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章节

72、人间狱

推荐阅读:中国制造恶犬天下医道官途我的美女大小姐网游之纵横天下极品太子爷神级龙卫第一赘婿魂震九天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到了。”

圭镜话音方落, 郑菀便已经像屁股下有针扎一般利落地下了虫。

她远远地站了, 与红虫子隔着一条过道相望, 红虫子似乎觉得委屈,黑乎乎的两只绿豆眼往中间一对, 又死命地瞅了她几眼。

“……”

郑菀转过头去。

目之所及,是一垄垄绿油油的田地,两个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农夫正坐在畦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旱烟,田中有几人歪着腰侍弄着绿苗——

倒像是凡间的九阳草, 一切都井然有序,生机勃勃。

农夫们对他们的到来似乎司空见惯, 纷纷起身恭敬地行了个礼,便该干什么, 就干什么去了。

这和她想象的一点不一样。

郑菀本以为邪气入侵, 附近应该是荒草丛生,杳无人烟, 谁知竟见了这么一副悠闲的农人稼穑图。

“说起来也多亏离微真君发现及时,否则,此地早成了一片荒芜、民不聊生。”

圭镜朝远处拱了拱手, “霄竹路旁就挨着一个村,村民在这儿繁衍生活了世世代代, 人不少……此次我们的主要任务, 就是沿着这条路将附近的异兽都清理了,以免它们下山骚扰凡人。”

郑菀觉得奇怪。

她还记得头一日来玄苍界时所见,修士与凡人泾渭分明, 现在又如何会愿意为保护凡人而出力?

她心里奇怪,便也问了。

静月笑了:

“修士虽已超脱凡人,可却是自朝生暮死的凡人而来,由这一方水土所哺,能耐越大,自然责任越大,我等虽不与凡人为伍,但也不会坐视他们等死……”

……能耐越大,责任越大。

郑菀心中震动。

她错了,她之前想的,全错了。

修士凡人确实有别,可这别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与凡间界也无甚不同——只是从前她是享受权利的一方,而今站的,却是她阿耶阿娘的位置,她觉凡仙有别,殊为不公:可这一切,不过是凡间界的另一重演化。

凡间界的庶民,不得穿绫罗披绸缎,屋舍有规,行车有度,放到玄苍界,凡人亦是此理。

而相比较而言,反倒是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有所谓的大爱怜悯。

凡人界,士族精英、国之重器,都是被高墙重重耸卫,而冲杀在前的,往往是微末小民。反倒是这些修士——

郑菀下意识便想起昨日在营地所见,那些精英弟子包括崔望,尽数守在邪气最盛之处,理所当然地将后方安全些的地方留给低阶弟子。

若这是强者的怜悯……

“仙子姐姐,仙子姐姐,您能不能帮我看一看我弟弟怎么了?”

就在这时,旁边田垄那儿走出来一个穿着粗布褐衣的小女娃,扎了两个羊角辫,白皮大眼睛,眼珠黑乎乎的,她也不怕人,仰着头问郑菀,手里还颠颠儿地抱了个小婴儿。

小婴儿闭着眼不哭不闹,脸上布了一层黑气。

郑菀不明所以,二师姐“咦”了一声:

“邪气入体之像,竟然支撑到了现在。”

她问圭镜:

“可还能救?”

圭镜小心翼翼地从腰间取出一支竹筒,拔开塞子一倒,一只八爪蜘蛛从竹筒里爬了出来,爬到了小婴儿的额头,长长的触角往额心触去,刺破了点皮,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小女娃抱着才满月的弟弟,直挺挺地站着,她动也不敢动,心里想着村里的伯伯们都说了,这些仙人们心肠好,又神通广大,一定能救弟弟的。

她心里想着不怕不怕,可一看蜘蛛,眼泪就在框里打滚了。

郑菀从储物囊里拿出来前放进去的桂花糕:

“你吃。”

这可是阿万特地用元米给她做的桂花糕,郑菀还有点舍不得。

小女娃眼巴巴地看了会:

“丫蛋不吃。”

郑菀粗鲁地塞到了她嘴里,就在这时,小婴儿突然“啊”地一声哭了出来,嘹亮的哭声穿过田野,一个白发老翁从田垄那头赶来,先是骂了声“丫蛋”,又跟仙人们见了礼,才看向被小孙女抱在怀中的小孙子。

小孙子脸上的黑气已经全部去了,正蹬着四条腿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禁不住老泪纵横:

“多谢,多谢各位仙师,老朽,老朽给你们磕头了!”

农夫们远远地也跟着跪了下来,诚心地伏地,大呼“仙人仁慈”。

阵阵声音飘来:

“李老头的儿子儿媳多能干啊,也就是山上摘了些野菜,就都没了啊!后来李老头上山去找,也只找到被丢到山沟里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孙子,眼看这孙子也要没了,仙人们仁慈……”

“仙女姐姐,”丫蛋仰着脸,嘴里还在咽着桂花糕,“伯伯们都说,我阿耶阿娘都被山上的怪兽吃了,回不来了,是真的么?”

