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道观养成系统章节

第1046章 我劝你善良【8500字】

推荐阅读: 乡村神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赘婿当道 超武女婿 第一赘婿 神级龙卫 最强狂婿 破云2吞海 我的检察官先生 超级女婿

巫马玉几人,用力吸了一口气。

陈阳这话,就是明晃晃威胁他们。

不给,他们的下场,会和洪家几人一样。

他们目光求助的看向几位护法真人。

护法真人们,不知道陈阳和这些人有什么恩怨。

但陈阳是他们道门的人,一言一行都代表道门。

做的太过分,显然不好。

然而没有等他们开口,陈阳说道:“别指望有人能替你们说话。”

“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一样也不要。但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就是我的,你们当着我的面偷走,这件事情,谁出面都没用。”

他又看向护法真人:“这几位来自巫马家的道友,在茅山关内,偷了我的法器和妖。”

“谁偷了!”巫马玉气愤不已。

说的她好像是个贼似的。

陈阳道:“你敢说自己没偷?来,发个誓,你今天敢发誓,这些东西我送你都没问题。”

“你!”巫马玉更气了。

这种誓言,能随便发吗?

毕竟,她的这种行为,的确是偷啊。

众人看的怪异极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不成,真的偷了?

“给他。”身后男人低声说道。

然后将法器丢在他的脚下,又将那具尸体也丢地上。

“你要,给你就是!”

巫马玉抓起长剑,恶狠狠的砸在地上。

“陈玄阳,今天的事情,没完!”

临走时,巫马玉恼怒的对他说道。

然后一甩袖子,走了。

陈阳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感叹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巫马玉前行的身形,微微一颤,回头怒视他。

陈阳一笑,突然大声喊道:“巫马道友,你身为灵修,以后千万别一个人出门,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善良。”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安静了。

巫马玉有点发懵,下一秒,怒火几乎要从眼睛里射出来。

这混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的身份给捅了出来。

关键是,她是不是灵修,都是两说。

巫马家也只是怀疑,还未得到证实。

他们不是洪家,不想用灵修的身份,去故意博关注。

这个身份一旦暴露,引来的,很可能就是杀身之祸。

陈阳对他们没有好感。

一个巫马临,一个巫马玉。

没一个好东西。

在柳树群,竟然对自己起了杀心。

要不是人多眼杂,这几人能活着出来,真真就是个奇迹。

“那个女人,是灵修?”

“巫马?难道是终南山巫马家的族人?”

“啧啧,灵修啊,巫马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

“这个陈玄阳够阴损的,当众把她身份给曝了出来。”

“估计也是想自保吧,你想想,万一这女人半路死了咋办?人家肯定怀疑他头上。”

“也对,他这一曝光,虽然还是挺危险的,不过真出什么事情,至少陈玄阳能脱开干系。”

众人议论。

显然是对她灵修的身份,感到惊讶。

“走!”巫马玉身边男人,低声说道,抓着巫马玉的手腕就走。

灵修绝对不是什么好身份,现在身份还没有彻底的被传开,他们得赶紧离开。

万一真的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他们能不能活着回到终南山都是两说。

几位护法真人也很诧异。

“青阳,你去送他们出山。”一名护法真人说道。

“嗯。”青阳真人点了点头。

他们要真的死在茅山,事情就大条了。

青阳真人走过去,说道:“随贫道下山。”

“多谢真人。”

巫马家的几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茅山深处,距离山外还有几十公里。

只是在这里,所能看见的筑基修士,就不下于一手之数。

谁也不敢乱猜,四处暗中,是否还藏着某些高手。

随便一个人起了心思,他们都难以活着离开。

青阳真人的声音传遍山关,任谁都明白他的意思。

他代表的便是茅山道场,代表的是江南道门。

出了茅山,是死是活他不管。

但在茅山之内,他不准有人动他们几个。

青阳真人送他们离去。

洪言扶着洪辰,与其他人,也默默离去。

他不是巫马玉,没有她任性的资本。

在这里放狠话,是不明智的,是脑残的举动。

而且,他们也看见了巫马玉放了狠话后,所遭受到的打击报复。

看着巫马玉灰溜溜离去,陈阳又看向被他一剑劈出来的几个人。

这几人,一个个躺在地上,道服已经残破,沾染鲜血和泥土。

扎着头发的荷叶巾也掉了,头发散落着,狼狈极了。

“吴中仙道友。”

