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天降我才必有用章节

第四百二十章 不吃亏

推荐阅读: 神级龙卫 超级女婿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乡村神医 超武女婿 最强狂婿 我的检察官先生 破云2吞海 第一赘婿 赘婿当道

许婉秋忽然低下头去,都说冤家路窄,果然如此,因为她看到楚江河跟一位美女朝这边走了过来,其实学校附近,遇到同学的事情经常发生。

楚江河看到许婉秋连招呼都没打,仿佛不认识似的就走过去了。

齐冰有点看不过眼,打抱不平道:“什么人是,傲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许婉秋有些没心情吃饭了,拿起手袋道:“我有点不舒服,想先走了。”

沈嘉伟道:“说好的一起去唱歌呢。”

张弛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沈嘉伟去送送,其实这机会更好,沈嘉伟在大事上经常犯迷糊。

他们两人走了,齐冰看了看这一桌子菜,愁眉苦脸道:“这怎么吃得完?”

张弛道:“慢慢吃,别浪费。”

齐冰道:“吃完肚子都大了。”

张弛道:“没那么快。”

齐冰妩媚地瞪了他一眼:“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本来脸上带着笑,可突然笑容收敛了,因为她看到楚江河朝这边走过来了,楚江河显然不是冲着她来得。

来到旁边,楚江河朝张弛笑了笑道:“我可以坐下吗?”

张弛道:“坐吧!”

齐冰因为许婉秋的事情看这厮就讨厌,起身向张弛道:“我去个洗手间。”

楚江河朝齐冰的背影看了一眼道:“你女朋友好像不喜欢我。”

张弛微笑道:“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话,喜欢你的人不多。”

楚江河因为张弛的坦白而笑了起来:“我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对了,我在见习名单上看到了你,以后我们的接触肯定还会很多。”

张弛心中暗忖,看来楚江河也要参加这次见习了,这其实很正常,作为学院的第一位研究生,楚江河当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更何况,新世界管理学院本身就是他爹在背后赞助的。

张弛最近从心底对学院有种抵触感,自从生命场系统升级出事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甚至动起了转系的想法,虽然知道这想法并不现实。

从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想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并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也没有所谓的神圣使命感。他本想活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可是他的命运轨迹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

楚江河道:“冬令营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张弛不得不承认楚江河非常厉害,一句话就勾起了自己的关注和兴趣。

楚江河道:“不如我把调查结果告诉你,你告诉我你们途中发生了什么?”

张弛摇了摇头:“该说都说过了,我总不能随便编个谎话来骗你。”

“我这个人爱憎分明,不跟我做朋友的人就是我的敌人。”楚江河冷冷望着张弛,话中充满了威胁。

张弛有些奇怪地望着楚江河:“你走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句话?非常没有礼貌!”

楚江河点了点头,起身道:“打扰了!”

齐冰回来之后看到楚江河已经走了,有些好奇道:“他找你干什么?”

张弛道:“他喜欢你,警告我离你远点儿。”

齐冰一听就知道他胡说八道,小声道:“最讨厌这种人,分手之后还坑许婉秋,要不是他从中作梗,现在学生会的会长应该是婉秋。”她为好友愤愤不平。

张弛笑道:“人家许婉秋自己都不急,你急什么?对了,许婉秋对沈嘉伟到底什么意思?打不打算接受?”

齐冰道:“哟,曲线救国啊,打算让我出卖朋友?”

“你看人家沈嘉伟也挺可怜的,追了那么久连点甜头都没尝到。”

“敢情他这么辛苦就是为了尝甜头,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一个德行。”

“别一棒子打死一群人,成人之美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大好事,积德你懂吗?”

齐冰道:“合着我要是不帮忙就缺德了?”说完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我看许婉秋也不是没动心,你让他坚持,坚持下去肯定有结果。”

张弛点了点头。

齐冰把杯中酒喝了,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坏了,我把我爸给忘了!”原来她爸从国外回来今天到京城,她还答应去机场接,可一听说和张弛吃饭就把这茬事儿给忘了个干净,心也够大的。

齐冰赶紧拿起电话:“爸,您下飞机了,嗳,我这突然接到一个采访任务,忙着呢,可能来不及接您了。”

张大仙人暗叹,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对亲爹都这么骗,其实哪个当闺女的不哄她爹?

