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进击吧哥哥章节

卷8章28 一名内奸引发的疑案

推荐阅读:七零之悍妇当家医道官途三国之天下霸业第一赘婿网游之纵横天下神级龙卫魂震九天中国制造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冷少掠爱

联合家族之战,只是一个开始,夜行者并没有因为联合家族的战役结束,就暂时停下,反而在这两天对南极总院、以及北欧职业圈,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看这架势,似乎打算和日行者一方展开最终决战了。

“那小丫头话里最离谱的一点,是她说:斯卡纳快要杀死李小森的时候,是她冲过去暂时拖住了斯卡纳,才让李小森有了缓过劲儿来的时间?”

海洋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一个一级的小鬼,说自己拦住了半圣境的斯卡纳,你们信?”

圆桌周围的众人彼此对视。

龙琪儿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龙小六拉住了。

他们一个作为龙五的女儿,一个作为龙五的弟子,六年前龙五就是拉尔斯的身份暴露之后,他们也知道了一些秘密。

龙琪儿本想说:“猎魔人一脉,似乎真的存在风险。血纹猎人修行到极致,被血族的力量侵蚀得失去自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龙小六心想这事情除了龙五本人,其他谁也没有足够的发言权,加上李小森如今的身份敏感,因此拉住龙琪儿,不让她说话。

琉璃看向谦谦、还有萧情,问道:“你们以前和李小森最熟悉,你们怎么看?”

萧情脱下了“杀手肖青”的外衣之后,六年来反而变得更加温婉了,摇了摇头,说:“我这个人很难抛开私人情感,李小森的事情,还是别问我了。”

这话一出,圆桌周围人人动容,海洋哼了一声,龙琪儿则咬住了嘴唇。

琉璃嗯了一声,表示尊重,虽然未必理解。

看得出来,如今南极总院,虽然各人各司其职,但都隐隐以琉璃为首。

琉璃又看向谦谦:“谦谦你觉得呢?”

谦谦倒是和萧情还有龙琪儿都不同,她认真想了想,说道:“我倒是觉得,联合家族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转职池落在李小森手里,至少比落入夜行者手里要强。我们固然损失不小,但夜行者不也死了至少四名战将么?血刀、流苏、珊娜、铁斧,这四人人要么臭名昭著,要么实力强悍……”

羽化云点头赞同道:“血刀和流苏也就罢了。珊娜和铁斧这两人,我都交过手,老实说,这两人的实力,隐隐在我之上。他们死了,对我们的确是好事。”

海洋蹙眉问道:“谦谦你是觉得我们不用管李小森的事了?这可涉及到斯卡纳的清誉!”

她还是无法接受斯卡纳被认作第三战将的事。

龙琪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查阅过爸爸的研究笔记,似乎血纹猎人的修行道路达到极致,是可能出现一些问题的……”

海洋霍然站起,脸色冰冷,盯住了龙琪儿。

时与砂和唐心一左一右拉住海洋。

谦谦看着海洋,缓缓说道:“无论斯卡纳是否是第三站将——我们权且当他真的是好了。至少在最后时刻,他救了风铃,这就说明他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斯卡纳!”

海洋颓然坐下,其实她要的就是这句话:斯卡纳不是叛徒。

真正听到之后,反而怔怔流下泪来,因为无论身后名如何,斯卡纳终究是死了。

谦谦说:“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放下联合家族、斯卡纳、包括那……李小森的事情,回到我们眼下面临的问题上来。

夜行者这两天的大举进攻,这自然不用说了,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另外,林婉送风铃和茜茜来总院的时候,特意提醒说:让我们小心,总院内部可能存在奸细。

她说游侠社既然有内鬼,而我们日行者既然能在夜行者眼皮底下发展出游侠社,夜行者也未必就不能在我们南极总院内部,安插眼线。”

卡茨忍不住道:“内奸?这不可能吧?游侠社有内鬼,那是因为血族混在血族里,很是容易。血族可不能混入我们总院而不被察觉,这里可有这么多猎魔人和阿罗汉,瞳力足够看破内奸一百遍了。”

谦谦说:“那如果是我们的人被策反了呢?”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时与砂这时接过话头,说道:“昨天总院的最外层防线,险些被攻破,我和唐心怀疑是总院内部有人配合外部进攻的夜行者,里应外合,这才有昨天的险情。”

琉璃凝神问道:“有怀疑的对象么?”

