杀那秘魔子,如何?”

赤绳郎君这话可谓是有理有据,令人不由信服。

但鱼篮观音这等杀性滔天的却没那么好说服,一时陷入两难。

……

在赤绳、鱼篮二神魔分身僵持时,陶潜又逃回琅琊郡。

他看似是在逃命,实则闲庭信步毫不惊慌。

也是难怪,毕竟演天虫正在梁国境内疯狂成长,万物变化皆逃不过他的感知。

与其逃遁,不如留在梁国与那鱼篮观音周旋,保命不难,将之反杀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

当然,他不离梁国还有一个缘由:着急炼宝也。

“入此界多日,周旋腾挪,除却拿回修为外,光顾着喂食那傻大儿了。”

“这回,合该我陶大魔子有些进项。”

滴咕中,陶潜一挥手,面前顿时浮现出一块块山岳般大,通体漆黑,又泛着无尽荧光的奇妙鱼肉。

简而言之,天符大圣之血肉也。

源海魔犬从鱼篮观音手中,生生抢夺来的。

十息后,被陶潜强行从狗嘴里拿了出来。

可怜这些魔犬!

先前在“陶潜本体伏孽真君”处虽说也是不服管教,驯化不得,但真君性情良善,好歹会给些饱饭吃。

如今落入魔子手中,彻底沦为工具犬。

用到时言称好狗儿们,用完便使【蟾神秘印】砸晕,将好处都取走,待遇还不如那些个域外魔头,真个是惨。

陶魔子瞧着漫天的神魔血肉,心情极好,一边仔细观瞧,一边啧啧有声赞叹道:

“每一块血肉都已剔除污秽,只余天符大帝那至纯源炁,收瘟摄毒,百无禁忌……好肉,好肉啊。”

“天符大帝虽说在源海诸神中名声不显,然所修大道也属正途,若其能狠心将所有污秽分身尽数砍了,只怕可再进一步。”

“不过其炼瘟毒秽物何止数万年,只怕很难再割舍,哪怕知晓道之所在,也是无能为力吧。”

“这一遭,却要便宜我了。”

“炼宝?”

“或是炼丹?”

瞧着泛着荧光的神魔血肉,陶潜思量起来。

他原以为在搜神界中能得到的第一件好处,该是本地的灵材资粮。

却不想是得了外来者的尸体,还是从鱼篮观音处抢来的。

神魔法身之血肉!

在源海,也是众所周知的好物。

需尽快炼了,以免夜长梦多。

眨眼间,陶潜有了决断。

“若是本体在此,炼丹极易,一口【伏孽真火】便可解决。”

“我却做不到,那群小东西不听我使唤。”

“好在本魔子乃天纵奇才,既然炼丹不成,那就炼宝吧,说不得更好。”

念头落定,陶潜径又从随身宝囊中掏摸出那《万魔名册》来。

炼宝炼器乃是极为高深的技艺,寻常修士穷其一生也未必能有所成就,陶大魔子好口花花,好旁的不正经事,却不擅长这等正经技艺。

好在,他有取巧之法。

却说那天魔界中,诸天万魔之内,有一尊统御诸魔的强大魔主。

其名讳,唤作【天炉魔君】。

据传乃是一头“匠魔”得了道,修行十万年余,终成魔君。

其道途所在,正是炼宝之技也。

且为了更进一步,天炉魔君得道后宣告诸天:

愿接大渊各界之炼宝订单,只要付得起代价,能将之唤来,就可让一位专精炼宝的魔君为自己熔炼法宝。

这等美事,谁能拒绝?

当然,寻常修士甚至于一些道脉天骄,也是根本付不起代价,唤不来她的。

纵是陶潜这等秘魔子,按说也要好生准备个十几年,方有可能将【天炉魔君】的分身或部分肢体唤来相助。

不过陶大魔子,却另有妙法,把握大增。

就见陶潜先动念,令名册翻至天炉魔君处,随后规规矩矩按照上面所撰方法:

将灵材、要求、所在世界、愿付报酬……等等写就一张“秘文魔章”,随后唤来魔焰点燃,将之传去天炉魔界之中。

此,乃正常流程。

若魔君愿接,自会降临。

数息后,陶潜未能见到魔君踪影,只得了一道冷澹回应:“路途遥远,灵材寻常,报酬低微,不接。”

寥寥数句,却将陶潜噎得不轻。

不过再一想天炉魔君的位格,只怕寻常熔炼的法宝要高阶得多,天符大圣的血肉虽算稀罕,却未必能入这尊魔君的法眼。

陶潜也有预料,轻笑一声,旋即又写就一张秘文魔章。

这回,上面并无那些啰嗦要求。

而是颇为简短,但对于天炉魔君来说堪称诱惑无穷的一句话:

“好叫魔君知晓,吾乃祖地秘魔子,此番在诸多魔主师长的支持下竞选秘魔中兴之主,若我登位,许可让魔君参与铸造秘魔无上至宝【诸天秘魔巢】……”

显然,陶大魔子欲故技重施。

初入界时,他就用了这招“画大饼之术”成功忽悠阴阳叟这先天神魔主动赠予宝贝和护卫,这回他盯上了天炉魔君。

那魔君位格虽不低,但却是实打实的域外天魔。

在秘魔宗那些个强悍祖师眼中,属于是可捕捉的强大猎物,若无意外绝不可能让她掺和到诸天秘魔巢的建造中。

陶潜此时也是一丁点把握都没有,但不妨碍他拿来画饼,诱使魔君来下注。

至于说代价?

