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大宋第一状元郎章节

第六百章 偶遇

推荐阅读: 超武女婿 我的检察官先生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最强狂婿 赘婿当道 乡村神医 第一赘婿 超级女婿 破云2吞海 神级龙卫

郑后心里已然有数,但是却没有突然转变态度。

她又哭着说了几句不容易,慢慢地态度软了下来,倒也不显得突兀。

杨霖一见她同意了帮自己劝说云瑶,便笑着起身离开,走到殿门口,赵金萝跑了过来,嘴角粘着一块黄色糖渍,问道:“小姨丈,你什么时候再给我们买糖葫芦?”

杨霖笑道:“明天我就让你们小姨带你们出去买!”

赵金萝欢呼一声,带着姐姐到一旁玩耍去了。

殿内的郑后,看着杨霖远去的背影,不知怎地眼角一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堆玉楼上,你还能待几天。爹,你生的两个好女儿,要做两朝的皇后了。

她只知道自古改朝换代,前代帝王少有善终,却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夫。

整个汴梁,整个大宋,也没有几个人了解她的这个妹夫...

走出艮岳,杨霖拍了拍小年子的肩膀,道:“我看你们警惕性很高,不错,这就对了。好好在这看着,你叫什么名字?我让杨戬老哥提拔你。”

小年子喜得骨头都轻了三分,若不是还有身上的衣服拽着,他都感觉自己要升天了。

“小的叫王年,越王殿下放心,小的一定守好这个园子。”

刚出了艮岳,杨霖这几天一直在马车中,觉得有些憋闷,骑着马脱去了大氅,换了件挟衣,身上顿时轻松许多。

心想着反正没什么事,干脆带着陆谦等人,去城郊散散心。

心情畅快,到了城郊,胯下的健马四蹄生风,在旷野间越奔越快。

初春之际,汴梁城外已经车马络绎不绝,在家歇了个新年的外地商户,开始陆续返京。

杨霖不禁想起刚来汴梁的时候,连几个皇城司的番子,都能给自己气受。

如今大权在握,满朝文武悉听调遣,海晏河清壮志在胸,正要打造一个当世强国,一展心中豪情。

想起未来更美好的前景,杨霖的唇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这时候,前面有一队人马,正在赶路,听到马蹄声全都回头看来,其中几个已经拔刀在手。

在汴梁城郊,天子脚下,哪来的这么大的戒心和胆子。

杨霖勒住奔马,陆谦道:“少宰,是金国使者。”

对面的金人,见到他们不是来追击的,这才收刀回鞘。

杨霖骑着马,从他们的仪仗队边走过,彼此都警惕地看着对方。

为首的那个,应该就是他们的主使,完颜拔离速。

就是这个矮粗的壮汉,当初跟着希尹、娄室破辽兵于古北口,奉命留一个谋克,两百兵士,据险守古北口,七千辽兵硬是没有攻下来。

在后世的历史上,他在银术可围太原的时候,大败宋朝六路援军,攻克太谷、祁县等地。后来王禀粮绝,太原失守,这厮升为管勾太原府路兵马事,又跟着完颜娄室在文水战败张灏五万援兵。跟着完颜宗翰围汴,与银术可略取襄、邓,追宋康王于扬州。

杨霖和他几乎是擦着马而过,这厮眼神锐利,也直勾勾盯着自己。

过去之后,陆谦低声道:“少宰,要不要...”

“不用,两国派遣使者,这又不是江湖仇杀,将来有的是机会宰他。我们害了他的使者,将来宋使到会宁府还能活着回来?”

陆谦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他之所以问这么一句,是感受到了杨霖的杀气。

杨霖心中暗叹,这陆谦真是自己肚子里蛔虫一般,想什么他都知道。

不过自己也就是想一想,这么下作的事,并非一个大国该做的。

杨霖正乘马疾驰,忽然林间铮的一声琴弦响起,接着一个凄婉的声音轻吟道: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杨霖驻马,心中竟然升起一丝忧愁,好有感染力的诗词,用这般声调唱了出来,真个是闻着落泪。

尤其是后三句,用“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的典故,心中哀思仿佛是倾泻而出:纵使春意来到,折梅相寄,却是天上人间相隔,无从寄去,怅然若失!至此处戛然而止,而哀音不绝。

琴声袅袅散去,杨霖在马背上望去,只见城郊的江边,一个女子,白衣胜雪,似乎正对着汴河的春水垂首拨琴。

她挽着云髻,窈窕的背影婉约如诗,身边一个青衣小婢,时不时偷偷抹着眼泪。

杨霖骑马过去,果然是李清照,便出声安慰道:“居士,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才好。”

李清照一回头,见是杨霖,便要起身行礼。

杨霖跃下马背,虚浮了一把,道:“刚才骑马路过此地,闻得居士悼念亡夫,忍不住过来劝说一句,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殿下有心了。”李清照有些不好意思,按说他丈夫刚刚去世,应该在府上闭门不出才对,不过她哪是闲的住的人,想起约好了初春汴河解冻,就来泛舟的约定,便抱着琴带着小婢来此了。

来了之后,又想起赵明诚来,忍不住填词一首,轻吟低唱悼念亡夫。

杨霖心中暗道,这大才女没事就喜欢往外跑,上次就属实危险,带几个护院哪里都敢去,难怪后来会被人骗财骗色。

自凡是这等才情的人,不论男女,都是闲不住的。

他们的思维跳脱活跃,心中骚动难安,很少有耐得住寂寞的人。

最具代表的,男有李太白,女有李清照,大抵如此,喜欢玩,喜欢浪,不然也写不出那么多千古流传的诗词。

杨霖打眼一看,果然河边就拴着一叶小舟,便道:“居士,如今是初春,河中上尚有不少坚冰未化,还是不要轻易下水的好。赵兄亡故不久,按礼法也该在府上焚香守灵才是,这样吧我府上有一副江流春水图,乃是上皇所赐,是我看过最富才思的画作。

我差人送到你府上,赏玩些日子,便不要轻易出来了。”

杨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怎么这种时候在家里待不住,特殊时期你可别出来浪了,太危险了,风评也不好,给你副赵佶的好画赏玩几天,在家宅几天吧。

李清照脸色更红,显然也是听出了些这个意思,一咬下唇,也不告别,哼了一声转身带着小婢走了。

“说她两句还不爱听了,你说在家有什么不好,这才刚过了上元节,就待不住了。”杨霖笑道。

陆谦点了点头,不屑地道:“这就是不守妇道,少宰别和她一般见识。”

相关阅读:召唤大佬我的气运槽又炸了无垠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洪荒历明帝国的崛起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我娘子天下第一俺们村里有妖怪洪荒之蚩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