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章节

149、一四九

推荐阅读: 校花的修仙强者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不死战神 斗武乾坤 护花高手在都市-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异能小神农 神魔之上 快穿之打脸狂魔 最强狂婿

一四九:

程啸说不出话了, 他看着程郁眼里的狠戾,他仿佛第一次看清自己孙子的模样,绝情的心狠的疯狂又认真的。

他从来都没想到程郁是这个样子的, 他一直以为他是温顺的, 是聪明的,是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的。

程峰曾经问他是什么性格你不清楚吗?

程啸一直以为他清楚, 可现在, 他发现他确实是不清楚的。

他远比自己要狠辣, 这世上,大多数人对别人狠, 对自己却下不去手,可是程郁可以, 他对别人狠的同时对自己也狠。

他拿程啸最看重的东西要挟他, 还要告诉他, 不要生气,我也不打算活着,我们都奔向最坏的结局,多公平啊。

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他所有的在乎, 都系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程啸第一次感受到新生代的力量蓬勃发展,穿过他的生命,冲向更广阔的天空。

他是真的老了, 他已经阻止不了程郁了,他甚至没有发现他偷偷做了那么多安排。

他以为他的孙子不务正业去娱乐圈玩乐, 可他的孙子却早已经盯上了他碗里的肉,并且不打算等他把肉留给他,而是直接跳起来争抢。

他已经长大了, 有了锋利的牙齿和爪子,而他老了,他没有办法再赢得这场胜利了。

程啸输了,他安静的看着程郁,没有再说话。

程郁帮他捡起了摔在地上的毛笔,放在了他的笔架上,“安安告诉我说,他不会追究,所以让我也不要追究,他说,你和我爸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了,不管我们感情怎么样,我们至少在名义和血缘上,都是血亲。他不希望我为了他,失去我本来所拥有的。”

“虽然我觉得这没什么,但是我愿意听他的,所以这次的事情,他不想追究,我也不会再深究。”

“但是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不会听任何人的。我小时候很想听你们的话,听你们告诉我这个不可以,那个可以,可是没有人教我,没有人管我,不过好在现在,有人会教我,会管我了。”

“这是好事,你应该开心不是吗?”

他笑了笑,最后看了自己的爷爷一样,转身朝门外走去。

程啸看着他的背影,恍惚中想到了他小时候的模样,那时候的他,还那么小,那么稚嫩,崇拜的跟在程峰的身后,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停下了步伐,不在跟着程峰了,他转身离开了家,一眨眼,他竟然都这么大了。

他一直都知道程郁是程家小一辈中最优秀的,所以他才会在很早以前就告诉他,这个家里的一切迟早都是你的。

可是现在,他的孙子远比他以为的似乎要更优秀一些,他应该高兴的,可他却高兴不起来。

就像他的孙子,长在他们这样的家庭,他应该开心的,可是他却甚少开心过。

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宿命吧。

程啸坐在了椅子上,久久未能提笔。

程郁开了车,回了郁蘅的公司。

“处理完了?”郁蘅问他。

“嗯。”程郁点头。

他坐在椅子上,想着之前在程家发生的事情,无声的叹了口气。

郁蘅接了水,走到他身边,把水放到了他手边。

他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程郁感受到了他的温柔,抬头看了自己表哥一眼,轻声道,“谢谢。”

在这个世上,唯一能感受让他感受到温情、感受到亲情存在的也只有他这个哥哥了。

他冲郁蘅笑了一下,握住了水杯,慢慢喝起了水。

都结束了,他想,以后,他也会有其他亲人的,等他和林安澜结婚后,他就会有新的家了,那时候,他们可以组建一个自己喜欢的,充满温情的家。

人没有办法选择出生的家,却可以想办法选择自己构建的家。

他已经为他选好了合适的人选,最适合他的人,只等他们结婚了。

程峰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父亲正看着窗外,他的身前是铺好的宣纸,可是他却没有写字。

程峰走近,问他,“小郁回来了?”

“回来了。”程啸道,“你生了个好儿子,你管不住他,我也管不住他了。”

程峰不明所以。

程啸叹了口气,“去查查公司的股份吧,按照他的说法,他应该现在是公司持股最多的人。”

程峰惊讶,“这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说这怎么可能,可是他告诉我事在人为,问我这为什么不可能。”

程啸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亲口说,林安澜死了,他就让我进监狱,自己去陪葬,至于他手里的股份,全给郁家那小子,他可真是敢想敢做,你说,我该信他吗?”

程峰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信。”程啸道,“这点上,他倒是说得没错,他确实像我,像我的决绝,也像我的心狠手辣,不愧是我程啸的孙子。”

“所以……”

“没什么所以。”程啸靠在椅子上,“我还是不喜欢林安澜,还是不想让他们在一起,但是我也信他做得出他说的话,我可以死,程家不能姓郁,所以,没什么所以了。”

他说到这儿,却又笑了起来,“很聪明是吧,打蛇打七寸,他知道我的七寸在哪里,也早早就拿捏住了那个地方,我以前就说过,他很聪明,他是程家最聪明的孩子,我最喜欢的孙子,可现在看来,他比我以为的还要聪明一些。”

“这么好的基因,不传下去可惜了,可是我也已经老了,我已经管不住他了。”

程啸挥了挥手,“你出去吧,等吃饭的时候,再来叫我吧。”

程峰退了出来,他走回了自己的书房,给程郁打了个电话,“股份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你查查不就知道了。”程郁淡定道。

程峰沉默了许久,好一会儿,他才无奈道,“你爷爷以后不会再管你了。”

“那就好。”

“你真的就不能退一步吗?”程峰退让道,“就算你想和林安澜结婚,生个孩子总不是难事,你可以找个代孕,林安澜也可以一起,这对你们而言,不是更好吗?”