陈阳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你欠贫道的东西,贫道记住了,有时间,贫道会去正一观讨要的。”

吴中仙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他在北邙,从陈无我几人手里抢走的妖,已经被他换了药材。

就是让他还,他也没的还。

此时听着陈阳的话,他假装虚弱,索性眼睛一闭装死。

袁洪刚从地上爬起来,望了陈阳一眼,走过去扶起木华。

几人之中,木华伤的最重。

原本,是他拖延陈阳。

但快到大门时,他们体力不支,陈阳缩短距离,直接追了上来。

木华主动拖住他,也没能拖住太久。

要不是陈阳没起杀心,早就一剑一个把他们全给灭了。

“陈真人的手段,我见识了。”

袁洪刚沉声说道,扶着木华,转身离去。

吴中仙也不装死了,和另外几人爬起来就走。

几人刚走。

便有几个中年人走过来,学着江湖人士般拱手:“陈真人,久仰大名。”

“几位有礼。”陈阳也不摆架子,微微稽首。

左边中年人,指着地上两具妖尸:“陈真人,这尸体,可卖?”

陈阳摇头:“不卖。”

中年人见他拒绝这么干脆,也有些意外。

沉吟了几秒,说道:“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季少华,我的儿子,是玉晨观的弟子。我也不瞒陈真人,这妖,我买回来,是想给我儿子修行之用。”

陈阳还是摇头:“抱歉,贫道也需要。”

季少华点头:“既然如此,那是我无礼了。”

他这样的人,关外有不少。

修行是一件非常耗钱的事情。

财侣法地,缺一不可。

这些背靠经商的父母的道门弟子,不缺钱。

但修行法地,以及修行资源,很缺。

关键是,这种东西,有时候你花钱都不见得好使。

世俗的规矩,放在修行圈子里,根本就不适用。

你在世俗的地位,人脉,面子,在修行圈子里,也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

譬如道场。

经过陈阳的投票改革,虽然将门槛放低到普通弟子也能进入修行。

但却必须靠自己。

想走歪门邪道,没有一丁点的可能。

而修行资源。

除非你的天赋真的高到能被人认为,是灵修。

否则的话,想要修行,所能倚靠的,也只有自己。

有钱的父母当然也可以购买到一些药材,但毕竟有限。

而且,药材也不能瞎吃。

山医命相卜。

各人专职其一。

不精通炼药法,不经过加工的药材,吃了容易出事。

而想要请医字门的道长,加工药材,这又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就算季少华的儿子是茅山三宫五观之一,玉晨观的弟子,也没什么用。

其他几个中年人,也走开了。

眼神在妖尸上,留恋的看了几眼,感到十分的遗憾。

寂然方丈等人,注意力一直放在陈阳身上。

他们目光探寻,想要上前询问,又有几分迟疑。

最终,卢楷还是走了过去。

“陈真人。”卢楷问道:“你为何进入茅山关?”

他也不拐弯抹角。

有时候,直接询问,比绕弯子要更能询问到真相。

“嗯?”陈阳不解:“为何?进去还要理由吗?”

他当然不会告诉卢楷,因为自己也被怀疑是灵修。

虽然他并不担心有人对自己心怀不轨,但也不想因为灵修之名,而招来麻烦。

卢楷问:“陈真人可曾在关内,见到我武协的弟子?”

陈阳感到莫名其妙。

这问都是什么和什么?

你武协弟子,又不是我徒弟,我还得帮你看着?

不过卢楷的语气还算正常,陈阳和他有过节,但也没有怼他。

“没见到。”

“没见到吗?”卢楷发出疑惑的语气,用怀疑的眼神看他。

陈阳被他看的很不舒服,沉着脸问:“对,没见到,有问题吗?”