齐冰突然把眼睛一瞪:“什么?您和高永健在一起?神经病!”气得把电话给挂上了。

张弛在一旁听得挺明白,知道齐冰的那位前男友现在跟她爸在一起呢,刚才还讨论曲线救国的问题,这曲线救国果然就发生在她身上了。

齐冰两只眼睛盯住张弛,张弛被她看得有些发毛。

“你别打我主意,我还有事。”

张大仙人在齐冰的软硬兼施下只能就范,再次冒充她的男友,两人约定下不为例。

跟着齐冰来到晋商会馆,途中齐冰给他介绍了一下,她爸是挖煤的,小学都没毕业,习武出身,所以行事大大咧咧的,让张弛做好思想准备。

张弛看了看晋商会馆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有点打退堂鼓:“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齐冰摇了摇头,伸手把他胳膊给挽住了,倒不是为了表示亲热,是生怕这货跑喽,小声道:“没什么好怕的,他又吃不了你,不是还有我护着你吗。”

张弛哭笑不得道:“齐冰,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两人这边正说着话呢,里面一个剃着板寸,穿黑西装打领带的壮汉走了出来,看到齐冰赶紧向她鞠了个躬:“小姐来了!”

张弛早就知齐冰家境富裕,从她送给自己玉串儿就能看出来,看那壮汉的打扮,感觉有点像社会上的人物。

齐冰道:“铁牛哥,我爸呢?”

壮汉道:“三楼云岗厅,跟几位同乡喝茶呢。”

齐冰点了点头,挽着张弛往电梯走,张大仙人感觉自己跟被绑架了一样,那叫铁牛的大汉两只眼睛充满警惕地打量着他,一直望着他们进了电梯。

张弛进了电梯,深吸了一口气。

“紧张啊?”

张弛道:“有点儿。”

“别紧张,我爸那人好说话,你待会儿少说话,看我眼色行事。”

“你爸混社会的?”

齐冰道:“挖煤的!”

张弛琢磨着,她老家那一带煤老板特别多,估计老齐也是个煤老板,小学没毕业,习武出身的煤老板,很容易想像出什么样。

两人来到云岗厅,门口还有俩穿黑西装的在外面把门,见了齐冰也是赶紧鞠躬。

张弛有点想笑,有点意思,排场不小。

齐冰看到他唇角的笑意就知道他在笑什么,伸手在他胳膊上拍了一把:“你别取笑我爸,他特爱面子。”

走入云岗厅的大门,张大仙人就傻眼了,卧槽!里面都快二十人了,围着一张大圆桌在那里喝茶,坐在首位的那魁梧男子就是齐冰的老爸齐国民。浓眉大眼,四方面庞,络腮胡子,一副草莽豪强的形象,身穿黑底红福的对襟绫丝绵袄,左腕上盘着一条洁白温润的和田玉佛珠,右手端着一支石楠木根瘤精工细作的烟斗。

云岗厅里本来乌烟瘴气,热热闹闹,张弛和齐冰两人一进去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目光都望着他们两个,高永健也坐在其中,看到齐冰居然带着张弛一起过来的,顿时迸射出嫉恨交加的目光。

齐国民抽了口烟,哈哈大笑道:“这就是我闺女齐冰,水木大学的高材生。”

齐冰被父亲肆无忌惮地显摆给闹得不好意思了,叫了声爸,手牢牢把张弛给锁住,推着张弛来到父亲的面前。

齐国民眯起眼睛望着张弛,脸上的笑容这会儿神奇消失了,变脸很快,非常严肃,太突然,闺女居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齐冰道:“爸,我给您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张弛,跟我一个学校的。”

现场再度静了下去,高永健想发作,却被身边的中年人摁住了胳膊,那中年人是他的父亲高广春,同时高广春也是齐国民最好的朋友。

齐冰也没跟张弛交代清楚,她和高永健不仅仅是同学,他们从小就认识了,两家人只差没指腹为婚了,齐国民和高广春都向促成这对儿女的亲事,俩孩子高中的时候也有那么点意思,可没多久齐冰就单方面跟高永健分了。

张大仙人如果知道今天是这个场面,齐冰把嘴皮子磨破了他都不会跟过来,太尴尬了,一下树立了好多敌人。

不过张弛从来都不输场面,恭敬道:“齐叔叔好。”

齐国民点了点头道:“坐吧!”

张弛举目一看,大圆桌人都坐满了,只有齐国民旁边的一张椅子空着,那是留给齐冰的,哪有自己坐的地方。

张弛道:“不用麻烦了,我跟齐冰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回头还得看电影去呢。”

齐国民一愣,这小子什么意思?当着这么多人面还要把我闺女给拐跑了?手中烟斗往烟灰缸里磕了磕道:“来都来了,坐吧,小宋,加椅子。”

“嗳!”会馆的老板赶紧招呼人加椅子。

齐冰道:“爸,我们吃过了,你们聊你们的,我们看电影去,回头我再来找您。”

在场人多半都知道齐家跟高家的关系,刚才还有人拿齐冰和高永健开玩笑呢,现在发生这种情况,高广春爷俩搞得脸都绿了,齐国民也尴尬,自己闺女也太不给面了,非得当着那么多人宣布谈男朋友了,这让老高还怎么下的来台。

高广春道:“闺女,上大学就不认识人了?”