“……”

风一阵阵吹,叶落无声。

丫蛋眼里的光一下子熄了,她好像懂了,却又好像不是太懂,眼泪滴滴答答地掉,却还记得跟着她爷爷一同给仙人们磕头。

“仙子姐姐,”她走前,“蹭蹭蹭”走到郑菀面前,小心地摊开掌心,脏兮兮的小手里躺了一个干瘪的红沁果,“这个给你。”

郑菀没动。

这种红沁果,一枚下阶元石可以买上一箩筐,可对这些凡人来说,却是无价之宝。

她藏了这许久,都干了。

郑菀俯身,取了这颗果子,又往她掌心放了一块桂花糕,温柔地笑:

“去吧。”

祖孙三人颤颤巍巍地走在田埂上,二师姐叹了口气:

“凡人性命,弱如蝼蚁,风吹雨打便凋了。”

郑菀却对这次的任务,第一次有了实感。

推己及人,若她阿耶阿娘遇上无解的困境,她希望,总有人能路过看到,帮上一把。

其他人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很快便从迟滞的气氛中醒转过来。

圭镜拍了拍掌,继续之前的话题。

他指着脚下所踩的一条道,宽阔可供三两车马并驾齐驱:

“这是霄竹路主道。”

又指着旁边另外两条茬出去的窄道,“那两条是岔道,我们兵分三路,同时进行,等晚间换防之人过来再走。”

“三路?”

猴脸男修怪叫了一声,“老大,我不想跟玉清门的在一块。”

原则上来说,外围不可能出现特别厉害的异兽,毕竟这是正盟特意留出训练低阶弟子的试炼场,可谁知道会不会有遗漏?人人都惜命,队友自然是越厉害越好,若分到个玉清门女修,修为高的那个还好,修为低的还得分出心力去保护,再是貌美如花,也要有命去享。

反正猴脸是不愿意分到的。

“我师妹跟我。”

二师姐将郑菀挡在了身后。

圭镜瞥过来一眼,直接道:

“不必争,猴子,郑菀跟我,再来一人,一起清主路这边。东边那条岔路由静月带队,绿意去那儿,再点一个;西岔路,就由剩下四人清。”

一个队伍里,能担任队长的,不是战力强悍,便是经验丰富、压得住场,圭镜这么分配,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和静月的战力难分伯仲,必然是一人带一队。

主路宽阔,四到五位修士最适宜,如今他将整支队伍中最弱的郑菀收入自己队,再加上两人,相当于把整支队伍的负担抗下大半;静月战力强悍,三人清一条东岔路不难;而另外一条岔路有四人——

无视猴脸修士的叫嚣把他分入自己组,便是为了压一压他,显示队长的权威。

猴子再是不愿,还是嘟嘟囔囔地走了过来。

“队长,我与你一组。”

书远走到圭镜面前。

“北冕门擅阵,也可。”

静月领着二师姐再点了一人,和其他修士略一颔首便径直去了东岔路,另外四人对着圭镜一拱手也走了。

倒是郑菀发现,二师姐在离开前,与队长接触的那一眼……相当之玄妙,说不出来,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黏糊了些。

“行了,你们都跟我来。”

圭镜一拍腰间的异兽囊,但见一只褐色小鼠落地,手掌大小,仅用两只后爪直立行走,两只前爪在胸前立在胸前,扭着屁股走了几步,回头“啾啾”了两声。

圭镜下意识看向郑菀,生怕这女修又哭鼻子——

女子不都怕老鼠么?

谁知这女修竟双眼晶晶亮地看着:“队长,这是灵褐鼠吧?”

终于不是只在图鉴上见了,这灵褐鼠要自小驯养才行,百兽谱上说,其嗅觉比犬类更敏,在一里开外就能嗅到异兽动静。

——驭兽门当真是个神奇的门派。

“是。”

圭镜忍不住又瞥了这女修一眼,当真是个怪人,不怕老鼠怕虫子。

书远在郑菀身后安安静静地跟着,并不多话。

反倒是猴脸修士嗤了一声:

“少见多怪。”

郑菀不跟他一般见识,四人使起轻身术法,沿着霄竹路往上,远远缀在灵褐鼠后,对附近进行地毯式搜索。

圭镜原以为不要一炷香时间,这女修便会受不住慢下来,毕竟修为才守中境前期,还是玉清门,元力储存量之稀薄可想而知,可谁知——

她竟一路脸不红心不跳地跟了下来。

殊不知郑菀是天品元根,又有先天道种加持,她对元力的感知与亲和力比一般修士高出不知多少,她从天地之间补充元力的速度也非寻常可比。

加上这轻身术为《莫虚经》自带,《莫虚经》到底是仙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经要卷,自带的轻身术法,非同寻常,比之其他修士使出的普通轻身术不知强上多少,使出时有轻盈缥缈之效,如雾似幻,损耗极小——