卢楷沉吟两秒:“真的没见到?”

陈阳:“……”

“陈真人。”严长冠走过来:“真人可曾在关内见到我儒教的弟子?”

“……”陈阳道:“没见到。”

“陈真人可见过我栖霞寺的弟子?”了凡上前询问。

陈阳一头黑线。

这群人,到底要干什么?

我是你们保姆吗?

他意识到,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没有。”

陈阳道:“我一个人进去的,谁都没见到。你们弟子丢了,就自己进去找。”

几人盯着他的脸,看个不停。

好像要从他的脸上,看见他说谎的证据。

陈阳被他们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

这种怀疑的眼神,让他有点抓狂。

“了凡。”寂然方丈走过来,对他摇摇头,旋即道:“陈真人刚刚出关,一定累了,不要打扰他。”

了凡道:“抱歉了。”

陈阳摆摆手,没有说什么。

他将法器和妖尸抓起来,便是向山外走去。

走了两步,又停下,走向护法真人:“傅执事,我陵山道院的真人出关了吗?”

傅执事摇头:“没有。”

陈阳又问:“关内很危险吗?有死人吗?”

傅执事摇头:“不知道,暂时还没见到伤亡,但不确定关内是否有人伤亡。”

陈阳哦了一声。

刚刚几人那副语气,他还以为,有人死了。

既然没人死,这些人干嘛这个表情,这个语气?

弄的他都有点瞎担心。

“玄阳。”傅执事低声喊住他。

“嗯?”

傅执事背过身,小声说道:“江南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

“你先回去,过几天会有人去找你。”

明一三人被撤职,江南道协如今无人掌管。

虽说,平时道协的存在,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但事实上,没了道协,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乱。

道协存在的意义,就是充当江南各个道观沟通的桥梁。

现在少了这座桥梁,道观与道观之间,便缺少了联系的方式。

江南道门的几个道场,如今也在商议此事。

他们也在想办法,重新选出会长。

但地方道协的会长,必须要通过道协总部的认可。

他们相信,道协总部不会刁难。

但是架不住白云观道协的为难。

明一三人被撤职,江南道门权利缺失。

这时候白云观道协横插一脚。

若他们真有心思,说不定就会在新认会长上为难,甚至安排他们的人,担任新的会长。

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允许的。

“到底什么事情?”

陈阳直翻白眼。

怎么都喜欢说一半留一半?

坏习惯和谁学的?

傅执事道:“江南道协的会长,被撤职了。”

“什么?”

“怎么回事?”

陈阳惊讶。

这种事情,太大了。

这得做了什么事情,才能被撤职?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先回去吧,就这几天,我会让人去找你。”

“嗯。”

陈阳没有继续追问。

明一三人被撤职,这事情绝对瞒不住。

估计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知道了。

陈阳当即离开。

进入山林时,他将东西全部收入袖子里。

然后加快速度,离开茅山。

回到上真观,已经是傍晚。

上山路上,依然能见到许多下山上山的游客。

就算上真观已经闭观了,还是有这么多的游客。

没办法,财神法会才过去不久。

这段时间,因为财神法会,所导致的彩票事件,已经把上真观推到了舆论的爆发点上。

毕竟这种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直接带来的,就是上真观的流量大爆发。

陈阳能完成任务,九成得归功于此。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持正面态度对待此事。

依旧有不少声音,说彩票和道观沆瀣一气,为了销量不择手段。

但这种声音,在大势之下,微不足道,连个水花都看不见。

回到上真观,陈阳直接找到月林。

月林刚刚结束了一天的道观经营,吃完饭,正坐在屋子里读经书。

“砰砰砰!”

“月林!”

陈阳在门外喊。

“吱呀~”

望着门外的陈阳,月林惊讶道:“你回来了?”

陈阳问:“明一师叔他们怎么了?”

