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宿主章节

第三百五九节 质问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破云2吞海我的检察官先生超级女婿神级龙卫第一赘婿超武女婿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最强狂婿乡村神医

他不想问什么过程,直接省去讯问,倒不是说已经掌握了某些证据,而是直觉告诉天浩————大国师的死与这个女人有直接关系。

这句简单的问话瞬间驱散了牛艳芳心中所有畏惧,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怒声尖叫起来。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摆正你的身份,我是王女,是唯一的王位继承人!”

天浩对此的反应不是很强烈,可站在他身侧从元猛和宗域却惊讶极了。

“什么?王位继承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张口发问。

牛艳芳深深吸了口气,带着说不出的怒意张口叫嚣:“你们以为这一切都是我愿意的吗?大哥二哥都死了,大国师也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大国师被凶手捅了致命的一刀,他临终前让我继承王位,这是他最后的要求!”

天浩目光微闪。

“等等!”元猛连忙走上前,急急忙忙地问:“阿芳,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与先王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是牛艳芳的长辈,有资格用“阿芳”这个称呼。

牛艳芳的回答有理有据。

她从牛伟战和牛伟方之间的矛盾说起,详细描述了蘑菇宴上牛伟方的死亡经过,毕竟那时候她也在场,再到后来大国师赶到,牛伟战被卫兵杀死,整个过程丝毫没有遗漏。

这一切都是公开的秘密,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能知道自己没有撒谎。牛艳芳深谙此道,她很清楚,如果要别人相信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九句真话,然后夹杂一句假话。

宗域的问题与天浩一样:“大国师是怎么死的?”

这件事情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不过牛艳芳早就准备好腹稿,不慌不忙侃侃而谈。

“大国师那天约我过来谈话,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现场很乱,大国师肚子上挨了一刀,他拼着最后的力气告诉我,凶手是虎族人派来的,为了报复在红月城的战败。大国师对两位兄长之死感到愧疚,他很后悔没能早点儿劝解大哥,以至于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大国师说了:族中不可一日无王。按照规矩,应该是各部分族长共同推选摄政王。大国师对此很不放心,他认为族群内部有人与虎族暗中往来,否则凶手也不会轻易潜入。他要求我以王女身份暂代新王,等到五年后再次推举,重新选出合适的牛王。”

这其实根本不是牛艳芳最初的计划。她想要一步到位,直接以王女身份登基,最好的办法就是得到巫彭支持。她曾经信心满满,认为巫彭会站在自己这边……原因很简单,巫彭极其重视传统,而且牛族历史上曾出现过女王。如果照此进行下去,牛艳芳登基的可能性很大。

她万万没有想到巫彭看穿了自己的计划,更推断出两位王子均死于阴谋,而不是表面上的相互仇杀。

为了掩盖大国师之死的真相,牛艳芳第一时间派出亲信杀死国师卫队队长绍杰,并把所有罪名栽赃给并不存在的“虎族杀手”。她以黑角城最高统治者身份下令全城封禁,为的就是争取时间,斩杀与自己意见不符的反对者,说服中立群体,从统领和辅政大臣中获得更多的支持。

这计划虽然说不上完美,但实施性很高,更重要的牛艳芳占据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高度————她是先王的嫡亲女儿,又是唯一的王室直系血亲,更何况牛族历史上的确出现过一位女王,只要不是男尊女卑深深烙印在骨子里的老顽固,谁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一个女人登基为王。