时与砂点头:“有。”

圆桌周围的众人这时都提起了百分百的注意力,海洋也抹了把眼泪,凝神看过来。

只听时与砂说:“嫌疑人是一名职业六级的高手,这六年来倒也为总院立过不少功劳,我们倒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和夜行者有勾结。”

“没证据就不动他了?没证据才更要调查清楚吧?”羽化云眼中透出杀气来,她想到了昨天总院险些被攻破的凶险情况。

其实直到现在,羽化云、琉璃、包括这会议室里的不少人,身上都还带着伤,都是昨天为了把夜行者的军队杀退、堵住那个被打破的缺口,所受的伤。

若是确认那人是奸细,羽化云绝对二话不说就是一剑!

时与砂说:“我们自然行动了,但我们去找那人谈话、并做好了必要的抓捕的准备时,对方……逃跑了。”

唐心补充说:“对方的实力很强,不是普通职业六级,而是职业六级的巅峰。”

琉璃蹙眉:“所以没拦住?真让那家伙给跑了?”

唐心都点了点头:“是。他既然心虚逃跑,内奸的身份,基本可以坐实了。”

说到这顿了顿,口吻古怪起来:“但之后……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让我和时与砂都大惑不解,同时也是谦谦殿下刚才说我们该着眼当下的理由……”

众人都忍不住一呆,心说人都跑了,还能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只见时与砂拍了拍手,会议室的侧门打开,两名壮汉抬着一具尸体走进来。

时与砂缓缓道:“这就是那个逃跑的疑似奸细的人。”

龙小六愕然道:“不是说逃跑了么?”

时与砂说:“是逃跑了,从古代通道逃跑的。各位也都知道那通道的地形之复杂,加上现在通道内的战况之激烈,其实丝毫不亚于总院这边的正面战场,我们实在不好深追,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所以这人是真的从我们手底下逃跑了。”

众人谁也没吭声,但目光落在那尸体上,都流露出疑惑的表情来。

既然已经跑了,为什么此刻会变成一具尸体摆在这圆桌会议室里?

“他被人杀了,然后送回来了。”

说到这,时与砂精准如时钟的口吻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和语速,都忍不住发生了一丝微妙的摇摆,显然对此也大惑不解,“我和唐心也是来开会之前,刚刚得到的消息。”

被怀疑是奸细的家伙,分明从古代通道逃跑了,却转眼变成一具尸体被送了回来,这事情的确奇怪之极。

这时候,不需要谦谦再多说什么“放下联合家族和李小森的事”,众人的关注点自然而然地落在那尸体上。

表面看起来,这尸体甚至没有什么伤痕。

这说明:

要么,杀死这人的人,是从背后偷袭,没给这人丝毫反应、反抗的机会。

要么,杀死这人的人,实力超越职业六级巅峰,和在场的半圣境的琉璃、羽化云、唐心等人同级!

琉璃问:“检查过了么?”

时与砂点头:“当然。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但实际上内部脏腑、骨骼、软组织、脑组织、灵魂本质……尽数被震得粉碎。”

“这么说来,是被人以本力生生震死的?”

羽化云若有所思,“不动用任何能力或武器,纯粹以本力碾压,这么说来,杀死这人的,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职业七级的人物了?”

“是林婉做的吧?”

海洋猜测道,“也不奇怪啊,林婉送了风铃和那小丫头回来,然后匆匆离去,说是游侠社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她从古代通道离开的时候,恰好撞上了这个倒霉鬼……”说着朝桌面上的尸体一指,“林婉是亲王级血族,虽然是职业六级,但依仗血族优势,堪比我们这些日行者中的职业七级半圣。她出手杀了这人,但急着去接应游侠社,所以来不及多说什么,就把人送回来了事。”

在场和海洋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这看起来也是唯一合情合理的解释了。

游侠社目前在外界的处境肯定不会好,林婉急着离开,顺手帮总院料理了一个逃犯,不及留下什么话语便离开,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

没想到时与砂和唐心对望一眼,说道:“我们一开始也这么想,但在检查过尸体之后,我们觉得,恐怕出手的不是林婉。”