这种种缘由加成之下,即便郑菀这“冰隐术”堪堪入门,依然能稳稳跟上队伍中境界比她高出许多的其他修士。

猴脸修士觑了她一眼又一眼,就在快把郑菀看毛的时候,圭镜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停。”

他道。

“前面有动静。”

灵褐鼠“啾啾”了两声,点点小脑袋,左前爪指了指东南方。

“隐息,随我来。”

圭镜手一摆,四人元息一下子似有若无——这是每一位修士出门历练时的必备法诀,虽不及隐身符之效用,瞒不住修士,却可以糊弄一下兽类。

每个门派经义堂都会有授,郑菀自然也会。

四人将轻身术使到极致,郑菀发觉,圭镜在短短时间内,又召出了一双翅蛇、一金环虎,都是二阶元兽,一阴毒、一勇猛,加上那只灵褐鼠,一人几可算一队了。

“这等元兽耗费极大,队长支撑不了太久,得速战速决。”

书远低低道。

说话间,灵褐鼠已经开始瑟瑟发抖,再不往前,催它,它干脆一个纵跳,直接躲到了圭镜身后,再不肯出来了。

前方茂密的灌木丛,窸窸窣窣的动静越发大,不一会,一只深褐色生了两只巨大蒲耳的巨兽踏出灌木丛,它身长约五六丈,“嗷”地对天叫了一声,圆柱般的四肢一踏地,便“轰轰轰”朝四人过来。

其势如山崩,似乎要将几人踏成肉泥。

“三阶猛犸兽!散开!”

圭镜喝了一声,一个跳跃,直接骑上金环虎,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金丝大环刀,斩了上去,谁知猛犸兽皮粗肉厚,一刀下去,只给其粗皮留下一道白色的浅印,奔势只稍减了减。

双翅蛇趁机一口咬了下去,正中方才的刀口,尖利的牙齿抠了进去,猛犸兽吃痛,长尾一摆,双翅蛇还未来得及注入毒液,便已被它狠狠抽了开来。

这攻击将猛犸兽激怒,使其攻势越发猛烈起来。

猴脸修士为玉成境初期修士,他也未怯懦,在圭镜与猛犸兽战成一团的时候,抽冷子上去放了团火,手中执了火棍,在猛犸兽身上留下了一团焦黑的印子。

书远不知何时进阶了玉成境,手中握了一把阵旗,脚踏七星,一步落则一棋落,不一会儿,竟连下十二旗——

“愣着干什么,还不躲开?”

猴脸修士斥了一声。

柿子挑软的捏,这三阶猛犸兽明显已经具备初步灵智,也不管其他人,直直地往郑菀冲来。

郑菀第一次直面这般可怕的异兽,尤其它眼泛红光,牙齿缝里还残留着腥红的血丝——

她拼命压下快蹿到喉咙口的恐慌,回忆起百兽谱里对猛犸兽的描述:三阶猛犸兽,类玉成境大圆满修士,皮若盔甲,水火不侵,多以獠牙、锯齿、长尾为武器,撕咬、冲撞,为百蛮之兽,普通攻击无效。

冰隐术一动,她险之又险地躲开了猛犸兽的第一次扑咬,才舒了一口气,魂识内一条长尾便当空打来,呼啸之声几乎破空——

若打实了,恐怕会直接拦腰断成两截。

“他奶奶的熊,连躲都不会躲!”

当真无用!

猴脸修士忍不住骂出了声,不过还是提着火棍过来支援,圭镜更是指挥金环蛇扑将过来,意图替郑菀缓解下——

可谁都不及书远快,他倏地连闪,竟赶在另外两人之前,直接闪到郑菀面前,打算以血肉之躯替她当下一鞭——

可便在这时,攻势猛烈的猛犸兽突地慢了下来。

天地之间,好似生出一道清冷的幽光,幽光所经之处,出现了朵朵冰莲,这冰莲落到猛犸兽身上——

它腥红的灯笼似的眼睛出现了一丝迷惘,身上布满薄薄的一层冰晶!

“快些布阵!”郑菀道,“我支撑不了多久!”

她话音方落,便见书远已经又连下十六旗,手势快得几乎只能看见残影,四周光芒大作,一道六芒星凌空而落,将猛犸兽罩入:

“落星阵,成!”

圭镜到底是队长,即使心中诧异,却已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提刀指挥着元兽再一次砍去,与此同时,双翅蛇也成功将毒液注入猛犸兽中。

猛犸兽晃了晃,如山一般的身躯落到地上,砸出了一道深坑。

猴脸修士还未反应过来,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好了?”