齐冰笑道:“哪能呢,高伯伯好!”她故意将张弛介绍给高广春。

张弛唯有迎着头皮跟着叫了一声:“高伯伯好!”

高广春冷哼了一声:“我受不起!”他霍然站起身:“永健,走了!”

齐国民知道闺女是彻底把高广春给惹火了,他起身道:“老高,你生什么气啊,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了?”

高广春指着齐国民道:“你还知道多少年交情?知道你还耍我!”

高永健恶狠狠盯着张弛,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他现在就能冲上去跟张弛玩命。

高家父子一走,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呆着了,一个个找机会溜走了,诺大的云岗厅内就剩下了齐国民父女和张弛。

齐国民道:“小冰,你可真行!”两只眼睛狠狠望着张弛。

张大仙人暗叹被齐冰给坑惨了,看她老子这架势,分明是要冲上来揍自己,张弛干咳了一声道:“我不耽误你们爷俩说话了,我先走了!”

“站住!”齐国民一声大吼,把张弛吓得一哆嗦。

齐冰啐道:“爸,您吼什么?把人家都给吓着了。”

齐国民道:“来都来了,坐下聊两句!”

张弛是真不想坐,现在一心想着赶紧逃走,以后说啥也不冒充人家男朋友了,给多少好处都不行,这场面真是如坐针毡,齐冰拉着他坐下。

齐国民打量了张弛几眼:“你叫什么?”

“张弛!”

“多大了?”

张弛老老实实回答。

齐国民转向齐冰道:“他比你还小呢。”

齐冰脸红了:“你比我妈还小呢,我说你查户口的?”

齐国民看了看时间道:“也该到了。”说话的时候,外面有人进来了,张弛一看就愣了,来人他认识,星河武校的校长郭宝城。

郭宝城一进门,齐国民就大踏步迎了上去大声道:“师父!”原来他是郭宝城的徒弟。

齐冰也赶紧过去和郭宝城打招呼,本想把张弛介绍给郭宝城。

张弛已经主动道:“郭先生好!”

郭宝城微笑道:“张弛,想不到你也在啊!”

齐国民父女这才知道郭宝城和张弛认识。

齐国民本来在这里喝茶就是为了等师父郭宝城,他这个人生性喜欢热闹,到处都是朋友,郭宝城一到,马上招呼上菜。

郭宝城提议换个地方,这房间是会馆最大的一间,因为刚才的不快,齐国民的那帮酒肉朋友大都识趣走了。齐冰和张弛本身就吃过自助餐了,也都没什么胃口。

齐国民对京城算不上熟悉,每次来基本上都在晋商会馆吃住,郭宝城道:“张弛,你的店不就在附近吗?”

张弛笑道:“我正犹豫是不是该说呢,我那里环境差了点。”

齐国民道:“也不早说,那就去尝尝,我给钱!”

晋商会馆离张弛的烧烤店也就是两里多路,郭宝城提议走过去,齐国民虽然喜欢摆谱,可在师父面前却是规规矩矩的。

张弛和齐冰在前面带路,齐冰又把他胳膊给挽上了,张大仙人小声道:“你属常春藤的?”

齐冰忍着笑:“是啊,缠死你。”

途中张弛给方大航打了个电话,让他留一个包间,顺便几样小菜。

来到烧肉人生,齐国民两只眼睛灼灼生光,他虽然好摆谱可骨子里最喜欢吃烧烤。

方大航已经把房间准备好了,张弛将他们请到房间里,亲自去烤肉串。

齐国民带了四瓶汾酒青花30过来,趁着张弛出去的功夫,他向女儿打听道:“你不是说他是水木的学生,怎么还卖起烤串来了?”高度怀疑女儿找了个干烧烤的,如果这样自己说什么都不能同意,干烧烤的还不如挖煤的有格调呢。

齐冰笑道:“您这就不懂了,这叫大学生自主创业,我们学校提倡这个,他还是创业明星呢。”

齐国民点了点头:“生意不错,挺能折腾。”他又问郭宝城:“师父,您怎么认识他的?”