“怎么?”众人都愕然不解。

唐心看向谦谦,说道:“要不谦谦殿下你来解释?”又向众人说道,“谦谦来开会的路上和我们遇上,也亲自检查过尸体。”

只听谦谦缓缓开口道:“问题,还是在于杀死这人的本力……”

“刚刚说了,这人是被人以本力生生碾死的,林婉作为亲王级血族,自然有这种能力。”

“但如果是林婉出手,这人应该被辗得不ChéngRén形才对,血族本力的霸道,想必各位都明白,不用我多废话。”

“另外,我对林婉比较了解,毕竟这些年负责和游侠社联系的人就是我。她不是那种惯用血族的本力优势辗压对手的战斗风格,真要说的话,她的风格更类似猎魔人,这或许和她曾经在北美职业圈呆过有关系。”

“如果真的是林婉下的手,而且还是在她急着有事要离开的情况下,她应该直接给这人一记刺杀,而不是本力碾压。”

“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应该是一具心口处有致命伤而其他地方完好无损的尸体,而不是眼前这具全身筋骨尽碎的模样。”

众人听到这,都不由沉默下来。

深深的疑窦充斥在这圆桌会议室里。

谦谦的一番分析,还是颇有说服力的。

但如果不是林婉,还会是谁?

沉默中,以琉璃为首,会议室里的众人,逐一对尸体展开了检查。

每个人的视角不同,或许大家集思广益,能得到什么新的结论,弄明白出手杀死这内奸的究竟是谁。

等到最后一个卡茨检查完尸体后,房间里的氛围又发生了变化。

所有人的脸色都有着震撼、凝重、不可思议。

琉璃低声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本力!”

在场众人之中,以琉璃的实力最强,而佛寺阿罗汉最重本力修行,所以琉璃的本力是在座最强,关于本力,他最有发言权。

而他用的措辞竟是“我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本力”这样高的评价!

海洋也忍不住感叹道:“能一击打得人生命断绝、灵魂消散,我们焰巫师自然也有这样的攻击力,但如果是我出手,火焰过后,这人连渣都不会剩下半点。可出手的人,能把这人震死得如此彻底,竟然还能保留完整的形体?”

之前听时与砂、唐心、谦谦描述尸检结果,众人没有直观的认识。

亲自检查过后,才明白这人死得有多古怪、多蹊跷。

关键是,如此厉害的本力,怎么会没有任何特征留下来?

比如,如果是琉璃出手,众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琉璃的手笔,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杀死这奸细的人的本力,却是不同。

众人只能从尸体的状态中,推想出本力的强大异常,却没在尸体中留下任何一点可以让人捕捉到的本力痕迹,也就无法估量本力特征。

就像是一切神华皆深自内敛。

像是大地之下的一尊巨人,无论地下有多么的伟岸,表面起来,就只是最最普通的尘埃罢了。

众人甚至无法判断出,杀死这人的人的职业是什么!

震撼之后,一股凛然、戒惧的情绪,很快在房间里弥漫起来。

“该不会是那神秘的第二战将、或是黑桃洛的手笔吧?故意杀了他们布置的奸细,故意送回来给我们看的?”

羽化云脸色阴沉。

“甚至有没有可能是……安亚?”

龙琪儿犹豫着,说出了安亚这个名字。

如此不可思议的本力,她联想到六年来从未出手的夜行始祖安亚,也不奇怪。

像龙琪儿一样想法的人,在座可不在少数,只是谁也不敢轻易说出来。

谦谦心说这本力神华内蕴的性质,倒是和自己有些类似。

谦谦的名字是两个谦字,她又是从转职池中得到了一部分书院传承才得以实力突飞猛进,所以谦谦的本力,也是表面平淡,实际凝练的类型。

所有当代书生,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特点。

但谦谦的本力无论如何都没有这种霸道的辗压能力、以及震死人却保留其完好形体的细腻程度。

“霸道的辗压力……表面平实无奇……加上如此细腻精准的控制力……”

谦谦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但很快,她便自嘲一笑,“联合家族战役这才结束多久?两天都还不到吧,他……唉,谦谦你终究内心深处还是忘不了他么?这种不可能和他扯上关系的事情都能想到他。”(未完待续)

相邻小说:春野小村医气御九霄逍遥至尊兵王会穿越的魔法师选秀娱乐家从今天起是球王调教天道学霸的封神之路魔霸万域沙海驱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