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四重分裂章节

第六百四十七章:宴前(II)

推荐阅读: 破云2吞海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最强狂婿 神级龙卫 第一赘婿 我的检察官先生 赘婿当道 超武女婿 超级女婿 乡村神医

PM18:01

沙文帝国,王都特洛恩,图拉行宫

“所以说......”

帝国皇帝威廉·伯何闭目躺在安乐椅上,有些疲倦地问道:“我们的罪爵不但没有问题,甚至还提前预料到格里芬王朝的插足,让我们避过了一场几近于灭国的灾难,对么?”

坐在他对面的裘德·佛赛大公吐了个烟圈,然后无奈地笑了笑,摊手道:“陛下,这个结论不是您半个月前亲自得出的么?”

威廉耸了耸肩,颔首道:“你说的没错,裘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可能听取亚瑟的建议,将墨晋升为世袭伯爵,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一个在他这般年纪就取得如此成就的应该就是你吧?”

“您说的对,陛下。”

佛赛大公吃吃地笑了起来,掐灭了指间的烟卷:“而且当时的情况也是您向先皇谏言,但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虽然亚瑟殿下与当初的您一样优秀,但我可比不了那位罪爵。”

威廉挑了挑眉:“但你总能找到机会让我离开皇宫,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你带到粉鹊庭的时候......”

“咳咳,很抱歉我已经不记得咱们去时的情况了。”

佛赛大公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虚着眼说道:“我只记得事后自己被父亲打得三天下不了床。”

威廉慵懒地睁开了双眼,撇嘴道:“活该,谁叫你非说是自己强拉着我去的?明明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佛赛翻了个白眼:“这您就不懂了吧,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了,我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才会让陛下和我老爹更欣赏我,呃......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漏算就是了......”

“哪一点?”

威廉歪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这位老友。

后者叹了口气:“父亲大人下手是真的狠啊。”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爆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之前那稍显阴郁的气氛顿时被一扫而空。

过了半晌......

“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威廉敛起笑容,轻揉着额角沉声道:“或许是之前怀疑的太多了,或许是墨实在太过于优秀,我总是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佛赛大公皱了皱眉:“第七军那边,有发现什么端倪么?”

“那边啊......不能说是一无所获,但却和我们之前取证的结论并没有什么初入。”

威廉随手从旁边的矮桌上拿起来一张羊皮纸,轻声道:“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在墨掌控你那支私军控制权的那段时间,他确实下达了大量非常残忍、冷酷......乃至有违人道的命令,在这一点上,所有调查结果都没有出入,基本可以认定为完全属实。”

佛赛大公注视着旁边熊熊燃烧着的壁炉,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道:“近万条无辜的人命啊......说实话,就我这半年来对于墨的了解,他并不像是那种能够做出......做出这种毫无人道之事的人。”

“但他确实这么做了。”

威廉疲惫地靠回椅背,沉声道:“不算叛军,总计七千九百余条无辜者的人命,这就是第七军报告扉页的内容,用红墨水写的。”

佛赛沉默了半晌,摇头道:“只能说是我看走眼了......”

“不,或许你并没有看走眼。”

威廉确实出乎意料地表示了否定,然后面色复杂地垂眸看向手中那张羊皮纸:“根据第七军的多方考证,罪爵在察觉到叛军那诡异的动向似乎与格里芬王朝有所关联之前,他的进军策略非常温和,甚至还会在执行作战计划的过程中将储备粮分给平民,别说后期那近乎于丧心病狂的烧掠了,他们甚至在夜里休息时都会尽可能地避免打扰那些普通人,而那些人同样也是康达领的子民。”

佛赛公爵微微一楞:“这......这个消息我为什么没有听到过......”

“因为有人刻意掩盖了这方面的情报。”

威廉平静地回答道。

佛赛的瞳孔骤然收缩:“谁?!”

“罪爵本人。”

“什么!?”

“没错,是罪爵本人下的封口令。”

威廉皇帝轻轻戳了两下手中的羊皮纸,淡淡地说道:“这份证言是第七军的专员从高阶游侠薇洛·柯芬口中问出来的,没错,就是你那支私军中的两位负责人之一,而另外那位高阶骑士瓦雷兹·卡瑞尔也在专员拿出了薇洛女士的证言后坦白了此事,另外......”

