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世蹉跎兮自逍遥章节

第一百九十二章

推荐阅读: 超武女婿 我的检察官先生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最强狂婿 赘婿当道 乡村神医 第一赘婿 超级女婿 破云2吞海 神级龙卫

“是战场上拼刀子的的爷们?”严师父迎上去,谄媚地笑。

“左军。”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那些不是马贼,而是一支有名的闲野散兵“左军”,那面蓝旗就是他们的标志。左军不归天子或诸侯管辖,是私聚的武装。文王在位时,外戎入侵,小股的外戎人在整个三河地方地面上流窜,防不胜防,地方上的大家族就招募武士保护村镇。天子和诸侯有意借助这些力量,就赏赐他们印信和旗帜,因此左军极盛的时候,三河地方地面上足有上百支左军。但是外戎人退出三河地方后,左军就越来越少了,仅存的几支也在干路护的活,保护商队收取佣金,偶尔协助诸侯清剿盗匪,拿点赏金,有些也暗地里做点马贼的勾当。

战场上拼刀子的一直在这片戈壁上来往,严师父和他们有点交道。

参加左军的都是些潦倒又不惜命的武士,在成国大城镇里,这种人跪下去给严师父擦鞋都不配,不过在这片靠胆气和力量吃饭的戈壁里,严师父也不得不低头。

“哟,是李掌柜,我还担心是马贼呢。”战场上拼刀子的中郎将大大咧咧地接过严师父递上来的一张金票,严师父的见面礼是张五十贯的金票。

“严师父李大掌柜不愧是做大买卖的人,一出手就看出来了!”李长文竖起大拇指跟杨白说,觉得自己能跟严师父一路,脸上有光。

杨白却完全没在意严师父那边的事儿,隔着一片人头,那名持弓的年轻人艰难地翻身下马。

“一个小年轻有什么好看?要看就看大人物。”李长文嘴里说着,却不由地跟着杨白看去。

他愣了一下,明白了杨白为什么看那个年轻武士。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都会觉得他在这支队伍里有点突兀。

年轻人大约十八九岁,穿着一件久未上油的黑鲮甲,胸甲上的徽记被磨掉了。很显然,那原本是一件诸侯军的制式铠甲,但是主人不希望有人通过徽记追寻自己原来的身份。稀稀拉拉的胡茬子让他看起来有点颓唐,脸色苍白,像是缺血。

他在篝火旁默默坐下,伸手在火上烤了烤。周围他的同伴们来来往往,添柴烧水,从马背上卸下行装,兼着大声咒骂这一路的难走。而年轻人只是凝视着火焰出神,似乎周围人的一切举动跟他毫无关系,他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

他在聚精会神地烤火,就像是这片戈壁上只有他一个人守着一堆火。

“李大掌柜这几年也抠门起来了,来这么荒凉的地方,也不肯花点钱让我们护送一下?”战场上拼刀子的中郎将在那边篝火旁和严师父奉茶,燕师父陪坐着,战场上拼刀子的中郎将瞥了燕师父一眼,“我不是看不起路护兄弟们,只不过这戈壁滩上的贼不是小贼,是马贼,是群亡命之徒,路护兄弟们有本事归有本事,就怕人少也施展不开。”

“中郎将说笑了,我们这点小生意,哪出得起请您中郎将护送的钱啊。”严师父陪笑着。

战场上拼刀子的的领军叫冉文,挂着个“中郎将”的官名。没什么人知道冉文的来历,不过在这群左军里,他显然是个有见识的人物,在这荒野中幕天席地地喝茶,一举一动都透着股世家子弟的气派,而并置在身侧的一对长刀合在一个宽厚的刀鞘中,显然是件需要极强腕力的武器,刀柄的缠布上大片褐色的污迹,不知道是多少人的血溅上去留下了。

“李大掌柜的买卖还能是小买卖?”冉文笑,“这趟做的是什么?”

“老样子,贩点蛇毒,回去倒手给成国的药店,赚点辛苦钱。”

这片荒凉的戈壁中有特别的出产,九州最毒的蝰蛇就隐藏在石块下,夜间才出来活动。蝰蛇的毒有个好处,若是被别的蛇咬了,只要立刻吞下蝰蛇的毒液就可以保命。可是蝰蛇的毒液本身更毒,若不是中其他蛇的蛇毒很深,只要被蝰蛇咬中一口,最多也只有三日的命。所以蝰蛇的毒液成了解毒的稀罕药物,别地吃不饱饭的流民就冒死来这里捕蛇。

“辛苦钱也有三五倍的利润吧?”

“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冒着掉脑袋的风险,三五倍利润,可真不高哦,”严师父叹口气,“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还能做几年了。”

杨白完全不理会那边坐而论道的大人物,仍旧是兴致勃勃地观察年轻人。

“把肉干片了烤起来!把酒给我烫好!”有人大喊,声音粗壮如野熊。

那人的身材也如野熊,披挂着一身沉重的铜鳞甲,甲片震得哗哗作响。他在这支左军里似乎有点身份,来来回回地走动,吆喝这个去打水,那个去捡柴。李长文看见他的脸就想往杨白背后躲。一道旧伤痕截断鼻梁而过,让那名武士脸上的筋肉扭曲,五官纠结在一起,有如食人的恶鬼。

“小崽子。”武士注意到了探头探脑的李长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露出一口枯黄的牙,双手成爪,像是只恶虎要前扑似的,“吃了你!”

“我的肉很柴不好吃!”李长文把脑袋一抱。

武士在李长文脑袋上重重地一巴掌,“你吃过自己的肉么?就知道自己的肉柴?”

杨白笑着拿胳膊肘捅捅李长文,“别怕,大爷逗你呢,我觉得我比你好吃些,大爷要吃也先吃我。”

武士没有料到这个修长纤弱的年轻人居然毫无畏惧,上下打量杨白,良久,啐了一口,“兔儿相公!”

“喂……话不好这么说啦。”杨白无奈地挠头。

武士懒得再理这两个人,自己走到马旁,从马背上卸下半片风干的羊来,在火堆边坐下,拔了腰间的匕首片肉。

“他妈的钝了,”武士削了几片,对着火光看了一眼刀刃,“那家伙的颈骨真他硬,把刀刃都崩了!”

李长文听得直发冷,难怪他闻见那个武士身上一股血腥味,也不知这些人刚杀了些什么人。

武士四下看看,看见篝火对面的年轻人放在脚边的一柄长匕首。那柄匕首的鞘和柄都缠着淡青色的鲨皮,濯银的刀镡上有一枚匠师的徽记,可以想见是柄少见的利刃。武士眼睛亮了,过去握住了柄就要拔出。

一只脚忽然踩住了匕首的鞘,同时一只手按在刀柄上。

相关阅读:开启黑科技时代从霹雳开始的功德人生某美漫的王子无罪证明武侠之怪物来了我真的是宰相儿子这个主播背后有靠山人鱼的异界餐厅漫威感官掌控重返璀璨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