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重生之名门锦绣章节

139:迷之自信

推荐阅读:魂震九天斗战神帝三国之天下霸业极杀黑史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医道官途极品太子爷第一赘婿冷少掠爱我的美女大小姐

良山不语,头却垂得更低了。

纳兰锦绣心里愈发确定,他一定是受人指使,甚至是被人逼迫的。这么大的少年,胆子本来就小,还不知道自己扔下这份罪名,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她是不想吓唬他的,可不逼迫一下这孩子,他也不会说实话。

于是,纳兰锦绣用很平静的声音,叙述了一个非常残忍的事实,她说:“良山,我是一名大夫,是专门来调制解药的。可我到现在依然没有头绪,如果我最终制不出解药。那这两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会死。这上百口人命,需要你一个人来偿。剧宁律规定,杀人者抵命,而你这个情况太恶劣,是要被赐我朝最重的刑法,也就是梳型。”

良山依然岿然不动,仿佛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早就在他的预料之内。

纳兰锦绣也被他这样的定力所震撼,更生出了一些想吓唬他的想法,让这么一个少年,惊惶失措,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纳兰锦绣柔和轻软的声音,回荡在柴房里:“梳刑,就是用滚烫的开水浇到人的身上,把人的皮肉烫烂,然后再用梳子一条一条的梳理,直到露出森然白骨。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有生命力顽强的人,浑身上下除了骨头,只剩下一颗头的时候,还能活着。”

柴房里的几个侍卫都被她的声音震慑住。他们感觉仿佛身后有人,对着自己的脖子在吹凉气一样,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里在想,不知道是谁创造出了一种这样的刑罚,实在是太过残忍血腥了。

徐锦策虽然常年泡在战场上,习的是领兵打仗之道,但将来也会是一方诸侯,要治理北疆,还要为北疆百姓谋福祉。他自然是熟读宁律的,也深知宁律里并没有这样一条。

大宁朝的先祖,虽是马背上得的天下,却也深知要以仁义治国。而她刚刚所说的梳刑,与仁字背道而驰,在宁国是不可能实行下来的,更何况是记到宁律里。如果这样的刑罚出现在宁律条文里,那肯定会被后人诟病。试问又有哪个君主,愿意在死后被大家口诛笔伐呢?

他也不知自家妹妹是从哪里看来的这些东西,又或者是她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不过看她的样子一定是想吓唬良山,徐锦策也不拆穿她,就由着她去了。

良山再是淡定,也终究不过是个少年。听了纳兰锦绣的话,脸色更苍白了,一双孱弱的肩膀不停的轻颤。那双空洞的眼睛里,也渐渐显露出了恐惧之色。

纳兰锦绣见这方法对他有效,就又缓缓诱导:“不管别人怎么逼迫你,让你来替他顶罪,你现在大可以不听了。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我说,我自然会替你摆平。”

“你?”良山眼睛里流露出很浓烈的怀疑。

纳兰锦绣也知道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威风可言。就一把抓住徐锦策的手臂,得意地道:“我不可以,但是他可以。”

良山看了看徐锦策,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竟是又沉默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镇北王府的世子,也就是北疆军民,人人称颂的少帅。”

良山的眼睛里忽然有一种光,是那种特别明亮,会让人心悸的璀璨。可惜的是,就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就又恢复了空洞。良山那一瞬间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徐锦策的眼睛,他淡淡地道:“我是徐锦策,我可以帮你。”

良山终于敢抬头看他们了,并且是那种直勾勾的看着。那眼神里透着一种决绝,就像是隐忍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要爆发出来。他说:“如果我能早些遇到你们就好了,可现在我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这两个村子的毒都是我投的,你们尽管抓了我,想要怎么惩罚都可以。”

纳兰锦绣一听就着急了:“我研制不出解药,所以需要找到真正下毒的人,你若是一味的包庇,那这上百条人命,就真的要被你所害了。”

“没有解药的。”

“我不信。”

“是真的没有解药。这个毒药是我父亲给我的,他当时告诉我不要用这个害人。是我违背了他的遗愿,因为心中的一点悲愤,又害了这么多人性命,我愿意抵命。”

纳兰锦绣觉得威逼利诱都试过了,再问下去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索性不如先缓缓。她还是要寻找一个新的方式,能让他开口的方式。她向徐锦策使了个眼神,两人便一起从柴房里出来了。

“哥哥,良山刚刚说的那些话,你觉得可信度高吗?”