假如时间能多一些,一个星期,或者六天,牛艳芳就有绝对把握控制黑角城,自上而下对整座城市进行整合。那样一来,支持者会比现在多得多,城卫军基本上能服从调遣。

遗憾的是,大国师之前就派人发出召集令,各部族长纷纷抵达。措手不及之下,牛艳芳只能硬着头皮强令关闭城门,派出手下,争分夺秒进行部署。

她很清楚,这是生死攸关之局。就算能把大国师的死亡真相掩盖过去,可如果得不到城内权贵层的支持,之前所做的种种努力就等于白费。

除了强行封城,没有第二种办法。

尽管如此,还是出现了意外。一直沉默的国师卫队突然发难,以蒙加为首,他们以欺骗和战斗杀散了城卫军,打开南门,放三族联军入城。

至此,牛艳芳被迫再次修改计划,不再执着于登基为王,而是放低姿态和要求,只希望以王族继承人身份摄政。

她很清楚,时间站在自己这边。

按照族规,在没有王室成员即位的情况下,各分部族长只能以推举的方式产生摄政王。这样一来,相当于把自己摆在与组长们同等的位置上。五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只要愿意砸钱,愿意脱衣服陪人睡觉,很快就能聚集起一大批支持者。牛艳芳虽然不再年轻,可半老徐娘另有一番滋味,何况王女的身份本来就充满了诱惑力,男人从女人身上索取的不仅仅是发泄和快感,更重要的还是征服之后产生的愉悦。就像攀上崇山峻岭最顶峰,俯瞰大地,那种强烈的掌控和满足感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无论元猛、宗域、凌啸、振峰这些人各自怀有什么样的目的,牛艳芳都有绝对把握将他们一一拿下。说穿了不外乎是利益交换,大国师能给的她也能给,大国师不能给的她一样可以给。五年之后,局势会变得大不同。无论付出多少努力和代价,等到正式为王,所有的一切都能加倍收回。

唯一的变数是雷牛部。牛艳芳绞尽脑汁也无法想出能以何种方法收买天浩。那个男人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看得出来他渴望权力,却更愿意使用他自己的手段直接获取,而不是通过自己给予,进而感恩。www.tsxsw.net吞噬小说网

这是一道只能用排除法解决的难题。

最终,牛艳芳舍弃了天浩。

只要召开大朝会,是否能得到雷牛部的那一票就不再重要。与其费尽心力说服一个对自己抱有敌意的人,不如把资源和期望转移到别人身上。狂牛、野牛、凶牛、公牛……四票对一票,稳赢不输。

她解释得很透彻,元猛和宗域听得清清楚楚,感到意外的同时,他们也产生了微妙想法。

从来就没有绝对的政治盟友,所谓合作,不过是在利益共同前提下所产生。

他们听懂了牛艳芳话里的潜台词。

但仅仅只是听懂,立刻转换态度这绝对不可能。同盟建立在双方合作基础上,时间是最好的粘合剂。何况元猛和宗域已经从天浩那里得到太多好处,至于牛艳芳所说的这些……也许她真能做到,但支票和现金的差距很大,尤其是毫无金融概念的人看来,后者才意味着真实。

房间外面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混杂又密集。牛艳芳的位置正对着房门,她很快看见牛凌啸和牛振峰及其卫队出现在门口。他们的卫队人数不多,加起来不超过五十人。

牛艳芳心中大定,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从眼底闪过。

她最早联系的分部族长就是牛凌啸。凶牛之王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愿意合作,对牛艳芳在密信中所说的权益分配方案很感兴趣。虽然双方没有面对面谈过,牛凌啸却派人送来一封信,表示愿意服从。

牛艳芳相信自己这边的支持者会越来越多。

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一切骤然剧变。

牛凌啸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天浩大跨步冲到牛艳芳面前,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右手握紧拳头,对准那张带着无限高贵与傲慢的面孔,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拳分量十足,牛艳芳整个头部朝着反方向偏转,仿佛被一锤子砸中颧骨,脑袋“嗡”的一下爆发出无数响声,继而是无法分辨的麻木,过了几秒钟才感觉嘴里多了些液体,用舌头触碰尝不出味道,只是触到口腔内壁破裂,齿尖上有散碎的肉。

“说,大国师是怎么死的?”天浩没有松手,他缓缓地问,脸上笼罩着令人畏惧的阴影。

牛艳芳彻底懵了,她下意识地张口回答:“是虎族人的杀手……”

