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章节

第九百零二章 暗流潜行

推荐阅读: 我的检察官先生 超武女婿 神级龙卫 破云2吞海 赘婿当道 第一赘婿 最强狂婿 超级女婿 乡村神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崔琰眼神有些疑惑,摇了摇头:“在下不知,还请足下赐教。”

钱理伸出了七根手指:“这不到五十万,占了不到总户数一成的所谓的名门大户,据有水田超过七成,旱田近六成,且每年又有所增长。就拿足下所在的清河崔氏而论,全族主支各房,登记在册之田亩,便有水田一万两千四百七十二亩六分,旱田七千六百五十九亩三分,抵得上寻常百姓人家二三百户所有,至于其中是否还有多少田亩隐瞒未报……”

他看着崔琰,笑道:“呵呵,想必崔公比在下更清楚。”

崔琰脸色微微一变,他低头沉思片刻,随后露出了羞愧之色。

“崔某明白了,多谢司隶校尉赐教。”

钱理倒是被他这个回答弄得有些刮目相看,他眼神一变,带着几分钦佩之色,再次恭恭敬敬向崔琰行礼。

“崔公当世高人,见识广博,学富五车,胸怀更是坦荡磊落,钱理佩服,日后当多多请教。”

“不敢不敢。”崔琰谦让几句,便带着愧色,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过在他重新落座之后,却是以微不可查的小动作,朝着王允那边瞥了一眼,眼神之中,尽带埋怨之色,不过王允也不知是没注意到,还是故意视而不见,总之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虽然这个动作和眼神,一闪而逝,却还是被一直留心观察的刘赫给察觉到了。

还有不少大臣,看到崔琰“败下阵”来,都面露失望和惊慌之色,大家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了王允的身上。

这一切,都看在了刘赫的眼中。

“我就说呢,这崔琰的秉性,怎会忽然为此事做了出头鸟,看来也是王允干的好事了。史书上记载,这家伙在灭了董卓之后,就开始以大汉功臣自居,独断朝纲,可谓是利欲熏心。不过我可不是汉献帝,由不得你摆布……”

说退了崔琰之后,钱理对着刘赫躬身行礼,便要退回本位,而刘赫也准备说一番最后的“总结”之论。

“陛下……”一个苍老,而又有力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刘赫循声望去:“老匹夫,你终于亲自出马了。”

只见王允向大殿正中跨出一步,年迈的身躯,却站得笔直,没有半分佝偻之像,看起来精神矍铄,只是他低着头,刘赫看不到他的眼神如何,不过想来也是目光锐利得很。

“怎么,王司徒莫非还有高见?”

“老臣才学不及太仆,政务不及司隶校尉,高见二字,万不敢当,只是陛下不弃老臣年老昏悖,委以高官厚禄,老臣自当舍生忘死,不避斧钺,以报陛下厚恩于万一,故此心中有几句粗鄙之语,在此朝会之上,不敢有所欺瞒。”

刘赫眉毛跳了跳:“老家伙说话倒是滴水不漏,不愧是在官场待了半辈子的人,也罢,我就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他右手向前伸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司徒忠心报国,既有高论,朕当洗耳恭听。”

“多谢陛下。”王允躬身下拜,礼数周全。

“方才司隶校尉所说,老臣有几处不明。足下所说,诸多大户,所占田亩极多。莫非是说,家产多者,便理当缴纳更高税率?地方豪门所占田亩,或是开垦所得,或在购买而来,或是朝廷封赏,并无不合法度之处,何以旁人都是四十五税一,到了大户手中,便要三十,二十,甚至十五税一?如此一来,日后孰人还敢开荒为田,辛劳耕作?这难道便是公平么?”

他这番话,语气十分平和,语速也是极为缓慢,可是听在刘赫与钱理耳中,却充满了咄咄逼人之势。

不过钱理也并无畏惧,他上前一步,说道:“王司徒之言,并非无理。然而司徒方才也说了,大户所占田亩之中,多有朝廷封赏之地。比如足下的太原王氏,当年拥立陛下有功,受封祁县、晋阳二城,共计水田一千四百余亩。云海郡初建时,太原王氏捐献仆役二百人,以充劳工,受封云海郡东侧水、旱田各二百亩。还有之后令郎王盖,令侄王晨,晋升一郡太守之时,也得陛下钦赐良田各三百亩,以示嘉奖。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故此,尔等大族富户,能有今日之昌盛繁荣,所仰仗者,乃浩荡天威也。陛下英明睿智,朝廷赏罚分明,方有如此盛世。”

“何况在陛下治国之后,技艺革新,劳作所用器械,亦是日新而月异,而寻常百姓,尚需自己制作或购买此等新器械,而但凡族内有人在朝中为官者,在军中曾立功者,便可依照官职高低,功劳大小,得赐诸多器具。据下官所知,单单太原王氏在晋阳城东的六百余亩水田,去年收成,较于五年前,便增收七成有余,此岂非天子之福荫乎?莫非司徒对此,另有高见?”