这玩意,从不在陶大魔子的忌惮之中。

他玩弄的,便是代价。

果然,那魔章一烧。

仅过十息,天地震颤,一道巨物虚影,骤然降临。

那物瞧来好似一尊巨大铜炉子,偏又具血肉之身,双脚为柱,双手为钮,魔首做盖,天地纳于肚中,魔火焚在腹内……。

哪怕只是澹澹看了一眼,陶潜也是即刻感觉遭了天火焚身之刑,血肉枯干,双眸也被毒烟灼瞎。

好在那巨物很快惊觉,自行散去污染。

其眸中全然瞧不见天符大圣之血肉,只盯着陶大魔子,打量一番后,评价道:

“道行修为过得去,身上因果极重,确与诸多秘魔祖师有牵连,祖地秘魔子身份属实。”

“麾下有百万魔头听令,源海魔犬也可束缚,有诸天魔网这等好物件,更稀罕的是能收服斩孽剑……嗯,不错不错,怪不得坐上那位置的底气。”

这亦是陶潜刻意为之,要行欺哄之事,自然要搞些大排场,否则如何取信于人。

是以在魔君降临前,他故意摆好了足够唬人的姿势造型。

如今一瞧,天炉魔君果真上当。

他被打量时,脑海中也适时得了演天虫传来的秘辛:

“此为天炉魔君之肚腹!”

“为以最快速度赶来搜神界,此魔施秘术行险,穿梭源海而来。”

……

“这般心急赶来,若不好生宰你一刀,岂非是辜负?”

陶潜心底是这念头,面上却满是恭维之色。

旋即,笑着回应天炉魔君道:

“魔君谬赞,吾出自祖地,应命而来,此番必可登位,令大渊源海再闻吾秘魔之名,却不知魔君愿加入否?”

说话时,陶潜握着斩孽剑,摩挲着那细密剑齿。

无我、戮仙、荡魔、伏妖、屠异、灭佛、弑神、诛邪、绝祟、斩孽……这些骇人剑意,轮番涌动,再有魔剑配合,哪怕他只是极乐圆满修为,却也营造出了堪比道化的场面。

麾下百万魔头,此时也是刻意配合,生生激荡出肃杀魔氛来。

这场景,自然是不可能吓住堂堂一尊天炉魔君,但稍稍唬住却是足够。

果然,下一刻就听魔君颇有些急切道:

“本座瞧你,确是个好苗子。”

“然空口无凭,若你愿立下大誓,给些允诺,本座这一遭可免去你的报酬代价,为你炼一回宝贝。”

“这些血肉瞧着像是【天符大帝】那厮的分身血肉,有神性源炁浸润,蕴有一些大道之精,必可炼出不错的物件来,只是公平交易的话,你这单薄身家非要攒几年才可支付代价报酬。”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不成不成,只炼一回宝,哪里值当晚辈立誓,须知道誓不可轻动,祖师们都瞧着哩。”

“哼,不愿立誓允诺,又要得宝贝,世上哪有这般好的事?”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你我再来往数次,攒些因果良缘,晚辈必将立誓,唤来一众祖师见证。”

“呵呵,大渊谁不知晓?秘魔崽子们的承诺信不得。”

“那是他们,晚辈作为祖地魔子,出道以来信誉极佳,从未有过污迹……”

……

一魔子一魔君,你来我往,数次交锋后,终于达成协议。

先听得天炉魔君哈哈大笑,朗声道:

“好!本座信你一回,不收任何代价报酬替你炼宝三次,换你一誓。”

“他日入主秘魔宗,须让本座入秘魔巢,若未能登位,你便需来我天炉魔界任烧火魔官一职,服役五百年,方可得自由身。”

陶潜闻言,也跟着大笑。

随后如刚入界时那般,郑重立下道誓:

“前辈放心,晚辈承诺,他日我陶潜若能坐上宗主之位,那【诸天秘魔巢】中,必将有前辈的位置,内中诸多奥秘,由得前辈观瞧。”

相关阅读:重生美利坚之财富人生把主角碾成渣(快穿)灵气复苏:亿万倍战斗力星际争霸:泰伦帝国吾乃宇智波一换一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相亲后我成了警界男神从影评人到文娱大佬破产后,我的身份被曝光了!我有七个美女姐姐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