半个小时之后。

陈阳明白了来龙去脉。

“谁能想得到,南崖竟然会是无辜的。”

月林感慨万千。

从这话也能看出。

南崖到底有多不得人心。

“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可以这么说,现在省外的道门,看我们江南省,都是厌恶的。”

“其实明一真人他们也是为了江南,南崖做的那些事情,我们没证据,但不代表就不是他做的。”

“我个人是理解的,如果我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放过他。”

“可是外人谁会管这些?他们只看见明一真人,滥用职权。”

月林再谈这件事,也是满脸的愁容。

陈阳黑着脸,不吭声。

南崖跑了,就注定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除非他死,不然的话,谁都堵不住他的嘴。

不过现在也不用堵了。

该说的他都说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月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白云观道协来江南了。”

“他们过来干什么?”

现在陈阳听见他们的名字就添堵。

月林道:“代管江南道协。”

“代管?他们?”

陈阳嗤笑:“笑话,他们有什么资格?”

“就算代管,也是道协总部代管,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你逗我吧?”

月林看着他。

过了几秒,陈阳回过味儿了。

“你说真的?”

“嗯。”

“怎么回事?”

于是,月林又把这件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听完后,陈阳彻底不说话了。

这事儿,只能说,白云观道协太会挑时候了。

李相如说了不该说的话,正好被他撞见。

月林道:“还有一件事……”

陈阳:“……”

月林道:“前几天,梁会长组织了一场会议,邀请了江南的道佛儒武协,道门只有我们参加,其他人来了很多。”

“梁会长在会议上,说了一些对你不太好的话。”

“什么话?”

“他说…明一真人送出了许多请帖,目的可能是让他们派优秀的弟子去茅山关。然后你和明一真人关系匪浅,有可能…是想让你在茅山关,解决那些弟子…”

月林说的断断续续,但陈阳还是听明白了。

他眼角扯动。

难怪。

难怪卢楷他们,会用那种语气询问自己。

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原来是这老东西在背后说自己坏话。

梁东恒不一定知道明一送出的信,写的是什么。

但他的话,却刚好起到了作用。

而且,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玄阳,你说,明一真人他们,还有机会吗?”

“没有。”陈阳摇头。

以明一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可能再入道门。

这件事情,足以将他们钉死在耻辱柱上,不得脱身。

重回道门的机会几乎为零。

“唉。”

月林叹着气:“如果南崖被解决,他们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可是,南崖依旧逍遥在外。

……

姑苏城,一座五星级酒店套房里。

梁东恒穿着居家服,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

“会长,陈玄阳出来了。”高亮伟拿着手机,从阳台走过来。

“哦?让他明天过来见我。”

“好。”

第二天一早。

陈阳接到高亮伟的电话。

“梁会长要见你。”

“没空。”

陈阳想都没想就拒绝。

高亮伟道:“陈真人,梁会长现在代管江南道协,请你配合。”

“行,我配合,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陈阳就出门。

他改主意,不是给他面子。

梁东恒见自己,不会平白无故。

一定有原因。

他也想和梁东恒过过招,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下午,陈阳来到姑苏城,道协总部。

这里他来过许多次,却是第一次,从这里感受到了陌生的情绪。

尤其是看见梁东恒几人的面孔,他发自内心的抵触。

“梁会长,找我什么事情?”陈阳问道。

“陈真人,坐。”

梁东恒老脸笑的像一张橘子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厌恶的官僚气。

陈阳坐下,梁东恒问:“我听说,你在茅山关斩杀了几只妖?”

“嗯。”

“你知道明一他们做了什么事情吗?”梁东恒突然换了个话题。

跳转的相当突兀。

“嗯。”

陈阳则以平常冷漠做回应。

“以他们所作所为,我其实可以废了他们的道行,再将他们除名。”

梁东恒看着他的反应。

陈阳扬了扬眉:“我劝你善良。”

“善良?”梁东恒哈哈笑了几声:“我要是不善良,他们现在已经被废了道行,难道,我还不够善良吗?”

