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人世见章节

第五百九十九章 保重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龙王殿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魔天

事先有过安排,衙门很快就来人将几个刺客带走了。

故友重逢被打断,周玉不得不暂时的带着歉意离去,对那几个刺客进行审问。

而今可不太平,时候不早,茶楼也到了打洋的时候,云景并未为难店家,结账离开找了家还在营业的客栈住一晚。

不太平的世道下还敢开门营业的客栈自然是有些底气的,毕竟接待的都是南来北往旅客,没几把刷子可不行,但那和云景没有关系,正常住店倒也没什么意外发生。

房间里云景并无多少睡意,干脆找了本书就着油灯慢慢品读,对于周玉那边他也并非真的不管不问,默默的关注着,不过接下来的发展压根无需云景插手帮忙。

周玉的智慧谋略都不差,一年多在洋丰县站稳脚跟还是有些手段的,抓住刺客后以此为突破口进行的井井有条。

几个刺客他分开亲自审问,他们胆敢刺杀朝廷命官,身份见不得光,若得手倒还好,可却被当场抓捕……

其中一个后天后期周玉认识,不但他认识,此人在洋丰县都极为有名,乃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是读书人,且有着举人功名,只是并无官职罢了。

此人被抓捕,一开始表现得极为冤枉,说自己只是路过,哪知被人偷袭了,还被带进大牢,周县令你可得给我做主,查明真相把贼子抓捕归桉,直接就来了个贼喊捉贼。

对此周玉笑呵呵的应付着,到底对方有着举人功名,不但不能用刑,反而还要笑脸相迎,甚至还给他请了大夫呢,询问他的遭遇经过,以他被偷袭受伤为由不放心请暂且待在衙门里,那人肯定是不干的,周玉以很忙为借口直接离开过后再说。

另外三个后天后期的身份也很快弄清楚,两个是金狼王朝的人,越过边境而来,最后一个是洋丰县境内江湖散人,居无定所那种,明面上是行侠仗义的侠客,背地里做了多少龌蹉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

最大的突破口是那个被废掉的先天高手,此人也是金狼王朝的人,一定区域内名气还不小,不过却是恶名,人人喊打那种。

他在边境上反复横跳,仇家众多,且还被两国官府通缉,这种人坏事做尽,可谓毫无底线那种。

修为被废了,从此沦为废人,估计是死也要拉人下水吧,破罐子破摔之下,他把自己知道的都全部交代了。

通过他,很多事情都真相大白了,周玉也松了口气,无数纠结的事情也得以迎刃而解。

此人乃本地望族方家多年的合作伙伴,此次前来刺杀周玉也是被方家花重金请来的,这样的合作双方多年来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前几任洋丰县的县令也是方家请他来制造各种‘意外’死去的。

方家扎根洋丰县一百多年,表面上没有多少恶名,甚至有的时候还做过不少善事,然而通过那被费的先天高手之口,方家很多黑了心的事情得以大白。

人呐,不能只看表面,很多时候一个人表面上有多少光鲜,背地里就有多么龌蹉,越是阴暗的人就越隐藏得好,他需要很大事情来掩盖自己的本来面目。

方家,洋丰县的百年望族,不管他经营了多少关系,有多少人脉,仅仅是刺杀朝廷命官这点,就范了忌讳,谁都救不了他家!

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规矩,正常博弈没关系,凭的是各自手段,然而当你破坏规矩后,整个圈子都容不下你了。

你方家今天敢请人刺杀他,哪怕我和你关系很好,甚至还是你的靠山,可某些时候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对我?

规则内的博弈再怎么样都无所谓,当你破坏规矩后,所有人都容不下你了!

通过那被费先天高手的口供,掌握一些线索后,周玉就迅速派人前去取得证据了,当拿到人证物证后……

洋丰县的下半夜很热闹,兵丁衙役捕快四处奔走,火光摇曳,方家大院直接就被围了!

本来方家仗着本地望族的底气质问带队周玉来着,在方家还出过官员乃至当下就有几个有功名读书人的前提下,差点把周玉骂得狗血淋头。

然而周玉压根就不吃这套,为查赈灾粮款,他早就得到了上头手令,管你是方家还是李家,居然不配合,直接拿下再说!