佛赛的面色有些难看:“另外什么?”

“另外,除此之外被罪爵刻意掩盖掉的内容还有一点。”

威廉将羊皮纸随手扔到了壁炉里,轻声道:“当时在墨判断出康达领叛军可能与格里芬王朝有勾结后,他与薇洛、瓦雷兹两人曾在巴特罗亲王领的瑞思勒斯镇进行过一番讨论,其核心正是接下来的行动模式,在这个过程中,率先提出灭口的人并非那位罪爵......准确的说,并非只是那位罪爵。”

佛赛大公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头疼地又点上了一支烟卷。

“灭口的主意,是罪爵、高阶游侠薇洛·柯芬与高阶骑士瓦雷兹·卡瑞尔三人同时想到的。”

威廉挥手驱赶着好友制造的二手烟,耸肩道:“但罪爵让所有人都认为那条命令,乃至于以后那无数条泯灭人性的命令都是他独自下达的,原因是......事后追究起来的话,身为贵族且与加洛斯、亚瑟私交甚好的他要比别人更能承担后果。”

佛赛面色复杂地蹙起了眉头:“也就是说......那些命令并非他生性残忍,而是无可奈何?”

“没错,这就是我最后得出的结论,无可奈何。”

饱受二手烟折磨的威廉皇帝终于在无奈之下给自己点了支烟,不是很熟练地抽了一口后沉声道:“如果他并非我们早前严重怀疑的对象的话,这件事早就可以解释清楚了,因为情况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不无法保证绝对的隐秘行动,被判断出具体人数的罪爵部队必然无法吸引叛军主意,更不可能给你和亚瑟所率领的主力部队制造出机会,那样就会导致战局被大幅度延长、格里芬王朝从容介入,爆发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战争一旦爆发,我们被格里芬吞掉的几率至少有九成。”

佛赛叹了口气,自嘲地笑了笑:“七千余条无辜的性命与亡国之灾么,还真是道简答易懂的算术题。”

“所以我决定不再去怀疑罪爵,至少在你我二人这次谈话之后,再也不去怀疑他。”威廉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望向那已经很久都没有星光透出的夜空,笑道:“至于他那份让我直到现在都无法释怀的才能,以及与其成反比的,几乎不存在的野心,就用亚瑟那句‘性格使然’来解释吧。”

佛赛自然也不会在皇帝起身后继续坐着,于是连忙站起身来走到威廉身后,迟疑道:“但是那位阿斯托尔先生不是说......”

“在之前那次平叛战争后,阿斯托尔先生也和我持相同的观点。”

威廉耸了耸肩,笑道:“稍后他会和我们一起开会。”

“跟我们一起开会?!”

佛赛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但是阿斯托尔先生不是一直在......”

叩门声响起,皇后轻柔的声音从前厅传来:“陛下,裘德,大家都已经到了。”

“好的,亲爱的,我们这就来。”

威廉先是高声应了一句,然后轻轻拍了拍佛赛大公的肩膀:“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说罢便带着一头雾水的后者一通出门,与静候在主厅外的皇后与公爵夫人一起迎向门口的受邀者。

沙文帝国主司情报的负责人罗伯特·迪戈里侯爵及其夫人,还有他们的儿子塞德里克及女伴卡珊娜·伊莎贝拉。

监察厅总长穆迪·伯克伯爵及其夫人。

飓风法师团团长巴特·加洛斯公爵。

沙皇之剑骑士团团长、帝国元帅加拉哈特·瓦德尔施泰因。

大法官纳法里奥·克莱门特侯爵及其夫人。

米兰达·费舍尔侯爵。

柏金斯·佛莱德伯爵。

威尔·麦克布耐德侯爵。

帝国皇子亚瑟·伯何。

以及......