后半句话尚未说完,天浩劈手重重给了她一记耳光。粗糙的手掌猛击面部皮肤,导致皮下组织瞬间破裂,光滑的脸蛋上裂开几条缝隙,渗出一丝丝鲜红的血。

“大国师是怎么死的?”还是同样的问题,天浩的声音残忍又冷酷。

最初的麻木感已经过去,火辣辣的痛取代了一切。牛艳芳从喉咙深处发出惨叫,她跳着、叫着,伸手去抓天浩的脸,却被对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右手中指,牢牢握紧。

天浩没有丝毫的怜悯,他用力将这根手指向后反掰,当着所有人的面,“咔嚓”声清脆无比,牛艳芳双眼圆睁,嘴唇张开到极致,爆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阿浩住手!”

“你不能这样,她是王女。”

“阿芳是先王的女儿,快把她放开!”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天浩的行为举动远远超出人们的逻辑范围。宗域反应最快,却也只是比其他人快了不到一秒钟,等到众人醒悟过来,纷纷上前劝阻,牛艳芳的手指已经断了,被破损的皮肤拖拽着,以诡异的角度斜躺在手背上。

牛艳芳双眼瞪大到极致,差不多有超过一半的幅度从眼眶凸出,她拼命用另一只手去掰天浩的胳膊,想要得到少许空间,带着伤痛根源远离这个可怕的男人。

她还是失算了。

天浩没有丝毫表情的面孔堪比岩石,他再次抡圆右臂,狠狠给了牛艳芳一记耳光,当场把她打得晕晕乎乎,反手抓住她那只手的食指,以令人心颤的狂暴与狠辣,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暴虐过程。

两根手指,断了。

牛艳芳脑海里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她用尽浑身的力气发出惨嚎,不故意一切如疯了般跳着脚想要挣脱,却被天浩钢钳般的户口死死扣住。除了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尖叫,她什么也做不了。

“说,大国师是怎么死的?”天浩仿佛正在执行固定程度的机器,翻来覆去就这一个问题。

元猛和宗域尚未冲到近前,就被十几名强壮的豕人重步兵挡住。他们结为人墙,以坚固的圆盾不断向外挡,内层的牛族步兵迅速变阵,多达数十枝步枪瞬间并排,以天浩身后三米为界,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每一个想要扑过来的人。

“所有人退后,谁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格杀勿论!”暴齿双手端平步枪,瞄准冲在最前面的牛凌啸,发出震耳欲聋的威胁:“不怕死就尽管上来,看看是你们的铠甲硬?还是我的子弹更硬!”

宗域毕竟年长,与天浩之间也颇有交情。他立刻原地站停,双臂平伸,挡住后面正待有所动作的人。他脸色铁青,死死盯住天浩的背影,放声怒吼。

“阿浩快住手。你不能这样。阿芳是王女。难道你想造反吗?”

天浩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质问,用凶狠的眼睛盯着牛艳芳,第三次给了她一记耳光,看着饱受摧残的王女几乎被打晕了,这才松手将她扔在地上,不等完全落地,抬起腿,朝着她肥厚的肚皮上狠狠一脚,巨大的力量推动她的身体,如脱膛而出的炮弹,笔直飞了出去,撞在对面墙上,伴随着“哇”的一声惨叫,反弹掉落在地。

“把她捆起来。”

天浩淡淡地吩咐着,几名豕人从他身旁越过,把奄奄一息的牛艳芳揪起,用结实的藤绳和铁丝捆绑,紧密又严实。

缓缓转身,视线越过排列在面前的雷牛部战士,他静静地注视着对面,包括元猛和宗域在内的每一个人。

“谁想替她出头?站出来!”

相邻小说: 大师,请收下我的膝盖乡关某某极品赘婿壮士,干了这碗鸡汤小心,前方高能最强赘婿三线字节跳动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