方家还想反抗,但没用,周玉亲自出手,事态很快平息下来,在方家暂时没有什么高手的前提下,该抓的抓,反抗者杀。

至此,洋丰县扎根百多年的方家可谓一夜倒下了。

忙碌了一夜,天还不亮,周玉再度带着一群兵丁捕快出城,下午时分就回来了,纵使人困马乏,可气氛高涨。

带人回来的周玉,不但带来了一百多颗马匪的头颅,更是带来了上百车粮食,后续还在源源不断的运来……

这些事情云景都默默的关注着,并未插手丝毫,不过内心不得不惊讶于周玉的雷厉风行和果断。

作为朝廷命官,来洋丰县一年多,已经站稳了脚跟,各方都打过交道,谁是什么样的人他心头都有数,提前准备了上头手令,携大势,一朝发动直接搞定!

大局暂时稳定了,可后续还有很多事情,但那就不用急了,慢慢来就是,反正大局已定。

一天两夜后的晌午,处理好手头要紧事情后,周玉这才抽空便装出行再见云景。

两人见面的地点在一处小饭店,两碟小菜一碗粥,连酒都没有,不是周玉为了避嫌放在铺张浪费,而是小饭店没其他好东西了,尤其是灾情之下,粮食都不够吃,酒水肯定是没有的,胆敢用粮食酿酒严重点可是死罪!

“云兄弟,这几天诸事缠身,冷落了你,为兄先给你陪句不是”,再度见面后,稍作寒暄,周玉万分歉意道。

云景摆摆手说:“周兄无需如此,正事要紧,我理解的,不用在意我,反倒是耽误周兄我才不好意思呢”

说道这里,云景顿了一下又问:“周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虽说很多事情云景这两天都看在眼里,可从周玉口中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闻言周玉神色变换,沉吟片刻语气复杂道:“这次多谢云兄弟仗义出手了,否则很多事情还真不好办,棘手无比”

顿了一下,他有些咬牙切齿道:“谁能想到,表面光鲜亮丽的本地百年望族方家,居然是境内最大的毒瘤!”

“这些年来,方家可谓坏事做尽,用各种手段兼并贫民土地,拐卖妇女儿童,养匪为祸,更是勾结外敌残害朝廷命官,一桩桩一件件斑竹难书令人发指”

这些事情云景在周玉调查的时候稍微关注了一下,自然是清楚的,甚至很多证据还是云景悄无声息的找来放在某些位置恰好被周玉得到呢,当然,这种事情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对此,云景也是摇头愤恨道:“这方家,当真是令人不齿,还耕读传家,简直侮辱读书人这三个字”

“可不是”,周玉摇头道,然后目光通红道:“云兄弟你知道我带人从方家搜出了什么吗?白银足足五十三万两,各种古玩字画金银珠宝加起来价值二十多万两,粮食更是多达三百多万斤!”

深吸口气,周玉震怒道:“何其可怕的数字啊,须知整个洋丰县一年的税收零零碎碎加起来都不到三万两,而他方家的家产,现有的钱粮就是十倍百倍于此,更别说还有其他不动产了,百年望族啊,当真是好狠的敛财手段!”

对于周玉说的这些数据,云景虽然心头也狠狠震了一下,但稍微琢磨,却又不觉得太过意外。

须知方家可是本地的百年望族,意外方家很多人有功名,是不用上税的,加上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百年基业聚集如此财富并不夸张,其中见不得光的手段获得的财富肯定是要占据大部分的。

尤其是方家还有矿,在边境进行秘密走私。

总之,很多事情不知道是一回事,当翻出来后足以惊爆无数人的眼球。

有一说一,方家这样的财富,距离大富大贵还有一段距离,但在洋丰县这样的地方,那可谓名副其实的巨富了,以这里的生活条件,不败家,坐吃山空十代人都吃不完!

“某种意义上来说,方家也算是手段了得了”,云景半是惆怅半是打趣道。

周玉点点头道:“是啊,谁能想到,望族方家居然是如此大的毒瘤呢”,接着他又愤恨道:“尤其是如今灾民无数,一粥难求,好多人连草根树皮都没得吃被活活饿死,而他方家呢,三百多万斤粮食堆着都快发霉了,他们怎么狠心啊,说来可笑,前段时间我还候着脸皮请城中大户人家捐献钱粮救灾,就他方家叫苦最凶,何其恶心!”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云景无语道,大概所以地方都一样吧,越是有钱人就越抠,想从起手中平白拿点好处比割他肉还难。