王允面色微一变,他万没想到钱理会把话题引到这上面了,他哪里敢否认?

“这……这自然是有赖陛下洪福,天下臣民,对此都感恩有加。”

“这就是了。”钱理说道:“可是寻常百姓那区区几亩,或数十亩薄田,并无半分是天子所赐,俱为自己亲历耕作,辛劳开垦所得。所需耕牛、器械,须以钱粮购买,或以劳役充抵,与诸多大族,岂能相提并论?”

“大族沐浴皇恩,足有数倍,乃至数十倍于百姓,如今要多缴赋税,却斤斤计较,耿耿于怀,这岂是报国之道,何来忠孝之节?何况,以如今田亩所产而论,一户大族之中,若有五百亩水田,扣去所需缴纳田赋之后,尚可得粟米约两千三四百石,蔬菜不下千石,足以养活一家百口而有余,若有人在朝为官,还有俸禄,以一个县令而论,年俸便有六百石,另有布匹若干,何以还不知足?”

听着钱理的话,王允初时面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

“司隶校尉心思缜密,所虑之远之深,令老夫佩服万分。”

就在众人以为他也要认输之时,王允却是语气一转:“然而,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士为万民之首,辅助天子牧民,非农夫、商贾之流可比。因此,历朝历代,对士人皆多有宽仁之策,盛世之时,尤其如此。如此便可鼓励朝中官员,地方士绅,为国家行执法之事,代天子传教化之功,方有四海安宁,天下臣服。”

“正因如此,数百年来,朝廷皆有明规,士族所开新田,三年内免税,五年内半之。本朝自光武开国之后,重士之举,更是极多。士族大户,将田地租于贫民,即可稳定地方,又能为百姓谋生路,一举多得,因此所租出之田亩,只收四到六成不等之赋税,既示之以嘉奖,更为减轻佃户负担。”

“如今陛下此举,虽不减圣心之仁慈,又兼为国家社稷所虑,本是无可厚非。只是如此贸然更改祖宗所遗之定制,恐会使天下士人离心。人心若失,便是有再多钱粮赋税,又有何用?老臣窃为陛下虑之,拳拳之心,还望陛下体察。”

“司徒……”钱理面色有些不忿,还想再辩驳几句,却被刘赫打断。

“好了,二位爱卿所言,各有道理,一时难分对错。尤其王司徒,老成谋国,忠心可鉴。”

王允急忙说道:“陛下如此谬赞,老臣愧不敢当,惶愧之至。”

“司徒不必过谦。”刘赫说道:“只是如今朝廷强敌环伺,尤其豫州曹操,朕与之屡次交战,难以占得半分便宜,反而几乎丧命,堪称国之大敌。整兵修武,已是迫在眉睫,不可不从速而行,故此,朕有一折中之策,不知王司徒与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如若朕所虑不周,爱卿但可明言指正。”

王允不知道刘赫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他身为天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这个臣子还能说什么?

“陛下之圣明,堪称千古明君,既有对策,臣等岂有不从之理?”

“好。”刘赫嘴角一扬,说道:“朕以为,之前所定改制之策,大体不变,只恐所定增税之田地亩数过低,所谓欲速则不达,如此改制,恐有苛政之嫌。因此,朕有意将各级增税田亩,提至十倍,如此虽然朝廷岁入增幅大减,却可使诸多士族大户,有所喘息。”

“这……”众多大臣,都有些犹豫起来。

之前定的是,凡户中水田在二十亩以内者,田赋不变,为四十五税一。在此之上者,田赋改为四十税一,田亩达到六十亩,为三十五税一,达到一百亩,为三十税一,二百亩,为二十五税一,四百亩,则为十五税一。旱田每两亩,折算为一亩水田。

照此标准,提升十倍,二百亩内,赋税不变,要达到十五税一,则需要拥有四千亩水田,这样一来,只有少数一流大族,才能达到,这样的名门望族,即便在如今朝堂上的在场高官中,也不到三分之一。