“玄阳啊,你有五座道场,却连一点管理费也不肯交,我亲自登门,你连大门也不让我进。”

“不过我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我此次,是秉承为南崖真人主持公平才来的江南。”

“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对公平这个词,是怎么理解的?”

他看着陈阳,微笑询问。

陈阳与他对视:“你想要那几具妖尸?”

梁东恒笑而不语。

陈阳继续问:“你还想要我的道场?”

梁东恒依旧笑而不语。

“我给你,你敢要吗?”

轻笑一声,陈阳站了起来:“梁会长,你口味真的不小。你是不是觉得,用明一师叔他们的道行威胁我,我就会妥协,对你全程言听计从?”

“道场,我有五座,就是荒废在那,也不会便宜了你。”

“妖尸,我有,但却不会送你。”

“梁会长,这份回答,可满意?”

陈阳同样报以微笑。

梁东恒脸上笑容,慢慢僵硬。

他虽然没有直接索要,但他说的话,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表达这份意思。

以陈阳聪明,当然听得出来。

但,陈阳的回答,不在他预料之中。

他已经直接用明一三人的道行做威胁,陈阳竟然一点也不妥协。

甚至以如此口吻,跟他对着干。

“我是修道之人,道是什么?德化也!”

“何谓德?道义二字!”

“可惜啊,梁会长不是道士,永远也明白不了,悟不透。”

“明一师叔他们犯了错,自然要承担代价。但这份代价,还轮不到梁会长来定,道协自然会定。”

“另外,梁会长要是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去,江南有我,不会乱,不劳梁会长多操心。”

说完一席话,陈阳便向门外走去。

“站住!”

梁东恒沉声喝道。

陈阳站定门前,头也不回:“梁会长还有什么吩咐?”

梁东恒道:“陈玄阳,你是不是觉得,我白云观道协,真的没有权利?”

陈阳道:“有权没权,与我何干?”

梁东恒点头:“我会让你知道,我这会长,不只是挂一个头衔。”

陈阳笑笑,不加理会。

“哦,差点忘记了。”梁东恒忽然说道:“玄真是你师兄吧?”

陈阳脚步再停,回头看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玄真好像去了多玛群山。”

“几天之前,我接到了军部的电话,你猜猜,南崖去了哪里?”

看着梁东恒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陈阳心里突然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他去了哪里?”

“多玛群山。”梁东恒吐出这四个字。

陈阳脑袋轰的一下。

南崖去多玛群山了?

他去那里干什么?

“是不是很想知道,南崖为什么去多玛群山?”

陈阳不说话。

但是从他的反应,梁东恒知道,他迫切的想要知道。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陈阳跟前,盯着他脸上的表情,一点反应都不愿意错过。

陈阳越紧张,越愤怒,他感到越畅快。

有一种报复性的爽快。

“因为……”

他把声音拖的很长:“因为,明一他们诬陷南崖偷了龙骨,所以,南崖觉得自己吃了亏,于是他就去了,真的将龙尸挖了出来,偷走了。”

“你知道镇守多玛群山的那些人,是什么下场吗?”

“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

“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陈阳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是。”

“求我。”

梁东恒道:“求我,我就告诉你。”

高亮伟在一旁,几乎笑成了一朵菊花。

你陈阳再不羁又如何?

面对梁会长,还不是一样得屈从。

“求你?”

陈阳眯了眯眼睛,突然说道:“梁会长提醒了我一件事情。”

“嗯?”

“三天之前,梁会长是否主持了一场会议?”

“会议上,梁会长是否对我进行了名声上的诬陷?”

“说我受明一师叔的指使,前往茅山关,要对他人欲行不轨?”

梁东恒蹙眉:“我只是分析其中可能性……”

陈阳打断他:“所以,梁会长确实说了?”

“我……”

“咔!”

陈阳突然伸手,卡住他的喉咙。

事发突然,梁东恒与高亮伟,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算反应过来也没用。

在陈阳面前,他们两个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

让他们一只手,他们也反抗不了。

陈阳的手,像铁钳,箍住他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梁会长,你虽然是会长,但也不能随意诬陷我。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诬陷,很容易引发江南道门、佛门、儒教,以及武协之间的矛盾?”