“好了。”

圭镜没好气地道,他收起一虎一蛇,揩了揩额间汗,落到郑菀身上的眼神便有些奇异,“你这是……”

“幻术。”

郑菀道,“我可从旁策应。”

“好好好!”

修士以实力说话,虽说应对还有些笨拙稚嫩,看得出平时的斗法经验不足,不过仅从刚才郑菀亮出的一手幻术,便可知她并不如表面无用,不,甚至可以说……

圭镜想起玉清门弟子历来爱挂在嘴上的牛皮:

“郑真人修的,可是……《莫虚经》?”

“正是。”

“《莫虚经》?”

猴脸修士也不是孤陋寡闻之辈,他声音都变了,“你修习的是《莫虚经》?玉清门人不是无人修习成功?”

“你不会是前阵子传得沸沸扬扬,被玉清门紫岫道君收入山门的先天道种……吧?”

“正是。”

“绝了。”猴子脸一下子变成了猴屁股,他骂人厉害,认怂也厉害,“失敬失敬,我刚才说的,你就当是个屁,放了吧!”

“……”

放不了。

圭镜拍他脑袋一记:

“猴子,你去收拾,这猛犸兽回头拿去卖了,分一分,也能拿不少元石。”

其实流落到外围的异兽,大都是二阶,这等三阶的还是少数,按人头分,四个人也能分到不少。

“你的幻术很有用,”在猴子屁颠屁颠地去收拾战利品时,圭镜对郑菀道,“书远的阵法和你的幻术相配合,一起为我和猴子牵制异兽……”

不过这半日,遇到的三阶异兽就这一只,后来遇到的,大都是一阶异兽,二阶也才两只,不费什么功夫就收拾了——

尤其郑菀的幻术,作用在异兽的神魂之上,配合书远的阵法,圭镜和猴子对付元兽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不到傍晚,便将霄竹路主路附近的元兽清理一空。

“走,回去与他们会合。”

郑菀应了一声,她其实精神已经极度疲累,再是厉害,也不过是守中境初期,加上又是第一次出任务,遇上奇奇怪怪的异兽不少——

若非心里拗着一股劲儿,早倒下了。

此时也不嫌队长的红虫子肉麻了,就这么坐在虫子上调息,一行人才到刚才的落脚点,前方便传来一声“啪”,一簇七彩的焰火升空,极其显眼。

“糟了!”

圭镜魂识往前一探,“那是村里!”

“异兽闯进村里了!”

红虫子唰的跑得飞快,郑菀讶异:

“不是说封锁了么?”

“主路肯定没问题,”圭镜不知情况,只能拼命催座下的红虫子往村子方向赶,“其他路……”

书远坐在红虫后方,隐于阴影下的神情藏了一丝鬼魅,半怜悯半叹息:

“当真是……弱啊。”

才行未久,村子已近在眼前。

郑菀怔怔地看着,魂识所见,一片……

人间炼狱。

丫蛋呢?

她第一个想到那个扎了两个羊角辫,还给了她一颗红沁果的小娃娃。

从村口一路往里的路,倒了一地的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他们俱都残破不堪,仿佛被某种野兽已唇齿撕成碎片,残肢四散,流出的鲜血将地下的泥土生生浸成了一片红海。

一颗白乎乎的头颅咕噜噜滚到了脚下,削瘦的一张脸,布满了愁苦的风霜,此时瞪圆了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

“这不是那白发老翁?”

猴脸修士道。

郑菀终于忍不住,捂住嘴,扶着路边的树,干“呕”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旺仔:掉线的一天。

——————————

5500啦~就当昨天的是2500,今天的3000,都补上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袁贺、可可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画画 2个;fang、娃娃鱼、邱小丫子、亲亲我心、臭臭妈妈、依依、兮哈舞舞、lavender、甜葵、板栗啊板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花花 100瓶;螃蟹爱吃鱼 60瓶;深度游 50瓶;兔小洁鸭、臭臭妈妈 30瓶;幽诺 29瓶;眯着眼看世界 20瓶;koluva、咕噜咕噜 15瓶;酷哥、yezi4340、明明、我爱学习 10瓶;佛系 7瓶;~、菜柚子、妞妞爱吃、fang、嗝屁宝宝、面目全非的丧尸 5瓶;锦筝 3瓶;胖佳、沫沫、惊蛰 2瓶;爱吃爱玩的喵喵、vivi、林晓、淳宁、风筝有风、今天大家都双更了吗?、我爱水煮鱼、25316075、sui、清灯艳绡、是梦不愿醒、不高兴too、半夜三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相邻小说:极品全能相师最强退伍兵超能大农民火影之咖啡店主穿越从遮天开始诸天万界穿梭门都市极品圣医上清剑主神界典狱长深夜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