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章节

11、须臾地(四)

推荐阅读:中国制造恶犬天下医道官途我的美女大小姐网游之纵横天下极品太子爷神级龙卫第一赘婿魂震九天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山风罡烈,都快将郑菀从崔望身上刮跑了。

可底下的人还在冒汗,两人身体相贴的地方,已经湿漉漉一片,郑菀拿帕子替他擦汗,却被躲了开来:

“不必。”

她若无其事地挪开手:

“已经大半日了,还没到底。”

渊底云烟缭绕,肉眼完全看不真切。

崔望原先是御剑飞行的,可飞出不到半丈,便被罡风从剑上逼落,当时郑菀都觉得“小命休矣”,他却直接将佩剑插到了滑不丢手的崖壁上。

凡铁难伤的崖壁硬生生被这以蛟龙角、凤凰羽等数百种珍稀材料炼成的本命飞剑插出了一个洞。之后的事儿,便顺理成章了。

平时连看都不让看一眼的珍贵飞剑,成了挖洞找落脚点的器物。

可纵使郑菀没什么经验,也看得出崔望极是费劲,汗出如浆,每往崖壁上插数十剑,脸便会白一分,背着她努力在洞与洞之间找平衡——到底还不是后来一剑挥下万骨枯的无情道主,此时的少年剑君,尚且稚嫩。

“你完全可以把我丢下。”

然后便可以轻松地飞上去了。

这大半日里,郑菀已经见过了好几次这样的情景,一只鸟儿轻轻松松便能飞过这天堑,而成双成对的,运气便不那么好了,它们会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引着掉入了这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

“抓紧了。”

崔望抬手将白绸系得更紧,身下一阵晃荡,郑菀下意识便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搂了他脖子,怕影响崔望,嘴里的惊呼没出来便又咽回去了。

“撕拉——”

一阵剧烈的震动,郑菀感觉自己下滑了许久才稳住,再睁眼,便看到崔望的左手一层皮几乎全被磨去了,崖壁上留下一段鲜红的五指印,而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剑柄,虎口崩裂,伤口深可见骨,殷红的血一滴一滴往下落。

郑菀的喉头突然梗住了。

“喂——”

“你先在此处歇息。”

白绸一振,带着一股柔和的力道将郑菀送到旁边,她才发现,崖壁上竟生了一株枝干遒劲的不老松,光叉开的枝丫便有一人合抱粗,也不知生了多少年。

她站稳了,看崔望拔剑欲走,连忙拉住他,眼里流露出自己都没察觉的依恋,“崔先生,你去哪儿?伤口还未包扎。”

一出口,郑菀才发现喉咙干涩得像是着了火,更尴尬的是,一日未食,她腹中早就空空如也,先时精神紧绷还不觉,此时松懈下来,便腹鸣如鼓。

“我——”

她脸倏地红了。

崔望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疏漏了什么,凡人还未辟谷,尚需五谷杂粮,在乾坤囊里探了一会,才找到十日前扫祭时多买的一只烧鸡。

油纸包还热着,他递过去,想了想,还多拿了一个玉瓶:

“此为樱露,一滴便可生津。”

樱露?

用来解渴岂非暴殄天物?放在入元境的小修士手中,一滴便可供其修炼上三日。这一小瓶,约莫百滴不止。

郑菀慎而又慎地接过去:“崔先生你呢?”

“我已辟谷。”

“何为辟谷?”

“我等修者到一定境界,便无需再进食,此为辟谷。”

“崔先生果真是餐风饮露的仙人?”

郑菀倏地抬起头,一张小脸几乎在放光,“当真厉害。”

崔望转过头去,恰有猎猎山风刮过,撩起他长发一角,露出掩在发下的右耳,郑菀发觉,那耳尖竟有些红。

“崔先生,可否也教菀娘辟谷?”

郑菀虽触动于他的行为,却绝不会忘了自己的目的,打蛇随棍上地道,“不是那些仙人术法,能辟谷便好,否则……在此地怕是要拖累崔先生。”

崔望看她良久,便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时,突然反问:

“你很想学?”

郑菀坦然地点头:

“想。”

“崔先生,菀娘不想如这地上的蝼蚁朝生暮死,想长长久久地追随先生左右,便是为奴为婢也使得。”她小心翼翼抬起头,一双眼里仿佛盛满深深浅浅的情意,试探般地问,“崔先生,你说……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不好。

崔望叹了口气:

“不好。”

郑菀咬紧了唇,她尝到了一股铁锈味,这人,当真是油tsxsw.com泼不进的刺猬,“莫非崔先生不想要菀娘追随左右?”

“即使为奴为婢?”

“即使为奴为婢。”

郑菀抬头,斩钉截铁地道,可她发现,此时竟看不懂崔望面上的神情,他像是覆了厚厚一层面具,所有的一切,都是模糊的。

她辨认不清。

“可菀娘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情愿。”

崔望看着她,缓缓道。

郑菀下意识弯起嘴角,眉眼都是恭顺驯服的弧度,她对着镜子事先练过无数回,阿耶说,很是得她阿娘的精髓。

可崔望却不再看她,御风便落,踏于长剑之上,倏忽便消失在了眼前。

郑菀叹了口气,攀着老松树枝干缓缓坐下:

“他不信我呢。”

“其实若我是他,恐怕也不信。”

郑菀自言自语道。

拆开温热的油纸包,醉烧鸡还保留着刚出锅时的薰嫩嚼劲,她小口小口地吃,吃到鸡骨时,不知怎的,突然想到崔望那露出森森白骨的右手,一下子便失了食欲。

“怎不吃?”