“我请问你,这份矛盾一旦发生了,谁来承担?”

“你吗?”

“无凭无据的事情,你也敢乱说,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藏在道门的邪修。”

被卡住脖子不能说话的梁东恒,听见这话,内心一凉。

这混蛋,竟然给自己扣上这么大的帽子。

“这件事情,我会禀告97号的,到时候还请梁会长好好的配合,接受调查。”

“如果梁会长不是邪修,自然是最好的。”

“不过在此之前,梁会长对我个人的诬陷,所造成的后果,必须得承担责任。”

“这一巴掌,是给梁会长提个醒,话,不能乱说。”

陈阳一笑,抬手,抽。

“啪!”

梁东恒脑袋一歪,眼冒金星,浑浑噩噩。

陈阳随手一甩,把他砸在地上。

“至于多玛群山的事情,就不劳烦梁会长告诉我了,我和江南军部的闻统领挺熟的。”

丢下这句话,陈阳离开了道协。

至于殴打梁东恒,他完全不怕。

能有什么后果?

这份打,梁东恒挨了也得忍气吞声。

他就不信梁东恒敢拿出来说。

而且就算说了,陈阳也有的是理由。

就凭他在会议上说的那些话,陈阳就是抽烂他的嘴巴都不为过。

陈阳走后,梁东恒从地上爬了起来。

高亮伟弱弱道:“会长,你没事吧?”

梁东恒半边脸高肿,阴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说道:“让马宏海来见我。”

“哎,好。”

马宏海是津门白云观的住持,可以说是他一手扶持的。

当然,津门白云观在道门也没什么地位,名声不显。

除了捞钱是一把好手,其它什么都不行。

陈阳离开道协,立刻拨通闻统领的电话。

电话接通,陈阳直接询问:“闻统领,我听说南崖去了多玛群山,这是真的吗?”

闻开平嗯道:“是真的。”

陈阳内心一揪:“多玛群山现在……”

“死了。”闻开平道:“镇守多玛的六百多人,死了三百余人。”

陈阳内心很慌,这是第一次如此慌乱。

玄真高大的身影,坚毅的轮廓,不断在眼前浮现。

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师兄他会遭遇这种事情。

就在南崖的事情爆发后,师兄还给他打过电话,让他不要参与这件事情。

可转眼间,不过几天而已……

“闻统领,我师兄,他…他……”

“他和剩下的人,失踪了。初步断定,应该是被南崖带走了。”

“呼~”

陈阳长舒一口气。

整个人虚脱一般。

没死就好,活着就好。

“南崖在哪里?”

“不知道。”闻统领道:“目前没有消息。”

“我现在就去多玛……”

“玄阳。”闻统领道:“我知道你很着急,我比你更着急,那里有我军部三百多人!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是我军部的未来、希望!你以为我就不担心,不着急吗?”

“但是我知道,担心没有用,着急也没有用。”

“这种事情,军部经历过很多次,我不会放弃他们的,就是掘地三尺,军部也会把南崖找出来,会尽最大的能力,把他们救回来!”

“你待在江南,哪里都不要去,不要给我们添乱。”

添乱?

陈阳一怔。

闻统领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说道:“你和南崖的关系,不适合出现。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我明白,是我关心则乱了。”

他冷静下来,闻统领说的是对的。

他与南崖的关系,的确不适合。

南崖见到自己,说不定,会对师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

他不能赌。

而且,他现在的道行,不如南崖。

若是没有师兄,没有后顾之忧,以他的底牌,或许不惧南崖。

可是,他有后顾之忧啊。

这就注定让他放不开手。

当下,唯有尽快筑基。

或者,请大师姐出手。

作者其他书: 都市超级狂仙 极品特种兵 全能天才混都市 武天动地 极品清纯总裁
相关阅读:自完美世界开始韩四当官我可以无限升级大符篆师升级从主播开始九天我真不想躺赢啊我真是学神我不想当老大最强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