程郁嗤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在选择男人结婚后,还惦记着女人的子宫呢?”

“我生出来的孩子是我和林安澜的吗?不照样是我和其他女人的?我不需要,这世上,如果可以有技术让我和林安澜我们两个,只需要我们两个就可以诞生孩子,我当然愿意,我求之不得,但是如果要借助其他人,那么,我不需要,我也不愿意。”

“小郁……”

“你不用劝我,你也劝不动我,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冷眼旁边,不吭声,也不打扰,就像小时候,我发现你身边有其他女人,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我改变不了你,所以我不再劝你,我冷眼看着你每天带着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回来。”

“这很公平不是吗?小时候的我劝服不了你,老了的你劝服不了我,人总是要有些不如意的,不如意的人生才会真实,才会让你更加珍惜幸福。亲生的孩子就一定更好吗?有血缘关系就一定更幸福吗?林安澜的养父母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但是他们给了他所有的爱,他在他养父母的呵护下长大,所以他长成了现在温柔强大的样子。”

“而我,我们有着再亲密不过的血缘关系,我甚至相信也承认我是你心里唯一的儿子,你是在乎我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之间有什么亲情可言吗?”

“所以,何必执着所谓的血缘关系呢,人这一辈子,活的是人,不是血缘。”

程峰还想再劝他,但是程郁已经挂断了。

在他的思想里,从来没有考虑过代孕这件事,这种违反道德和法律的事情,没有必要,也不值得去思考。

比起这个,他更想去林安澜曾经生活的福利院,领养一个林安澜喜欢的渴望家庭的孩子回来。

他的安安曾经在那里生活过,渴望着有人能接他回家,他们也可以成为另一个林父林母,带着另一个林安澜走出孤苦,把他培养成温柔又强大的人。

程郁觉得这样就很好,这就是一个很完整的,很好的家了。

他没着急把这个想法告诉林安澜,他们还没结婚呢,还暂时不需要思考这么久远的问题。

如果可以,他想晚一点再去领.养.孩.子,他和林安澜好不容易在一起,他还没享受够二人世界的甜蜜,也自然不着急孩子的事情,还可以再缓缓,等到林安澜觉得他们应该有一个孩子了,再去领养。

程郁不着急,他向来在林安澜这里,有的是耐心。

林安澜下了戏,就听到杨望说程郁给他打了电话。

他接过手机,打开微信看了看,看到了程郁给他发的:【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林安澜把电话拨了回去,“你是说你们家吗?”

“嗯。”程郁应道。

“你解决了?”

“嗯。”

“怎么解决的?”

“自然是找他的软肋,把自己的软肋和他的软肋绑在一起。”

林安澜想了想,差不多明白了,不过他猜应该不仅如此,程郁所做的,肯定不止他说的这么简单,只是他既然只说这个,林安澜也就不想多问,他能猜出来,也能想到程啸那时脸上的震惊与愤怒。

“我就知道你会解决的。”

程郁被他这话说的心下一软,“这么相信我啊?”

“是啊。”林安澜笑道,“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事,我都相信你。”

程郁瞬间就开心了起来,心里美滋滋的,“那还好我没有辜负你的期待。”

“你不会辜负的。”

他哪里舍得让自己失望啊。

程郁听着他这话,就又想见他了,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引起自己的思念和喜欢,哪怕就只是随口一句话,都能让他毫不犹豫的为他沉沦。

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人,只喜欢他。

林安澜挂了电话,准备吃饭,突然间,他想起什么的问裴秋道,“你是不是快考试了?”

裴秋可怜兮兮的瘪着嘴,“是的呢亲亲。”

“这两天我多教教你吧,争取让你连蒙带猜能过。”

裴秋觉得那也很困难,“那我以后一定好好拜你。”

林安澜看着他这小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倒也不必,你好好背英语单词就行。”

“在背了在背了,做梦都是英语单词了。”裴秋苦着脸道。

林安澜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继续努力。”

不过,他收回手,六月了,程郁的生日也就快到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和程郁过过生日,高中的时候,程郁想邀请他去他的生日会,他都没有去。

这么多年,程郁每一年都想和他过生日,每一年,却都等不到他的到来,难得两个人现在在一起,这还是他第一次给程郁过生日,得送个什么礼物呢?

林安澜默默思考着,送什么呢?什么才能让他的小郁金香喜欢呢?

相关阅读:颜值即战力人间烟火荒诞推演游戏少年白马醉春风网游之夺宝奇遇唐末昭宗当万人迷被迫穿到恐怖电影中校草妹妹是花妖搞笑修仙记星 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