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殖民行星的封建王朝章节

第二六一章 水榭香潮

推荐阅读: 乡村神医超级女婿最强狂婿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神级龙卫我的检察官先生破云2吞海超武女婿赘婿当道第一赘婿

夜莺啾啾,寂寞广厦无君侯,秋草菁菁狐登楼。

鸿雁铮铮,渺茫沙海埋故城,残垣巍巍鼠做篷。

歌伶的声线忽而婉转徘徊,忽而高亢悲凉,听得满座众宾客无不附和伤感,更有情感脆弱者已是擦起了眼泪。

几个从钟玄赶到鹤坂的老客闻曲牵动了心肠:

这歌伶的歌喉虽妙,却怎比得了尹菩轩!

叹息声中不禁自问,今生可还能再听到宛若天籁的琴歌和鸣?可还能再见到画中仙子的绝世美颜?

雾岸听雪的水榭舞台共建有四块,成菱形布局,前低后高左右居中,歌伶坐在高台上垂下来的月亮船上,低台上的莲花荷叶由舞伶装扮,左右台上一竹笛一丝筝欢快地响起,集歌载舞,尽显采莲人的欢畅,一扫上曲《楼兰》的悲凉格调。

黛桐身着一袭红衫,向四方宾客致福,隆重推出今晚的压轴,也是一幕新作——《火精灵》。

水榭灯火幽幽转暗,浅浅风声刮起,四周荡起冷色的烟雾,一股万古冻原的冰雪味道弥漫四周,在这阳春时节,叫满座宾客不禁打了个寒颤。

寒冷的气息中突然升起一星木炭燃烧的香气,令人深深体会到了雪中送炭的滋味。

这时一名黑衣舞伶手持一根火炬奔上低台,在茫茫黑暗中左右探索,苦苦寻觅着什么,期期而不可得。

忽然鼓声响起,火炬舞伶精诚所至,低伏着的暗红长纱舞伶腾腾而起,星星之火燃着了沉沉的火原,烧去满世界冻气,燃起了满榭的草木焦香。

号角声忽而大作,阵阵风声呜咽,火原给恶风吹得忽明忽暗,光明似乎即将燃烬,代表顽固与腐朽的冰气不惜一切手段疯狂地压制火气。

猛然间,暗夜里炸响一声霹雳。

左右两台上徐徐降下橙黄色的天火舞伶,她们肢体律动如一,如烈焰熊熊燃烧,携带着暖阳的春息钻入众宾客的鼻孔。

钟声一振,燎原烈焰渐趋平缓。

扬琴叮咚而鸣,如泉水穿石,似有桃花香,似有杏花沁,艳艳春色犹如在心。

高台上诞生了一颗金黄色的火焰精灵,她欢快地跃动,天真无邪,她将光和热无私的传递给人间,送给千家万户丰盈的麦香。

曲调再次转急,号角声呜呜咽咽杀了回来,尽显阴鹜邪狂,冷风卷土重来,夹杂着惨白的冰霜舞伶在舞台上狂舞,似乎要用尽最后的黑暗将这欢动的火焰精灵压熄。

火精灵毫不畏惧,她踏着暴风雨的间隙,在琴音中巧妙地躲闪恶风冰雨,清冽的花香弥漫在僵硬的冰气中,一次次避开暗夜扼杀的手段,将无数冰霜温暖融化,渐渐绽放出绿色。

钟声重又响起,百花香气大振。红色橙色的火焰汹汹而起,趋退冷雪冰霜的残势,呵护住不泯初心的火精灵。

曲调再转,绵长悠远,一高一低。火精灵与火把舞伶在天地遥相对望,爱慕万年。淡淡地,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股似苦又甜的香气,叫人隐约尝到了爱情的苦涩与甜蜜。

曲终舞散之际,爆破声音大震,水榭外湖面上突然升起无数璀璨的焰火,烟花与湖中的倒影相映成趣,百花香气久久不散,惹得一众宾客纷纷起身鼓掌赞赏。

谌卢受紫苑的邀请,同她一道在岸上的风箱口布香。每当紫苑递来款款眼波之时,他便卖命的鼓动风箱,将香气尽可能远的吹散出去。

《火精灵》全幕所用的冰雪、百草、火焰、精灵的味道均出自紫苑之手。

寻常宾客只道自己是被这精彩绝伦的表演所感染,实则谌卢明白,节目之所以精彩,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因为紫苑的香律以鼻摄心,配合舞台音乐与表演的节奏在引导众人的心境。

他自己离着风口最近,受香料的感染最重,此刻虽然节目已经结束,但他内心依旧激荡起伏,凝视着紫苑的背影感慨万千,佩服得五体投地。

喝彩之后,众宾客向众舞伶慷慨打赏,却无人理会隐在风箱背后的大功臣。

紫苑是看淡了这些个的,她平静如水,似采莲般轻盈柔和地收回各种香料,谌卢实在为她打抱不平,重新又擂起两只巴掌,重重地为她喝起彩来。

紫苑从不奢求掌声,谌卢来这么一出倒给她吃了一惊,回头望去,见谌卢盯着自己的眼眸幻映着迷醉的神采,正在专心致志极为认真地为自己鼓掌,她心头蓦地一跳,脸上一热,急忙转回头来,也不知为何暗自欢喜。