摆摆手,周玉说:“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方家已成过眼云烟,以后百姓生活想来能好不少……”,说道这里,他联想到当下灾情,果断住口,改口道:“不过庆幸的是,从方家搜查到了养匪的证据,那帮马匪的窝点以及关键时刻转移路线都清清楚楚,正是因此,我才能在昨天迅速带人将其一网打尽,尤其是那批赈灾粮款并未被运走,藏在方家一处别院,及时挽回,不知道多少灾民能因此而活命”

三句不忘黎民百姓,周玉是真心在为国为民,这等作为令云景佩服不已,这才是读书人该有的担当和责任。

为什么大离王朝的读书人身份超然,还能得国家那么好的福利,正是因为其中有很多像周玉这样人啊。

云景由衷道:“周兄破获大桉,为民谋福,可谓青天大老爷,此事之后,青云直上就在眼前”

“我宁愿这样事情没有发生,什么青天大老爷啊,百年来洋丰县出了方家这样的毒瘤,如今才得以剪除,简直就是讽刺,至于青云直上,哎,方家虽恶,可多年经营下来上头还是有人的,不找我麻烦就好了,况且,那满城灾民,又怎能放心得下”,周玉摇摇头道。

想想也是,这些事情云景不去过多纠结,改口道:“接下来方家会如何?”

“不怕云兄弟笑话,我只是个县令而已,判不了他家,不过方家所作所为真相大白,人证物证具在,剥夺功名斩首示众只是时间问题,谁都保不了,不日便会押解上头,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周玉摇摇头笑道。

刺杀朝廷命官,养匪为患,还指使劫掠赈灾钱粮……,这些罪行下来,方家满门抄斩都是轻的。

这件事情算是尘埃落定了,方家毒瘤已除,赈灾钱粮追回,还从方家查出了那么多东西……

云景道:“接下来周兄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当下最重要的是赈济灾民,不过话说回来,方家查出的钱财肯定是要上交的,但粮食嘛,我会想方设法保留下来,哪怕去上头哭诉,实在是看着灾民饿死心如刀绞啊”,周玉沉吟道。

对此云景倒是理解,不过想周玉想要保留从方家查出的粮食怕是不那么容易,毕竟如今到处都缺粮食啊,灾情面前,那是比命还精贵的东西,粮食不仅仅是粮食,还是很多官员的政绩,现实就是如此,没办法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云景如是道,可至始至终老天都不下雨,真的能如愿吗?

诅咒啊,每当想到这两个字,云景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那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整个人族文明,如何破之?

不把诅咒解决,如今的旱灾仅仅只是开始,后续只会更加严重,云景都想不到还会发生什么比旱灾更可怕的事情。

周玉正要说什么,他的心腹侯多福匆匆而来,对云景行礼示意后,迅速在周玉耳边耳语一番。

听到侯多福的话,周玉眼中闪过愕然惊喜的神色,旋即让侯多福离去,他看向云景笑道:“当真是好事连连,惊喜往往来的太过突然”

云景笑问:“什么事情周兄如此高兴?”

“好叫云兄弟知道,方家被拿下之后,日前那些一毛不拔的城中大户,居然主动找到官府欲要捐献钱粮赈济灾民,一个个争先恐后,这还不是好事儿吗?”周玉开怀道。

这还真是好事儿,明显是方家的下场让很多人害怕了,不是杀鸡儆猴却胜过杀鸡儆猴。

灾情之下又如何,苦的只是底层百姓,很多殷实人家依旧过着优握生活,而今嘛,胆战心惊之下,只得放血以求安心了。

云景笑道:“这是好事儿,恭喜周兄了,正事要紧,就不打扰你了,天下没有不散宴席,我也是时候离去了”

“云兄弟要走了?”周玉当即收起笑容道,明显有些不舍,须知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别之后天各一方,再相聚已是遥遥无期。

云景道:“是啊,出来了几个月,也是时候回去了,来日方长,你我这次离别,是下次相聚的开始不是么”

“话是如此,可经此一别,天各一方,哎……,都还没能好好招待云兄弟,愧疚难当”,周玉叹息道。

相聚来得突然,离别更是让人伤感,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离别在所难免,时间多少不如意都是如此。

“周兄切莫这样说,来此见你对黎民百姓的所作所为,胜过任何山珍海味的招待,如饮琼浆,受益良多,不虚此行”,云景由衷道。

每一段旅途,每一个人,经历的故事,都会沉淀在心头,过后回想,总是会有收获的,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张了张嘴,周玉难舍道:“云兄弟什么时候启程?”