才在崖顶出现的无脸怪物无视金罩,猛地趴在了她背上。

郑菀“啊”地叫——没叫出声,嘴巴便被一股力道给捂住了。

“莫怕,莫怕,我没有恶意。”

无脸怪物的头无视常理,突地伸长扭到她脸前,跟她面对面。

郑菀头皮都快炸了,鸡皮疙瘩一粒粒渗出手臂,她能感觉到,对方投诸到她脸上的渴望,以及快要沸腾的嫉妒与恶毒。

“莫张嘴,否则,在你情郎回来之前,我敢保证,你先落下悬崖摔死。”

郑菀强自镇定下来:

“你动不了我。”

“呔!每一个敢与我这么说话的,都成了枯骨一堆!不知死活!不知死活!”无脸怪物似是气恼得狠了,在郑菀身边呼啸着来去。

“你若杀得了我,早便下手了。”

郑菀将进须臾地之后发生的一切细细梳理,“你是傀鉴里的那抹魂魄?……地缚灵?还是为规则所限,不能出手杀人?”

无脸怪愣住了。

若“它”有表情,大约也是这般如石头崩裂成块,半晌咳了一声,“总算来了个聪明些的。不过——还是没我聪明。”

说完,它便洋洋得意起来。

“喂,跟我打个赌!你若赢了,我便送你样东西。”

“你不是想要那个男人么?”

它昂着脑袋,“先前我帮了你,助你与他拜了堂、喝了酒、画了眉,现下,只是让你打个赌,你便胆怯了?”

“不赌。”

郑菀不动如山。

赌注越大,风险越大,赔本的几率也就越高。

“你可知,这三千界里,有一种金仙都难解的情蛊,雌蛊于女身,滋阴润体,雄蛊于男身,可燥阳养精。种此对蛊者,注定会同生共死,爱得难舍难分。”

“若雄蛊叛于雌蛊,将受五毒穿心而死。”

“可若雌蛊叛于雄蛊呢?”

“一样。”

无脸怪绕着她飞了一圈:

“怎样?心动了么?”

郑菀承认,她确实心动了。

若她与崔望同生共死,为她活得长久,他必定会助她修仙,甚至,他还会爱她爱得如痴如狂,可……

她想到了那双已经被磨出森森白骨的手。

“我需要想想。”

“咦,奇了怪了,你这丫头我之前看着挺贼精的,怎么偏偏在最紧要关头磨磨唧唧起来?”

“大约是,我还没坏到底。”

郑菀苦笑。

“罢罢罢,这世道,无论翻过多少个桑海沧田,多情女子负心汉的戏码,总是演不腻……”无脸怪物突然大笑了起来,“造孽啊,造孽!”

“小丫头,我等着你!”

它黛笔描绘的嘴巴一咧,“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轻烟裹着衣裙倏地加速,冲出金罩突兀地消失在半空中。

郑菀仰脸瞧着,心道这几日所见,当真颠覆了她整个人生,不过三天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待嫁小娘子,三天后,却要与这等“鬼怪”打交道……

无脸怪物消失不到十息,崔望便御剑踏上了松枝。

他瞥了她一眼,眸光有些神异:

“准备下,该出发了。”

郑菀一愣:

“崔先生已探到崖底?”

“恩,”崔望颔首,轻描淡写道,“待我打坐还息便走。到崖底还需半日。”

崔望说半日,便果真是半日。

“到了。”

郑菀被崔望从背上小心放了下来,他一双手已经完全没一块好肉,血肉模糊、不忍卒看。

“崔先生,让菀娘替你包扎一下罢。”

郑菀指着他的手。

崔望垂目看了眼:“包扎无用。”

“为何?”

崔望却不肯再说,转过头看向另一处。

崖底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一眼望不到头,不远处,还有炊烟袅袅。

“有人?”

郑菀惊了。

她原以为说不得两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崔望书中一开始落入的广袤之森,可那片森林可是杳无人烟的,如今炊烟袅袅……

“走,去看看。”

“崔、崔先生,”郑菀跟上,“此地诡异,说不得是山中妖怪。”

“须臾之地成因万端,可从无不可破之法——所以,也说不得是破境之要。”崔望人高腿长步子便迈得格外大,可这萋萋森树对郑菀来说,便不那么友好了。

她提起裙摆气喘吁吁地追,追着追着,崔望忽然停了下来,她躲闪不及一头撞了上去,一屁股便摔到了地上。

之前便磨伤的脚,像是扭了,半天站起不来,可崔望却似未注意,直直看着前方。

郑菀颤颤巍巍地扶着树干站起来,也随着他视线看过去,原来两人竟已站到小屋门前。

这时,破破烂烂的木门“吱呀”一声从内开了,出来一位清丽秀雅的美人,郑菀瞧着,这美人有点面熟。

正思量着,等美人声音一出,她立时便想起来了:若去掉红瘢,此人可不就是柳家那庶出三娘子?

郑菀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国师大人、郑小娘子,真是你们?”

柳三娘子一脸泫然欲泣,“可叫我等得好苦。”

相邻小说:极品全能相师最强退伍兵超能大农民火影之咖啡店主穿越从遮天开始诸天万界穿梭门都市极品圣医上清剑主神界典狱长深夜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