刚刚被册封为世袭伯爵的墨及其女伴寂祷。

“哈哈,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我有预感,今天的晚宴一定会非常令人愉快。”

帝国皇帝威廉·伯何笑盈盈地冲面前这些帝国核心眨了眨眼,并在众人行礼后揶揄地冲迪戈里侯爵的独子塞德里克笑道:“而且今天似乎还是小赛德第一次带女伴出席正式场合的日子。”

在场唯一的女性贵族米拉达·费舍尔侯爵狭促地笑了笑。

而塞德里克却是面红耳赤地摆了摆手,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个......陛下,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虽然我今天确实有邀请伊莎贝拉一起,但我们之间并不是......呃......”

迪戈里侯爵隐蔽且沉重地戳了他一下,压低声音道:“听着,赛德,你这样解释会让伊莎贝拉小姐很难看的。”

“我是说,虽然我有尝试努力过,但目前的极限也只是伊莎贝拉答应与我共同前来赴宴,嗯,而且很有可能只是她很仰慕陛下与皇后殿下才愿意赏脸。”

塞德里克的反应也是极快,立刻滴水不漏地对自己刚才的失言做出了有力的补充。

至于旁边的卡珊娜,早就已经脸红得抬不起头来了,不过低垂的目光依然会偶尔瞥向站在最外面的某位新晋伯爵,心思昭然若揭。

在场这些阅历极深的人精又怎能看不出来,不过以威廉皇帝为首的众人却都是选择了看破不说破,打个哈哈就把话题转移开了。

倒是亚瑟悄无声息地凑到墨檀旁边,给了他一个狭促的眼神,并被后者回以一个隐蔽的白眼。

接着,短暂的寒暄之后......

“虽说厨师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不过......”

皇后轻咳了一声,莞尔道:“距离晚宴开始还有一点时间,有没有哪位淑女愿意陪我一起练练手艺,给先生们一个惊喜?”

伯克夫人立刻上前,对皇后行了个提裙礼:“乐意效劳,我亲爱的殿下。”

“还有我们。”

佛赛夫人、克莱门特夫人与迪戈里夫人也笑嘻嘻地结伴走了过去。

“我就不了,费舍尔的家传厨艺只能带给先生们惊吓。”

米兰达·费舍尔侯爵苦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轻轻拍了拍还在发愣的卡珊娜·伊莎贝拉,笑道:“亲爱的伊莎贝拉,你愿意代我去给大家打打下手么?”

“呀!”

后者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立刻面红耳赤地点头道:“乐......乐意之至!”

然后就小跑到迪戈里夫人身边去了。

“还有你,小赛德。”

米兰达侯爵又推了塞德里克一把,挑眉道:“去帮忙干体力活。”

后者又怎么会不明白后者话中的含义,立刻快步走了过去,并在这个过程中隐蔽地冲亚瑟和墨耸了耸肩。

“我也想帮忙干体力活!”

亚瑟笑呵呵主动请缨。

“只可惜你在厨艺方面的天赋遗传了你父亲,亲爱的。”

皇后温和地笑了笑,示意亚瑟不要添乱。

“期待惊喜么?”

季晓岛转头冲墨眨了眨眼,笑靥如花。

“当然。”

后者不暇思索地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季晓岛松开了挽着对方的臂弯,冲墨做了个鬼脸后快步跑到皇后周围的淑女群体里去了。

“我真的很羡慕您,罪爵阁下。”

米兰达·费舍尔侯爵不知何时出现在墨身侧,掩嘴轻笑道:“你是我这二十年来见过最受女士们欢迎的男子了。”

墨讪讪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倒是他旁边的亚瑟好奇地问了一句:“那二十年前最受女士们欢迎的男子是谁?”

“是您的父亲,殿下。”

已经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宛若三十出头的米兰达冲他眨了眨眼,低声道:“您绝对想象不到威廉陛下当年有多少狂热的簇拥者,也想象不到他决定迎娶您母亲的时候有多少女孩哭湿了多少枕头。”

亚瑟嘿嘿一笑:“那您哭湿了多少枕头?”

“我?”

米兰达侯爵冲亚瑟做了个鬼脸:“我没哭。”

“您真是太坚强了。”

“还好吧,毕竟撮合他们两个的人就是我嘛~”

“......”

第六百四十七章:终

相关阅读:超体疯狂解读器不败毒神动漫红包系统武林至尊养成系统神说,宠你没商量我的绝品冷艳皇妃冰菓与文豪我的爸爸是娱乐圈大佬霸主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