“一半一半吧!”

“怎么说?”

徐锦策想着良山刚刚说话的表情,淡淡回复:“毒药的来历可能是真的,投毒的原因却不尽然。”

纳兰锦绣点头:“我也是这般想的。当然也有一些人,因为自小受过欺负,报复心会比较强。但是良山给我的感觉,他不是那种人,甚至我觉得他应该是善良的。”

“你的感觉?第六感吗?父亲不是很早以前就告诉过我们,人不可貌相的么?”

纳兰锦绣把脸颊扭向一旁,有点骄傲的哼了一声。徐锦策淡淡的笑了笑,又问她:“有没有什么看法?”

“我想先把良山拖出去,就说他犯了死罪,然后派人暗中观察所有人的反应。有蹊跷的就带出来拷问,一定要问出点什么才行。我就不信这么大的一件事儿,会是良山一个人做的。”

“好,就按你说的办。”徐锦策又想起她刚说的梳型,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试问哪个小姑娘,能说出这么残忍的刑罚?他怕她是受了什么不良影响。

纳兰锦绣看他一副对她有话说,这又不知怎么开口的样子。不由得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哥哥,你是有话要问我吗?为什么不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可不知你在想什么呢。”

看看这挑衅的话!徐锦策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指挥千军万马都能泰然若素,偏偏是拿她没有办法。被她这么问着,也就只好实话实说:“梳型,是你从哪看来的?”

“话本子上。”

“你看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本子,以后不许再看了。”

纳兰锦绣一看哥哥严肃的样子,立马陪着笑脸,点头应好。心里想的却是,你常年在军中,又不能时时看着我,我自己偷偷买来看就是了。

谁知徐锦策就仿佛是她肚里的蛔虫,对她的想法一清二楚,他淡淡的笑了笑,道:“你既然答应了,可就一定要做到,我会让穆离看着你。”

纳兰锦绣一听就着急了,穆离那个榆木脑袋,一向最听哥哥的话。若是有他看着,那她不是连买本子的机会都没了吗?也不能怪她不务正业,她是个郡主的身份,就是从出生到死亡,可以一直不用做事的那种。

虽然她偶尔也会练练女红,还会去医馆坐诊。但出诊的时间毕竟有限,其余的大把空闲,她若不看些话本子的消遣,难不成要像其他闺阁小姐那样,凭空做出点事情来?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肯定不会食言,你又何必让穆离看着我?”

“我可没觉得你不会食言。”

纳兰锦绣一跺脚,又拉着长长的尾音唤了一声:“哥哥……”

徐锦策觉得自己这次一定不能心软,如果由着她,万一她继续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对她的成长是很不好的。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大大不小的孩子,虽然看起来冰雪聪明,可辨别是非的能力应该还是很差的。

纳兰锦绣见他不为所动,就又换了策略:“要不咱们打个赌吧!要是我赢了,你就不要管我看话本子,若是我输了,以后就一本都不买。”

徐锦策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头:“赌什么?”

“就赌按照我的方法,能不能抓到下毒的人。”

“你的方法就是把良山拉出去游行,然后用他引蛇出洞?”

纳兰锦绣点头:“嗯。”

“那如果良山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他的死活,真正下毒的人一点都不关心。即便是他关心,我们人力有限,这两个村子一共有百十多号人,即便是暗中看着,也总会有疏漏的。”

纳兰锦绣完全不在乎,一副不以为意的口气:“我知道啊。”

“那你还要跟我赌这个?”

“打赌就是要因为未知才有意思,若是能猜出结果的,那对你岂不是很不公平?”

徐锦策觉得这小姑娘应该受些打击,她现在简直是自信过头了。他点了点头,语重心长:“我是不会让着你的,你如果输了,到时候可不要耍赖,更不能来求我。”

“我不可能输的。”纳兰锦绣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笃定。

徐锦策却觉得她现在完全就是纸老虎,风一吹过来就会破功,忍住想要打击她的话,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吞噬小说网 tsxsw.com:“这么自信?”

“当然,就是这么自信。”语毕,还扬了扬下巴。(未完待续)

相邻小说:困死沙漏的妖精讲述者之千年妖尸墓九龙乾坤诀学校里那些事神犬边牧隋唐之谋国剑情情缘传都市近身王者绝对虚空无赖走洪荒