自打无盐香炼成之后,男子瞧都不多瞧她一眼,这正是她的本意,年幼时受过的侵犯使她害怕了男人,而惠弥轩的随笔上有如此记录:

无盐香无效之人,便是在数难逃之人。

虽然点着安息香,这一夜却又没有好睡,迷迷蒙蒙尽是关于紫苑的梦。

一忽紫苑变成了火精灵,自己拿着火把遍寻她不得;一忽紫苑又变成了鸿雁,自己变作一汪绿洲想留她栖息,万里长风tsxsw.net却鼓起她宽大的翅膀送她远去。

杂梦在醒来后却又记不连贯,一帧帧一幅幅像翻了盒的幻灯片,散落一地却又抓拾不起。

天刚蒙蒙亮,院子里妖医便叮叮当当鼓捣起来,这一来谌卢更没睡意了,干脆起床吧。

开门一看,妖医正在拼接东西,院子里撇了一堆零件。谌卢走到跟前挑着看了看,也看不明白他要造什么,便问妖医。

妖医一忙起来最烦人打扰,爱理不理的,谌卢讨了个没趣,便溜达到朱洲的小丘上准备看日出。

到了朱洲却已嫌晚了,太阳已经跳出了城东的屋脊,在湖面上洒下一片粼粼波光,湖光闪烁中有个人影,谌卢走上前去,认出是同伴吴霜雪,便打了个招呼。

吴霜雪显然看到了日出,她凝望着朝阳,感慨道:“基地的太阳可没有这么大这么暖!”

“你说的是人造太阳还是老太阳?”

“哪个都不如!看来你不怎么喜欢欣赏大自然么。”

“基地也算有大自然?不都是些人造的景观么。”

“那地球呢,你是在地球诞生的,难道不喜欢我们的母星么?”

“地球,嗬嗬,那是富人和穷人住的地方,你只看到了富人区的壮阔和美景,却没有看到贫民窟的委屈和破烂,在我出生的地方,老太阳是惨白的,她永远照不透那层雾霾。”

谌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将橙红色的晨光多吸一点,以荡清童年记忆的尘霾。

吴霜雪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谌卢,又望了望太阳,忽然转移话题。“我们真的要和约瑟夫作对么?”

勃勃升起的春日挣脱开无尽的冷云与青幕的束缚,一截截一段段向上攀爬。谌卢蓦然觉得这一幕像极了昨夜《火精灵》的主题,思绪跟着又荡到紫苑那里。

心头忽然一紧,想到即将到来的城防战,鹤坂能不能守住?死伤将有多大?

再想到已变了一个人的约瑟夫,想到永乐号,想到回家,一时百感交集,竟噎得说不出话来。

吴霜雪自顾自说道:“虽然说紫星文明是地球文明的克隆体,抑或说是后裔,但她已经经过了上千年的自然演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里的环境和生物没有能够威胁到紫星人的繁衍,那他们就有充足的理由演化下去,任何灭绝行为都是不能允许的!”

谌卢一愣,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吴霜雪斟酌了片刻,认真地对谌卢讲道:“以我的观察和直觉,约瑟夫并不算是紫星文明的威胁,他只是意图获得这里的权力,充其量不过是想做这里的霸主,而真正的威胁恐怕是……”

“恐怕是什么?”谌卢挠了挠头,“你有什么尽管说,吞吞吐吐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吴霜雪瞟了谌卢依言,接着说道:“真正的威胁应该是人兽杂合技术!”

“你真的认为这项黑科技会对整个紫星的高级文明造成毁灭性的威胁?”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字,谌卢使劲吸了口气。

吴霜雪点了点头:“道理既简单又复杂,说复杂,是因为人兽杂合逆天的黑科技属性,说简单,那是因为它不是天生的。”

谌卢消化了片刻,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

吴霜雪反问:“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你有什么计划?你如今是大家的领队,难道找到激扬号,找到金梵就结束了么?你就没有下一步打算了?”

“当然有啦,凯瑟琳也在寻找金梵,我们在激扬号守株待兔,抢回永乐号,然后回家。”

“就这样?”

“不然呢?”

“我们走了紫星怎么办?”

“紫星?”谌卢一时哑口。

吴霜雪面带急色:“难道就任由金梵制造出来的那些甲氓乙氓的去进行物种大灭绝么?”

“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吴霜雪非常认真地说道:“你难道没有注意到,那些怪物都是吃人的么?”

“吃人?”谌卢吓了一跳,“你说溶洞牢房中散落的都是人骨?”

“对!”

谌卢重新审视了吴霜雪提出的问题,却没有明确的方案。“难不成要我们开着永乐号一只一只去打怪么?”

“不用!”

吴霜雪自信地淡淡回应。

“斩草要除根,谁造它们出来的,我们就找谁算总账!”

相邻小说: 恍若白驹过膝灵龟湖畔富豪公敌绝地蝼蚁吞龙从吃蛇开始无双学生女神的上门狂婿妖言策锦绣农女田园妃美女村花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