郭宝城道:“不打不相识,松原就是折在他手里。”

齐国民一听有点懵了,刚才就觉得师父对张弛客气,搞了半天这小子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赵松原虽然是他师弟,可武功要比他高,齐国民心里有点谱了,敢情我都打不过我闺女找得这对象,这小子横竖不像个一品武者。

张弛烤串的时候,方大航凑了上来:“什么情况?哥们,我算看出来了,你不是种马,你丫是铁了心要当战马啊!”

张弛哭笑不得道:“别胡说八道,我是被齐冰当挡箭牌了。”

方大航道:“逼良为娼!嗨,难为你了,你跟她说说,这事儿我最擅长。”

张弛白了他一眼:“你自己去说啊!”

方大航叹了口气道:“哥劝你一句,齐冰是个高手,你小心上去下不来。”

张弛道:“贷款办怎么样了?”

方大航道:“我还以为你不管了呢。”

“我前阵子不是忙嘛。”

“这周应该能放款,那边合同我都签下来了,设计师草图也出来了,多少事情都等着你最后拍板定案,钱一到位,马上就开始装修,估计两个月内能够搞定装修,顺利的话五一就能开业。”

张弛道:“辛苦你了。”

方大航道:“也没啥辛苦的,贷款你的关系,设计师是你同学,我就负责跑个腿,对了,前两天你们班几个女同学过来吃饭,我记你账了。”

张弛瞪着方大航道:“凭什么记我账啊?不是冲你来的吗?”

方大航道:“我死心了,李晶晶、甄秀波我都没戏,没戏我干嘛投资啊,以后全都记你账。”

张弛笑道:“你丫一点亏都不能吃。”

“那是,毛我都沾不到一根,我还乐呵呵跟着掏钱买单,那不就真成傻逼了吗?哥们,要不咱俩换个位置,我去陪岳父大人喝酒,这顿饭我请。”

齐冰找过来了,向张弛道:“我爸他们叫你进去吃饭呢。”

方大航觍着脸道:“张弛让我进去帮忙演一会儿,我跟你去。”

齐冰瞪了他一眼道:“你能演什么?”

“替身啊,吻替,裸替啥的……”

“流氓!”

“演流氓也行啊,我本色出演!”

张弛端着一盘烤好的肉串跟着齐冰走了,方大航摇了摇头,这货一身烟火味咋就那么遭女人喜欢?还全都是大美女,女人缘真是天生的。

张弛一大早就去了水月庵,来到水月庵之后,秦君卿还在观音堂诵经,张弛在水月庵转了一圈,来到功德墙看了看,发现了一块写有楚沧海名字的功德碑,仔细看了看,方才知道,楚沧海往这里捐过不少钱。

这就让张弛不得不联想起他和秦君卿之间的关系了,楚沧海曾经是秦老最得意的弟子,秦君卿年轻的时候也必然是个美貌的小师妹,说不定两人之间有过某些不为人知的交集呢。

张弛正琢磨着呢,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秦君卿淡漠的声音:“等很久了?”

张弛吓了一跳,秦君卿真是神出鬼没,都没发现她什么时候来的。

张弛转身笑道:“师姑早!”

秦君卿还是上次见面的打扮,要说她这样的年龄能够保养成这样已经相当难得了。张弛把炼好的小还丹交给她。

秦君卿从药瓶中倒出那颗小还丹,看了一眼道:“就炼出一颗?”她给张弛的材料足够炼制三颗。

张弛道:“可能是我技术不过关,所以损耗太大。”这货才不会说实话,现在乾坤如意金的丹炉已经被他磨合到绝佳状态,哪有那么大的损耗。

秦君卿知道这小子狡猾,损耗她相信,可损耗这么大,骗鬼去吧,可她也没有点破,轻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强迫你,所以很不情愿?”

张弛笑道:“没有的事情,如果我不情愿,不管谁强迫我,我也不会做。”

秦君卿叹了口气道:“以后我不会再强迫你帮我做任何事了。”

张大仙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秦君卿什么时候转性了?还是她另外找到了高人,已经不需要自己帮忙了?

张弛巴不得她不再找自己,恭恭敬敬向她鞠了一躬道:“师姑,我走了!”

秦君卿也没有阻拦,轻轻点了点头。

张弛离去之后,她拿起手中的那颗小还丹,凑近闻了闻,药香四溢,沁人肺腑,她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笑意,手指一弹,小还丹宛如劲弩激射,撞击在银杏根部的土壤中,化为一团淡淡的红色烟雾,很快又消散于无形,仿若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作者其他书: 替天行盗 医统江山 幻世猎手 医冠禽兽 乱世英雄传 医道官途 品行不良
相关阅读:青木世界旧日海潮我有进化天赋绿海大亨不死者之怒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明天下我的物品能升级这号有毒鉴宝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