王允似乎还是不死心,正要开口时,刘赫却叹了一口气:“哎,国家纷乱,社稷蒙难,朕虽然有心建功,却也不能苛责百姓太甚。自即日起,宫中一切用度,减少三成,原定于明年建造朕之陵寝,亦暂缓而行。还有……”

他对龚三儿挥了挥手,龚三儿趋步上前,手中捧着一叠奏章。

刘赫指了指这些奏章道:“这些是国丈鸣柳乡侯张铜,前将军关羽,右将军高顺,镇南将军程良,左将军张勇,镇西将军朱烨,征西将军叶祥,颍川太守荀攸,凉州刺史崔钧等人所呈送之奏章,皆表明尊奉新政之意。”

王允这下脸色彻底黑了,连天子本人和皇亲国戚尚且如此,他还能说什么?

不等他发话,一直没开口的荀彧,忽然站了出来。

“颍川荀氏,愿遵新政。”

王允一愣,扭头看向荀彧,却见崔琰也站了出来:“陛下朕圣德之君也。臣所在清河崔氏,愿遵陛下新政。”

“好,二位爱卿,真国之栋梁,无双之士。”刘赫抚掌大赞:“传旨,加封荀彧为汉缅乡侯,崔琰为宛永亭侯。”

“臣石韬,愿遵新政。”

“臣孟建,愿遵新政。”

“上党赵氏,愿遵新政。”

“范阳卢氏,也愿遵新政。”

“安定皇甫氏,愿遵新政。”

“颍川钟氏,愿遵新政。”

司空崔烈,看了看周围的不少大臣,再抬头看了看刘赫的脸色,咬了咬嘴唇,也说道:“博陵崔氏,愿遵新政。”

王允眼见大势所趋,内心深处,轻叹一声,也一同高呼:“太原王氏,尊奉新政,绝无二心。”

宫中书房,刘赫与荀彧、钱理、徐庶、孟建、石韬等人,齐聚一堂,欢乐无比。

“此次新政得以推广,诸位功不可没,朕在此谢过了。”

刘赫对众人拱手行礼,众人连忙起身。

“陛下谬赞,臣等愧不敢当。”

“不错,此次都是陛下谋划得当,臣等不过依计而行,怎敢贪功?”

孟建说道:“陛下,今日那司徒王允,神色之中,多有不甘,只恐还要生变。”

“公威言之有理。”石韬也附和着:“太原王氏,如今已是朝中士族领袖,连崔琰这等清高名士,也为其哄骗一时,何况旁人?陛下虽然尽得农、工、商三者民心,然士族之心,不可不收,伏望陛下察之。”

刘赫颔首道:“几位爱卿所奏,朕亦知之。不过那些一心只为私利,轻视国家之人,虽有经天纬地之才,朕所不取也。若有人如诸位爱卿一般,心系社稷,胸怀苍生,自不会和王允等人同流合污,朕又有何虑?”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也觉刘赫所言似乎有理,便不再多说什么。

司徒府中,王允面色有些阴沉,在他下首的十几个座位之上,满满当当,坐着诸多朝中大臣。

“司徒,如今新政推行,已是势不可挡,我等如之奈何?”

“是啊,如此赋税施行之后,我等家族,每年多缴之赋税,少则数百石,多则数千石,乃至上万石也是有的。”

“多缴纳些钱粮,倒也无妨,只是陛下重农商而轻士族,此举实在动摇国本,不可不谨慎从之啊。”

听着众人的话,王允目光之中,透出了几分阴骘。

“陛下虽是明君,奈何自幼长于乡野,此次新政,定是钱理等人蛊惑所致,可恨那颍川荀氏等大族,竟然一味奉迎天子,而不知规劝,当真是国家奸臣。”

“为今之计,不知司徒还有何良策?”

王允捋着自己那已经有些灰白的胡须,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这笑容,却让这些大臣不由得遍体生寒。

“听说这几个月来,各地一直流传着不少关于朝廷轻贤慢士之谣言?”

众人不知他为何问及此事,纷纷点头:“不错,确实如此。这些谣言越传越广,有说朝廷只重商贾者,说陛下轻贤慢士者,还有说朝廷要加税者。此番赋税改制,也多半是由此而起。”

王允目光之中,精芒一闪:“既如此,那便好办了……”

相关阅读:唐末战图带着梦境去修真农村丈夫Re,骨傲天屠戮的我掌门仙路哆啦A梦世界里的魔法师升级世界的旅途魔种无尽灵气复苏我在玩私服我这传奇的一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