“时间正好,就此别过吧”,云景洒脱道,他是个行动派,何必惺惺作态。

周玉点点头说:“那我送送你”

云景没有拒绝,点头起身结账,两人结伴迈步而去,路过街道,穿过百姓,来到城外,当两人离开城门的时候,侯多福就不知道从哪儿跑来出现在边上。

周玉足足将云景送出三里地,云景这才停下脚步道:“周兄止步,就到这里吧,你还有那么多事情,就不耽误你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分别总是让人难舍难离,再相逢,是何年?

心头不是滋味,周玉强笑道:“那边送到这里吧”,说道这里,他从侯多福手中接过一个包裹,递给云景道:“未能招待好云兄弟已是愧疚难当,些许盘缠干粮,一点心意,云兄弟切莫推辞,本该赠君良马一匹,可如今情况……哎,希望云兄弟理解”

这个时代的朋友关系便是如此纯粹,来了,我好生招待你,走时亦会奉上盘缠用度,是礼节而非显摆,反过来亦然。

云景摇摇头道:“周兄心意领了,无需如此,我不缺这些的”

“我知道云兄弟不缺这些,但还是收下吧,一点点心意,从此虽然山水有路,可再见亦是难得”,周玉坚持道。

云景也不再推迟,接过手中点点头道:“那便厚颜收下了,周兄且回吧,他日静候你的到来,定当扫榻相迎”

“嗯,云兄弟且去,我也会去了”

“保重……”

云景转身挥挥手大步离去,再纠结下去,怕是难以迈步,聚少离多,人生啊。

目送云景离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道路今天,周玉这才收回了视线,心头万般不是滋味,总归还是要分别的。

深吸一口气,他对侯多福道:“走吧,我们也会去了”

短暂相逢后的离别,见证的只有那满天尘土荒草,再相逢,故人见,别是满面风霜……

不久后,周玉回到住处,顿时哭笑不得,暗道一句云守心啊,有心了。

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份药方,上面都是些寻常药物,随处可见那种,这是一份调理身体的滋补药方,用最寻常的药物达到滋养身体的效果,周玉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他知道这是云景留下的,至于是如何送来他没纠结,那晚见识了云景摧枯拉朽解决先天高手的手段,无声无息送来这对云景并非难事儿。

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后天后期修为得不到食物补充,根本就是在消耗生命,云景虽然只是顺带提了一嘴,可却记在心头,专门送来了这药方。

朋友之间,很多事情无需多言不是么。

这份药方不止是朋友间的情谊,更是调养好身体后有能多精力为民做事的前提……

yyxs.la

走在路上,云景看着临别之际周玉赠与的包裹,脸上亦是露出唏嘘的暖意笑容。

包裹内的东西不多,一双鞋,十几两碎银,其他的,则是二十多个碗口大小的馅饼。

鞋是新的,不是很好,但却能穿在脚上赶路,银子不多,以如今周玉节衣缩食的生活,怕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至于馅饼,居然是肉馅的,恐怕他平日里都舍不得吃吧。

拿起一块馅饼,云景咬了一口,很香,他一口一口的全部吃完,一点残渣都舍不得浪费。

‘我还是那句话,周兄你是个好人,但不顾自己身体只为他人,某种意义上算不得一个好官,毕竟你自己身体都不行了如何去治理帮助黎民百姓?希望那药方能帮到你吧’

心头如是暗道,回望洋丰县方向,云景挥了挥手,暗道一声保重,整个人无声无息飞起,很快消失在了天边。

此行收获良多,不但领悟了幻阵布置之法,更是与好友重逢相谈甚换,见证了一地毒瘤得以剪除,还有那黎民之苦万般不是滋味。

人生旅途,且行,且看,且珍惜。

可是人族背负的诅咒啊,该如何是好?如今仅仅只是旱灾,云景尚且能不受影响,还能力所能及的帮助周边以及有限的人,可以后呢?

“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云景心中如是道。

……

作者其他书: 时空流浪汉 两界搬运工 南山隐 浴血天歌 边荒
相关阅读:奥特时空之未来次元从相声开始的巨星穿越宋朝当太子重生之1987重活之美女如云漂亮炮灰[无限]我在封神开挂我在仙门开直播电影世界冒险王深空彼岸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